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一千一百六十四章 向外推进

夜幕再次降临,陈太忠和纯良再次活动了起来。

浩然双娇没有参与攻击血沙堡的行动,她俩的修为,还插手不上这种级别的战斗。

不过吴能生放出了大量的蛊虫,在城堡四周戒备,一旦发现有人活动,三人相互配合,将那些低阶修者斩杀。

血沙堡坐落在领地中央,四周都可以跟城堡外传递消息,他们三人再努力,也不能遮蔽所有的通讯,但就算是这样,也斩断了通往城堡内的很多消息。

血沙侯经营此地数百年,早就组成了一面信息大网,某些方向的消息时断时续,他是非常清楚的:陈太忠除了小麒麟之外,还有其他的帮手。

信息的遮蔽,令他极为难受,但是更令他感到恐怖的,是对方显示出的必得之心。

所幸的是,这次陈太忠的报复,并不同于对巧器门时的那样,姓陈的没有肆无忌惮地大开杀戒,只是很明确地锁定了几个目标。

天仙之上的修者,对方是见到就杀,这个毫无疑问,但是对灵仙来说,对方直接就无视了,充其量是本方灵仙挡路了,或者硬要冲上去拼命,人家才会顺手斩杀。

也就是说,陈太忠有报复之心,眼光却是扫不到灵仙,相较巧器门满门覆灭的悲惨遭遇,侯爵府已经可以算幸运了。

其实,是人家的眼光,已经扫不到灵仙这一层面了,自然也懒得多造杀虐!血沙侯很悲哀地发现,自己……被那厮轻视了。

这种轻视,是他希望的,毕竟郑家还想存续下去,但同时,又是他的自尊心不能容忍的:我堂堂侯爵,战场里百战余生杀出来的爵位,你怎么敢如此忽视我?

他的心情很矛盾,想处置了七支,换得对方的原谅,却又有点不甘心。

不过在天黑后不久,他终于收到了一个不错的消息:有两队战兵赶了过来!

按说官府已经断绝了战兵传送,这个时候不该有战兵赶来,但是这两队战兵走通了官府的门路,偷偷传送到了隔壁的郡,并且悄无声息地赶来,甚至连通讯鹤都不敢发。

不过非常糟糕的是,他们被吴能生的蛊虫发现了,双方爆发了一场短暂的遭遇战,浩然双娇发现吃不下对方,而当时陈太忠正在血沙堡内肆虐,无法支援,于是果断地退去。

战兵赶到,血沙堡的士气顿时高涨了起来,两队战兵不过两百人,但真要组成阵势,也能起到不小的作用。

而且,有两队赶来,此后自然会赶来更多。

血沙侯也一改颓色,觉得有两队战兵在手,修复本院就不是问题了,只要能修复了侯爵府本院,三个防御阵互为犄角,足以撑到大批的战兵赶到。

真的两营战兵在手的话,他就敢主动出击,去找陈太忠的麻烦了。

这率先赶来的战兵,不愧是血沙两营的精英,不顾一路风尘的疲惫,又硬生生地挺了一夜,打退了陈太忠和纯良的数次偷袭。

死伤是难免的,但是事态在向好的方向发展。

第二天天亮之后,陈太忠和纯良偷袭的频率,明显减低了不少。

与此同时,有战兵在陆陆续续地从其他道进入,赶往侯爵府。

陈太忠虽然开始注重截杀战兵,但是同时,侯爵府有了战兵护卫,几名真人也就能腾出手来,时不时地冲出城堡接应。

厮杀依旧是很残酷,但是战兵四面八方赶来,也不乏斥候兵种,陈太忠一方只有五人,有点招架不过来,所以这一天,又有七八十名战兵,强行冲进了堡内。

如此一来,堡内的战兵,已经接近了四百名,防卫的范围,甚至都扩大了不少,相信再过两三天,侯爵府一方,甚至可能化被动为主动。

事实上也是如此,接下来的两天里,又有不少战兵来援,陈太忠竭力阻挡,但是堡内的战兵,已经增至近六百人。

不过这五百余人赶到,也是付出了极大的代价,为了突破封锁,起码有相同数量的战兵,倒在了血沙堡内外。

血沙侯心疼得一直倒吸凉气,族人的死伤,他并不是特别地疼,但是血沙两营,是他的称雄北域的最大底牌,虽然大部分是灵仙,却全是多次征战沙场的老兵。

所谓的百战铁军,不是练出来的,也不是修为高就可以,而是要实实在在经历过战阵冲杀,磨练出大量的经验和娴熟的配合,同时能够视死如归,面对刀山火海,也敢毫不犹豫地往前冲。

简而言之,老兵是军中难得的财富,而血沙两营,则是老兵中的老兵。

“不过,一切都将过去了,”血沙侯看着即将完工的侯爵府防御阵,长出一口气,“只要修复了本院,定要同那厮周旋到底……还有天风郡,哼哼,都给我等着。”

天风郡在这几天,采取了极为明显的坐视态度,侯爵府的人根本联系不上郡守,后来还是外围的郑家族人赶赴郡治,郡守府才表示出了惊讶:什么……血沙堡遇袭了?

追究郡守府是何时知道的消息,那纯粹是闲得蛋疼的事,郑家人表示,希望郡里能出动城卫,缉拿盗匪。

缉拿盗匪?别逗了,郡守府的小吏对此嗤之以鼻:你郑家都对付不了的盗匪,指望我们城卫去缉拿?你们郑家随便一个家奴,都敢随意殴打城卫,厉害到不得了,现在居然要找城卫帮忙?

郑家人也知道自家往昔行事太过,此刻被人冷眼旁观看笑话,也是正常了,于是退而求其次,那郡里总能出战兵剿匪吧?

这事儿你得找郡守,小吏待理不待理地回答:不过郡守不在城中,有耐心你就等着呗。

郑家的人气得好悬吐血,我们有耐心有个毛用,族里的人都快死完了!

他们问郡守什么时候回来,小吏不答,接着他们通过内线打听,确定郡守确实不在——出了这种事,郡守不躲出去才怪。

要说以血沙侯的实力,竟然请求郡守府出城卫捉拿盗匪,实在不够人笑话的,但是没办法,当时的郑家真的是危在旦夕了,必须向郡守府求援。

至于说郡守府实力不济?被杀几个城卫甚至战兵才好呢,到时候官府想坐视都不行了。

但是天风郡这边也不傻,打定主意不予理会,甚至郑家都不能用通讯鹤联系郡守府,只能派人来沟通,然后派出的人再用通讯鹤跟侯爵府联系。

郑家这次是打定主意要拖官府下水,不下水也要使劲恶心对方——合着让你们出兵,你们没能力,拦着我们的战兵前来,就有能力了?

接着,血沙侯亲自将天风郡告到了掌道府,弹劾天风郡守不作为,要道里撤换此人——此人尸位素餐,对盗匪横行的现象不闻不问,没有起到保护黎庶的作用。

官府有义务保护黎庶,这是风黄界普遍认可的逻辑,但是事实的真相是:在官府眼中,黎庶什么都不是。

掌道大人就很不客气地回了血沙侯:你横行乡里的时候,官府也没有保护黎庶,你侯爵府的事情,我们掺乎不起!

想一想这几天的屈辱,血沙侯心里是百感交集,不过,噩梦马上就要过去了,防御阵修好之际,就是郑某人反击之时!

三个防御点互相倚仗,能在短期之内保护好自己,那么四名真人和近六百的战兵就腾出了手,可以想办法追杀陈太忠一干人了。

修复到最关键的时候,大家全神贯注地戒备,真担心事情被人干扰了。

不过还好,陈太忠似乎并不知道,防御阵马上要完工。

当阵法中枢放入灵石,开始缓缓驱动的时候,所有人都忍不住欢呼了起来,声音传出去甚至七八里远。

众人开始兴高采烈地商量,如何对外展开攻击,有老成一点的,建议说先把城堡防御阵恢复了,激进一点的,却是希望真人们带着战兵主动出击。

就算找不到陈太忠,多接应回来一些血营和沙营的兄弟,也是好的。

血沙侯面无表情地坐在那里,也不知道在想什么,刚才他脸上的兴奋,仿佛从来没出现过一般。

因为他终于意识到了一个问题:家宅暂时安定了,但是凭手上这区区四名真人,想找陈太忠加小麒麟这个组合的麻烦,似乎还有点不够!

不过他手下的战兵们,真的很期待接回其他的同袍,力主要接应继续赶来的战兵,商量来商量去,大家还是请侯爵拿主意。

一时间,血沙侯有点意兴索然,“城堡外再设一个防御阵好了,就在南边那个大豁口处,距离城堡不要太远……好让堡中能支持上。”

血沙堡原本是戒备森严的,但是被陈太忠折腾了个乱七八糟,城墙都塌了好多处,尤以南边的豁口为大,那里建个防御阵,侯爵本院和练武场,都能对其作出火力支援。

至于说搭建临时的防御阵,那还真不是问题,战兵们最擅长这个,若是建一个小点的,甚至用不了一天时间,大不了防御阵小一点,大家挤一点罢了。

像侯爵本院的防御阵修了这么久,主要是本院的面积太大了,若仅仅是几十丈方圆的防御阵,真用不了多长时间。

而且以侯爵府的底蕴,这点材料完全不是问题。

侯爷想效人族在幽冥界的战法?不少人脑子里冒出了这个念头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