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一千一百六十章 进退两难

陈太忠确实是中阶真人了,他在浩然宗的灵地里待了月余,就是为了晋阶。

他原本就是玉仙二级巅峰了,有个机缘就可以晋阶,而据董明远说,浩然宗的灵地,大都是第一次使用的时候,提升效果最佳。

所以他在晋阶之前,又布下了地磁元气石——对玉仙而言,这东西能起到的提升作用,是微乎其微的,但是对他来说,微乎其微也好过半点效果没有。

反正都有人说了,气修的修炼,就是浪费资源,陈某人身为气修,已经担了这恶名,倒也不在意再多担当一些。

事实上,他从心眼里,看不起风黄界的这些修者:耗费资源又如何?资源不够了,可以去别的位面抢啊。

浩然宗那些前辈所行之事,才是最正确的手段,离开本位面,去祸害异位面。

哪里像其他的修者,只会关起门,在风黄界内部耍横?

所谓的门里横,是陈太忠最看不上眼的,他一直认为,抢自家人不算本事,能抢了异位面的异族,那才是好汉子、有担当。

既然如此,气修用的资源多一点又有何妨?没了资源,再去外面抢就是了,总胜过守着自家的一亩三分地,还要打来打去吧?

像他使用的地磁元气石,可不就是得自于幽冥界的?

所以他用得很心安理得,倒是董明远见到这阵势,认出了来历,忍不住唏嘘了一阵——若我此时还是气修,用这阵势晋阶一级,完全不是问题。

事实证明,陈太忠真的无愧于修炼天才四个字,他异常轻松地晋阶为三级玉仙,而且势如破竹地冲上了四级——甚至他有一种直觉,哪怕没有布设地磁元气石,他照样能稳稳地晋阶四级真人。

地磁元气石的存在,不过是将他的修为小小地提升了一点点,又帮他稳固了境界。

否则他连晋两级,后面一级还是跨阶,就算以陈某人的天才,一个月的时间,也绝对不够他稳固境界——毕竟是玉仙阶段了,不是天仙阶段能比的。

董真人这转世大能,也被他的晋阶速度吓了一大跳,他从未见过天才若斯之辈,就连他这个转世之身,都比不上此子的变态。

此子还没登仙的时候,董明远已经开始闭关冲击悟真,他现在还在冲击中阶真人,对方却已经四级玉仙了。

董某人的晋阶,是一路安排好的,他虽然在悟真之前,并未觉醒宿慧,可是他上一世就早早地做了安排,一来是争取转修气修,二来就是设置一些梦境的触发。

董明远没有转为气修,但是梦境触发了几处,使得他的修炼极为顺利。

像浩然宗的灵地这些资源,都是被他很早就收到了手中——这里并不是玉仙之下不能来,而是气修到了玉仙阶段,来这里修炼,第一次能有极大的提升。

玉仙之下来这里,就可惜了,而修成真仙再来这里,也没什么效果了,玉仙刚刚好。

所以他才告诫他的飞燕徒儿,玉仙才能来——飞燕可是货真价实的气修。

董明远带着转世的记忆,一路打江山收小弟,顺风顺水地修炼下来,现在不过三级玉仙巅峰,还没冲上四级。

而陈太忠一介散修,还是下界飞升上来的,血统纯正的无根浮萍,飞升之后招惹对手无数,经历生死之战无数,只要有一次失误,就铁定死翘翘了。

除开战斗的时候,他大半时间不是在东躲西藏,就是在东躲西藏的路上。

就这样一个人,竟然拥有如此恐怖的晋阶速度,这让堂堂的董真人心里如何平衡?

总算还好,他勉强找到了一条理由,来安慰自己:我浩然宗宗主,当然不该是一般人,也只有这样的惊艳天才,才配得上浩然宗宗主的称呼。

已经没落的浩然宗,在此人的带领下,重新崛起不是梦想!

陈太忠的晋阶速度,能令转世大能都心态失衡,血沙侯心中的惊骇,真的是可想而知。

“血沙侯?”陈太忠也猜到了此人的身份,长笑一声,身子电射而去,“这次你回来得早,算你走运,下次可就没这么便宜了……哈哈!”

“贼子休走!”一名初阶玉仙见到城中残破不堪,到处是残肢断臂,早就眼睛红了,大喊一声就追了上去。

“回来!”血沙侯厉喝一声,开什么玩笑?你一个人追上去,不管是陈太忠还是小麒麟,伸出个指头也碾死你了。

侯爵府是军事管理的那一套,讲究令行禁止,那初阶玉仙猛地停止了身形,然后才悻悻地回转,“陈太忠那厮的身法,也没有多快……”

“放屁!”血沙侯破口大骂,真恨不得抬手给对方来一下,“他的身法,多少高阶真人自愧不如……人家那是诱你去送死!”

他现在的心情,实在是太糟糕了,侯爵府的惨样令他愤怒欲狂,不但城堡的防御大阵被打破,连本宅的防御阵,也被破除了,族人死伤无数。

就在这时,那手捧定向盘的天仙发话,“侯爷,定向盘还有三个时辰就失效了……”

“我自然知道!”血沙侯气得又是一声怒吼,然后颓然一摆手,“先原地休息,不用再追了。”

真的没法追了,要是能追,刚才他就拔脚追上去了。

现在的血沙堡没了防御,侯爵府也没了防御,就算能锁定陈太忠,敢追出去吗?

陈太忠只须带着他们兜圈子,令小麒麟进来,就绝对能将侯爵府杀得血流成河——要知道,麒麟虽然是神兽,却是吃血食的!

看到家中残破成这样,可偏偏不能按照计划追踪,纯粹的进退两难,血沙侯的胸口急速地起伏两下,只觉的嗓子眼一咸,好悬一口血喷出来。

他屏息凝神好一阵,才让自己气息平缓了下来,然后快速地发话,“修复防御阵,定向盘时刻监督那厮动向,大家辛苦一下,戒备起来,随时准备动手……”

不愧是掌军之人,他很快就发现了令自己进退失据的根本——防御阵事关大局,然后一条条命令传递了下去。

他镇定的声音,很有效地缓解了紧张气氛,但是空中弥漫的悲伤和愤懑,却是无论如何驱之不散——血沙堡这次,真的是太惨了。

“阵法修复要快,必须在三个时辰内,修好外城防御阵,”血沙侯不为所动,还在继续发布命令,“修好有赏,修不好的话,三中抽一斩之!”

血沙堡有阵法师,也有外聘来的阵法师,还有打下手的入门级阵法师,这阵法师之间的造诣,也相差甚远,大部分繁复的工作,都是入门级的阵法师来完成的。

此刻想快速修复防御阵,阵法师也被分作了三个层次,一个是总工的层次,一个是工程师的层次,一个是技工的层次,相互之间也很强调理解意图和配合。

总工是斩不得的,但是工程师和技工,若是不能快速和精准地完成手上的工作,那么就要面临被杀的危险——每三个里面,抽出一个杀掉。

阵法师们玩命地开始了工作,就像脚上装了弹簧一样,更有人不顾血沙堡的禁飞令,在空中飞来飞去,务求节省每一息的时间。

血沙侯没有在意这些,他看一眼身边的天仙,发现此人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定向盘,也就懒得再多说,只是强调一句,“三个时辰,你要看好了。”

这天仙很干脆地回答,“秉侯爷,若有差池,愿被族诛。”

血沙侯微微颔首,然后侧头扫一下现场众人,“七支……算了,三支报一下情况,我不在的时候,发生了些什么,伤亡程度如何。”

他本来想将七支的执掌叫过来发落,莫名其妙地惹了陈太忠,你们真的该死啊!

如果需要的话,他不介意将七支所有话事的人斩杀——给家族带来如此惨重的损失,绝对够执行族规的条件了:不加以严惩,不足以令族人吸取教训。

在他看来,莫名其妙地招惹陈太忠,倒不是最大的问题,最大的问题在于你既然招惹了,就要斩草除根,尤其是在知道此人潜力惊人之后。

寻衅寻到一半,担忧东莽的压力,就放弃了——这尼玛是我血沙侯的做事风格吗?

他也知道,东莽的压力,主要来自于星砂南郭家,那是一个相当强大的封号家族,又是东莽的坐地虎,侯府是扛不住的,但是……你们不会求助于其他左相的势力吗?

反正他是对七支太不满了,也必须有人为这一幕惨剧负责了。

然而,想到大敌在周围环伺,他果断地压下了这个念头,此刻实在不宜谈及这个话题,于是他想了解一下,陈太忠这番在堡中肆虐,给自己造成了多大的损失。

不问不知道,一问吓一跳,不止是两个防御阵被破坏,族人被杀伤无数,连本宅内的藏宝库防御阵,都被陈太忠弄得自毁了,那厮却连残骸都没有放过,统统带走。

想到自己前来的时候,那厮正在攻击宗庙,血沙侯忍不住冒出一身冷汗:迟来片刻,祖宗也要遭难了。

陈某人拿敌手先人灵牌应敌的事,早就传得众所周知了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