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一千一百七十二章 阻援兵

纯良这次,还真的是有点可惜这具肉身。

用它的话来说,就是我翡翠谷还差个杂役,将此人弄进翡翠谷里,让他干活,若是将来浩然派遭遇危机,还可以派此人去处理。

不过最后,它一不小心,还是说出了实情,“宝草都要种第二季了,万一吸引了美女来,我堂堂的神兽,身边居然没个使唤人儿,也太没面子了。”

那由你吧,陈太忠也没了脾气,不管怎么说,人族能多保留个玉仙,也算是好事。

至于这真人识海中,驻扎了一个异位面的残魂,也不算多大的事,反正此人只是在翡翠谷中,有纯良看着,想来也不会出什么问题。

于是他就将杨真人和残魂统统丢进通天塔,任由那残魂折腾去了。

残魂也说了,哪怕是夺了舍,它也得适应三到五十年,才能契合了身体,至于恢复到中阶真人的修为,怕是百年时间都未必够用。

它还说,大能转世的说法,幽冥界也有,但是幽冥界有些转世,根本就是异位面的大能转到了本位面——对那些大能而言,身体是什么族群的,就要做符合那个族群利益的事。

它是在辗转地表示:我绝对不会做那些有损人族的事儿。

陈太忠对这些话,也就是姑妄听之,反正他没有转世过,不知道这是否属于常情,不过看董明远的一系列举措,应该也有几分可靠。

做这些事的时候,他都是瞒着浩然双娇和吴能生的,因为这事儿委实不怎么光彩,而且通天塔等秘密,越少人知道越好。

待吴能生发现,擒来的杨真人不见了去向,他很识趣地没有多问——这三人谁不知道小麒麟牙口好?问那么多,岂不是让陈真人脸上挂不住?

所以他只是谨慎地提出了一个建议,“陈真人,我看那血沙侯,未必会束手待毙。”

“嗯?”陈太忠看他一眼,眉头微微一皱,“你这话是何意……”

血沙侯当然不会束手待毙,在得知陈太忠离去的消息之后,他第一时间就是给其他的朋友发通讯鹤——陈太忠说了,我们的恩怨,就此了断。

你看,那厮既然不跟我折腾了,是不是来我这侯爵府坐一坐啊?

什么,你说你不信?嘿,我这儿可是有留影石为证的……

说来说去,还是血沙侯知道,自己往日得罪的人太多了,此刻他手上的真人全死了,只留下他一个光杆司令,和四百多战兵。

他并不确定,陈太忠是不是将他的窘境传出去了——事实上这也不重要,他确定的是,一旦有人知道,现在的侯爵府就这点实力,肯定要有人呼朋引伴地前来报仇。

政真人在血沙侯的眼中,只是可能者之一,郑某人得罪的类似的主儿,没有十个也有八个,而且他尤为担心的是——官府尚未出后手。

对皇族来说,死了的血沙侯,才是好的血沙侯,眼下侯爵府只有一名玉仙,战力大减,但是只要血沙侯这块牌子不倒,就能招兵买马。

郑家想要重回巅峰,没个两三百年都不可能,不过想要快速地回复点元气,有个二三十年,也就差不多了。

血沙侯跟朋友们打招呼,也是为了争取回复元气的时间。

这些朋友里,有三四个玉仙,他们前些日子没有赶来,原因也很简单——他们跟郑家的关系固然不错,但是帮忙硬扛陈太忠,这得是过命的交情。

谁不知道散修之怒脾气不好、手段狠辣?一旦认准的事,打破头也要做。

硬扛陈太忠不行,但是站脚助威,威胁一下其他的宵小,还是没有问题的。

见过留影石之后,就有两名玉仙表示:前些日子事务繁忙,不克分身,现在手上的事儿也不多了,争取这两天就过去。

血沙侯盘算得不错,但是他万万没有想到,陈太忠离去不到一天的时间里,四名玉仙卷土重来,对领地内的领民,展开了赤裸裸的杀戮。

当然,这四名玉仙不是孤身前来的,他们的身边,还有十余名天仙,其中一名玉仙,使用的赫然是真意宗的三才柱,还有三名天仙为其打下手,组成了一个三才阵。

这样的三才阵,困得住真仙之下的任何强者。

四名玉仙很有默契,相互之间离得并不远,满打满算也就十余里,血沙侯敢出击的话,就要冒被人围攻的危险。

尤其可恨的是,这些真人不但是蒙面的,动手之时口中还大喊,“散修之怒办事,无关人等退散了!”

血沙侯接到消息,丝毫不带犹豫,带着战兵就冲杀了出去,什么散修之怒办事,狗屁!且不说陈太忠有言出必践的口碑,关键是,人家办事就不是这种风格!

只要不是面对陈太忠,郑亘昭对上两三个玉仙,真的没什么压力——郑某人的一身修为,数百战兵,那真不是白给的。

双方爆发了短暂的激战,在四名玉仙的围攻下,血沙侯很明智地选择了退避,这一场短暂的接触,让他又损失战兵数十人,但同时,也重创了对方两名天仙,其中一人应该救不活了。

反正不管怎么说,能把战兵带出去又带回来,侯爵的战力,还是颇值得人钦佩的。

但是血沙侯是完全地不开心,因为他感觉出来了,这四个玉仙,根本比不上陈太忠加小麒麟的杀伤力——哪怕其中还有真意宗的三才阵。

当然,战力是一方面,配合也是一方面。

但是不管怎么说,他是彻底明白了,这帮杂碎根本不是散修之怒的人,而是来夺取他侯爵府基业的——其中或者还有他的仇家,不过这并不重要。

既然是如此,他就果断地采取原来的对策,退到三个防御点处,让三个防御点结合自己加数百战兵,稳稳地守住最核心的地方。

四名玉仙尝试冲击了一下,效果……居然很是不错。

要说起来,他们的战力,真的比不上陈太忠加纯良,但是那俩强煞了,也不过是两个,这边却是有四个。

这种密集防守的阵型,真的不怕高手,反倒是头疼来自多点的攻击。

不过血沙侯久经战阵,马上就分析出了原因,带着战兵队伍,果断地冲击了两次,果不其然,四名玉仙之间,缺乏足够的默契,反倒又被他斩杀了两名天仙。

但是侯爵府这边也损失不小,又阵亡了二十余名战兵,其中还有一名天仙。

这是因为真意宗的玉仙相当地狡猾,竟然敢主动偷袭——这种战术,其实是学自陈太忠的,真意宗上下觉得,这战法不错,虽然不够光明磊落,但是关键时刻能起作用。

血沙侯打定主意,就此固守,等待自家的朋友来援——跟这些人战斗,没什么太大的压力,不像对战陈太忠,须臾之间就要分出生死,哪怕玉仙也不例外。

就算来援的朋友受阻,他也有信心将其接应过来。

不过这四名玉仙委实不成体统,留了两名玉仙在左近攻击,剩下的两人却是在领地内大开杀戒,不但杀人,还放火,整个夜里,领地内火光冲天,厮杀声和惨叫声不绝于耳。

血沙堡内的修者,气得差点咬碎了钢牙,但是血沙侯看得很开,“他们就是想让咱们乱了分寸,见怪不怪,其怪自败。”

要不说此人是一代枭雄,果然是有枭雄的品质,自家族人惨被屠戮,他竟然能稳稳地坐住,这份心性,真不是一般人能学得来的。

屠杀在不住地持续,侯爵府为此不住地向天风郡求助,但是那郡守依旧不在。

这样的腥风血雨持续了一天半,血沙侯领地上的领民,逃走了大半,大部分是逃向了其他郡,也有三成的人,是逃向了血沙堡。

这里有侯爵坐镇,多少是要安全一些,至于可能被战斗的余波伤及,那就没办法了。

这天下午晚些时候,一名玉仙出现在天风郡的传送阵中,跟随他的,还有四名天仙,以及十余名灵仙下人。

守卫识得来人,正是北域封号家族黎家的大长老,据说黎家曾经欠了血沙侯一场因果,两家走动得比较频繁。

虽然猜到对方是来支援血沙侯的,守卫却是没有刁难的理由——人家又不是战兵,想来就来想走就走。

不过他们还是恳请黎真人示下来意,毕竟真人的破坏力太强,过境的话,官府有权力要求对方登记。

黎真人也不跟这些小兵计较,就说我此来是听说玉龙岭的山花正盛,前来游玩的。

玉龙岭就在血沙侯的领地内,他这么说,意思也就很清楚了。

不过黎家的一名天仙,对此略略有些抱怨,众人出城之后,放出云舟赶路,这位就问,“老祖为何不明示,说咱们此来,是为协助血沙侯,缉拿盗匪?这天风郡太可恶了。”

他们跟血沙侯联系紧密,当然知道天风郡最近的不作为,这上人对此颇为不满,所以就觉得自家老祖说的话,不是很硬气,不能重重打脸。

“胡闹,”黎真人冷哼一声,心说族中子弟走得太顺,有点不知道天高地厚了,他才待重重呵斥一顿,下一刻瞳孔一缩,猛地倒吸一口凉气,“咝~”

前方的虚空中,蓦地出现一个年轻人,他的肩头趴着一只白色的小猪,正似笑非笑地看向云舟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