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一千一百五十二章 人心涣散

陈太忠也没想到,北域官府的配合,能到了这一步。

他早就知道,官府对血沙侯的容忍不是很高,不过一直以来,他认为官府会做的,不过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却是没想到,他们竟然会反过身来,主动对郑家进行打压。

事实上官府没那么好心,他们做梦都想坐看陈太忠和血沙侯往死里掐,但是非常不幸的是,朱涌金带战兵寻仇,触碰到了官府的底线。

没有爵位的初阶玉仙,可以有战兵护卫,也可以离开营地。

但是朱真人两项错误,犯得都太离谱了:他没有爵位,所以只能拥有战兵护卫五十名,这次拉出来的战兵中,只有二十人是他的战兵护卫,其他八十名战兵全是军中精锐!

他的那三十名护卫哪儿去了?去看护家族了,在家族被攻打的时候,几乎损失殆尽,这也是令朱涌金暴跳如雷的缘故之一。

而且他离开营地,走得也太远了一点,直接跨了道,搁在地球上的中国,就是带兵跨了军区,官府再能忍,也无法对此视而不见——哪怕他带兵是回家。

其实这种事,朱涌金不是第一次做了,不过往昔他虽然也带兵回家,都比较低调,到了家族关起门来之后,才比较高调。

官府不想惹毛左相和血沙侯,见其还识做,倒也不欲多事。

也正是因为如此,才养成了朱涌金带兵回家的习惯,这次依旧是如此。

但是千不该万不该,在朱涌金死后,竟然有大批战兵来官府讨说法。

这种情况下,官府想假装不知道都不行了,为了维护官府的颜面,他们也必须死磕血沙侯——真的没有别的选择。

甚至紧接着,一些地方推出了核查令,核实城中的天仙和灵仙,其中尤其严查左相的人马——当然,最重点还是跟血沙侯有关的势力。

核查令也是风黄界官府的一种统治政策,主要体现在城市管理中。

简而言之,就是官府要知道城中各大势力的主要修者等级,不得隐瞒不报,而且当城中的高阶修者达到一定数量之后,部分修者必须迁出城去,以保证城市的稳定。

打个比方说,一个城市的城主,手上有三名天仙的话,维持城市秩序不算什么大问题,但若是城中一下涌入百余名天仙的话,城主估计就得吓个半死了。

事实上,就算涌入七八名天仙,城主都得头大——如果这些天仙来自于一个势力的话。

这种情况之下,城主如果不想邀约外人前来帮忙,就可以执行核查令。

核查完身份之后,官府认为有必要清出城的,就会给出时间,令其搬出城去。

执行这个核查令,弹性是很大的,往昔一般也没什么人叫真——城主足够强大的话,何必执行?城主不够强大的话,又该如何执行?

所以一般而言,只有在面临大战的时候,核查令才会比较严格地执行。

但是现在位面大战已经胜利,居然有地方官府想要执行核查令,而那些被通牒必须出城的主儿,多半还都是左相的势力,尤其是亲厚血沙侯的。

这一举措,用心极为狠辣。

鹰武伯的世子因为居住在城中,所以侥幸逃过一劫的消息,已经被人所周知,那官府现在这么做,就是告知他们:别在城中躲着,出去挨陈太忠的刀吧。

当然,核查令不是只有逐出一个选择,被驱逐的修者不想出城的话,可以选择听命于官府——不稳定因素转化为稳定因素了,自然也就不存在问题了。

所谓听命,搁在战争时候,就是官府强行征用,形势不严峻的时候,就是按时应个卯,时不时接点小任务——你既然选择不出城,那就得多少付出一点。

核查令在严厉之外,也展示出了宽容之道。

这是修者的社会,讲究阴阳和合之道,一味严厉的话,就是走了极端,不合天理。

有这个选项,血沙侯的人纷纷决定不出城,选择了服从官府调度。

但是这宽容之道,也架不住有人琢磨,没过几天,执行了核查令的几个城市,纷纷给那些不肯出城的家伙派了任务——在城外周边巡查。

这可是操蛋到不能再操蛋的任务了,岂不是告诉他们:你们不想出城?好啊,不让你们长期出城,但是时不时得到城外走一趟。

至于说可能遇到陈太忠,那就是你们的事儿了,自求多福吧。

官府这一手,可实在太损了,虽然这城外探查任务不是天天有,但是出去一趟,比位面战场的凶险也不遑多让。

没过两天,出城的人里就有了伤亡,怎么死的都有,还有一个灵仙,是被人从远处用灭仙弩诛杀。

这显然不是陈太忠的手段,不说他玉仙杀灵仙,能不能丢起这个人,只说就算他的伴当,最少也是天仙,根本不可能用灭仙弩来杀灵仙。

定然是有人浑水摸鱼!不少人甚至猜测,是不是官府中人要对左相的势力下手了。

这种阴谋论姑且不论,前文说过,修者执行官府派发的任务,在执行过程中死亡,官府可能不会赔偿,但是绝对要搞清楚原委,还要帮死去的修者讨回公道。

讨公道不是为了安慰死去的人,而是官府的尊严不容践踏!

苦主就将族人的死讯告诉了官府,要求官府做主捉拿凶手。

哪知官府更奇葩,他们直接拒绝受理:这些人我们要逐出城的,他们苦苦哀求不想走,我们勉为其难地帮他们找几个小任务,是为了让他们留在城中。

现在可好,我们的一片好心,你们不领情也就算了,还想将责任推到我官府身上?

我们求你们留下了吗?不服气的,可以走人啊。

像你们这种不稳定的因素,以为我们真的很欢迎?

要不说最大的无赖就是官府,这话一点不假,谁让人家掌握了暴力机器,掌握了话语权呢?

种种无赖嘴脸,好悬没把血沙侯的人气死,不少人都是祖祖辈辈居住在城市里,怎么一个核查令下来,就成为被驱逐的对象了呢?

有人受气不过,直接传送到别的城市了,但也有人无法抛舍家业,只能苦苦硬捱——谁都知道血沙侯惹来煞星了,他们想处理产业,怎奈交易价格低到令人发指。

饶是这样,购买者还振振有词,说你们得罪的可是散修之怒,那厮出名的不讲理,我买了你的产业,最后没准还得白白地让与那厮,内种风险实在太大。

其实谁都知道,这不过是压价的砝码罢了,陈太忠飞升于东莽,成长在西疆,北域里是半点根基皆无,那些产业拿来做什么?

当然,也不能说这种担忧是纯粹的杞人忧天,毕竟散修之怒的很多行为,都没有章法可言,脾气又暴躁,能做出什么事,也是很难预料。

血沙侯更是气得跳脚,他现在已经全面龟缩于自家的封地之内,更是邀约了几位好友来助战,现在的血沙侯家,足足有六名真人。

但是封地之外的事情,他无法干涉,也不敢随便出门,陈太忠加小麒麟的组合,实在太可怕了,三名玉仙之下,没谁敢出门的。

当然,出门走传送阵还是可以的,但是一旦出了门,自己的家业可能就不保了。

现在的血沙侯正坐在大厅内发牢骚,“混蛋,这样下去,我都要成光杆司令了!”

原来,很多郑家辖下的修者,跑到了别的城市,他的实力空前地分散,尤其是有些人传送到某些城市之后,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。

血沙侯是以军功起家,下面的修者很有些孤魂野鬼,脾气暴躁而且凶名赫赫,战斗力极强,犯了事情不得不跑到军营藏身,属于一人吃饱了全家不饿,牵挂很少。

这些人在军中捞取够了战功,再加上获得了赦免,本来就可以离开军队了。

只是他们出去了,也没什么好去处,没准还被人强行请去做供奉、客卿什么的,倒不如留在血沙侯身边,树大好遮阴,也图个自在逍遥。

可是眼下陈太忠来复仇,摆明了就是暂时不动郑家,要先铲除羽翼,那现在就不是树大好遮阴,而是树大招风了。

这种情况下,不少人直接脚底抹油开溜了,大不了爷不在北域混,去其他四域混去。

一开始,还是个别人零零散散地失踪,到后来,一天都要失踪好几人。

讲究一点的,去了外域之后,还会托个人来报信,说侯爵和散修之怒的恩怨,我们掺乎不起,所以走人了,有些不讲究的,根本就是直接消失,音讯皆无。

随着下面修者的流失,血沙侯这一方的修者,也越来越胆战心惊,一时间人心惶惶,不知道该如何取舍了。

前两天,一位密谍小队的队长失踪,是高阶天仙,据说是传送之后就走失了,应该不是遇害,而是逃匿了。

消息被很严密地封锁了,但是现下的情况,整个血沙侯的阵营中,基本上没什么秘密可言——关于侯爵行踪之类的秘密,倒还能守得住,可是下面人的秘密,传得飞快。

终究是曾经一起在战场上见过血的袍泽,谁还没有两个过命之交的知己?

知己的知己,未必是我的知己,知己的知己的秘密,我却很可能得知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