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一千一百五十五章 扑朔迷离

血沙侯沉吟一下,抬手抹一把脸上的雨水,“先搞清楚问题,再决定行止。”

他原本都不知道该进好还是该退好,那么先搞清楚问题的关键,是个不错的选择,找到问题的原因之后,再考虑如何解决——堂堂的侯爵,这点决断能力还是有的。

反正这支队伍不散的话,并不担心遭遇到陈太忠,他甚至希望那厮能撞上来。

杨真人也抬手抹一把脸上的雨水,淡淡地发话,“既然侯爵如此说,那我去联系了。”

说完之后,他转身走到一旁,放出了一只通讯鹤。

又有一名天仙走过来,雨水打湿了他的发髻,顺着下颌滴答到地面,按说灵仙之上,都撑得起气罩,不至于凄惨到眼下这种程度。

但是自血沙侯起,这一支队伍上上下下,都没有人撑起气罩,因为撑起气罩会用到灵气,从而可能导致被陈太忠发现。

追踪到这里,大家都已经付出了很多,自然不希望在这种小事上栽跟头,所以这些微的困难,挺一下就过去了。

他低声请示血沙侯,“侯爵,现在是否扎营?”

“不必!”血沙侯干脆地摇摇头,他以军功起家,本就是杀伐果断心性刚毅之辈,“本侯经历战阵无数,还怕这一点小雨?”

侯爵都不避雨,旁人也只能咬牙撑着,同时还要放出警戒哨,严防他人偷袭。

杨真人这一联系,就用去了一天一夜的时间,也不知道他联系的是谁,反正消息的反馈速度,绝对算不上很快。

一天一夜之后,他终于得到了一个确定的消息,匆匆赶来告知血沙侯,“真仙之下,绝无可能驱除绕魂丝,这个你也知道……但是遮蔽的话,还是有可能的。”

风黄界的诡异术法,实在太多了,不过这绕魂丝也是一桩奇物,等闲难得一见,还没听说过谁家会针对这种冷僻的奇物,搞出专门遮蔽的法门。

不过有些真器,或者会起到类似的效果——反正能遮蔽绕魂丝的,起码也得是皇族九大灵宝那个层次的宝物。

然而毫无疑问的是,陈太忠手上就算有真器,也没能力祭起,而那种高级的灵宝,论起稀缺程度来,比真器也不遑多让,陈太忠有可能得到吗?

能得到也无所谓,通过探查灵气波动,会很轻易发现这东西的位置——做到这一点,并不需要多么高深的技巧。

否则的话,血沙侯也不会以侯爵之尊,去感受那冰冷的雨水了——陈太忠都可能掌握得到的法门,侯爵府怎么会没有?

所以杨真人的结论是,“除了探查灵气的波动之外,我们主要考虑的是,陈太忠可能藏身于被污魂所污染的地面……污魂既然能污神魂,遮蔽绕魂丝的功效,也是很有可能的。”

可以看得出来,他也是在极力地寻找问题症结了,实在找无可找,才做出如此猜测。

不过这个猜测,确实也有一定的合理性,污魂位面之所以得名,就是因为对方能污染神魂,至于说被污魂所污的地面,能不能达到遮蔽绕魂丝的效果,那就只有天知道了。

没办法,风黄界虽然跟污魂界发生了多次战争,可是有太多细节并不能确定,而且绕魂丝这种东西,也实在生僻了一些。

“污魂所污的地面,”血沙侯若有所思地点点头,他认为这个可能性极大。

当然,他并不知道,杨真人没有提及,小世界也能遮蔽绕魂丝。

杨真人没脸说,而且他以为,就算自己不说,血沙侯应该也想得到这一点。

血沙侯确实具备这样的常识,但是跟杨真人一样,他认为这是不可能的,从而一开始就忽视了这一点,既然杨真人没有刻意指出,他甚至不会再往这个方面去想。

接下来,他就将几个重要人物聚拢在一起,说出了杨真人给出的猜测,或者是对方有高阶灵宝,或者是藏身于污魂所污的地面上。

说完猜测之后,他提出了问题:接下来,咱们该怎么办?

那就接着查呗,大家的态度都很一致——都已经猜出对方的手段了,莫不成就这么回去?

其实想回去的人也有,但是不敢这么表态,大家跟随血沙侯不是一天两天了,深知侯爵是个什么样的脾气——刚愎自用,一条路走到黑。

甚至有人怀疑,侯爷是不是要借此机会,看一下谁意志不够坚定,在搜查之前,先将可能动摇的家伙收拾了。

事实上,这么想的人还真错了,血沙侯已经决意搜查,这一点不假,他也不是个轻易能改变主意的人,但是他这么问,还真是想听取一下大家的意见,看看有什么是自己没想到的。

然而大家都不敢轻易捋侯爵的虎须,他这次礼贤下士的发问,并未起到什么效果。

接下来的时间里,侯爵府的队伍加快速度,抵达了陈太忠消失的地方。

那里还真有一大片被污魂污染的地方,在这里,发生过一场大规模的战斗,面积怕不有百里方圆。

事实上,北域的修者对这里都不陌生,“这里不是河原战役的阻击战场吗?后来打成了主战场的。”

河原战役是北域抵御污魂位面进攻的重要一役,此役过后,北域的情势稳定了下来。

不过此刻没人有兴趣谈这场战役,血沙侯大手一挥,“搜!”

在赶来的途中,定向盘始终被密切观察着,再没有发现陈太忠的痕迹。

这也就是说,此人极有可能还藏在这百里之内。

有鉴于如此认识,血沙侯等五位真人将此人护卫在中间,派出了二十名战兵,分作两组,在这片土地上,拉网式地排查着。

虽然分兵了,但只是一些小喽啰在搜查,最大的打击力量,则是在旁边虎视眈眈,随时可以出击——直线距离没有超过二十里,可以说是转瞬即到。

这个决定,对那些战兵有些不公平,血沙侯倒也有法子,五十名战兵轮流上前——不能总让那二十名顶在前面,否则神经高度紧张之下,久了会出问题。

如此一来,确实是大大地缓解了战兵们的紧张情绪,虽然从加入军队时起,他们就做好了战死的心理准备,但是如果能不死,谁又舍得死?

位面大战都没战死,谁又甘心死在这种地方?

战兵们的搜查相当细,也相当有章法,一组负责主要搜索,一组就是拾遗补缺,阻拦任何可能被陈太忠溜掉的道路。

对方会隐身?这个无所谓,战阵气机牵引之下,隐身术很容易被发现,根本无处遁逃。

一开始,这些战兵还小心翼翼战战兢兢,不过随着一天一天过去,一直没发现什么事,大家的胆子也逐渐地大了起来。

当第二场雨降下来的时候,甚至有战兵撑起了气罩防雨,这已然是搜查的第五天了。

如果陈太忠还在这片区域里,那是插翅难逃,战兵撑起气罩来,能更好地保护自己。

若是他已经不在这里,那就只有一种可能,此人借助高阶灵宝,遮蔽了绕魂丝,早不知道去了哪里。

当然,陈太忠也可能悄悄地潜回来,来一记回马枪,但是丫只要使用者高阶灵宝,就肯定会有灵气波动,难逃诸多高阶修者的法眼。

而那厮一旦收起高阶灵宝,又难逃定向盘的锁定。

所以事到如今,搜查的战兵们撑起不撑起气罩,实在无关紧要,反倒是撑起还好一点。

为了防止陈太忠可能的去而复返,血沙侯又派出二十名战兵,在被污的地面附近来回巡查,主要是探查灵气的波动。

这二十名战兵搜查得异常轻松,因为他们觉得散修之怒回转的可能实在太小了——那厮没准都不知道身后有人追踪,为何要回来?

万一陈太忠真的发现了绕魂丝,并且用手段将其遮蔽,那就要考虑悄悄潜回的后果,灵宝的灵气波动,瞒不过有心人啊。

所以他们一致认为,我若是陈太忠的话,知道遮蔽效果不错,那就绝对不会回来——起码在九天之内,不会返回来。

待到绕魂丝的效果消失,再悄悄潜回来也不迟,君子报仇十年不晚。

以散修之怒跟巧器门的刻骨仇恨,在种蘑菇之前,他可不也蛰伏了一年多?

总之,相较里面搜查的二十名战兵,外围搜查的二十名战兵,心情是很放松的。

看到第二场雨下来,不但搜查的战兵有点不耐,杨真人也有些急躁,“血沙侯,是否再召来点战兵?只余四天多了,还有一多半没有搜查。”

“下雨的时候,就会快一点,”血沙侯面无表情地回答,他是沙场宿将,关键时刻很沉得住气,没有这点心理素质,他怎么能积攒到偌大军功?“这时,隐身术很容易露馅。”

雨水对隐身术的影响确实很大,陈太忠第一次被人埋伏,险些身死,就是因为下雨天,隐身术被看破。

而血沙侯算计得也很好,虽说已经过去了四天,但是抛开追人的一天半夜,搜查这里总共也才用了不到三天,按这个速度算,九天之内搜查完这里,还是很有把握的。

他也不相信,陈太忠真不在这里,他更相信,那厮发现己方的搜查有效,所以悄悄地退却,只等一个关键时刻,己方有所懈怠的时候,猛地杀出,达到突围的目的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