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一千一百七十六章 堵山门

郝明秀一翻脸,守卫的弟子还真不敢再坚持了,彭堂主固然很可怕,郝上人也不是好惹的,关键是郝上人对自家人下起手来,也是没轻重,搞不好真可能被打杀。

将人领入山门,郝明秀抬手一拱,“两位自去办事,我就不奉陪了。”

吴能生微微颔首,并不多言,言笑梦却是哼一声,“记住你的承诺。”

“没问题,”郝明秀点点头,也不欲细说,转身化作一道白芒,飞得不见了。

他将浩然派中人带进本门,已经是性质极为恶劣的事了,虽说他我行我素习惯了,此次是因为不忿项成贤给他下套,才如此行事,但这也是他能做到的极限了。

再帮着浩然派的人屠杀彭堂主的族人的话,估计就要逼得方掌门执行门规了。

一行人划破长空,直接飞向本宗山门,宗产中见到这一幕的弟子,无不侧目,心中暗自盘算,这到底是什么样的来头?

有那眼尖的,发现被捉着的人,是彭堂主的族亲,忍不住大叫一声不好,匆匆去通知宗产内的彭氏族人。

守卫内山门的,是四名高阶灵仙,不过见到对方来势汹汹,马上通知了轮值的天仙。

这天仙匆匆赶来,见状也是大惊失色,“升起门禁……前方来人止步,否则休怪我们不客气!”

言笑梦和吴能生闻言,在距离山门两三里处降落。

吴上人腰板一挺,抬手一拱,不紧不慢地发话,“陈真人门下行走,求见杜真人!”

他的声音并不高,但是穿透力极强,兼且雄浑有力,十余里外都能听得清楚。

这天仙本来正纳闷,说来的这位上人我不认识,怎么就敢在宗产内飞行,猛地听说是真人下走,心中就有点了然,于是眉头一皱,“哪位陈真人?”

“自然是陈太忠陈真人,”吴能生慢条斯理地回答,很是有点饱读诗书的书生气,怎奈他头上掉了巴掌大一块头皮,看起来是在有点怪异。

这天仙入耳“陈太忠”三个字,只觉得似乎一道霹雳在耳边响起,他忍不住晃了两晃,“你们……你们是如何进来的?”

不待吴能生回答,一只通讯鹤翩然落了下来,原来是外山门的两名弟子商量一下,觉得这情况还是得向内山门汇报一下——人虽然是郝上人带进来的,但终究是彭堂主的族人。

“郝师兄……”这天仙艰涩地吐出三个字,然后又看向里许外的来人,顿了一顿,才冷哼一声,“你们为何捉了彭堂主的族人?”

“这不关你的事,”吴能生一摆手,轻描淡写地回答,“速速报于杜真人得知,怎么……莫非你还想揽下此事?”

吴上人一身雍容的气度,真不是白给的,哪怕他现在形象有点不佳,但是那股子傲气,还是一览无遗,想当初他在伯爵府的做派,可是令浩然派上下看得都很不爽。

这天仙心里也窝火极了,想他是宗门的上人,走到哪里都比别人强出三分,现在被人如此对待,心中的火气真的是腾腾的。

所以他很干脆地发话,“我不管你们是怎么进来的,凭你区区的天仙,还不配找本门杜真人,若真想说事,叫那陈太忠亲自来。”

他这是占到理上了,并不怕得罪郝明秀,事实上,郝上人在白驼门也不能一手遮天。

然而,千不该万不该,他不该直接点陈太忠的名。

言笑梦冷哼一声,杀气透体而出,“够胆的话,你再念一遍陈真人的名字?”

这天仙也是一时嘴快,此刻才想到,直呼真人名讳,就是犯了大忌。

这种事,不计较的话不算个事,大家背着某高阶修者直呼其名,也是极为常见——起了名字,可不就是让人叫的?

但是当着陈真人的下走,直接称呼真人名字,就有点过分了,真要计较起来,也勉强算得上“不敬上位者”,须知刚才吴能生嘴里说的,也是杜真人而不是杜无忌。

不过,对这名天仙来说,这还不是最大的问题,最大的问题是……他听出这个女修的声音了,非常熟悉的声音——风黄界迎战污魂时,浩然派曾经数次驰援白驼门。

眼前这个声音的主人,差点就死在污魂的手上,后来被陈太忠带走,不知所往。

意识到这位是谁,那天仙真的不敢再信口胡说了,他轻咳一声,“我不管你们是何目的,想要见杜真人,就要请陈真人亲来。”

“那就麻烦你转告杜真人,陈真人对某人破坏他在幽冥界的私产,异常愤怒,”吴能生背着双手,缓缓地发话,“若是不给陈真人一个说法,只能先拿姓彭的族人祭刀了。”

那天仙的脸登时就是一沉,他隐约也听说,彭堂主似乎是做了点对不起陈太忠的事情,但那应该是宗门的决定,否则彭堂主还真不可能贸然去挑衅一名真人。

现在陈太忠的天仙下走说,彭上人毁了真人的私产,这根本就是私人恩怨了,怎么处置彭家族人,都是正常的。

不过这样级别的大事,他真拿不了主意,更别说此事中,郝明秀的态度极为古怪,于是他干咳一声,“那你且稍候,我去报于门中得知。”

“陈真人的时间很宝贵,耽误不得,”吴能生不紧不慢地补充一句,“每过一炷香的时间,我就会斩杀一名彭家修者,这个……也麻烦你汇报贵门。”

什么?这天仙听得睚眦欲裂,大喊了起来,“你在我白驼门宗产内,斩杀门中堂主的亲族?”

“错了,不是白驼门宗产,”吴能生抬起一根指头,慢慢地晃两下,然后一指白驼门的山门,“我是要在你内山门的门禁前,斩杀那些蝼蚁。”

“大胆,你怎敢如此做!”那天仙气得怒发冲冠,“这是对我上门的挑衅!”

说话间,他已经看到蒙面女修掣出一根香来,有心上前阻拦,想一想传说中陈太忠跟言笑梦的关系,他又不敢贸然行事,直气得不住跺脚。

蒙面女修不紧不慢地将香点燃,捏在手中,才施施然发话,“青罡门、鉴宝阁和白驼门,也都曾在浩然派山门肆虐,原因很简单,实力使然……莫要废话了,速去通报!”

这天仙陷入了两难的境地,任由对方如此做的话,一旦传出去,白驼门的面子就掉得没边儿了,可想要干涉的话,他就把自己也玩进去了——陈太忠那可不是个好说话的。

犹豫一下,他出声发问,“敢问,陈真人可曾来了?”

“凭你,还不配知道,”吴能生一背双手,慢悠悠地发话,真是要多傲慢有多傲慢,“速去通报,这事你没资格做主。”

这天仙直气得七窍生烟,可还真的不敢干涉,说良心话,他也有为宗门荣誉拼命的勇气,但是现在,他根本不确定事情发生了怎样的变化,尤其那郝明秀,怎么就把人带进来了?

拼命无所谓,死得不值得,就没什么意思了。

他终于决定,还是报于上面知晓,于是忍气吞声地说一句,“你们候着。”

通讯鹤发出去,不到一炷香,就匆匆赶来了四名天仙,其中一名还是陈太忠的旧识方应物。

少门主大声喊着,“且慢动手,此事定然有误会!”

吴能生可不知道这厮是谁,只是淡淡地问一句,“你能做得了杜真人的主?”

“这个……”方少门主干笑一声,他哪里做得了大长老的主?他父亲方清之也不行。

不过他此来,是为了挽救彭家族人,方掌门和杜真人再不合,维护门中弟子也是责无旁贷,更别说遏制浩然派的升门,是白驼门的共识。

于是他笑着发话,“有误会,可以慢慢谈……太忠兄来了吗?”

“你太忠兄的私产被打砸,别人可没有慢慢谈,”吴能生的话说得很平淡,但是他的嘴皮子,也是相当便给的,轻描淡写的几句,就很容易把人呛个半死,“像你这般称兄道弟的,却也罕见……我若是陈真人,定然对你十分失望。”

“尼玛……”方应物真的被气到了,你不过是个区区的中阶天仙,就敢对我如此傲慢?

吴能生是真不把他放在眼里,武力值不够的话,套近乎真的没用,他侧头看一眼言笑梦,“好像一炷香差不多了。”

言笑梦手上的那根香,离燃完还有小半寸,不过她闻言之后,直接将手中的香一丢,掣出一把刀来,一刀就斩杀了一名高阶灵仙。

“你!”围观的众人齐齐呐喊一声,一个个愤怒无比,更有几名天仙恨不得直接冲上来。

尤其是彭家族人也有几人先赶到了,眼见族人被杀,声嘶力竭地怒骂着。

不过现场中,最能话事的还是少门主,于是众人将目光投了过去。

方应物感受到了这份期望,眉头一皱,冷冷地发话,“言上人,这一炷香的时间,还没到吧?”

旁边围观的众人,对这蒙面女人的身份,早有猜测,而且浩然双娇对白驼门的修者来说,真的不算神秘,有太多人见过她俩了。

可是猜测归猜测,听到少门主喊出“言上人”三字,大家还是齐齐地一怔,果然是她?

那么,陈太忠来了没有?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