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一千一百五十六章 被耍了

杨真人对血沙侯的回答,有些不满,“侯爵所想,我也知道,但是能在短时间之内搜完,岂不是更好?还有足够的时间可以做别的。”

“还能有多少时间?能做什么?”血沙侯眉头一皱,很有点不怒而威的样子,“你若是怕事,同我们一起走就行了,大家聚在一起,还怕得他来?”

对他而言,只要大家抱团,就算在野外遭遇陈太忠都无所谓,眼下这块地方尚未搜查完毕,想那么多实在有点可笑,正经是抓好眼前,防止那厮突围而出才是上策。

“侯爵你手中可用的军队极多,何不调来?”杨真人是愈发地不满意了,尼玛你跟陈太忠耗上了,这跟劳资有什么关系,派点兵都抠抠唆唆?

“军队哪里是那么随意调的?”血沙侯冷哼一声,“鹰武伯之事,你又不是不知道,我刚被指挥使训斥了,怎么能随意乱来?”

说起这个,他真是气不打一处来,若是左相肯出面说一声,他何至于落到如此境地?

要说起来,血沙侯势力的人,被官府为难,起因也是鹰武伯擅自调动战兵,才导致了眼下的这般困顿局势。

血沙侯也知道调动战兵好,以他侯爵之位,调集一旅战兵前来搜索,再佐以战舟,陈太忠真的是插翅难逃,但问题是:这现实吗?

“就连现在这五十名战兵,也是本侯的护卫。”

你又不止这点护卫,杨真人再次建议,“何不将剩余五十名也调来?”

“再调五十名?”血沙侯气得笑了,“那我家的城堡,你帮着看吗?我先人的灵位和坟墓,你负责守卫?”

杨真人当然知道那五十名护卫的去向,不过他更在意自己的小命,听到这话,也只能长叹一声,语重心长地发话,“侯爷,当断不断,必有后患啊。”

“哼,本侯纵横沙场多年,这点事不用你提醒,”血沙侯重重一哼。

因为心情不好,他说的话越发地直接了,对方虽然身份尊贵,但他是手握重兵的侯爵,真要说起在左相面前的份量,对方还要差他一点。

杨真人闻言也毛了,也是重重地一哼,“侯爷自然算无遗策,就是不知道怎生会得罪陈太忠?”

“嗯?”血沙侯的脸,在瞬间就拉了下来,狠狠地瞪向对方。

“切,”杨真人一甩手,走到了一边,也是一脸的不爽——把我扯进这个泥淖,当爷愿意?

不满意我的话,你去告状啊,我欢迎你告状,能把我逼走更好。

两边不欢而散,不过搜查,还在继续。

在绕魂丝还有一天期效的时候,方圆百里的被污地面搜查完毕,在此前的一天里,战兵们的精神高度紧张,搜查的人手也加到了三十名,随时提防陈太忠的暴起发难。

但是这并没有什么用处,陈太忠就像长了翅膀一样,消失得无影无踪。

血沙侯不能接受这个现实,于是他下令,“密集攻击这片区域。”

他要最后排查一下,陈太忠是不是还躲在这片区域里——此前虽然相当谨慎了,但万一被陈太忠钻了漏子,躲过了呢?

两艘战舟上,射出了密密麻麻的千机弩,还有几名天仙,也使用拿手术法,不住地轰击着这片区域——除了不要阻碍视线,其他的都无所谓了。

狂轰滥炸了半天,毫无结果,血沙侯下令大家休息片刻。

不是他体恤战兵,而是这个时候必须休息了,否则九天期限一到,陈太忠卷土重来,这疲惫之兵的战斗力,多少会受到影响。

然后他又找到杨真人,“你说不会及时完成搜索,我完成了,还校验了半天,接下来,是否该继续校验?”

杨真人跟他的关系已经很僵了,闻言直接发话,“我建议侯爵,还是早点回家吧,家中的坛坛罐罐,打碎了可不得了。”

“要我搜查的也是你,要我回家的也是你,”血沙侯哪里肯吃他这一套?少不得直接飞一顶帽子过去,“你是不希望我抓到陈太忠?”

“侯爵你这话就说笑了,”杨真人闻言吓了一大跳,他在左相面前还算得宠,但是也受不住这样的谗言,“我曾经建议你增兵,是你拒绝了。”

“增兵有多不现实,你也知道,我不跟你说了,”血沙侯一摆手,根本不听对方的解释——你这是解释吗?是扯皮啊!

他眼睛一瞪,“我就是想知道,你将绕魂丝说得无所不能,天上地下绝无,我也听了你的所有建议,但是……为什么抓不到陈太忠?我甚至为此死了两名天仙死士!”

风黄界之大,各种奇妙术法多了,你跟我说这个?杨真人实在觉得有点吐槽无力,只能淡淡地回答,“绕魂丝是左相与我的,你若是觉得,我所说的不尽不实,大可向左相告我!”

两人正在扯皮,不远处的天仙猛地叫了起来,“陈太忠!定向盘发现陈太忠!”

蹭地一声,所有人都掣出了兵器,那些疲惫的战兵,原本都坐下调息了,闻言也蹦了起来,瞬间就组成了战斗队形。

血沙侯反应最是快捷,闻言厉喝一声,“人在哪里?”

“人在、人在……人在很远的地方,”那天仙也感受到了现场的慌乱,他原本就心情激荡,感受到这样的紧张气氛,吓得话都不太会说了,“嗯……很远。”

大部分人闻言,忍不住轻出一口气——还好,不在左近就好。

“去尼玛的,”血沙侯忍不住了,抬手将定向盘摄过来,又一脚踢飞了那天仙,端着定向盘细细打量。

一般而言,侯爵的工作,都是“决策千里之外,运筹帷幄之中”,他也不例外,虽然夺了定向盘在手,但也看不太分明——术业有专攻!

正好,杨真人也把头凑了过来,想要看陈太忠的位置——遥远,有多远?

看了约莫十来息,他倒吸一口凉气,“我艹……”

“他去了哪里?”血沙侯侧头瞪他一眼,语气是极其的不耐烦,“快点说!”

“这好像,好像……”杨真人露出了一丝苦笑,“好像是去了天风郡。”

血沙侯先是一愣,然后登时蹦得老高,大声喊了起来,“你说他去了哪里?”

天风郡正是他的封地所在,血沙侯崛起的时间不长,但也占了面积方圆万里的土地,加上附庸的势力,差不多有方圆十万里左右,面积抵得上天风郡的三分之一了。

“可能是真的奔您家去了,”杨真人面无表情地发话,这个时候,他也不敢玩个性了,侯爵老宅被抄,已经是暴走了,他怎能再撩拨对方?

血沙侯深吸一口气,憋了半天之后,缓缓吐出三个字来,“你确定?”

杨真人点点头,干脆地回答,“我非常确定。”

“那还等个毛线!”血沙侯一蹦老高,身子升到空中,大声地发话,“孩儿们,回家!陈太忠打上咱们家门了……你们忍得下这口气吗?”

“忍不下!”诸多战兵齐齐喊了起来。

“赶回去,杀了这只下界的蝼蚁!”血沙侯脸色铁青,一字一句地发话,“谁杀了这只蝼蚁,我军中的副将,就是谁!”

“尊侯爵谕令,”众人齐齐回答,不少人眼中一亮。

侯爵副将,那就是一个伯爵稳稳到手——事实上其中好处,并不仅仅是一个伯爵封位。

“随我回家,”血沙侯更不说话,转身就腾空而起。

众人见状,马上整理队伍,跟了上去,战兵的队伍集结得也很快,瞬间列队完毕,就进了战舟,紧随前方的大佬。

不过飞行了没多远,大家就又看到,血沙侯的身体猛地一震,居然虚虚地停在空中,众人忍不住要想——这又是发生了什么事?

真是发生大事了,血沙侯手中的同心牌,接二连三地碎裂。

同心牌传递消息的速度,比之通讯鹤还要快很多,只不过传递的信息量有限。

然而,血沙侯是出身于军旅,最重消息的快捷,家里放置了很多同心牌,不同的同心牌,代表的意思也不同。

现在同心牌渐次破碎,他第一时间就得到了真相:陈太忠正在攻打侯爵府!

“混蛋!”血沙侯大骂一声,指着前方的城市,“要快!”

一行人在城门口降落下来,横冲直撞地撞开排队的人,就要直闯传送阵。

有守卫上前问话,被天仙一指点出,登时倒退而回,口中不住地狂喷鲜血。

“区区蝼蚁,也敢拦血沙侯大驾?”这天仙冷哼一声,旋风一般刮过。

守卫其实算官府的力量,不过众人情急之下,顾不了那么多,更别说血沙侯的人,以往就以蛮横而著称。

血沙侯无心这点小事,他一边赶向传送阵,一边厉声发话,“我决定搜查的时候,怎么没有人提醒我一下,要家中也做好防范?”

他当时真的是“礼贤下士”地发问了。

众人闻言面面相觑,无人敢接话,心说你老人家当时发问,谁知道是什么意思?我们还以为你要收拾意志不坚定的人。

血沙侯爵的凶残暴戾,可是出了名的,对自己狠,对旁人更狠!

而且,做好家中防范……这种事需要提醒吗?

一旦真的有人提醒,没准反倒会被侯爵认为“怯战”,跟着这位脾气不好的主儿,什么事都得小心啊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