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一千一百五十九章 砍瓜切菜

侯爵府和伯爵府,听起来只差一个字,但实际上相差得太多太多。

伯爵府的领地不过数百里,而侯爵府光是城堡,差不多就有六十里方圆。

血沙侯的城堡相当坚固,但是更坚固的,是他在城堡内的本院。

侯爵的宅院,占了差不多十里方圆,位居城堡的正中央,周边是一条宽阔的环堡大路,足有两丈宽,宅院的院墙之外,还有几处小宅子,也是位于环堡大路的圈内。

这是侯爵府得力助手居住的地方,受宅院大阵的保护,同时也是侯爵宅院对外的眼线,可以观察外来的人。

陈太忠一头就撞到了这么一处宅子,他不想在这个位置发起攻击,但这件事由不得他。

他是砍翻了最少数百人,才冲到了这一处,而周围还有源源不断的人群赶来,他不能再选择别的攻击角度了。

什么叫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?这就是了!

他不怕杀人,但是居住在城堡内的,不是侯爵本族人,就是侯爵的附庸,有人来砸他们的饭碗,他们当然不肯干休。

陈太忠一边出刀狂砍,一边斩杀着身边的修者,这个时候他不能手软。

甚至他要时常发出神魂攻击和束气成雷,击退身边靠近的修者,才能继续攻击侯爵内院。

既然来一趟,他就要将侯爵府的防御阵破坏个七七八八,让对方修都不好修。

除了侯爵内院这一处外,他发现最少三个地方还有防御阵,按照方位来说的话,一个地方是侯爵宗庙,一个地方是藏书阁,还有一个地方,则是练武场。

这三处加起来,差不多占了城堡的三分之一,他必须先尽快攻破本院,再攻击那两处。

但是非常遗憾的是,侯爵内院的防御阵,一点都不比护城大阵差,甚至是有过之而无不及,他手执长刀,足足砍了十一刀,才彻底将侯爵本院的防御阵斩开。

大阵一破,里面的战兵早已准备好了,组成战阵就罩了过来,还有数道白光,迅捷无比地打了过来——虽然不是灭绝神光,但是打伤真人也是毫无问题的。

更有一名玉仙真人,对着他的身后,打出了一道剑符。

他们所做的一切,就是想将陈太忠先逼入战阵,再做其他计较。

然而陈太忠又哪里是那么好逼迫的?纯良都知道使用化虚为实的手段,他当然更知道了。

他的身影被无数道攻击打中,同时又被战阵牢牢地罩住。

战兵们见状一喜,那玉仙真人心里却是一揪——不对劲,太顺利了一点。

下一刻,陈太忠的身影出现在宅院的另一侧,瞬间凝实之后,祭出小灰钟,“咚”地激发出一声大响,脸色也不怎么好看。

因为他这个空间转换手段,在战阵的影响下,竟然施展得不太顺利——被战阵的气势笼罩住的身影,耗费了大量灵气,才突破了空间封锁。

要不说这战阵真的不能小看,庞大的气势,竟然能达到如此效果——这还仅仅是三十六人的战阵,若是上百人的大阵,还不知道会强大到何等程度。

陈太忠原本是打算藏拙的,不想过多使用小灰钟——这可不是真器元胎打造的,而是仙器元胎,一旦被人看破根脚,以他的实力根本保不住。

可是眼下灵气被消耗了一些——虽然不是很多,但是这个现象提醒他:血沙侯能称霸一方,肯定有不少强力的底牌,他现在是在攻打对方的老宅,再怎么小心都不为过。

于是他毫不犹豫地祭起了小灰钟,一来是加强自身防御,二来也是用群攻手段,对付那三十六人的战阵。

战阵登时就大乱,各个战兵被震得东倒西歪,甚至连那初阶玉仙,脸色都为之一变,心说这是什么东西,音攻的效果也实在太可怕了一点吧?

陈太忠微微一笑,笔直地向那三十六个战兵冲去,侯爵的本宅太可怕了,不但有战兵和真人,还有那种白光,那是远超灭仙弩的大杀器。

他现在要做的,就是先收拾掉战兵,区区一个初阶真人,他倒不怎么放在心上,然后再摧毁那几处器械,最后再破去除阵法的中枢。

算计好次序之后,他先冲向战兵,然而才飞进宅院,他就觉出,有一股大力狠狠地把他向地上拽去,“我去……还有飞行禁制?”

所幸的是,他飞得不算太高,身体也算结实,跌到地上之后,仅仅是踉跄了一步。

然而下一刻,不公平的事发生了,那名初阶真人凌空飞起,对着他祭出一方大印,狠狠地砸了下来,嘴里也厉喝一声,“死吧!”

合着这飞行禁制是对外人的,侯爵府中修者带了识别令牌,就可以无视禁制。

“哼,”陈太忠不屑地哼一声,连着两个缩地成寸,就避过了这一击。

他不过是没提防罢了,区区初阶真人,又怎么可能伤得到他?

与此同时,他头顶的小灰钟连续地响了起来,“咚”,“咚”,“咚”……

战兵们有战阵护身,对音攻有一定的防御能力,虽然第一下吃了一记暗亏,很快就能调整过来,继续作战。

但是陈太忠连续发出音攻,令他们根本无法做出有效的调整,昏头昏脑之下,却见一片雪亮的刀光攻了过来。

下一刻,他们就失去了知觉。

这小灰钟的音攻效果煞是惊人,空中的初阶真人都被震得气血震荡不已,而那发出白光的大杀器,也没有继续发起攻击。

陈太忠将发出白光的几处记住了,轻松斩杀了战兵之后,张口一道束气成雷,将那玉仙真人击落,也抬手斩了,然后就冲向这几处。

果不其然,这些地方藏的是三具诛仙弩炮,通常安放在大型城市的城墙上,或者大型战舟内,一击可杀玉仙真人。

相较斩旗弩,这个东西就容易制造得多,可以多次激发,因为发出的不是灭绝神光,使用极品灵石为动力即可,击发的成本比较高,一次发射,连上弩炮的折损,须得数百极灵。

但是同时,这东西不但笨重,不易调整角度,击发也需要酝酿灵气,不能想发就发,必须有一个积蓄的过程。

此物用来防守是不错的,可应对强攻,但是厮杀之中,就显得太过笨重了。

“我浩然派正需要此物,”陈太忠见状,心中一喜,这东西是实实在在的违禁品,也不知道血沙侯是如何从军营弄回自家的,不过现在……它们都姓陈了。

三具诛仙弩炮的旁边,有被震得东倒西歪的修者,陈太忠收起弩炮之后,顺手将人斩杀,将储物袋拿走——他做这些事,早就轻车熟路了。

然后,他就在侯爵本院之内,大肆破坏阵法中枢和阵基,至于说侯府的修者,他都懒得去专门杀——血沙侯马上要回来了,咱们来日方长。

不过他不去杀人,侯府本院的死士却是极多,总是有人上杆子冲过来,而且还都是浑不畏死的那种。

事实上,本院中有大量的侯爵子嗣,还都是血脉纯正的,也不乏战力比较强悍之辈。

但是大敌当前,侯爵府的血脉存续才是关键,就算有人很不服气地想要冲上去,也会被人拦住,“咱们还是先让护卫阻拦对方一下,为咱们脱离做掩护。”

所以冲过来的,都是各支各家的护卫和死士,只求能拖住陈太忠片刻,让自家主人脱身——毕竟侯爵血统才是第一位的,没了后裔,侯爵府才是真正的衰败。

陈太忠没在意这个,他完全不在乎所谓的郑家后人,在他看来,破掉侯爵府的各种防御阵法,才是第一位的,能破掉阵法,他就可以随时再来。

能随时再来,那就可以将血沙侯彻底地打落尘埃,没了侯爵府,倒要看郑家如何第二次崛起。

没用多长时间,他就彻底地毁掉了侯爵本院的阵法,刀下也多了上百名亡魂。

有意思的是,在破坏阵基的过程中,因为有人阻挠,他一刀斩出,竟然又发现了一个极为隐秘的防御阵——那是侯爵府的藏宝库。

陈太忠当然猜得到,这里是什么地方,太容易猜了——他破了护城大阵,又破了侯爵私宅,现在又有防御阵,不是藏宝库是什么?

三刀下去,防御阵被他硬生生地斩开,不过非常遗憾的是,就在防御阵被破开的那一刹那,发生了剧烈的爆炸。

陈太忠头顶小灰钟,防御力异常强大,硬生生地接下了一招,可饶是如此,他也被爆炸推出去了十余丈,“我去……居然是自毁装置?”

血沙侯不愧是一代枭雄,居然在自家的藏宝库内,设置了自毁装置——既然我守不住了,你也别想得到。

待爆炸过后,陈太忠冲进了藏宝库内,只觉得处处残垣断壁,根本看不清里面什么被毁了,还有什么留下来了。

细细分辨的话,当然可以知道,但是他现在哪里来这么多时间?

他少不得大手一挥,将所有能搬动的东西,统统收进了一个巨大的储物袋之内,然后一转身,直奔血沙侯的宗庙而去。

你不是觉得自家血统高贵吗?我偏偏要辱及你先人!

不过非常遗憾的是,他正在攻击宗庙的时候,血沙侯带着大队人马赶到。

血沙侯一路赶来风尘仆仆,但是远远见到他之后,先是一脸的骇然,“这厮……中阶真人了?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