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一千一百七十七章 跟我说鹏王?

言笑梦听到方应物喊破自己的身份,也不回应,一抬手,就将那高阶灵仙的人头斩落。

接着,她又一拍储物袋,取出一根长杆,明显是想将此人的首级,挂到长杆上,然后才冷哼一声,“时间到没到,我说了算,你有意见?”

对于浩然派这一套,白驼门中人已经太熟悉了,两名天仙实在按捺不住,蹭地掣出了战器,冲着她就砍杀了过来。

“找死!”空中传来一声轻叱,一名蒙面女修蓦地现身,手中的长刀,重重地砍向一名中阶天仙,“以多欺少,要问问姑奶奶答应不答应!”

两声大响之后,两名天仙退走,倒是有一名冲上来的灵仙,猝不及防之下,被后来的女修斩为了两截——此人也是彭家的灵仙。

“乔任女?”方应物的眼睛一眯,然后一抬手,制止了己方修者的冲动,然后阴森森地发话,“太忠兄是否也到了?”

“凭你也配称他为兄?呸!”乔任女冷哼一声,“换你老爹方清之来还差不多!”

方应物的脸,登时就变得通红,他当然知道,单从修为讲,自己已经不配称陈太忠为兄了,不过……那是昔年的交情啊。

乔任女也不理他,而是挑衅一般地四下扫一眼,不屑地发话,“以众凌寡,白驼门也就这点出息了——有种再上啊。”

谁敢再上?空中能出现乔任女,自然也能出现陈太忠……或者还有小麒麟。

方应物向空中望去,左看看右看看,因为修为实在太低,他真的看不出陈太忠会隐身于哪里,于是苦笑一声,“太忠兄,可否现身则个?”

“不要说那些恶心话了,”乔任女不屑地哼一声,“就是笑梦……就是这名女修说的了,陈真人的家业被毁的时候,你在哪里?”

“陈真人一旦现身,你也性命难保,”吴能生慢悠悠地发话,他的话不多,也没什么火气,但是字字句句诛心,再配上他那副很欠揍的表情,真的能把人气得肝儿疼。

言笑梦却是不理会这些人,将那名高阶灵仙的头颅挂在长杆上,狠狠地向地面一扎,看一看周边的人群,又摸出一根香来,旁若无人地点了起来。

从来无视就是最大的傲慢,可是见到这名可能是言笑梦的女修的做派,旁边围观的人只有心里发凉,却没有半分冲上前拼命的想法。

连方应物都不例外,他看着她的做派,心里在暗暗地叹息:本门……此次或者真的错了。

但是,错了又如何?有些东西是必须要争取的,做为上门,下派升门是必须要制止的,否则后患无穷,这并不以个别人的意志为转移。

就在他恍惚之间,又有一名灵仙倒在了血泊中——依旧是彭家的族人,在宗产中居住,刚刚赶来,试图解救族人,被吴能生随手一掌,轻描淡写地打得粉碎,只留下了一颗首级。

乔任女又掣出一根长杆,将此人的头颅挂了上去,一副旁若无人的样子。

围观的人愤怒依旧,但是看到三名天仙在宗产内自行其是,甚至将一颗颗的头颅挂在内山门的门禁处,也忍不住要思索一下:这是何方神圣,竟敢如此嚣张?

这一刻,他们分外地希望,门中能有高阶修者赶来,狠狠地打压这三名外来人的气势——白驼门内,岂容得外来的天仙嚣张?

若是能有真人出面,那就最好了,玉仙和天仙的差距,是巨大的。

在这一炷香烧到只剩一寸的时候,门中终于有动静了,来的不是真人,是刚刚晋阶九级天仙的项成贤——残雪双柱之一,未来白驼门掌门的热门人选之一。

高阶天仙,却也够了,尤其是项上人的身边,还跟了一名高阶天仙,是门中的奴上人。

奴上人的祖上,原本是伺候镇门大妖白驼的奴仆,后来白驼逝去,奴仆的族人以奴为姓,发誓接替大妖遗愿,世代守护白驼门,遗憾的是,这一姓人丁稀少,现今也不过两名天仙,另一名只是初阶天仙,而且快寿终尽寝了。

不过奴上人的忠心,那是没得说的,方清之掌门曾有言:奴上人对本门的忠心,还要大过我,白驼门可以没有方掌门,但是不能没有奴上人。

所谓“宁无方掌门,也要奴上人”,说的就是这段公案。

项成贤赶到之后,先是四下看一眼,然后抬手一拱,“有请陈真人相见。”

他没有跟吴上人和浩然双娇打交道的兴趣,他本来就是白驼门的候选掌门之一——跟那些天仙上人打交道,失身份。

不过非常遗憾的是,空中没有任何的反响,似乎他是对空气说话一样。

等了一阵之后,在一片死寂一般的沉默中,吴能生轻笑一声,“凭你还不配见陈真人,你算个什么东西?”

项成贤的嘴角抽动一下,深深地吸一口气,缓缓地发话,“我算什么,凭你还不配说,我只问一句,陈真人如此行事……不担心鹏王一怒吗?”

果然不愧是白驼门的后备掌门,这话说得是有理有据有节,他自承不如陈太忠,但是同时又贬低了吴能生一干人,最后直接亮出彭上人的底牌——他身后可是有妖王的。

然而,他的话刚说完,空中就现出了一只巨大的臂膀,臂膀上满是鳞片,重重地拍向他。

项成贤说出此话之时,心中早有戒备,就提防着陈太忠翻脸出手,眼见陡生变故,身子猛地向后一蹿,箭一般地退回了山门内。

“砰”地一声大响,麒麟臂重重地撞上了山门的门禁,两根门柱上亮光一闪,猛烈地晃动了两下,然后才渐渐地平息。

空中出现一只白色的小猪,它不屑地看项成贤一眼,阴森森地发话,“够胆你再说一遍?”

纯良一向不喜欢主动出手,但是这次它真的不能忍受——明知道我是陈太忠的战斗伙伴,你丫居然敢提鹏王,什么时候起,妖王比神兽的招牌还大了?

哥们儿不出手的话,倒像是怕了那个狗屁妖王。

然而,小麒麟虽然出手了,但众人都看得出来,它只是随意一击,否则的话,连续攻击之下,白驼门的门禁能否承受得住,还是个大大的问号。

项成贤的嘴角抽动一下,心说坏了,这小麒麟怎么卷入此事这么深?

不过他是心智沉稳之人,心中惶恐,脸上却不表现出来,只是淡淡地回答,“敢问神兽阁下,可是想攻击我白驼根基?”

“是又如何?”小白猪的猪头一扬,傲然地发话,“你白驼门以驭兽为名,我看你们不爽已经很久了!”

“呃,”项成贤原本准备了一些说辞,想要挤兑住对方,怎奈对方直接承认了,而且还点明,这是个人的情绪,一时间他有点不知所措。

风黄界很重个人恩怨和血亲复仇的因果,他再挤兑下去,对方真的是可以大开杀戒了。

不知不觉间,第二柱香也几近燃完,言笑梦又是抬手一刀,将人斩杀,然后将人头挂起,又点燃了第三根香。

“唉,”有人长叹一声,“浩然派本是白驼下派,如此亲近的关系,何至于如此残杀?”

吴能生冷哼一声,“彭堂主率人攻击陈真人私产的时候,也杀了不止一人,他一个区区的天仙能做初一,陈真人做不得十五吗?”

众皆无言,消息灵通的自然知道,此事真的是彭堂主冒犯在先,虽然彭上人是得了门中的授意,可是这因果,眼下却是说不得的,否则这帮人一翻脸,可以直接攻击本门根基了。

言笑梦再次冷哼一声,“这一柱香烧完,斩四人。”

她的话音刚落,吴上人已经一抖手,甩了四个灵仙过来,乔任女走上前,将四人踢倒在地,眼见有人挣动,她抖手一掌击出,掌风掠过,将四人打得骨断筋折。

这么搞,就实在太恶劣了,旁观的白驼门弟子实在忍受不住了,彭家赶来的子弟率先跪倒在地,冲着山门内大呼,“彭上人为宗门忠心耿耿,不意族人惨遭涂炭,恳请门中真人出手,惩治此獠!”

紧接着,呼啦啦一阵响,跪倒了一大片在地,真正地群情激奋。

“你们是愿意参与这私人恩怨了?”吴能生眼睛一眯,缓缓地发问。

他的语气很平淡,但是平淡的背后,是掩饰不住的、浓浓的杀气。

“哪里来的恁多话?”小白猪一抬小猪蹄,空中又幻化出一条巨大的手臂,冲着地上的众人重重地拍去,“一帮寻死的蝼蚁!”

方清之早已经赶到了,不过仅仅是隐身暗处,心说我只是同意姓彭的出手对付集市,你杜无忌驭下不严,竟然让彭堂主杀了陈太忠的人,这事须怪不得我。

眼见小麒麟要拍死地上众多的弟子,方掌门却是无心再看笑话了,不管怎么说,他才是白驼门的掌门,哪里能让众多弟子在宗产内被外人打杀。

就在他即将出手的一瞬,猛地感觉到一股气息,于是他又硬生生地停下来了,心中冷笑:杜无忌你端了半天架子,还是赶来了啊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