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一千一百六十五章 碰撞

人族在幽冥界,就是这么搞的,而且这个法子,似乎就是陈太忠发明的。

先找一处做大本营,然后在周围设置各种临时据点,加以巩固之后,再慢慢地向外扩张。

所以血沙侯这个命令,倒也算得上稳重。

“法子倒是不错,但是……人手似乎有点不够,”杨真人谨慎地提出异议,“人手不足,再多出一个防御点来接应,有点勉强。”

“你恨不得别人缩成一堆,”一名初阶天仙毫不客气地呵斥他,“你胆小怕死也就算了,别以为大家都跟你一样。”

此人是新来的战兵队长,脾气耿直不说,眼里只有血沙侯,哪怕对方是中阶玉仙,他照样敢出言讥讽——老子看不惯你已经很久了。

反正有血沙侯在一旁,他不信对方敢拿他怎么样。

“蝼蚁,你想死吗?”杨真人的眼睛一眯,阴森森地发话,他被人说破心思,一时间大怒,他最不喜欢别人说他怕死了。

这初阶天仙脖子一梗,冷笑着发话,“你动动我试一试?”

除了有血沙侯撑腰,他手下还有几十名战兵,倒是不信对方敢动手。

杨真人淡淡地看血沙侯一眼,“我没记错的话,侯爷一直想知道我的神通是什么,对吧?”

“嗯,”血沙侯面无表情地点头,这个时候,他当然要支持自己的手下,莫不成,你以为我真的相信你的谎言?“我属下不懂事,你略略教训一下即可。”

“教训,便分生死,”杨真人微微一笑,不以为然地回答。

下一刻,不见他有任何的动作,那天仙身子一震,嘴角淌出一丝黑血,直接摔倒在地,没了气息。

杨真人若无其事地扫他一眼,“冒犯上位者当诛……连我有神通都不信,你不死谁死?”

这话夹枪带棒的,实在是对血沙侯重重的打脸,不过他已经想好了,大不了是双方翻脸,所以他并不介意拿个天仙来立威——我是真有杀人于无形的神通。

就算翻脸也不怕,他可以堂而皇之地走人了。

跟血沙侯一样,他并不认为,眼前的危机得到缓解,就能真的高枕无忧,陈太忠那边,似乎有意放战兵进来,否则哪里能让这么多战兵轻松进入?

以他所知,陈太忠有一座小钟,一旦祭出,可以发出致命的音攻——据说侯爵的本院,就是受了小钟的连续轰击,才会被摧毁。

等他们这些援兵赶到,这五天五夜的战斗中,却不见陈太忠祭出小钟,须知那是群攻的利器,怎么可能不施展出来呢?

战兵多,但是对上这种群攻利器……有用吗?

他非常确定,血沙侯也知道这件灵宝,却从未听侯爵提起,这会是偶然现象吗?

他的话刚说完,早有一群战兵聒噪了起来,一个个刀剑出鞘,恨不得立刻上前剁碎了他。

这就是那队长的下属了,自家老大死了,不是死在敌人手里,而是死在了自己人的神通之下,谁受得了这口气?

这帮骄兵悍将蛮横惯了——就算你是真人,那又如何?

血沙侯心里也是猛地一颤,心说这神通还当真诡异,不过现下并不是计较这个的时候,所以他不动声色地发话,“下属无礼以下犯上,杨真人不必计较……还请移驾练武场。”

除了三个防御点,四真人和战兵原本都是在一起的,现在他将对方请到练武场附近,也算是划清了界限。

练武场距离大家聚集的地方有三里左右,对真人来说,这点距离跟没有一样,但这终究是标明阵营的意思,再说了,以陈太忠出刀之快,三里地的范围……差不多也够了。

血沙侯的威严不是白给的,虽然下面的战兵有很多人都不服气,但是侯爵既然这么说了,大家还能说什么?

杨真人没想到他有这么好说话,诧异地看他一眼,想到自己立威的目的达到了,也就不再多说。

血沙侯心里的愤懑,却是已经到达了极致,若不是想到自己没能力开罪左相,怕是早就将这厌物碎尸万段了——居然敢杀我血营子弟?

不过愤恨归愤恨,该做的事还是要做的,接下来,他就派出两名真人和三队战兵,前往南门外搭建防御阵。

两名真人的实力有点薄弱,不过三队战兵,已经超过了他手头战兵的一半,再加上还有练武场和侯爵本院的火力支援,应该能跟陈太忠缠斗一番。

有了这个缓冲的时间,其他两名真人也足够反应了。

“用毒吗?”五里地之外,纯良趴在一处草丛里,低声发问。

“不能用,对方有个毒道高手,”空中传来人声,却是陈太忠已经隐形了,“不过战兵多了一点,你的火海倒是管用,加上我的小灰钟……”

他一直不用小灰钟,还将对方战兵放进来,真的是有想法的。

哥们儿此来北域,不但是要复仇,还要狠狠地展现一下战斗力,让为难浩然派和幽冥界集市的人看到,哥们儿的战斗力,有多么地恐怖。

不过他的话还没说完,纯良嘴巴一张,一道积蓄已久的火海,就喷了出去。

麒麟真火,真的是太威猛了,尤其他俩不是被战阵裹住,而是从外向内发起的攻击。

这些战兵们有所提防,但是战阵的强,是强在内里,被战阵裹住的人,很难逃得出来,但是对于来自外界的攻击,战阵的威力就要下降不少。

当然,就算是下降,也降低不到什么程度,总比乌合之众要强出很多。

纯良的火海也很久没发威了,听到这话,毫不犹豫就喷一口出去——两百排成阵势的战兵,用麒麟臂的话,战术不对头。

“你怎么……”陈太忠感觉有点晕,我的话还没说完呢,你这会儿喷,会打草惊蛇啊,懂不懂?

不过事已至此,说什么也是白搭了,他少不得祭出长刀,一刀斩下。

他一直藏拙,一来是降低对方的警惕性,二来也是惦记着给对方来一记狠的,以震慑他人,眼见纯良提前出击了,他就不再祭出小灰钟,而是掣出长刀斩下。

说来说去,他是想将血沙侯的实力全留在血沙堡,眼下的扯皮过程,不过是做出的样子,以吸引出更多血沙侯的实力。

想那郑家,当初灵仙和天仙渐次出动,不住地追杀他,这梁子结得可是大了,他现在有实力报仇了,当然也要对方体会一下“人为刀俎我为鱼肉”的感觉,慢慢地消遣对手。

不这么做,你印象不深刻啊。

所以,明明是祭出小灰钟音攻更划算,但是他偏偏不这么做,要斩出一刀无念。

要说起来,无念的威慑力,比小灰钟大得多,起码在大多数人心中,是这个印象。

但是只有陈太忠知道,无念虽然悍勇,可是真要比群体杀伤力的话,小灰钟的音攻,不知道比刀法高出多少去。

随队的两名真人早有准备,双方这几天不知道经历了多少这样的厮杀对攻,眼见长刀凭空出现,一名真人先掣出一柄大锤,迎了上去。

此人并不是使用大锤的,但是这大锤是中阶灵宝,能抵得住陈太忠这一刀的威力,而与此同时,他的身子迅疾地向后退去。

紧接着,他身后七八里的地方,一道白光也重重地打了过来。

而他身后的真人也迎了上来,打算在同伴不敌和白光无效的时候,及时接下对方的长刀,同时兼顾着提防小麒麟。

白光和巨锤之间,相差的距离极为细微,大约也不过两三尺的模样,实在是险之又险,一不小心,这名真人就会被本方的利器所伤。

但是经过这几天的配合,真人们和己方战争利器的配合,已经到了一个相当默契的程度,当然,这也是被逼出来的,不这么做,根本挡不住神出鬼没的陈太忠。

然而这一次,以往百试百灵的配合不灵了,庞大的长刀重重地斩下,直接将中阶灵宝的大锤斩为两段,大锤后面的真人登时傻眼——这长刀什么时候这么锋利了?

这大锤不但是攻击性的武器,更是防守的利器,他本是想借大锤的厚重皮实,挡住这一刀的锋芒,自己一边操控,一边后退即可。

眼见情势危急,此人不愧是真人,噗地一口鲜血喷出,直接血遁而去。

要不说真人是真的难杀,他们若是存了打游击的想法,不正面硬扛的话,就连陈太忠这战力超强的主儿,也经常达不到战术目的。

以小麒麟前一阵诛杀的中阶真人虞豹出为例,虞真人若不是着急救援血沙堡,选择了硬扛小麒麟,纯良未必能在十名战兵的配合之下,将虞真人打得重伤不起。

这名真人要聪明得多,事实上,是他太明白陈太忠的杀伤力了,眼见对方的战力又有所提高,想也不想就选择了血遁。

他甚至担心,自己的血遁,会被对方的无念一刀锁定,连遁逃都逃不了多远。

不过陈太忠显然没有追杀他的兴趣,而是长刀一转,重重地又斩向第二名真人,同时口吐白光,重重地击向战兵的战阵,“咄!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