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一千一百六十八章 诚意满满

陈太忠得了消息,也是有点矛盾,血沙侯所说的,他如何不知情?

他当然知道,官府有意撺掇两边的厮杀,他对皇族也没有任何的好感,但是想到飞升之后,就变成了边缘人物,全是拜郑家所赐,他心里又如何平衡得了?

郑家的灵仙在原地规规矩矩地待了两天,才得到了答复,“血沙侯可以来,来者不能超过三人,告诉他,最好注意言行,陈真人愿意守诺,但是对于冒犯者,也会毫不手软。”

两个时辰之后,战斗双方的主脑,终于在此处相见。

血沙侯一方有三名修者,面色蜡黄的血沙侯当中战力,左右分别是两名天仙。

陈太忠孤身一人,背着双手凌空虚浮着,距离地面大约有一人高的模样,他的肩头,则是趴着一只小猪。

他和纯良齐至,此刻血沙堡内的人想要逃跑,几率会大增,但是双方都知道,这种事情不可能发生,一旦有大量的人出逃,那就意味着侯爵府做为一个势力,已经失去了凝聚力,这是最可怕的事情。

而且这里是血沙侯的领地,郑家人弃了领地而逃,侯爵府的面子,也就掉得没边了。

同时,他们走得了,这领地上的十万领民,却是走不了的,谁能保证陈太忠不拿他们泄愤?

诚然,血沙侯是不在乎领民生死的,但是他要考虑自己的形象,人心散了,队伍就不好带了,与此同时,他还会收获大量的讥讽和嘲笑。

而对于陈太忠来说,压迫他的,是血沙侯这个势力,不是血沙侯本人,事实上血沙侯在此前,根本就没跟他接触过。

所以,他固然是希望手刃仇人,但是血沙侯的势力能土崩瓦解不战自溃的话,他也是乐见其成的,当然也就不在意对方逃跑——或许跑了大块头的话,纯良会有点遗憾。

双方遥遥见到之后,依旧不紧不慢缓缓前行,直到血沙侯停下来,陈太忠又前逼十余丈,才虚浮在空中停下来,依旧是背着双手,淡淡地看着对方。

而此刻双方的距离,也只有七八十丈。

七八十丈,不足半里地,对于真人来说,这跟肉贴肉没什么区别,一弹指就是生死之分。

近距离的接触,不但是坦诚,也是自信的表现。

停下来之后,双方都没有说话,默默地站在那里。

大约有一炷香时间那么久,血沙侯才艰涩地出声,“事情……原本没有必要弄到这样。”

“呵呵,”陈太忠不以为然地笑一笑,上下打量着对方,“郑真人的意思是……怪我咯?”

他是第一次面对面细细地观察此人,身材颀长黄脸长眉,眼窝深陷,一看就知道,是个阴险且心机极重之人。

血沙侯默然,好半天才回一句,“闹市持金,无所谓谁对谁错,怪我郑家人走眼。”

然后他一指堆砌得整整齐齐的人头,“算我的道歉。”

陈太忠扬一扬眉毛,懒洋洋地发话,“就这吗?”

“不止,”血沙侯缓缓摇头,“郑家敢作敢当,抢你不对,自有赔礼。”

陈太忠也不接话,要看他怎么说。

“然而……郑家并未对你造成实质性的伤害,却也是事实,”血沙侯抬手一指身后,一脸的苦相,“我郑家却是付出了惨重的代价。”

陈太忠的嘴角微微上翘,那是不加掩饰的嘲笑,“那你是希望,我做出赔偿?”

“我还没有这样的奢念,”血沙侯也知道,这种时候,逞口舌之利,一点意义都没有,方才那句话,虽然也有试探之意,但大抵还是感叹居多。

他对陈太忠很有一些了解,在传说中,陈真人不好财货,或者说不缺财货,可他却知道,那只是别人没有送对路子而已。

所以他很干脆地开出了条件,“七支禁足五百年,地磁元气石一百大阵。”

大阵,是地磁元气石的一种计量单位,阵指的是土行阵,大指的是千人之上,在风黄界的战阵中,规模在九百九十九人之上的,才算得上大阵。

也就是说,血沙侯打算给出的地磁元气石,足以支撑一百个千人的土行大阵运转。

这样的赔礼,真的不算薄了,须知战兵对地磁元气石的需求也很高。

陈太忠对战阵不太了解,但是他有一定的阵法造诣,对这些数量还是能大概估算出来的——若是气修用来提升气感的话,这么多的元气石,基本上足以支撑两名一级天仙修炼到悟真。

虽然只能保证两人,但是这条件已经相当不错了,须知随着天仙修为的一点点提升,所需要用到的地磁元气石的增量,也是极为恐怖的。

而在元气石大增的同时,境界提升的速度,会越来越慢,可想而知,将两名一级天仙推到悟真的门槛,需要多少的元气石。

尤其血沙侯拿出的,是可以布设阵法的元气石,纯度是相当高的——当然,这个高纯度,对气修的修炼毫无意义,但总也是一份诚意。

起码浩然派得了之后,可以继续用低纯度的元气石修炼,高纯度的储备起来,将来自用、拿出去交易,甚至是称门之后自行组建土行战阵,都有极大的帮助。

但是陈太忠脸上没有半点的表情,只是冷冰冰地吐出两个字,“不够!”

血沙侯眼中掠过一丝难以言表的神色,然后很干脆地发话,“陷空灵浆百升。”

陷空灵浆?陈太忠心里掀起一股波涛,脸上依旧没什么表情,“不够!”

血沙侯狐疑地看他一眼,“陈真人,是陷空灵浆。”

你知道什么是陷空灵浆吗?竟然敢说百升都不够!

陈太忠淡淡地看他一眼,面孔像是橡皮做的一般,竟然没有半点的变化。

陷空灵浆,他当然知道了,此物不是幽冥界的战利品,而是风黄界的特产,共有四处出产,三处为官府所控制,另一处则控制在北域洞霄宗的手上。

这灵浆带有空间属性,也是典型的非卖品,可以用来布阵、炼器等,像一些速度奇快的战舟,炼制时必须要使用陷空灵浆。

这玩意儿官府看得很死,基本上不可能流落在外,而宗门系统的灵浆不多,是五大宗门共分那一处灵浆。

前文说过,带有空间属性的材料,每个大势力都看得极重,是战略级别的材料,用不了也会囤积起来,坚决不外流,浩然派能得到的,更是少之又少。

正是因为如此,浩然派不得不花费大精力来养闪蜂,通过积攒闪蜂刺,来满足本派对空间材料的需求。

血沙侯见陈太忠没什么反应,只能轻叹一声,“听说贵派有种神奇的步法,需要空间材料才好修炼,不知是真是假?”

这就是各家没命地安置暗探的缘故了,总能找到其他势力的一些需求。

不过血沙侯竟然知道,修炼缩地踏云需要空间材料,这情报能力真是不能小看——陈太忠在幽冥界收获极多,交易无数,这还是第一次听到,有人表示愿意出手空间材料的。

按说陈真人听到这话之后,应该有所动容才是,毕竟这消息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打探得到的——这意味着浩然派内部,有位置比较高的暗子。

不过陈太忠却没有在意,他在幽冥界遭遇过暗子邴炎夏,觉得这实在不值得大惊小怪。

不是所有的暗子,都心甘情愿传递消息的,而且这种现象太普遍了,想计较也计较不过来,回去慢慢查就是了。

所以他只是冷冷一哼,“侯爵这么多陷空灵浆,还要贪图我的噩梦蛛……这是看我年少,还是欺我没有后台?”

须知噩梦蛛尸体的材料,比陷空灵浆还颇有不如。

血沙侯登时语塞,他得知了浩然派的需求,正觉得这份赔礼很合对方心意,又能显示自家暗子的手段,不成想却揭了对方的伤疤。

他嘴角抽动一下,然后又轻咳一声,“陈真人何必苦苦相逼,让外人逮了便宜去?”

说来说去,咱俩都是很多势力的眼中钉,你没必要计较这么多吧?

“嗯?”陈太忠哼一声,橡皮脸终于有了变化,却是刷地拉了下来,“是我相逼?”

血沙侯嘿然不语,不过不表态,本身就是一种态度:噩梦蛛的事,不是你相逼,但眼下你的作为,却是真正的相逼。

陈太忠见他不说话,心里越发地恼怒了,于是又冷冷地吐出两个字,“不够!”

血沙侯见这厮惜字如金,也有点恼了,他原本就不是个好脾气的,“陈真人,我已经很有诚意了……莫要逼我可好?”

陈太忠笑了起来,笑得阳光灿烂,“你说什么?我没听清楚……能再说一遍吗?”

血沙侯不敢,他是真没这胆子,对方可是提前说了,保证他的安全,但前提是他不能冒犯陈真人,而眼下,对方显然是处在暴发之前的平静中。

好吧,他叹一口气,“拳大九幽阴水一份,我实在没有更有价值的东西了。”

拳大的九幽阴水,真的不少了,幽冥界的大多数中型冥气团,了不得也就出产这么多九幽阴水。

陈太忠听得却是有点晕,忍不住出声发问,“你居然有这个东西?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