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一千一百五十七章 纯良设伏

血沙侯一行人匆匆出了传送阵,直接向城外奔去,将整个城市搅得人仰马翻。

此城距离血沙侯府,有三百里出头,一行人没命地往回赶,还得保持队形。

血沙侯归心似箭,不住地发问,“陈太忠那厮……是否没有逃离?”

“没有,”执了定向盘的天仙,死死地盯着手中的玉盘,“不过好像……好像进了府中。”

他这话说得战战兢兢的,此前因为距离太远,他不能明确地判断位置,现在才发现,陈太忠竟然……攻进侯爵府了?

血沙侯的脸,阴沉得能滴下水去,他其实知道陈太忠攻进了府里,不过被人直接道破,这面子上,也真是有点下不来。

“我愿先行一步,支援侯爵府!”一名中阶玉仙沉声发话,他一脸的肃穆,“请侯爵予我十名战兵,我愿为侯爵缠住这厮,虽死无悔。”

血沙侯沉吟了起来,自打重新锁定陈太忠之后,他就存了痛击对手的想法——你丫能遮蔽绕魂丝?那肯定要抓住这次机会,给你来一记狠的。

能不能杀死对方,已经不在他的考虑范围了,起码绕魂丝这个手段,是不能怎么指望了。

至于对方杀进了自家,血沙侯也疼,但是本质上,他是心性冷酷、有己无人之辈,陈太忠已经对他本人构成了致命的威胁,这时候再考虑家人,也实在太过迂腐了。

正经是让那厮尽情在府中祸害,缠住对方,他才能做好准备,给予对方最大的杀伤,在战争中,不能讲妇人之慈。

没错,就是战争,在血沙侯的心目中,陈太忠的复仇行动,对他来说就是一场战争。

但是眼下对方的行动被己方喊破,他就要考虑下属们的观感了——战争之中不讲伤亡,但是风黄界是极其注重亲族观念的。

从这一点上来说,他是凉薄之人,但是他不想被下属们看做这样的人,也不想传出去自己是这种人。

所以他沉吟了起来:己方少一名玉仙、十名战兵的话,剩下的人,还能给那厮造成巨大杀伤吗?

骨子里他是不想这么做的,他甚至担心,陈太忠的突围方向是这一边,到时候缠不住对方,麻烦可就大了,而且……极端情况下,他甚至也可能面临生命危险。

不等他发话,杨真人先哼了一声,“前去纠缠对方……你能缠住陈太忠多久?”

他是最不喜欢减弱这支队伍战斗力的,虽然他也从左相处领了谕令:不惜一切代价,也要保住血沙侯!

左相谕令不能违抗,他也做好了为此陨落的准备,但是不代表他喜欢闲着没事去找死!

“杨真人是怀疑我的战斗力吗?”这名真人脸一沉,阴森森地发话。

“你本就差那厮太远,”杨真人毫不留情地反唇相讥,“再说了,你是去缠斗,还是要逃跑,这也是两说……再带十名战兵,逃跑的成功率更大!”

“你!”这中阶真人差一点气炸了肺,“姓杨的,你竟敢如此辱我?”

“我是辱你吗?”杨真人一翻眼皮,大喇喇地回答,“血沙侯麾下,近日逃跑者极多,你敢说不是事实?”

“好了!”血沙侯气得厉喝一声,“虞豹出,你选十名战兵,先行一步!”

他原本不想分兵的,而且他也想好了,姓杨的若说分兵会导致战力单薄,他就顺水推舟,不许虞真人前去支援——战力单薄了,就拿不下陈太忠,谨慎点为好。

可是杨真人哪壶不开提哪壶,直接戳到了侯爵府的痛处,这赤裸裸地打脸,实在是令他不能忍——我郑某人再差,也是有几个心腹的!

至于把虞豹出派出去,会导致战力降低,已经不是他要考虑的内容了——人心散了,队伍就没法带了!

“啊?”杨真人很意外地看他一眼:难道不该是你跟我争辩一番,然后我负气离开吗?

他说这样刺人的话,当然是有打算的,虞真人能不前去支援是最好的,队伍就安全;血沙侯跟自己吵一架也行,他就可以借此“忍受不了”而离开。

面对他这一眼,血沙侯却是一显枭雄本色,他眼皮都不带抬一下,淡淡地发话,“我自己的人,我当然信得过,杨真人多虑了。”

杨真人登时语塞,不能再说什么。

虞豹出却是面现决绝之色,冲着血沙侯一拱手,点出十个战兵,大袖一裹,电射而去。

三百里地的距离,对真人来说,真的不算什么,虞真人快要抵达侯爵府的时候,身后的大队,距离他也不过五十里,都看得到他的身影。

然而就在此刻,天上蓦地出现一只硕大的臂膀,臂膀上满是鳞片,冲着虞豹出一行,狠狠地砸了下来。

这臂膀出现得是如此地突兀,根本没有半分的征兆,一看就是准备打埋伏的。

血沙侯正在一路猛赶,眼睛也看向前方,见状猛地倒吸一口凉气,“麒麟臂!”

陈太忠有什么手段,他早打听得一清二楚了,甚至陈太忠的战斗伙伴小麒麟纯良,他也知道它有什么手段。

但是小麒麟不进侯爵府肆虐,居然稳稳地埋伏在这里,却是他没有想到的:难道陈太忠早就算计好,要在此处打我一个冷不防?真正的目标……并不在府中?

局势的发展,有点出乎他的意料,电光石火间,他根本来不及想什么应对的举措。

往日在战场上,他也经常遇到这样的情况,战场形势瞬息万变,很多时候,相关的信息太过复杂,根本无法在一时间看清对手的意图。

在那种时刻,消息和智商既然跟不上了,只能用勇武来拼,严格地执行作战计划。

此刻也是如此,麒麟臂的出现,令血沙侯感觉到,自己似乎漏算了什么东西。

但是眼下,箭在弦上不得不发,而且前方不远处就是家园,由不得他不拼,于是他大喝一声,“虞真人,冲!其他人注意保持作战队形!”

为将者最忌临机失措,在这一点上,血沙侯做得相当好,就算在这种局面下,他依旧强调保持队形,务求努力达到作战目的。

话音未落,那粗大的手臂已经狠狠地砸了下来。

虞真人在前冲的时候,已经有了足够的心理准备,遭遇战的可能,他也想到了,眼见前方巨大的麒麟臂,他的凶性登时爆发了出来,身子陡然加速,“冲!”

终究是军队中的真人,终究是百战余生之辈,关键时刻放得下生死。

谁都害怕死亡,但是这一刻,害怕有用吗?

然而非常不幸的是,他遇到的是做了精心准备的小麒麟——两边都有足够的准备!

纯良埋伏在这里,已经等了很久,因为过于懒散,它一点一点地蓄势,眼见等的人还不来,它舍不得放弃已经积蓄的气势,于是就降低了蓄势的速度,一次又一次地降低……

等到虞真人冲过来的时候,它的气势已经积蓄到满得不能再满,若是对方再过半个时辰还不来,它就不得不放弃已经积蓄好的气势,重新来过了。

这种情况下,巨大的麒麟臂和以虞真人为首的战队,狠狠地撞在了一起。

“嗵”地一声大响,直震得地动山摇,巨大的气浪和声浪,将纯良藏身之处的草木击得四下乱飞,威力几达十余里。

虞真人前进的势头,硬生生地被挡住,而草木中露出的白色小猪,也被震得倒飞出里许。

纯良并不在意自己被击飞,麒麟臂顿了一顿之后,再次快速地砸了下去。

众目睽睽之下,麒麟臂像打夯一般,速度奇快地砸了二十余下,带起一道道的残影,直到血沙侯的队伍逼近到二十里左右时,纯良才收了麒麟臂,化做一道长虹,向远处飞去。

“留下来吧,”有人冷哼一声,掣出一个圆筒,狠狠地按动按钮。

“别!”血沙侯见状大惊失色,就要阻拦,但是他喊得太慢了,一道三色的光束打出,正正击中小白猪。

你怎么这么鲁莽?他忍不住扯动一下嘴角,杀了小麒麟,如何应对那神兽公母俩?

而且他也极为心疼那道三色的光柱,须知那是军中大名鼎鼎的大杀器——“斩旗弩”。

虽然被叫做弩,事实上是一束被封印的三才灭绝神光,高阶真人被正面击中,不死也得重伤。

这个东西炼制极难,工艺要求高,费时也长,只在军中使用,以血沙侯的身份,手上最多的时候,也不过才三枚圆筒。

这圆筒威力巨大,只能使用一次,大多时候,是穿越敌方阵势,斩掉敌人军旗,所以被人称作“斩旗弩”

在大规模战斗的时候,斩掉军旗的效果,往往还好过于斩杀一两名真人——真人的陨落,战兵们未必能看得到,但是军旗被斩掉,是个人就能看到,会极大地影响军中士气,还有很大几率造成混乱。

如此宝贵的一枚斩旗弩,就用在这里了——其实用在这里也无所谓,关键是血沙侯还没做好跟麒麟夫妇翻脸的心理准备。

不过既然已经斩杀,就不要想那么多了,麒麟来人族封爵的府上惹事,这个性质也是比较严重的。

然而下一刻,血沙侯重重地哼了一声,“混蛋!”

原因很简单,那被击中身子的小猪,身影化作了虚无,不远处的天空,却是出现了一只麒麟的虚影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