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一千一百六十一章 神出鬼没

血沙侯出身卑微,其实是不在意先人牌位的。

不过好歹是位居侯爵了,做样子给别人看,也是必须的,万一被攻破宗庙,他真的是没脸再出去混了——他怎能无视那些耻笑的目光?

然而,宗庙被攻击,还不算什么,更令他心痛的是:小叔死了!

前文说过,血沙侯虽然势大,却是十足的新贵,族中的玉仙只有三人,其中一个还是远得不能再远的族亲,若不是他崛起了,那族亲都未必会扫他一眼,更别说来投了。

就是这样的远亲,也在幽冥界被陈太忠废了,另一个算是他比较近的堂叔,比他还小五十岁,看守着血沙城堡。

连上血沙侯自己,他手上一共六名真人,五人远征去追杀陈太忠,堡中留下一名真人镇守,当然只能是他的小叔。

但是就在今天,他的小叔被人斩了,在他的本宅内被人杀的,连尸身都没有留下。

郑家一脉,现在就独留他这么一个玉仙了!

这种痛苦,真的不足为外人道,郑家再出一个玉仙,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的事了。

一百余年前,郑家曾经有个异常杰出的子弟,五百岁晋阶高阶天仙,不但有极大的可能悟真,更有证真的可能,但是那子弟在执行一次任务中,很诡异地陨落了。

大部分人认为,这是官府所为,左相的人也这么说,但是血沙侯分析,此事或者跟天下商盟也有关系——天下商盟是左相的,但是就算是同一阵营,也存在个争宠的问题不是?

这些事,血沙侯不想再想了,因为那没有意义,他只知道,现在郑家的玉仙,只有他一人了,他的心里,泛起无尽的哀伤。

然而,老天爷还不肯放过他,紧接着,就有新的消息传来:被小麒麟打晕的真人虞豹出,精血牌破裂了。

虞真人是试图解救侯爵府危机的第一人,是血沙侯的义弟,还是中阶玉仙,是侯爵府的势力中,最重要的支柱之一。

此人就在侯爵府外二十余里休养,因为当时战事紧,血沙侯不能带他回侯爵府,现在却是被杀了,这让他情何以堪?

血沙侯听到这个消息之后,没有说一个字。

他只是走上城堡的城墙,默默地看着那个方向,沉默良久,才出声发问,“杨真人,我想抢回义弟的尸身,万枚极灵相酬,你可愿意前去一行?”

“这不可能,”杨真人断然拒绝,虽然仅仅是二十余里,玉仙全力赶路的话,不过是三四息的时间,就算加上搜寻尸身,也不过十余息,但是他真的不想挣这个钱。

一念生,一念死,生死之间,二十里实在太多了,往往一丝一忽之间,就决定了存亡。

血沙侯深深地看他一眼,没有再说什么,转身离开了。

修复工作忙碌地进行着,三个时辰真的是太要命了,约莫一炷香之后,就有人来汇报,不行,那厮连阵基都破坏了好多,破坏得也非常彻底,府中必须再抽出百余人协助。

血沙侯大手一挥,准了,只要能按时完成修复,多加人手不是问题。

忙碌地修复了半个来时辰,眼瞅着阵法在一点一点地恢复原样,有人猛地大喊一声,却是那查看定向盘的天仙,“坏了,那厮又不见了!”

“喊什么喊!”血沙侯一时间大怒,抬手一掌,就将那天仙击得吐血倒飞,手又一伸,已经将那定向盘招来,细细查看。

代表陈太忠的那个亮点,果然又不见了!

血沙侯心中一沉,脸上却没什么表情,抬头看一眼众人,沉声发话,“慌什么慌?干活!”

但是喊声终究是传出去了,众人听说陈太忠再度消失不见,虽然心中悲愤依旧,但是也忍不住生出浓浓的寒意来:那厮又要卷土重来吗?

既然心中紧张,动作难免走形,虽然看到血沙侯等四名真人和战兵在空中巡逻,大家还是难掩惶恐,修复阵法的速度,不可避免地受到了影响。

血沙侯见状,真恨不得一掌打死那看护定向盘的天仙,不过现在侯爵府的战力急剧下降,天仙也算不俗的战力了,他不能这么做。

于是他冷冷地发问,“那厮消失的时候,距离本堡多远?”

那天仙一边吐血,一边战战兢兢地回答,“距离……大约八十余里。”

血沙侯闻言轻叹一声,艰涩地发话,“通知……天风郡守府,侯爵府遭遇丧心病狂的宵小袭击,伤亡惨重,还请战兵来援。”

错非不得已,他实在不愿意这么做,堂堂的侯爵,竟然需要求官府战兵的保护。

侯爵府大部分的领地,都在天风郡,而血沙侯跋扈惯了,跟当地官府的关系极为糟糕。

事实上,就算是想修好关系,他也得考虑左相会怎么看自己,所以说,跟官府把关系搞糟糕,是他必须的选择。

不过终究是同处一地,相互之间有必然的往来,所以郡守府那边,一些修者跟侯爵府有很深的交情,而且郡守本人,对侯爵府也是恭敬有加,遇有重大节庆,总会上门拜访。

郡守是中阶天仙,拜访的时候,姿态放得极低,若是有饭局,都不上主桌,而是老实地选择在偏厅吃饭,丝毫不考虑自己是一郡的执掌——辖地里有血沙侯这种势力,他也够倒霉。

很显然,他绝对不会对此甘之如饴。

果不其然,求助的信息发过去,如石沉大海,连个回应都没有。

血沙侯的脸色,越发地难看了,他咬牙切齿地发话,“向掌道求助,就说道里没有战兵的话,我郑某人只能用自家儿郎了!”

擅自调兵是大忌,但是到了这步田地,他哪里还管得上什么大忌小忌?

话音未落,只听得有人喧闹了起来。

原来天空蓦地出现了一只满是鳞片的臂膀,狠狠地向血沙堡拍了下去。

“竖子安敢欺我!”血沙侯大怒,双目圆睁,一张脸涨得通红,嘴巴一张,一道红光喷了出去,“咄!”

这红光乃是他本命精血所化,是一门他并未完全掌握的神通,重重地迎向了麒麟臂。

纯良的麒麟臂,虽然是号称天赋,但本质上也类似神通,虽然只是虚影,还是被红光阻了一阻,然后重重地拍到了城墙上。

麒麟臂的威力,减了最少七成,但是城墙没有了防御阵的保护,虽然坚固,也吃不住这一击,顿时轰隆隆倒塌了里许,哀嚎声此起彼伏地响起。

麒麟臂一击得手,并没有继续上下击打,而是顿时消失不见。

“它受伤了?”众人齐齐地侧头望向侯爷。

血沙侯的嘴角抽动一下,缓缓摇头,心里越发地沉重了,“速速通报掌道!”

二十余息之后,麒麟臂再现,却是在另一边的城墙,血沙侯的神通虽然了得,但依旧阻不住对方,城墙又轰隆隆坍塌了里许。

这次受伤的人就要少了一些,不过血沙侯依旧难挡心中愤懑,他扭头怒视着杨真人,“为何不见杨真人使用神通?”

杨真人翻一下眼皮,待理不待理地回答,“我的神通,耗费灵气极大,而且对麒麟无效。”

“哼,”血沙侯冷哼一声,心里越发地讨厌此人了。

杨真人心里也生气,问我的神通,我跟你很熟吗?不知道这么问,是很犯忌的吗?

他修得有两种神通,其一是掌控次神通,对无视空间法则的麒麟无效,另一种神通……依旧是对麒麟无效,而且这是他的底牌,等闲不肯示人。

没过多久,麒麟臂再次出现,这次攻击的城墙,在坍塌之后,重重地压上了一处阵基,修复的修者一死两伤,而且……得重新来过。

血沙侯心急如焚,却毫无半点应对手段,而且连续三次喷出本命精血,对他也造成了一定的伤害,他暴跳如雷,“有种的出来决一死战,暗箭伤人算什么好汉?”

“侯爷,”有人跟了过来,低声发话。

他回头一看,正是捧着定向盘的天仙,他忍不住眉头一皱,不耐烦地发话,“何事?”

“陈太忠他又……”天仙低声回答。

就在此刻,只听得一声长笑,空中显出一柄长刀,狠狠地扫向两处阵基,“给我死!”

两处阵基登时土崩瓦解,血肉横飞。

陈太忠一击得手,更不发话,转身电射而去,兀自大声地笑着,“一帮软蛋,有种追来!”

就在这时,那天仙后续的话方始传来,“他又出现了。”

“混蛋!”血沙侯气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,又是狠狠一掌打过去,“不会早说吗?”

“我……我不敢大声……”那天仙喷出一口鲜血,重重地跌落在地,昏迷了过去。

血沙侯心里这个烦,实在是没法形容了,他这边虽然有真人四名,战兵四十余名,但是还真拦不住这俩来去自如的家伙。

这样下去的话,防御阵根本不可能在三个时辰内修好,到时候陈太忠身上的绕魂丝消失,想要再防住此人,那真是难上加难。

“跟掌道联系得如何了?”他大喝一声,心中却是有点狐疑:陈太忠这厮,是通过什么手段,遮蔽绕魂丝气息的呢?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