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一千一百七十五章 奇葩郝明秀

彭家人感觉到来者不善了,但是彭堂主在白驼门,好歹也算个人物,身后又有大长老杜无忌,甚至还有鹏王。

于是大家就聒噪了起来,还有人试图挑战吴能生。

不过“天仙之下皆为蝼蚁”这话,真不是白说的,区区的一帮灵仙,怎么可能奈何得了堂堂的中阶天仙?

直到彭家的城堡中,又飞出了一名修者——这正是彭堂主之外,彭家仅剩的天仙。

不过非常遗憾的是,他才刚刚飞起来,旁边就斩来一道雪亮的刀光,“想以多欺少?”

这一刀是言笑梦斩出的,她的刀法,比乔任女还要强出那么一点,一刀之后,那彭家的天仙,登时断做了两截。

彭家的这名天仙是初阶,不过按说也没这么好杀,除了言笑梦的刀法精湛之外,跟他自身的疏忽也很有关系,他真没想到,在白驼门的附近,居然有人敢真的斩杀他。

正所谓是一步错,步步错。

他人在空中,就断为了两截,兀自还不愿意相信,“你敢杀我?”

“多稀罕呢,”言笑梦不屑地冷笑一声,“你能杀人,别人不能杀你?”

“谁敢动手!”就在此刻,远处传来一声厉喝,一道白光电射而至。

白光停下来之后,显出一人来,不是别人,正是残雪双柱之一郝明秀,他狞笑一声,抬手就是一剑,雪白的剑光匹练一般一闪,直取空中的吴能生,“贼子纳命来!”

吴能生别看在灵仙前耀武扬威,还真是差郝上人好大一截。

郝上人原本就是高阶天仙,又是宗门修者,战力非同一般。

他一出手,吴上人就变得异常地狼狈,左支右绌地抵挡着攻击。

郝明秀冷笑一声,“我道是何等人物,也敢在白驼门眼皮下撒野,乖乖束手就缚,我可以暂时饶你一命,否则你接不下我三招……敢赌吗?”

“我赌你接不下他三招,”就在这时,一个略带一点沙哑的女声响起,“郝明秀你好大的威风。”

郝明秀侧头一看,发现那名杀人的蒙面女修站在不远处,他不屑地笑一声,“你也不要想走,无非是中阶天仙……一起上吧!”

郝上人行事,一向狂傲得很,眼下又在自家山门口,他实在没理由心虚。

不过下一刻,他的眉头一皱,“唔,这个声音……我怎么似乎听到过?”

他嘴里在说话,手上的动作却没停,刷刷两剑,就将吴能生一大块头皮挑飞。

“你敢杀他,族诛你郝氏一门!”女修阴森森地发话,却也不出手。

“哈,当我吓大的?”郝明秀仰天大笑,第三剑才要出手,猛地脸色一变,整个人就愣在了那里,“族诛……我去,你是言笑梦?”

言笑梦却不正面回答,只是不屑地笑一笑,“有种你就再来一剑!”

反正吴能生是天蜈传承,就算被腰斩,也活得下来,无非是耗费点九幽阴水补充精血。

但是郝明秀知道言笑梦的身份之后,哪里敢再来一剑?他身形暴退十余丈,方始停下来,惊魂未定地打量着蒙面女修,“你……你怎么来了?”

他不怕浩然双娇,双娇齐上都无所谓,但是双娇据说是伴着陈太忠归隐了,他可断断惹不起那位,别说是他,他的师尊杜长老也惹不起陈太忠。

“我赌你接不下他三招,”言笑梦并不正面回答,而是冷哼一声,咄咄逼人地发问,“赌不赌?”

郝明秀哪里敢赌?只能苦笑一声回答,“陈真人掌控一出,我半招也接不下来,不过言上人……来我白驼门捣乱的这厮,跟你是一起的?”

言笑梦淡淡地看着他,也不说话,好半天才哼一声,“莫非你不知道,彭堂主挑了陈真人在幽冥界的基业?”

“我去……”郝明秀吓得倒吸一口凉气,他性格暴戾心思粗疏,但是他并不傻,听到这话,哪里还不知道自己犯了什么忌讳?脸色登时就白了。

他语无伦次地解释,“言上人,我真是未曾往此处想,只想维护山门秩序……”

他想维护山门秩序不假,但是不问缘由出手狠辣,也是真的。

言笑梦冷冷地发问,“哪怕维护的是陈真人的仇家,你也在所不惜?”

“彭上人……终究是本门中人啊,”郝明秀苦笑一声,小心翼翼地解释。

下一刻,他脸色一变,低声嘟囔一句,“我艹你大爷,项成贤……你敢阴老子?”

他近期在此处巡查,正是项成贤布置下来的。

身为残雪双柱中的另一柱,项上人行事稳重,被不少人看好,能够接掌未来的白驼门,而他的名声虽然不太好,从修为上讲,却也能对项成贤构成危险。

“多有得罪了,”郝明秀冲着言笑梦一拱手,转身就要离去。

“你就这么走了?”言上人冷哼一声,“赌一把,你能不能回了山门?”

郝明秀闻言,身子就是一僵,然后转头过来苦笑,“言上人有何吩咐,但请示下。”

他可是白驼门出了名的刺头,行事极其肆无忌惮,就连少门主方应物都被他殴打过。

但是对上修为还不如他的言笑梦,他也只能压着性子,赔出一副笑脸了——比肆无忌惮,谁还能比得过陈太忠?

言上人冲着吴上人一努嘴,“陈真人的门下行走被你伤了……自己看着办。”

“我有赔礼,”郝明秀马上摸出一块头颅大的秘银来,“这可够?”

“你伤的是人,又不是抢财物,”言笑梦冷冷地回答,“哪只手伤的人,断了吧!”

“这才是……”郝明秀苦笑一声,白驼门有断肢再生的药物,但是极为抢手,多少位面大战中受伤的修者,还在等着呢,他就算身份尊崇,想要插队获得,也要付出不少的代价。

而且断肢虽然能再生,但不管怎么说,想要恢复到从前,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,他可不想把大好的时间和精力,用在这种事情上。

更别说他在幽冥界曾经遭遇血战,回了风黄界之后,已经再生过一次了。

所以他硬着头皮请求,“我愿付出更多的财货,不知是否可行?”

吴能生手忙脚乱地在止血,闻言冷哼一声,“我不要财货,只要你那只手!”

郝明秀苦恼地一挠头,却是敢怒不敢言,“何至于此?这位兄台……我也是为了宗门。”

吴能生身具天蜈传承,大多数时候并不是很在意财货,九幽阴水之类的东西,他弄不到,但是普通的灵石,对他来说真是小儿科,随便救治一个人就有了。

那头颅大的秘银,对他来说确实也很难得,但是他更想出一口气——自从跟随了陈太忠,他发现很多事情没必要隐忍,那他就不隐忍,也求个念头通达。

不过对方愿意讲道理,他也就退而求其次,“你且去将那项成贤捉来。”

“这可是……”郝明秀继续苦笑,不过下一刻,他眼珠一转,“我努力就是,那厮如此坑我,我当给他一个大大的惊喜。”

后面这一句,他是用传音说的,显然也是不忿自己被项成贤利用了。

“还要放我们入宗产,”吴能生淡淡地发话。

“入宗产……何事?”郝明秀闻言,又是一愣。

“我打算将这些人统统捉进宗产,”吴能生一指下方的城堡,面无表情地发话,“在你白驼门山门之处,一一斩杀,为陈真人讨个说法?”

郝明秀闻言,又是一惊,心说旁人都道我行事胆大妄为,这陈太忠的胆子,比我又大了不知道多少,真的是太狂妄了。

不过郝上人原本就是凉薄之人,对他来说,彭家一族的死活真的是无所谓,他尽到心就行了,于是点点头,“没问题,反正没我带路,你们也打得开大阵……陈真人来了吗?”

“陈真人自然在,”言笑梦微微一笑,“不过你若是要他现身,你就不可能囫囵着回去了……你确定要见他?”

“我只是一问,”郝明秀哪里敢强请陈真人出面?陈真人一旦出面,对方中阶天仙被伤的事,就不可能这么轻松地揭过——陈太忠可是要面子的。

接下来,用了半天的功夫,吴能生将彭家的灵仙全部挑了出来,共有十余人,还有三十余名游仙巅峰的修者,也被他挑出来,用一条索子,捆成长长的一串。

事实上,他使用蛊虫,就完全可以控制了这些修者,不过他不欲被外人看出根脚,就是将这些人绑了,将人凌空裹起,带向白驼门。

这空中长长的一串人,煞是耀眼,守卫山门的白驼弟子见状,登时就是一愣:这是怎么个意思?

“看什么看?”当先带路的郝明秀冷哼一声,“还不打开山门?”

有守卫眼尖,认出了被捉的灵仙,忍不住惊呼一声,“这是……彭堂主的族人?”

“关你们屁事!”郝明秀的脾气,真不是一般的暴躁,不过他现在这么做,也是为了不激怒陈太忠,“我让你们开的山门,出了事自然有我担当!”

能令残雪双柱断然放弃维护门中的堂主,陈太忠的淫威,不得不说够强大。

哪怕是这其中,涉及到了郝上人的一些个人恩怨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