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一千一百六十二章 疑忌

陈太忠遮蔽绕魂丝的气息,当然是通过通天塔。

他知道绕魂丝的消息,还是在鹰武伯的口中,得知血沙侯想用这种奇物对付自己,他先是表示不屑,然后琢磨一下,想出了一个针对性的计谋。

后来他诛杀血沙侯的势力,时刻将此事放在心上,当碧血天地兄弟被诛杀之际,他觉得有点不对——这两名天仙杀得有点容易。

随即细细一查,他就发现身上多了绕魂丝,须知陈某人的神魂,也是相当强大的,真意宗真人能发现的东西,他也发现得了。

为了验证自己的猜测,他甚至让残魂出来,帮自己分析了一下。

待查明确实如此之后,他就钻进了通天塔里,按照计划行事。

通天塔的存在,他不想让浩然双娇和吴能生知道太多,所以就是纯良带着通天塔,一路赶向了血沙堡。

在还有半天期限的时候,他出来了,为的就是在攻打血沙堡的时候,血沙侯能回援,纯良就埋伏在中间,能占到多少便宜算多少便宜。

一如他所料的那样,他在混入血沙堡的时候,被人发现了,但那时血沙堡并不是处于最高的警戒状态,所以他很轻松地斩破了护城大阵。

接下来的事情,就不用再说了,血沙侯回返,他直接离开。

此后他又钻进通天塔,纯良上前攻打城堡,那只是目的之一——给对方造成混乱,引起对方的恐慌。

目的之二,却是将通天塔砸进某个废墟内。

纯良连砸了好几处城墙,陈太忠则是在通天塔内盘算,我不能马上出去,省得对方发现,麒麟臂砸过的地方,有点不对劲。

他再次出来之后,瞬间选定了两处阵基,一击得手绝不迟疑。

血沙侯手持定向盘,眼见上面的亮点迅速外移,实在是再没有追出去的勇气了。

不过陈太忠是如何避开定向盘的搜寻,他很是感兴趣,于是侧头过头去,又看那杨真人一眼,面无表情地发问,“姓陈的贼子,也对阁下的神通免疫?”

“正是!”杨真人缓缓地点点头,脸色不怎么好看。

他说的是实话,他真的出过手了,方才那天仙捧着定向盘跟过来的时候,他心知有异,特地转头看一眼,眼角的余光,却是扫到了瓦砾堆旁一具正在凝实的身体。

他根本不等看清楚对方,一记神通就打了过去——能如此使用空间的,定然是玉仙无疑,血沙侯这边的玉仙都在他眼界内,来的自然是敌非友,是陈太忠的可能性极大。

哪曾想,来人竟然硬生生地扛下了这一记神通,没有丝毫的异样,只是淡淡地扫了一眼过来。

待那一柄长刀凝聚起来,他心叹一声:怎么对陈太忠也无效?

麒麟百毒不侵,他是知道的,但是这厮……没道理啊,虽然气修也是比较扛毒的,但是这种毒已经是神通,可不是靠肉身扛得住的。

待听到有人阴阳怪气地置疑自己没出手,杨真人当然脾气好不了。

“呵呵,是吗?”血沙侯气得笑了起来,混蛋,我根本没见你出手好不好?“倒是尚未听说,有什么神通可以不用动手,无声无息地攻击对方。”

那是你孤陋寡闻!杨真人狠狠地瞪他一眼,也懒得多说,只是淡淡地吐出四个字,“我动手了。”

血沙侯这次不答应了,你哪怕不说话也行,为什么要一而再地挑衅我的智商呢?

事实上他也知道,打问别人的神通,是非常犯忌讳的事,尤其是有些隐秘的神通,一旦被人知晓,有了准备,效果就要大打折扣。

但是现在,他必须要问个明白,甚至不惜为此撕破脸,因为他有别的担忧,所以他脸一沉,一字一句地发话,“你是如何动手的?”

杨真人闻言也恼了,狞笑着看向对方,“侯爵是想亲自一试吗?”

他的神通极为冷僻,名曰“覆毒寂”,是需要预设的神通。

他释放出一些无色无味的粉尘在空中,并无毒性,但是一旦被他用意念激发,某个特定区域的粉尘,会转化为剧毒的粉末,无声无息地攻向指定的对手。

这个神通用在战场上极好,若是对战的话,有点鸡肋——通常来说,需要预设的神通,并不利于个人战斗,但是这个神通如此诡异,用来阴人也是不错的。

不过若是被人熟知,他这神通怕是连普通的次神通都不如了。

眼见对方如此苦苦相逼,杨真人也恼了,你要真不信,让我给你来一下?反正现在血沙堡内四处漂浮的粉末很多。

血沙侯闻言一怔,心中有一丝疑惑掠过:难道这家伙真的动手了?

不管怎么说,他就算再愤怒,也不会选择跟左相的人当众翻脸,他已经不可能投靠皇族或者勋贵势力了,投靠宗门更是无稽之谈——那样还不如干脆投靠兽族,做个彻底的人奸。

既然没有别的选择,离开左相的阵营更是自寻死路,那么他就只能强忍住了。

但是同时,他刚才心里的疑惑不减反增,陈太忠是如何躲过定向盘的探查的?

事实上,他心里有所怀疑,自己或者被左相出卖了,出卖给了陈太忠!!!

如此一来,左相就能跟这个令人头疼的变态家伙保持距离。

否则定向盘的事无法解释,杨真人一味束手旁观,也令他心中不解。

跟陈太忠打对台,是任何一个势力都会头疼的,左相明哲保身,就能避免被拉入漩涡。

血沙侯心里只是有个大致的猜测,他也不能去向杨真人求证。

就在此刻,有人前来通报,联系上掌道府了,掌道大人那边强调,说军队系统不得骚扰地方,此时也不是战时,你血沙侯若敢调兵进来,休怪我们调兵围剿。

血沙侯对这个结果并不意外,事实上他早就猜到会是这样了,毕竟掌道要听牧守使的,而牧守使前不久刚向指挥使抗议了,说你的兵乱闯地方。

他又看向杨真人,心说我这是最后一次问你了,“可否代我上报左相,就说我欲带兵捉拿陈太忠,保护家宅?”

杨真人淡淡地看他一眼,没好气地回答,“这种事……左相怎么可能答应你?”

目前正是该蛰伏的时候,而且天下大致太平,若是容你带军祸害地方,官府正好得了借口,须知左相现在根本不具备起事的可能——宁可断送了你,也不能影响了大局。

不过这话他也说不出口,又不能继续惹恼对方,于是他眼珠一转,“要不这样,我去面见左相,将你的苦处一一说明,你看可好?”

杨真人是真的不想在这里呆着了,太危险了,随时都有陨落的可能,他忘不了刚才陈太忠那淡淡的一眼。

果然是要把我牺牲给陈太忠了!血沙侯心里明白了,于是微微摇头,“不用了。”

接下来,他镇定自若地又发出一系列命令,不过这一次,修复的重点就是侯爵府本宅了,护堡大阵也有人修,但那不过是装模作样,吸引陈太忠可能的攻击。

与此同时,堡中的人也渐次地向练武场防御阵内转移,个别身份高一些的,进宗庙的防御阵——侯爵府已经放弃了修复护堡大阵,争取在短期内修好本宅的防御阵。

如此一来,这三个防御阵之间能相互支援,也撑得住一段时间。

至于说有些人进不了防御阵,那也是没办法的,纵然是同族,也有高低贵贱和远近亲疏,正好留下那些不太重要的人,吸引陈太忠的屠刀。

与此同时,他暗中向自己的亲军下了命令:血营和沙营化整为零,速速赶来天风郡!

血沙侯身边的一百护卫,是贴身卫兵,可以跟他四处走动,血营和沙营则是血沙侯起家的老弟子,算是亲军营。

战阵冲杀,不可能指望贴身卫兵——他们是保护主帅用的,那么血营和沙营,就是侯爵手上的绝对主力,王牌中的王牌。

他相信,若有这两千精兵在手,陈太忠真的是插翅难逃。

不过,道里既然不许他调兵来,他又没打算公然造反,那么,令战兵化整为零地赶来,就是他唯一能做的变通。

一旦主力赶到,就算是便装,他也可以要求他们排出战阵来,至于说私习战阵会被族诛的铁律,他是已经顾不得那么多了——族都快灭了,还怕族诛吗?

事实上,他并不认为,自己一定会被族诛,毕竟他招来的都是军册上注明的战兵,被人捅出来,也不过是解说一番,哪怕会为此付出些代价,总好过族人被屠戮殆尽。

说屠戮,屠戮马上就来了,又一个时辰之后,陈太忠再次在定向盘上消失,血沙侯才安排了人,要他们注意麒麟臂的攻击,没过多久,一柄长刀突兀地出现在城墙之外的上空。

这次陈太忠并没有麻烦小麒麟偷袭,而是在通天塔被带到城墙根儿之后,他主动出击,狠狠一刀斩了过来。

血沙侯见状,又是喷出一口红气来,“咄!”

保命要紧,至于神通会耗费部分精血,他已经顾不得许多了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