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一千一百七十章 真真是

见到陈太忠和小麒麟堵在传送阵口,杨真人哪里还猜不到,自己是被血沙侯卖了?

他不知道血沙侯承诺了对方什么,才使得对方放过了郑家——起码暂时放过了郑家,但是他绝对不想成为那遭受池鱼之殃的池鱼,于是大喊一声,“陈真人,这是一个误会!”

话音未落,一道白光就打了过来,同时又是一记神识攻击,紧接着一张大网罩了下来,然后又是一声钟鸣。

这些攻击,都是在瞬间完成的,此后,才传来一声轻笑,年轻人不紧不慢地发话,“呵呵,有误会,那就慢慢地说呗……”

杨真人在见到这对组合的时候,就死了逃跑的心思,只是默默地捏碎了一块玉牌,然后口中大叫,“陈真人,我诛杀了郑亘昭的一名真人。”

他的神通“覆毒寂”,可以在做出布置之后,远距离激发,这原本是用于战场上的手段,却被他用来对付那名受伤的真人。

杨真人在接到可以离开的通知之时,心中真的是有些怀疑,但是再多的怀疑,也不能阻碍他逃离血沙侯府的欲望——他想活下去。

所以他在受伤的那名真人身上,默默地布下了些粉末,设置了激发神通的相关手段,心里想的就是:我若不能活,总要有人陪我死。

这手段的限制其实颇多,距离也就百余里,还得防备别人发现,他不敢在血沙侯身上下这手段,可是在受伤的真人身上施展,就没什么忌讳了。

就在他捏碎玉牌的同一时刻,血沙侯府那名正在疗伤的真人,“啊”地大叫一声,抽搐着缓缓倒地,面色乌黑,没了气息。

血沙侯闻听此消息,匆匆赶来,上下打量了一番,将牙齿咬得咯蹦蹦乱响,“好个贼子……好一个贼子!”

陈太忠用诛邪网擒下杨真人之后,轻笑一声,“血沙侯送得好大的礼物。”

纯良不屑地哼一声,“就这区区的中阶真人,我独力也弄死他了……何必卖他人情?”

“陈真人,我是左相之人,左相可是跟您没有任何的仇怨,”杨真人在网中不住地挣动着,脸上也是说不出的惶恐,“我还帮您诛杀了一名玉仙……我可以提供血沙侯的情报给您!”

“你再说一个字,我就杀了你!”陈太忠不耐烦地发话,他现在还是身处血沙侯的领地,虽然不惧别人来找麻烦,但是他也不喜欢多事,“用毒修神通攻击我的,也是你吧?”

杨真人的脸色,在瞬间变得雪白,这一点他无法否认。

“走吧,”陈太忠抬手摄起杨真人,身子一晃,就不见了踪迹。

等他再现身,就是五百里开外了,已经超出了血沙侯的领地。

又飞了七八十里,他猛地停止了身形,下方却已经有两个蒙面女修飞了上来,“真人,下方已经备好了酒菜。”

浩然双娇果然没死!杨真人身在网中,瞳孔却是猛地一缩:血沙侯招惹此人,真的是……太太太不智了。

陈太忠当然不会在意他的想法,降落下来之后,来到一张阳伞下,阳伞之下的桌上,已经摆放好了酒菜,他和纯良各据一边,大吃大喝了起来。

浩然双娇将酒菜上齐之后,才坐在桌边也吃喝起来。

一边吃,乔任女一边发话,“真人,如此放过血沙侯,显不出咱们的霹雳手段。”

陈太忠白她一眼,大口地咀嚼着,嘴里含含糊糊地发问,“要你来做,该怎么处理?”

“当然是杀光了,”乔任女理所当然地回答,“最好能丢颗蘑菇,好震慑宵小。”

那我也得有蘑菇啊,陈太忠无奈地翻个白眼,却也懒得多说,“此事,你慢慢看着便是,吴能生还没回来吗?”

半个时辰之后,吴能生回来了,身边还跟了一名真人。

诛邪网中的杨真人看到此人,脸色登时就是一变,然后倒吸一口凉气,“是你?”

来的真人也不看他,而是冲着陈太忠一拱手,“见过陈真人……咝,阁下晋级中阶玉仙了?真真是、真真是……”

他目瞪口呆,“真真是”了十几遍,才如梦方醒地摸出一个玉盒,递了过来,“来得匆忙,没有带贺仪,一点小心意,敬请真人笑纳。”

陈太忠一摆手,言笑梦走上前收了玉盒,倒也不着急打开。

这真人看到对方收了贺礼,才看向诛邪网中的杨真人,冷冷一笑,“没想到,杨兄也有今日,真真是天道好还。”

杨真人也不看他,面色惨白地看向陈太忠,“陈真人,在下愿充当真人门下行走,还请阁下放我一条生路,杨某必有后报!”

陈太忠并不理他,而是饶有兴致地看着初来的那名真人,“政真人怎么说?”

“但凭陈真人定夺,”政真人一拱手,毕恭毕敬地回答。

此人正是血沙侯不共戴天的仇家,郑姓原本是出于政姓,政真人和陈太忠结识于幽冥界,不过那时陈真人是对官府收保护费的,两人因此闹得还很不愉快。

当时的政真人,很是有点傲气,不过现在他想傲也傲不起来——两人分别不到三十年,陈太忠竟然连升两级,突破了中阶玉仙的门槛。

陈太忠闻言,微微颔首,“我还道你俩有仇,原来没有。”

“杨真人是左相臂膀,我哪里有资格跟他有仇?”政真人冷冷一笑,“倒是杨兄对我这漏网之鱼,很是有点瞧不起。”

两人同为北域的玉仙,当然都认识对方,毕竟是到了这样的修为,不可能不熟悉,不过关系糟糕的话,相互有心结,也是常事了。

杨真人确实看不起政真人,公开嘲讽也不是一次两次了,这是他阵营的属性决定的,但是这种情况下遇到对方,他考虑的就不是脸面问题了,而是存亡的问题。

眼见对方说破两人关系,他只能苦笑一声,“政真人,无非是各为其主罢了,杨某对你,并无实际的伤害,还请看在同为北域玉仙的份上,代为求情一二……这身修为,来之不易啊。”

政真人冷哼一声,根本不接这话茬,而是冲陈太忠点点头,“多谢陈真人邀约,我本早就有心,生恐真人嫌我多事,血沙侯之事,就交给我了,真人如有其它吩咐,还请示下。”

他跟血沙侯的梁子太大了,根本就是势不两立,但是陈太忠出手扫荡血沙侯的势力,他真是不敢乱掺乎,只能在对付某些小势力的时候,推波助澜一下。

现在陈太忠派人请他来,说要移交对付血沙侯的事宜,他想也不想直接跟了过来,不但如此,他对吴能生还是相当地客气,好处都给了不少,根本不是玉仙对天仙该有的态度。

陈太忠沉吟一下,方始回答,“郑亘昭一方,现在应该只剩下一名玉仙了。”

“啊?”政真人闻言,愕然地张大了嘴巴,他对陈太忠的报复行动很关心,不惜代价地获得第一手资料,眼见杨真人被擒,心里已经十分踏实了。

血沙侯一方,只剩下两名真人了,其中一人还是重伤。

这样一来,他邀约玉仙好友前去报复,风险会大大地降低,邀约的成本也会降低,扫平郑家基本上不存在任何问题。

耳听又死了一名真人,他心里是越发地轻松了,“多谢陈真人告知。”

陈太忠轻哼一声,并不答话,反倒是吴能生轻咳一下,“既是如此,政真人扫荡郑家,当获得不少财货。”

“嗯,”政真人很干脆地点点头,诛绝一个侯爵的势力,其中的收益,简直不可想象,“吴上人你的意思是……我该拿出多少来?”

他问的当然不是吴上人,不过陈真人耻于谈财货,他就只能这么问了。

吴能生看陈太忠一眼,发现陈真人并没什么反应,于是干笑一声,“血沙侯一共六名真人,现在六去其五,你认为该拿出多少呢?”

政真人的嘴角抽动一下,他邀约玉仙前去报复,固然是讲交情、出财货,但是受邀的玉仙肯前往,自然也是因为看到了血沙侯势力所拥有的财货。

若是将其中的六分之五都给了陈太忠,这还真是……不太好向朋友们交待。

不过他只是犹豫了一下,就重重地点头,“那便是六分之五了。”

他实在是太恨血沙侯了,哪怕倒贴灵石,也要诛绝这无耻之徒,反正是意外之财,得不到就得不到吧——别让朋友们扫兴就行。

吴能生微微颔首,“斩草须除根,这个道理,不须陈真人多说了。”

政真人很干脆地点点头,“定然会除根,吴上人你放心好了。”

陈太忠此刻才发话,“不用那么多,三分之二就行了,我这人讲究,你最好也讲究点。”

三分之二和六分之五,差了足足六分之一,看起来数量很少,但是联系到血沙侯庞大的身家,这六分之一也绝对不少了,起码政真人干这一票,肯定亏不了。

“多谢陈真人,”政真人闻言大喜,能在报仇的同时,还充盈自己的身家,这是再好不过的事了,“不过……还有个不情之请,我想用陈真人的名号行事,不知可否?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