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一千一百六十九章 破口大骂

陈太忠实在无法不惊奇,要知道,他才是风黄界九幽阴水最大的供货方,而其他的九幽阴水的去处,都是非常明确的。

现在血沙侯竟然要送给他九幽阴水做赔礼,此事……委实有点不可思议。

血沙侯很清楚这个置疑意味着什么,不过,他也只能悻悻地回答,“机缘巧合下得到的。”

陈太忠一听这回答,就猜到对方手里的东西来路不正,好歹他是开了黑市的,这点眼力价还是有的,但是他也不得不承认,这一份的赔礼也不轻。

哪怕他是这个位面中,最大的九幽阴水的供货方。

然而同时,他也很是有点无语,“你不知道我不缺这个吗?”

血沙侯又叹口气,“除了这个,我不知道还有什么,能打动阁下的心了。”

陈太忠沉吟一下,方始又问一句,“只这一份九幽阴水,足够阁下请来够份量的救兵了吧?”

血沙侯又是一声苦笑,“这份九幽阴水的消息,不知道如何,被左相知道了。”

“哈,”陈太忠忍不住笑一声,眼角眉梢之间,也满是笑意。

血沙侯当然知道对方在笑什么——他派到浩然派的暗子起了作用,左相在侯爵府的暗子,也起了作用,这可不是活报应吗?

当然,他也不会在意这点小尴尬,“这份九幽阴水,却是要献给左相的……”

说起这些,他心中其实满是酸楚,郑家的功法,走的是血勇的路子,根本用不到九幽阴水,而且郑家以军功封爵,比较忌惮女色,并没有交好的女修势力。

血沙侯原本是想保存好这一份宝物,关键时刻换取点好东西的,哪曾想不知怎的,被左相的人打听到,要他献上来。

左相的人要去九幽阴水做什么,他实在太清楚了,左相所图甚大,结交的势力也多,什么好东西都不嫌多的。

不过令他感到不平衡的是,他非常清楚,左相除了结交那些势力,自身也是相当好色的,红颜知己无数,得了此物去讨好知己欢心,也是正常的。

这真的不奇怪,兽人的奢靡之风,在风黄界的高层,也是客观存在的。

想一想就可以知道,鉴宝阁的战斗风格,敢称奢华,皇族购买东西的时候,虽然不乏强取豪夺的例子,但很多场合,也是大把地抛灵石采购——那时候,灵石跟普通石头相差仿佛。

别的不说,只说前一阵鉴宝阁卖出的雷之本源,最终是被一家中型商会拍走,而参与拍卖的人都知道,那是皇族的隐形商会,背景大得吓人。

当然,敢参与拍卖本源的主儿,也没谁是简单的,看到皇族出手,大家根本不想那么多,继续争夺。

但是本源在最后,还是落入了皇族的手中,原因很简单——人家不差钱。

所以左相直接开口讨要九幽阴水,也未必就是为了提升自家战力,交好其他的势力的目的,更有可能的缘故是:左相想讨好某个红颜知己的开心。

仅仅是为了讨女人开心,就从下属出勒索九幽阴水,要说血沙侯心里能平静,那真的是谁都不会信。

可是不信也得给,所以他现在挑开了说,也有点驱狼吞虎的意思。

陈太忠虽然没兴趣揣摩人心,但是这话他一听就懂了,于是冷笑一声,“我所料不差的话,是不是还要跟左相较量一番?”

你说的简直太对了,血沙侯心里很明白,不过表面上,他还是保持了镇定,“一直镇守血沙堡的中阶玉仙,便是左相派来取物的杨真人。”

他这话说得很明白——那厮一直镇守,等闲不肯出击,跟我不是一路的。

陈太忠折腾了这许久,对堡中真人的情况很了解,他是没兴趣听那些隐喻的,不过对于那人,他却很有印象,于是问一句,“是毒修吧?”

那厮攻击他的时候,用了很阴险的手段,若不是陈某人体内有可以抗毒的圆环,恐怕当场就中招了。

就算是这样,那些毒素,也耗费了纯良不少的麒麟真火,用了三天才淬炼干净,这样的人物,他怎么可能忽视?

“不是毒修,只是一门神通罢了,”血沙侯摇摇头。

因为他早就对杨真人不满了,又怀疑左相将他视为弃子,所以他卖此人卖得十分痛快,“我会令他在近日,带着九幽阴水启程,阁下只管埋伏好了。”

陈太忠皮笑肉不笑地哼一声,“原来我还是侯爵手里的一把刀。”

“那我杀了他好了,”血沙侯面无表情地发话,“到时候,阁下能认下这笔账就行,我少了左相的呵斥,阁下不需冒险,就得了九幽阴水,岂不是两全其美?”

这个建议是不错的,但是陈太忠不愿意接受,他冷冷地一笑,“我要杀他就杀了,何须你动手……你觉得我杀不了他?”

血沙侯抬手一拱,郑重其事地回答,“是我冒昧了,陈真人原谅则个。”

不知不觉间,他已经将阁下换为了陈真人三字,除了是要表示亲近,同时也要表明敬佩之意——这厮真的太狂了,我帮你解决一个中阶真人,你都不领情?

但是陈太忠下一句话,就打断了他的某些不切合实际的幻象。

他一摆手,傲然地发话,“一个中阶真人,我还不看在眼里,不过你若敢捣鬼……算了,那也由你。”

陈太忠真有这样的自信,让血沙侯解决杨真人,虽然是最好的选择,但是对他而言,未免显得没有担当——哥们儿还怕担当一些事吗?

狐假虎威不能长久,最终还要说:有没有服众的能力。

五天之后,杨真人出现在血沙堡附近百余里的地方。

要说起来,他早就想离开血沙堡了,须知他此来的目的,主要是要带走九幽阴水,也就是陈太忠好不死地在这一刻发动,他才不得不留在血沙堡。

他无时不刻地想逃离这里,但是正好赶上陈太忠在这一片肆虐,离开的风险比较大,他不敢就这么走了——须知他在来之前,接到的任务就是护送九幽阴水。

凭良心说,这个任务委实有点坑,来了之后,他才得到左相的通知,要他帮着血沙侯“缉拿”陈太忠,不得擅自回返。

他不确定,左相仅仅是想表示一下关注,还是要自己真的卖命,所以还特地问询了一下,得到的回答却是:侯爵不发话,你不得离开。

所以他才想方设法地折腾,希望血沙侯能放他走。

侯爵出去寻找陈太忠说项,是比较隐秘的事,但是瞒不过杨真人,甚至血沙侯还邀请他一起前去,不过被他断然拒绝了。

结果侯爵倒是无恙归来,但是回来之后,陈太忠和小麒麟折腾依旧,侯爵府依旧灰头土脸,时不时地血肉横飞。

很显然,双方的谈判没有任何的进展,侯爵府覆灭在即了。

然后侯爵就找到杨真人,很沮丧地表示:看来,这里终究是要成为一块死地的,杨真人终是左相的爱将,本侯也不留你了,带着九幽阴水离开吧。

倒是我郑家人将来无处栖身了,还要指望杨真人看顾一二——我郑某人是要跟血沙堡共存亡了,但是总要留下些血脉的。

杨真人并不是很相信对方的说法,因为他很清楚,郑老匹夫留着他不放人,就是要让他吸引对方火力的,而且现在的侯爵府,只余三名真人,其中还有一个是重伤。

他这一走,仅凭血沙侯一人,根本无法抵挡陈太忠加小麒麟这对组合。

但是血沙侯说起照顾后人来,似乎也有那么些可信程度。

所以杨真人表示说,我其实是想跟侯爷并肩作战的,要不这样,我送了九幽阴水之后,再跟左相说一说,看能不能多带两个真人,一起来支援。

这话,别说是血沙侯了,他自己都不信,不过总得这么说不是?

侯爵对他的话,当然很高兴,就说我们会努力坚守,希望杨真人你别让我们等得太久。

那一刻,杨真人都有点同情对方了:你不会傻到以为我真的会回来吧?

左相要是真的想保你,早就出手了,不想保你的话,我回去之后,说破大天也没用啊。

不过不管怎么说,他心里还是有点淡淡的警惕,就问我该怎么离开。

直接走啊,血沙侯回答得很干脆,陈太忠和小麒麟封锁不住这么大的空间,你只要不是运气太差,逃出去毫无问题。

那可不行,杨真人脸色一绷:我要用你家的逃生传送阵……老郑啊,我必须活着离开,要不然谁来照顾你的后人呢?

侯爵府有逃生传送阵,这根本不用猜,族中有玉仙的家族,哪里可能不备此物?

血沙侯的脸色青红白紫地闪动了好一阵,才强颜一笑:也好,不过你得记得自己的承诺。

杨真人随口发了一个誓,结果就踏上了传送阵,一传送就是百里,虽然不算太远,还是单向的,但是传送阵所需的材料太多,能有此效果,也算差强人意了。

不成想,他才在传送阵的出口站稳,就看到面前有个年轻人,虚虚地站在空中,似笑非笑地看着自己,年轻人的肩头,懒洋洋地趴着一只白色的小猪。

“我艹你大爷,郑亘昭!”杨真人第一个反应,就是破口大骂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