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一千一百七十三章 北域事了

陈太忠显出身形来,那云舟登时戛然而止,双方也不说话,就那么淡淡地对视着。

沉默了约莫七八息,黎家的大长老飘出云舟,抬手一拱,“黎訾彦见过陈真人。”

“黎真人,许久不见,”陈太忠微微颔首,两人在幽冥界,碰到过几面,他轻哼一声,“不知真人此来,所为何事?”

黎真人迟疑一下,硬着头皮回答,“听说玉龙岭山花烂漫,想去游玩一番。”

这时,他无比地庆幸,刚才自己说话时有所克制,若是真的像族中小辈说的那样,提什么“缉拿盗匪”,陈太忠得了消息,没准就直接下手了。

至于说守卫能不能通知到陈太忠,他不想去猜测,反正他绝对不会去冒这个险。

黎家是欠了血沙侯的因果,但是这因果没有大到以黎家一族的生死做赌注,力扛陈太忠。

陈太忠背着双手,站在空中淡淡地发话,“山花固然烂漫,血色也很鲜艳,看在相识的份上奉劝阁下一句,我若是你,就过一段时间再去。”

黎真人登时无语,他是六级的玉仙,身边还有族中天仙子弟,但是跟陈太忠对战,他是一点把握都没有——加上小麒麟,他甚至觉得自己很难逃生。

可是就这么离开,他也有点心不甘情不愿,沉吟一下,他才壮起胆子问一句,“听那郑亘昭说,阁下同郑家的恩怨已了,散修之怒是当世奇男子,应是言出必践的吧?”

若是别人有陈太忠的战力,听到这话,就该翻脸了,不过黎訾彦对此人知之甚详,知道他以讲究人自居。

果不其然,陈真人并没有显出传说中的暴戾,只是淡淡地回答,“陈某人做事,一向讲究,我只是建议阁下,过那么三年五载的,再来看山花。”

黎訾彦再次沉默了,良久才问一句,“我若执意前去呢?”

“那你就是不给我面子了,”陈太忠笑了起来,一口白牙煜煜生辉,“既然瞧不起我,我可是会生气的……这就不好了。”

黎訾彦嘿然不语,对方承认跟血沙侯结清了因果,但是硬要阻拦自己的话,似乎也不违背承诺。

这时,此前说话的天仙再度出声,“曾闻散修之怒一诺千金,现在看来,不过尔尔。”

“聒噪!”纯良冷哼一声,一条满是鳞片的臂膀蓦地出现在空中,冲着此人重重地拍了下去,“大人说话,你这蝼蚁也敢插嘴?”

“纯良真人且慢!”黎真人直吓得魂飞魄散,直接祭出一团轻纱,挡在了麒麟臂下方,“小儿不懂事,看在素识的份上,且饶他这一遭。”

那轻纱本是柔软之物,可是用来抵挡麒麟臂,效果反是不错,麒麟臂至刚至猛,用盾牌之类阻挡的话,是硬拼修为,轻纱柔软,反倒是能将攻击迟滞一下,拉长化解攻击的时间。

那天仙见状,也是祭出了盾牌,没命地倒退飞出。

然而麒麟臂一击,又哪里是那么容易躲得过的?轻纱发出一声轻响,似乎有所损伤,而麒麟臂的势头虽然稍减,还是重重地击在了盾牌上。

那天仙被打出二十余丈远,口中鲜血狂喷,不过看得出来,应该是伤不致死。

纯良一击得手,也没再继续,而是收回麒麟臂,冷冷一声,“你尊我一声真人,我也懒得大欺小,似此不敬上位者的事情……也就是我,比较好说话,搁给别人直接就打杀了。”

黎真人的嘴角抽动一下,苦笑着一拱手,“多谢纯良真人代为教育族中子弟,若是无事……我们是否可以离开了?”

“记住,三五年后再来看山花,”纯良也不再多说,趴在陈太忠的肩头,眯着眼睛打起盹来。

黎家一行人转头就向城内飞去,一直到进入城中,众人才长出一口气。

黎訾彦摸出一只通讯鹤,直接通知血沙侯,“侯爵,我去不了啦,不是不想相帮,但是陈太忠拦了我的路……就在你领地的边缘。”

血沙侯完全不能接受这个说法,“什么……陈太忠怎么会在?”

“我已经传送到天风郡了,有传送记录可查,”黎訾彦的声音,听起来是要多无奈有多无奈了,“陈太忠现身阻拦,我族中一名子弟被小麒麟打成重伤。”

“郑真人,因果我们认,但不该是可能导致灭族的因果,这点还请你包涵了。”

“他凭什么阻拦?”血沙侯声嘶力竭地大吼,“凭什么!”

“他只答应不与你为敌,却没有说,不阻你的援……”

黎真人的话还没说完,通讯鹤就没了应答,很显然,暴怒的血沙侯隔绝了通讯。

接下来的一天,陈太忠又拦住了一名前来支援血沙侯的玉仙。

那名玉仙比黎訾彦光棍多了,看到陈真人拦路,二话不说转身就走,“既然阁下尚在,我且去中州游玩些时日,我无意招惹你。”

八日之后,血沙侯的防御阵被攻破了一点,十日之后,曾经煊赫一时的血沙侯势力,彻底地消失在了历史的长河中。

侯爵府的领地,被六名玉仙扫荡一空——后来的两名玉仙分到的不多,不过他们是知道陈太忠还在阻挡援军之后才出手的,冒的风险小,收获自然也就小。

遗憾的是,血沙侯的尸身,一直没有找到,有人说他是潜逃了,但也有人说,潜逃之际,血沙侯已经被击成了重伤,估计早就死在某个角落了。

血沙侯的势力,则是彻底地土崩瓦解,领地上的领民死了一成,逃了四五成,其他人大多数都被那六名玉仙瓜分了——幽冥界正在开发中,再多的人口也消化得掉。

除了侯爵领地上的人口,其他血沙侯的势力,也是一夜之间不见了去向,有几个小家族跑得过于匆忙,甚至连店铺、宅院和田土都来不及卖,直接带了细软跑路。

事实证明,这选择再正确不过了。

血沙堡的覆灭,令北域在一夜之间,就多出了无数“陈真人门下行走”,这些人有男有女,有天仙也有灵仙,一概是遮掩着面孔,对着血沙侯的势力大打出手、烧杀抢掠。

很显然,这些人里不乏趁火打劫之辈,但是真要说的话,也是血沙侯昔年作恶太多,有些仇恨甚至延续了三五代,眼下终于能报仇了,谁还忍得住?

官府也没想到,血沙侯的覆灭,能带来这么大的反应,眼见事态有愈演愈烈之势,终于在七八天之后,重重地出手,打击了一批趁火打劫之辈。

他们原本是不想出手的,但是有消息传来,说这些趁火打劫的人中,混杂有左相的棋子,这些棋子诱导大家攻击无辜的修者,以败坏官府和陈太忠的名誉,制造更多的不满。

对官府来说,陈太忠的名誉屁都不算,但是他们不能容忍自家也被算计,所以才强力出手,镇压了几家闹得凶的。

不过官府也不想让陈太忠误会,所以直接推了政真人出来,政真人以个人名义发布悬赏,缉拿血沙侯家的漏网之鱼。

郑家和政家势不两立,北域大一点的势力,基本上都清楚这一点,所以多数人是坐视。

左相一方的人,倒是喊了两嗓子,然后也就没声了,一个侯爵的势力,就这么活生生地被拔起,竟然没什么势力表示出不满,要不说,风黄界真的是一个丛林法则盛行的位面。

当然,事实的真相是,就算有人不满,但是真仙不出,无人奈何得了陈太忠。

政真人的悬赏,足足挂了三百年,不住地有郑家的人被发现,源源不断地送到政家。

其中也有郑家子弟混入其他势力的,就像政真人当年,混入官府求得了庇护,令血沙侯不敢乱来,这才为政家保留下了骨血。

但是这次,郑家子弟就没那么幸运了,其中一名子弟,已经进入了洞霄宗内门弟子,即将晋阶中阶天仙了,却被人捅出了身世。

政真人闻言,亲上洞霄宗,讨取这世代仇人的血脉后裔。

郑家子弟只二百余岁,在上宗里也是数得着的俊杰,而官府和宗门是不同的两个体系,只有那些著名的恶徒,才不被本方势力所庇护。

政家郑家之争,乃是家族之争,按说洞霄宗完全没必要理会政真人——身入宗门之人,已舍弃凡尘俗世的因果,不存在家族仇恨了。

然而,消息传进来之后,洞霄宗很干脆地表示:既然是政真人亲自前来,礼数算是尽到了,我洞霄上宗也不能被人笑话为不晓事,将郑家子送出去。

这话说得漂亮,但是听说此事的人,脑中无不想到一个名字——陈太忠!

若政真人只是政真人,洞霄宗哪里会卖他这种面子?说白了还是郑家之事涉及到了陈某人,洞霄宗想一想,觉得为这个小小弟子,得罪那个凶人,实在是有点不划算。

这些就都是后话了,在血沙堡被摧毁之后,陈太忠就带着人再入无尽北海,这次又给沉金杉雷霆锻体近两百次,终于功德圆满。

树精这次给出了六十颗灵气果,并且将陈太忠一行人送往西疆。

哪曾想才入西疆,陈太忠就得到了一个消息:幽冥界的集市,被人挑了,计可乘重伤!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