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一千一百七十四章 打上门

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:皇族七皇子路过集市,采购物品时嫌对方以次充好,出手砸了摊子。

集市上的管理团队,很是有点天不怕地不怕,但是面对皇族,还是有点束手束脚,此时正好白驼上门的巡查队伍过境,二话不说,动手弹压集市的修者,还要将人捉走送给皇族。

集市的修者见势不妙,逃到了旁边浩然派的驻地,白驼门气势汹汹地上门要人,值守的大长老祁鸿识断然拒绝——我就没听说过,有上门帮着官府压制下派的。

皇族想要人?可以,让他们自己闯进来抓,不过我奉劝一句,先想好后果!

七皇子闻言勃然大怒,说整个风黄界都是我白家的,幽冥界也是白家的,倒要看看你能给我什么后果。

总算还好,七皇子身边有精明人,拦住了他,说你别逞一时之勇,这个浩然派,可不是那么容易闯的——须防白驼门拿咱们当枪使。

七皇子也是心高气傲之辈,很是有点不服气,不过终究是捱不过身边人的劝说,堵着浩然派的驻地大骂了一通,转身悻悻走人了。

他走了,白驼门也就没有继续纠缠的理由了,只得悻悻地离开,但是带队的彭堂主警告祁鸿识:这个集市再出现以次充好的现象,休怪上门辣手惩治。

“彭堂主?”陈太忠眉头一皱,他对那个深目鹰钩鼻的家伙,印象一直很糟糕。

不过他最想知道的,还是此事的内情,于是带着三人一猪一路猛赶,来到了浩然派山门附近。

言笑梦和乔任女出去打探消息,不多时,就将南忘留悄悄地带了过来。

南长老一见到陈太忠,就笑眯眯地一拱手,“恭喜陈真人大仇得报。”

“小意思了,”陈太忠漫不经心地一摆手,“若不是为了杀给别人看,没准我高阶真人之后,才会往北域一行。”

“这个杀鸡儆猴效果真的不错,”南忘留笑眯眯地回答,“前些日子的山门口,还有些乱七八糟的碍眼人物,陈真人在北域大开杀戒之后,一夜之间,这些碍眼的家伙就都不见了。”

“在山门口捣乱?”陈太忠的眉头一皱,阴森森地发话,“都有些什么人?”

“这却也说不清楚,”南长老苦恼地叹口气,“好像什么人都有,韦上人捉了几个家伙来搜魂,其中竟然还有皇族的探子……都是升门惹的祸。”

“皇族的探子?”陈太忠愕然,这些人来干什么?不过下一刻,他就反应了过来,“这是要挑起本宗的内讧?”

“不须挑起,本宗同门,派来看热闹的也不少,”南忘留无奈地一摊双手。

“除了雪峰观和清风谷,其他称门宗派都有弟子在附近现身……连青云观都在清湖城设了一个联络点,说是要跟派里加强物资交易,但是真实情况,谁又说得清楚?”

说到这里,她的眉头猛地一扬,惊喜地发话,“陈真人你……又晋阶了?”

她跟陈太忠的修为差距,日益地增大,不过她的感知能力还是不错,能通过细微的气机变化,感觉到他的修为又有提高。

“他晋阶中阶真人了,”言笑梦得意洋洋地发话,身为他的女人,她当然以他神速的进境为傲。

“中中中……中阶?”南忘留的嘴巴,绝对塞得进一个鸭蛋去。

陈太忠无心卖弄,虽然他很享受这份惊讶,不过他更想知道,幽冥界那边是怎么回事,“集市出了什么问题?”

“啧,”南忘留悻悻地嘬一下牙花子,整个人也从欣喜中回复了过来,“要说起来,还是升门招来的嫉妒……”

集市在计可乘接手之后,就经常面临一些小挑衅,不过在她看来,主要还是集市的口碑和流水不错,陈真人又蛰伏风黄界,少不得就要有人试探一下,有没有什么可乘之机。

散修之怒名声在外,这个不假,但是从来财帛动人心,有利益存在的地方,就少不了不怕死的人。

不过近几年,暴力行为明显增多,集市的口碑,也逐渐有下滑的趋势,南忘留认为,这绝对就不是利益的原因了,大约是跟本派打算升门的传言有关,那些人很明显地是在试探。

但是南长老并没有进行干预,原因很简单,那集市并不是浩然派的产业,而且她认为,把幕后黑手勾出来,也是不错的——知道敌人在哪里,才好狠狠地反击。

逐渐地,一大阻力浮出了水面,不是别人,正是浩然派的上门白驼门。

白驼门不希望下派升门,这简直是必然的,而冲在前面当打手的,就是白驼门的彭堂主。

前文说过,彭堂主跟青罡门交情不错,而且他本人是鹏修养大的,所以他在幽冥界为难集市,浩然派也没有什么太好的办法——须知鹏王可是在幽冥界坐镇。

此次集市的战斗,起因是七皇子,他认为集市的修者东西卖得贵了,不过对摊主来说,自己想卖多少钱,是自家的事,你不认可我的标价,可以不买不是?

七皇子却还偏偏要买——我是皇族,不差灵石,但是你这么卖不行!

他觉得自己受到了侮辱,这是打算拿我当冤大头吗?

原本双方的争斗,也没有发生死伤,但是彭堂主出面之后,有两名修者被他所杀,计可乘都重伤,不得不避难浩然派驻地。

这就是必须直面、无法回避的矛盾了,所幸的是,皇族中有高人,发现这事的味道不对,强行将七皇子劝走了,现在就是彭堂主在硬扛浩然派。

陈太忠听得很是纳闷,忍不住问一句,“难道他们不知道,我刚刚灭了血沙侯吗?这姓彭的哪里来的这么大的胆子?”

“也许消息尚未传到幽冥界吧,”南忘留不确定地猜测一句,然后又补充一句,“不过……他有鹏王撑腰,倒也不缺底气。”

“扯淡,真仙为一个小天仙撑腰?”陈太忠不屑地哼一声,他可是接触过真仙的,非常清楚真仙的眼界之高,“他是鹏王的私生子还差不多……还有什么要补充的吗?”

南忘留想一想,果断地回答,“杜无忌难辞其咎,不管怎么说,姓彭的都是他的人,那厮前段时间向你示好,但是这种人的立场,不会是一成不变的。”

“知道了,”陈太忠点点头,看一眼自己身边的三人,“你们三个,留在这里看护浩然派,我去白驼门走一趟。”

“我也去,”吴能生主动请命,“陈真人你需要有个人为你打探消息。”

“我也去,”浩然双娇齐齐发话,言笑梦更是冷冷地表示,“姓彭的那厮,我看他不顺眼很久了……我知道他的家族在哪里。”

彭堂主是鹏修养大的,算是孤儿,不过他登仙之后,有不少族人闻讯来投,又有了数十名双修伴侣,现在也组建了一个四千余人的家族。

族中除了他之外,竟然还有一名天仙,倒也算得上称号家族了,只不过目前尚未请称号罢了。

大家直奔白驼门的山门而去,人数虽然不多,但是飞行速度极快,并且丝毫不加掩饰,一看就是来势汹汹的样子。

彭家并没有入了白驼门的宗产,只有百余名族人,在宗产里居住,至于说原因,也很简单——彭堂主来路不明,投奔他的那些族人,来路也不明。

彭堂主是很得杜长老赏识的,但那是因为他跟鹏族有很好的关系,白驼门的一大法门就是驭兽,跟鹏族处好关系当然很重要。

所以他在宗产内,能有一处宅院,不过再多也就真没有了,只是在宗产之外,占据了方圆百里的一块土地。

吴能生一马当先,飞到了彭家城堡的上空,冷哼一声,“主事的来见我!”

“大胆,”“你是何人?”随着两声怒斥,两名灵仙驾着飞行灵器升空,“你可知这里是什么地方?”

两名灵仙知道来的人是天仙,但是天仙又如何?彭家老祖也是天仙,还是宗门的天仙,身后更是站着真人级别的白驼门大长老,所以这一声质问,问得极有底气。

“聒噪!”吴能生轻叱一声,抬手两道白芒,将此二人打得向地面跌落,自己却是背着手站在空中,傲然发话,“两只蝼蚁,也敢吠日?”

两名灵仙跌落在地,登时摔了个半死,于是又有两名灵仙抢出,站在地上大声发话,“灭仙弩准备,诛杀这狂徒!”

灭仙弩,从来都是对付天仙的大杀器。

吴能生却也不在意,只是冷哼一声,“敢用灭仙弩……族诛你彭家!”

彭家人虽然狂妄,却并不傻,听到对方知道自己是彭家,还敢说出这样的话,也是一愣,“好大的口气……敢问阁下何人?”

“你们不需要知道我是何人,”吴能生淡淡地发话,“这块地方不错,我买了……赶紧搬走!”

一边说,他一边抛出一块下品灵石,在灵石跌落到地面的时候,他才又说一句,“这是货款,一个时辰搬不走,杀无赦!”

看到那块下品灵石在地面弹了几弹,最终跌在一片泥水中,彭家人真是睚眦欲裂,“这是……货款?真真地欺人太甚!”

“呵呵,原来你们也知道,这叫欺人太甚?”吴能生背着手轻笑,“我就欺负你们了,不服气吗?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