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一千一百五十四章 绕魂丝

血沙侯正一筹莫展之际,得了这样的消息,真的是喜出望外。

“属下确认了,”天仙开心地回答,“碧血天地兄弟有意诱敌,拼死激发了绕魂丝,现在定向盘已然有了反应。”

“碧血天地……”血沙侯这才想起这四个字来,微微咂巴一下嘴巴,“这二人……如何?”

其实他心里明白,自己都不需要问的,此二人无父无母,是他培养的军中死士,修为也是靠药物堆积起来的——其中夹杂不少毒性很大的药物,导致连血都是绿的。

这二人都是初阶天仙的修为,因为提升手段走了旁门,只能活最多五百岁,现下已经活了三百多岁,已经淡看了生死。

但是两兄弟并不怨恨血沙侯,反而对其感恩戴德——没有侯爵的话,他俩登仙都难,现在已经活过了三百岁,多的寿命都是捡来的。

两人战斗也是悍不畏死,是血沙侯非常得力的助手,不过两名初阶天仙遇上陈太忠,后果倒也不用说了。

“战死了,”报信的天仙终于收起笑脸,黯然回答,“据说若不是想激发绕魂丝,他们也未必会轻易被斩杀。”

他俩遇上陈太忠,死是一定的,轻易和不轻易,很重要吗?血沙侯心里非常明白,于是轻喟一声,“将两人的双修伴侣斩了,陪他俩而去!”

碧血天地兄弟好色,双修伴侣足有几十名,但却并未诞下子嗣,用兄弟俩的话来说就是:活在风黄界太辛苦,孩子不如不要。

这确实是哥俩的想法,但是还有一点也很关键:两人帮血沙侯做的恶事太多,其中有些事,还是对内部的清洗。

两人活不过五百岁,不足以扶持孩子的成长,反倒会引来仇家,这子嗣不如不要。

血沙侯知道两人无后,既然不能帮助培养后代,将他们的双修伴侣斩杀陪葬,也算对这两名忠心耿耿手下的回报。

天仙才待领命而去,中年文士又出声发问,“确定绕住了陈太忠?”

“非常确定,”这天仙点点头,傲然回答,“当时在场的人极多,还有暗组的钉子。”

“召集人手,”血沙侯拍案而起,干脆利落地发话,“一起出击,务必诛杀此獠!”

没用了一炷香的功夫,血沙侯府就纠集了起了队伍,六名真人出动了五名,还有一个五十人的战兵队伍。

紧接着,一行人就冲出了侯爵府,宅院内是没有传送阵的——起码没有可以跟其他地方互通的传送阵,否则侯爵府就太不安全了。

一路急赶三百余里,来到最近的城市,入城之后,直接传送而去。

传送的城市,距离发现陈太忠的地方,不足百里,众人抢出城去,五名真人护送着一名天仙,两艘战舟靠后,还有三名天仙在空中飞行,护卫灵舟。

被护送的天仙,手持定向盘,锁定手中玉盘上的一个白点,不住地指引方向,“快点,再快一点……相差不足五百里了。”

“降低高度,”血沙侯咬牙切齿地发话,“今日一定要斩杀这小畜生。”

又飞一阵,那天仙低呼一声,“不足四百里了。”

“放慢点速度,”一名方脸玉仙低声发话,此人是六级玉仙,是此行五名真人中,修为最高的,“那厮经验丰富得很,莫要被他发现了。”

血沙侯真是恨不得生剐了陈太忠,但是他很清楚,这名真人是左相特地调拨过来,有丰富猎杀经验的,这种事,还是听专家的比较靠谱。

一行人追踪了整整半天,加一个晚上,距离陈太忠却还有差不多两百里。

对于真人来说,两百里的距离,足够发动一次强攻了,但是对这帮人来说,这远远不够,大家想的是诛杀陈太忠——此子不除,永无宁日!

追着追着,天上猛地下起了小雨,手执定向盘的天仙惊呼一声,“奇怪,信号居然弱了很多,难道……是被雨水侵扰的缘故?”

方脸真人闻言冷哼一声,“怎么可能,绕魂丝绕的是神魂,跟雨水能有什么关系?”

他是追踪暗杀的大行家,对于这些东西,最有发言权。

然而话音未落,那天仙又惊呼一声,“糟糕,定向盘追不到人了!”

血沙侯一听这话,只觉得全身的汗毛刷地竖了起来,身子一晃,上前劈手夺过了定向盘,厉喝一声,“滚开!”

让别人滚开容易,但是他自己操控一下定向盘,发现上面显示的白点,忍不住冷哼一声,“我艹,下雨真的影响定向盘?这怎么可能?”

“咦?”方脸玉仙听到这话,忍不住也凑了过来,观看一阵之后,还将定向盘拿到手里,拨弄一番。

其他人都用期待的眼光看着他:这定向盘和绕魂丝,都是你提供的,能找出问题吗?

方脸天仙拨弄半天,终于颓然发话,“这个……原理我也不是很清楚,看起来出了点问题。”

他说得很不好意思,但是当他抬起头来的时候,才发现众人的目光,令他更不好意思:我说,你们都看着我做什么?

然后,有个初阶真人面色不豫地发话了,“郑侯,接下来该怎么办?”

怎么办?查啊,血沙侯刚要张嘴,猛地又怔住了——他们已经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境地。

其间的关窍,在场的人也都想到了,一时间场面寂静得可怕,天地间只余细雨打在树叶上的沙沙声。

这种情况下,分开搜索,那纯粹是送死,这支队伍的战力极高,就算遇到两名高阶玉仙,也有一拼的实力,但是分开就不一样了,陈太忠那厮,可是号称真仙之下无对手。

哪怕队伍只分为两拨,一旦遭遇对手,留不下对方不说,己方也可能承受惨重损失——全军覆没都是可能的。

不搜索吧,实在有点心不甘情不愿,都已经追到这里了,也咬住了陈太忠的尾巴,就此罢手,真的太令人感到遗憾了。

而且话说回来,此刻回转,也不是没有危险的,万一是那厮发现了身上的绕魂丝,并且有能力遮蔽的话,半路上暴起偷袭,这支队伍会遭受不必要的损失。

沉默良久,血沙侯侧头看向方脸天仙,“杨真人,这绕魂丝是否容易被中者发现?”

“这个……理论上是有可能的,”杨真人沉吟一下,不情不愿地点点头,事实上,他并不想承认这一点,可这种时候,不是他遮丑的时候,“西疆真意宗专修神魂,也许有什么法门。”

下一刻,他的声音变得坚定了起来,“但是我可以保证,真意宗也无法驱除绕魂丝,起码高阶玉仙是做不到的,这一点……嗯,我非常确定。”

他后面说得含含糊糊的,但是在场的基本上都听懂了。

战舟中有个灵仙听不太懂,低声问旁边的同伴,那同伴白他一眼,压低声音发话,“既然非常确定,自然是下过这样的手……如此事情,怎方便多说?”

这个解释,让大家松了一口气,然而问题又来了,发话的是一名初阶玉仙,“那这厮就这么摆脱追踪,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“你是在质问我吗?”方脸天仙阴森森地看他一眼,脸也刷地拉了下来。

想他是被左相派来的,身份原本就不差,而且陷入这种危险的事情中,心里一开始就有些排斥——左相跟陈太忠并无冤仇,为什么派我执行这种可能送死的任务?

眼下追踪陷入僵局,他的心情就越发地烦躁了,现在还要遭到对方的质问,在这种糟糕的情绪的影响下,他甚至有暴走的冲动。

“杨真人息怒,”另一名玉仙出声劝解,“事情发展到这一步,大家都不想看到,我们只是想尽快地捉到那厮……这也是你的愿望,大家有共同的需求,对吧?”

方脸天仙闻言,倒是压下了一些火气,不过饶是如此,他还是又狠狠瞪那初阶真人一眼,冷哼一声,“以后说话,注意点尊卑!”

初阶玉仙嘴角抽动一下,不好再说什么,那劝解的中阶真人又发话了,“杨真人能否询问一下……绕魂丝会在什么情况下被解除?”

“解除是不可能的,”杨真人断然摇头,斩钉截铁地回答,“除非他是真仙,否则定然要受足九天的时间。”

“那遮蔽呢?”中阶真人再次发话,“也许有手段可以遮蔽,真人何不一问?”

遮蔽也很难,杨真人心里非常清楚这一点,他能想到的,就是除非对方拥有小世界。

但是陈太忠拥有小世界,这这这……这可能吗?那不过是个下界飞升的土鳖,先是混迹于散修,然后靠上了凋敝的浩然派,从哪里能得到小世界?

哦,倒是忘了,浩然宗可能会有小世界,但是姑且不论,陈太忠跟浩然宗的关系近到了那一步没有,只说以陈太忠的修为,浩然宗可能放心把小世界交给他吗?

绝对不可能!

既然是不可能的事情,杨真人就懒得多说,今天绕魂丝出了问题,他已经被旁人置疑过了,再加上心情极为糟糕,他也不想再吸引别人的嘲笑了。

当然,绕魂丝为什么失效,这个问题还是要解决的,他扭头看向血沙侯,“侯爵你看?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