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一千一百七十一章 歪嘴无处不在

对政真人而言,能否借用陈太忠的名号报仇,这是一个很重要的因素。

他跟血沙侯之间,是不死不休,但是不管怎么说,双方都是处于官府阵营中,想要诛绝郑家满门,必然会受到一些干扰。

而且用自家的名号的话,他就算是上了左相的黑名单,当然,左相庇护血沙侯,同时还跟皇族为敌,他也不怕上黑名单,可是……能不上还是不上的好。

毕竟左相做事,有时候真的没底线,他打了左相的脸,很可能遭到一些来自暗处的算计——事实上并不是“很可能”,而是“一定会”,对于这种挑衅者,左相不处置,何以服众?

那么借用陈太忠的名头,就很有必要了,哪怕左相心知肚明,这是政某人干的,但既然打了陈某人的招牌,左相也就乐得装个糊涂。

正经是左相真敢报复的话,就要考虑来自陈真人的怒火了——我授权某人打我的字号,你竟然敢不买帐?

陈太忠倒是没想那么多,听到这个要求之后,沉吟一下就点点头,“就依你了,不过你要让郑亘昭死得明白。”

他终究是答应了血沙侯,放过这段恩怨,讲究人嘛,做事当然要讲究。

“没问题,”政真人很干脆地点头,这个要求,就算陈真人不提,他也打算这么做。

所谓报仇,当然要让仇家在临死前知晓根本,否则未免太过无趣了,“正是要他知道,这就是叛族的下场!”

陈太忠点点头,不再说什么。

政真人又说两句,转身就要离去,不过临行之前,他看一眼杨真人,迟疑一下发话,“真人若想收此人为下走,须考虑周全。”

杨真人的脸色,登时就变得煞白,自从见到政真人之后,他最担心的,就是此人歪嘴。

想他背主求饶的行径,原本就不符合风黄界的主流意识,陈太忠会不会答应,原本就是两可之间,现在有人歪嘴,恐怕前景就不好了。

果不其然,陈太忠听到这话,眉头微微一皱,“政真人此话何解?”

“此人生就贪生怕死,”政真人直截了当地回答,“惯爱肚里做文章,真人收他做行走,要防他搞小动作……据说左相对玉仙级别的下属,都有独特的控制法门。”

“姓政的,你没必要做得这么绝吧?”杨真人气得破口大骂,“我无非是昔日嘲讽了你几句,你就敢如此欺瞒陈真人,我跟你有这么大的仇吗?”

政真人怪怪地看他一眼,“我哪里欺瞒了陈真人?你这话还真真好笑。”

“既是如此,你跟陈真人说一说,左相如何控制我们玉仙了?”杨真人气得大叫,“你当招揽玉仙,是一定能用强的吗?”

“嗤,”政真人不屑地哼一声,上下打量对方两眼,然后露出一个极为鄙夷的神色,“糊涂到你这样,也算是难得了,左相没控制你们……你识海中,有防止搜魂的禁制吧?”

“那又如何……”杨真人冷哼一声,才待反唇相讥,人就怔在了那里。

良久之后,他才愕然地发问,“你是说,我的识海被动了手脚?”

政真人再次不屑地白他一眼,嘴角一撇,“你还没算蠢到家。”

“这这这……这怎么可能呢?”杨真人登时傻眼。

说实话,对方爆出的料,真的是令他心中生出无限感慨,他在左相的阵营里待了数百年,从来没听说过,防搜魂的禁制,竟然还有其他作用。

正经是大家都知道,左相对于那些愿意接受禁制的修者,都相当地看重,不过这个现象实在正常得很——你保证自己不会被搜魂,那当然是更值得信赖了。

而杨真人识海内的禁制,还是他主动要求的,那时他冲击悟真,手中资源不够,左相给的支持不算少但也绝对不多,于是他一咬牙,自请下了禁制,果然得到的资源就多了些。

他做梦也没想到,原来这禁制除了能防止被搜魂,还能遥控修者,一时间,他觉得自己的脑瓜都不够用了,“你说谎!风黄界哪里有这种手段?”

“切,”政真人不屑地撇一撇嘴,“其实你自己都信了,只是不愿意承认罢了。”

“陈真人,他跟我有仇,”杨真人大声地叫了起来,透过诛邪网的网眼,他面色惨白地看着陈太忠,一脸的不甘心,“他在说谎!他在蒙骗您!”

陈太忠却是眉头一皱,“无法搜魂?”

他之所以生擒此人,还真是存了搜魂的心思,左相在血沙侯被攻击一事上,反应有点诡异,他想探看一下,到底有什么内幕没有。

陈某人不会搜魂,但是他可以找人帮忙,实在不行,找狐后也是可以的。

当杨真人表示,愿意成为他门下行走之后,陈太忠还真犹豫了,浩然派想要升门,除了门中要有玉仙,也得有一些玉仙级别的战斗力才好。

说来说去,浩然派的底子,实在是太薄了,而玉仙这种修为的修者,在风黄界也太罕见了,对方既然愿意认栽,他没必要一定要杀人。

然而,听到政真人点出其中弊端,陈太忠心里就腻歪了,既然有那么个说法,将姓杨的收为门下行走就不合适了……这点幺蛾子,他承受得起,但是浩然派未必承受得起。

更令他恼火的是,原本他盘算着,就算不能将人收为行走,搜一下魂总是可以的,现在连搜魂都不行,实在是……太扫兴了。

杨真人听到他说“无法搜魂”,吓得魂飞魄散,没命地叫着,“陈真人,我可以起誓,起最重的誓,可以奉献精血盟誓。”

精血盟誓,是风黄界最重的盟誓手段,须得修者自身愿意才行,起誓者若是生出悔意,会全身精血倒流爆体而亡。

不过,就跟其他誓言一样,有大能愿意通过遮蔽天机来破解,也不是不可能,只不过除了精血倒流,还要加上誓言本身的因果,这样的破解,也实在有点费劲。

“闭嘴!”陈太忠嘴巴一张,一道白光打出,登时将对方击得浑身抽搐,再也无法叫喊。

政真人见状,抬手一拱,飘然离去,“多谢陈真人,此间事毕,我自当带了财货,前去翡翠谷拜望……”

他走了,陈太忠看向杨真人,思索一下,将那块罗刹石拿了出来,“你看此人的识海中的禁制,是否可以通过外力引动反噬?”

政真人说得很有道理,但他也不会盲目地听从,必然要亲自验证。

“陈真人,您得把他从诛邪网中放出来啊,”那残魂哀嚎着,它吃了诛邪网不小的亏,真的见到它就头疼。

陈太忠将人制住,又收起诛邪网,残魂上前检查一番之后,很明确地表示,“那识海中的禁制,除了防止搜魂,确实有些其他的古怪,但具体是什么,我也不好说。”

“啧,”陈太忠遗憾地咂巴一下嘴巴,“算了,给纯良多准备一份口粮吧……可以暴力搜魂吗?”

“我倒有个建议,”那残魂的神念,剧烈地波动着,“陈真人你既然看不上他,何不让我夺了他的舍?我可以认小麒麟为主的!”

“咦?”陈太忠有些好奇,“为何不认我为主,反倒要认小麒麟?”

“小麒麟不但自身战力高,还有神兽父母,”那残魂老老实实地回答,“我看到了您太多的东西,您肯定不放心,倒不如我认小麒麟为主,它有强大的实力,令我不敢乱说。”

陈太忠想一想,还真是这个理儿,残魂认他为主,他还真的不放心。

事实上,一开始他就没想着同意残魂夺舍,不管怎么说,姓杨的也是人族一脉的,这残魂再怎么乖巧,也是异族,陈某人还真不习惯帮着异族夺人族的舍。

当然,残魂知道他的秘密太多,也是原因之一,不管是通天塔、诛邪网,还是抽取真仙的本源……这种消息随便泄露出去一个,他都要吃不了兜着走。

不过让纯良管束起这家伙,就不会出现这种情况了——它知道的,纯良都知道,陈某人信不过谁,也信得过纯良。

要不说,这世上的聪明人真的太多,残魂也知道,它想夺舍很难,所以才绞尽脑汁,想出这么一条迂回的路子来。

但是陈太忠并不想让它如意,想一想之后,他做出了决定,“我得看纯良是什么意思。”

在他想来,小麒麟肯定对多个奴隶没什么兴趣——对那厮而言,一具中阶真人的尸身,显然更有诱惑力一些。

然而这次,纯良的反应,还真是令他意外,小麒麟盘算一下点点头,“也好,让这厮给咱们种宝草……关键是手上有个玉仙的使唤人儿,还是比较拉风的。”

这理由委实奇葩了一点,陈太忠都有点受不了,“拉风?麻烦你搞一搞清楚,那厮可是异族。”

“对你人族来说,我还是异族呢,”纯良不以为然地回答,“我是觉得,难得囫囵捉了一个中阶真人,就这么杀了,也怪可惜的,人族能有多少玉仙呢?”

“忽悠,接着忽悠,”陈太忠白它一眼,他才不相信小麒麟会有一颗悲天悯人的心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