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一千一百六十六章 对撼

陈太忠的束气成雷不会对真人使出——对方身上铁定有防雷宝物,就算以前没有,这两天肯定也寻了来,没用的。

倒是对上战兵,他的束气成雷能起到些效果,战兵的战阵也有一定的防雷效果,不过玉仙的束气成雷击向灵仙战兵,阶位压制实在太过明显,更别说他还是在战阵之外。

一道白光过后,所及之处,饱受火焰烧灼的战兵们炸裂开来,不少人影带着火焰,抛飞出去重重地摔落,当先的几人甚至炸做了几块。

就在此刻,血沙侯长啸一声,身子电也般射来,数里的空间,几乎可以说是转瞬即到。

除了一开始的时候,陈太忠和纯良曾经联手一次,此后他俩的偷袭,往往是一在明一在暗,血沙侯府的人,也习惯了这样的应对。

哪怕是看到陈太忠出手,他们也不敢将全部的力量押在跟散修之怒的战斗上,总还要防范小麒麟的偷袭。

所以血沙侯一方,才会战得如此艰难,原本四个真人加数百战兵,全力以赴的话,想要留下陈太忠都不容易,更别说还要提防随时可能出现的小麒麟。

反正陈太忠和纯良的战术,延续了在幽冥界的那一套,玩的是游击战,而且相互配合,从来不一起出现,为的就是给防守一方施加压力,令其不能全力应对。

要不说陈太忠阴损起来,也真够人头疼的,他俩基本上具备强攻的实力了,却偏要这么做,若不是血沙堡有三个防御点——其实算是两个,没有那两个点的火力支援,侯爵府或许早就撑不住了。

血沙侯倒不认为,对方一定能攻破这里,他甚至以为,对手的实力稍逊,不过就算这样,对方藏头藏脑的卑鄙战术,也令他咬牙切齿——你就不敢像一个男人一样,来场正面决战吗?

现在侯爵觉得己方实力有所增强,前出血沙堡布置防御,但饶是如此,也是小心谨慎不已,生恐对方再出什么新花招。

眼见陈太忠和小麒麟齐齐现身,血沙侯再也按捺不住心头的冲动,他一边前冲,一边大喊,“杨真人,机会到了!”

他相信杨真人也看得到,这是极为难得的机会。

但是非常遗憾的是,杨真人毫无出手的意思,稳稳地站在那里,顿了那么几息,反倒将身子缩进了三个防御点组成的中心处,嘴里还大喊,“侯爷休要太莽撞,小心陷阱!”

血沙侯登时大怒,不过此刻,他已经顾不得这些了,因为陈太忠的第二刀,已经重重地斩到了一面厚重的盾牌上。

这盾牌为第二名真人所持有,虽然是初阶灵宝,但是盾牌中掺有少量的星砂,原本是血沙侯军中的防御重器,防御力极为惊人。

陈太忠这一刀虽然势大力沉,但终究已经斩开了一柄中阶灵宝——还是重锤,所以接下来的力道,要弱了不少,可就算这样,也给对手造成了极大的冲击。

大锤和盾牌是不一样的,尤其这盾牌含了星砂,只能被动防御,不好主动攻击。

盾牌没有被长刀斩破,但也硬生生地向后退了去,躲在盾牌后的真人被重重一撞,登时口一张,一口鲜血就喷了出来。

血沙侯的眼睛顿时就红了,他手中的大戟,重重地击向陈太忠,浑身上下的肌肤,血一般地红,正是侯爵府的不传之秘,血沙二字也因此得名。

陈太忠的长刀去势已尽,鼓足余勇跟大戟撞在一起,登时飞出数十丈去,脸色也变得通红。

可就算是这样,他人在空中,又是一道白光吐出,继续打在战阵上。

战阵再次被打出一个大口子,血肉横飞,他却是身子向后迅疾蹿去。

“无耻!”血沙侯厉喝一声,真正地睚眦欲裂,他知道陈太忠战力强悍,但终究还是无法一次又一次地容忍自己的人被屠杀。

依他的估计,现在陈太忠体内的灵气,也该是枯竭了,当然,灵气枯竭可以吃回气丸,但是……那厮似乎又受了伤?

此刻的血沙侯,很有点进退两难,按道理来说,他该追杀陈太忠,不管怎么说,仇视郑家的是姓陈的,而不是小麒麟。

且不说他有没有胆子追杀小麒麟,只说陈太忠的隐身术,也带给了郑家太大的被动,没错,战阵可以让隐身术失效,某些阵法也能达到这样的效果,但是这种东西,靠防是防不住的,果断斩杀才是一劳永逸的法子。

只有千日防贼的,哪里有千日做贼的?

只要陈太忠一死,小麒麟也就没了拼命的动力,人兽之间有大防,它若是敢胡乱找人族的麻烦,真以为神兽就是无敌的?

这些念头说起来长,想起来短,血沙侯几乎是在瞬间,就将前因后果考虑了个一清二楚——追杀陈太忠,才是最好的选择。

然而,想要追杀陈太忠……他追得上吗?陈某人的身法和速度,在风黄界都是出了名的。

就算追得上,他杀得死对方吗?连血沙侯自己都不敢想那么多。

当然,追不上不代表不能追,血沙侯身为军中统帅,明知不可为的仗,打了也不止三次五次了,身为军人,关键时刻不能考虑那么多,该做的,就不能计较得失。

可问题是,他不要命地追过去,能不能干掉陈太忠姑且不说,也不说他自身的安危问题,只说身后的小麒麟,也是一大威胁。

须知他这一方,除了一个使唤不动的杨真人,其他的两个真人,一个血遁损失了精血,此刻还不知道遁到哪里去了,另一个也受了轻伤,战力也会大打折扣。

他正犹豫着该如何选择,猛地又见一团火焰打了过来,瞬间就形成了一片火海,原来是纯良喷出了第二口火海。

战兵们先遭火海,又受到两次束气成雷的攻击,在忙乱中,被打出了两个大口子,现在又吃一记火海,这一记的威力,可就太大了。

几乎六成的战兵,都燃烧了起来,没燃烧的,又有两成早就被上一轮灭杀,真正残留下来没受什么影响的,连一成五都不到。

三百战兵,只有四五十名没被火海卷到,而进了火海的,基本上存活率就很低了。

然而战兵的骁勇,也在这一刻淋漓尽致地体现了出来,一些燃烧着的战兵一时未死,身上带着火焰,义无反顾地扑向了火海来的方向。

他们追不上陈太忠,但战阵已乱,也没能力杀伤小麒麟,可骨子里的凶性发作了,想着就是临死也咬对方一口。

血沙侯也被这惨烈的一幕惊呆了,他万万没有想到,以陈太忠和小麒麟两名玉仙之尊,竟然对着多数是灵仙的战兵,连续使出了四记几近于神通的攻击。

当然,要说起来,是己方的真人掩护不得力,才造成了如此惨状,但是……他们仅仅是灵仙啊,你们竟然如此大欺小,如此下得去手?

血沙侯彻底地愤怒了,手中的大戟,重重地扫向小麒麟,根本顾不得去追陈太忠了。

几乎在同一时刻,他的口中发出一声怪异的尖叫。

尖叫声起,他身后数里的战兵队形一整,齐齐地扑了过来,那又是三百战兵,几乎是他可以动用的全部机动实力了。

与此同时,又是两道白光打来,迅猛地击向现身的纯良。

血沙侯还就不信这个邪了,留不下陈太忠,还留不下小麒麟?

纯良吐出两片火海之后,冲着血沙侯一张嘴,又是一团火球击了出去,同时空中猛地幻化出一只满是鳞片的臂膀,狠狠地砸了下去。

火球是可以拐弯的,麒麟臂只能转向,不过纯良的攻击,全是对着血沙侯去的,对于即将及体的大戟,它视而不见。

由此可见,这货惫懒的时候是很惫懒,但真要到了战场上,也是敢以命搏命的主儿。

但是血沙侯可不敢跟它搏命,吃上一记麒麟臂,性命得丢掉小半条,再吃一记火球,不死都算造化了。

所以他的身子迅捷地一闪,空中大戟的攻击力度,就减轻了几分,重重地砸到了小麒麟的身上。

纯良身上白芒一闪,硬生生扛下这一击——合着是身上有护符。不愧是有神兽家长的。

卑鄙!血沙侯气得一咬牙,不过此刻,他都没时间愤怒了,因为那团火球一拐弯,对着他就冲了过来,若是吃这么一记,他也不好受。

其实真要说起来,硬扛一记也无妨——南特曾经诓陈太忠说,自己有军中护符,事实上这护符,是真切存在的,血沙侯身上也有,他吃这一记,后果其实不算太严重。

他其实也有以命搏命的胆子,虽然封爵已久,他已经是身娇肉贵了,但是曾经的凶猛和暴戾,他自问还不缺。

然而问题的关键是……就算硬挨这一记,他又能借此宝贵机会,做出什么样的攻击呢?

攻击陈太忠?那厮跑得太快,实在有点够不着,攻击小麒麟?别逗了,神兽的护符,起码也得真仙才有可能攻破吧?

所以,没必要硬挨,他不是怕死,而是真的没必要。

下一刻,他又发现了一件令他睚眦欲裂的事,虽然麒麟臂没有打住他,这天赋虽然也不能追踪,但拐弯总是可以的,那硕大的手臂一转,重重地击向了那名受了伤的真人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