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一千一百五十章 谁是黄雀

因为精于群战,伯爵府在付出两死三伤的代价之后,彻底地撑起了防御阵势。

亭山派弟子猛攻几次,发现撼动不了对方,心生退意了,“那位上人,我取虎修尸身,你取人族尸身,就此离开,你看如何?”

“不要你亭山派的至宝了?”那剑修兀自不忘嘲讽他一句,“好吧,便是如此!”

他俩猛攻两招正要退走,防御阵中的灵舟猛地射出两箭,正是灭仙弩发射的,害得两人差点中招,忙不迭地躲闪。

两人攻击防御阵的时候,灭仙弩不能发射,因为怕误伤族人,唯一的作用,就是时不时地冲对方的灵舟来一下,阻止灵舟里的人出来捡拾尸身。

“混蛋,”剑修生气了,大喝一声,“尔等蝼蚁,真的是求死吗?”

余飞翎哈哈大笑,“都到了这个时候,还想得了便宜就走吗?乖乖束手就缚,我不杀你!”

“那你们是一心求死了!”亭山派弟子冷哼一声,手上长枪一收,显出两柄短枪来,“兀那剑修,此前分派说定了,现在……谁杀的,储物袋就是谁的。”

“你果真还有留手,”那剑修哈哈大笑一声,手中的长剑一收,换成了一人长的厚重大剑,又给自己身上拍一张宝符,笔直地冲向了防御阵,“便是如此分派了……重剑无锋!”

得,两名天仙被伯爵府的众人激怒了,直接玩命了!

九公子又高声叫了起来,“余飞翎……你个没脑子的!”

余飞翎冷哼一声,脸色阴沉得可怕,“九哥你要再说一个字,就给我顶到最前方去,如不听从……以叛族之罪处理!”

最前方哪里是能顶的?两名天仙一怒,眨眼间砍瓜切菜一般砍伤了六人。

余飞翎冷哼一声,脸色真的很不好看,他相信族中现在已经从城中来援了,但是这两名天仙的杀伤力,也委实有点大。

又被砍伤两人之后,伯爵府的军心有点浮动了,那老妪高叫一声,“公羊前辈还不出手?”

没人理会她的高叫。

唉,余飞翎暗叹一声,他知道只有自己才使得动公羊,此时也不能藏私了,“大家守住,援兵转瞬即到……公羊上人请出手。”

“老夫憋了很久了!”一个身影猛地升高,电射一般俯冲向那剑修。

“嗖”地一声响,剑修的灵舟上,也奇快地射出一箭,公羊上人猝不及防之下,想要躲闪,有些来不及了,一箭过去,整个左膀炸得不见了去向。

这灵舟一直没有发射灭仙弩,否则防御阵真的不好防守了,所以众人一致认定,此灵舟没有装备此物,不成想此刻猛地射出一箭,自家登时吃了一个大亏。

“混蛋!”公羊上人登时大怒,想也不想,空中一个大弧度转身,就直奔那灵舟而去,浑然不顾身受重伤。

他是老鹰武伯的贴身侍卫,三百年前就该死去的,被老鹰武伯救活,就隐入伯爵府,成为府中的一张暗牌,外界根本不知道,鹰武伯爵府,其实有五个天仙。

此次暗牌一出,尚未建功就丢了一臂,这让他面子怎么挂得住?

就在此刻,斜下方一声咆哮,一道影子快若闪电地扑了过来,一道钢鞭重重地击向空中的公羊上人。

“这是……那虎修?”伯爵府的人,登时就惊呆了。

虎修这出其不意的一击,直接将公羊上人打做了两段。

“还是上当了!”余飞翎痛苦地闭上了双眼,心中是说不出的悔恨。

“收网了,”远处传来一声轻哼,一道白光在地面上曲折而去。

这是纯良,它负责清除远近的暗桩,在得知陈太忠已然截到出城援助的伯爵府诸天仙,它就开始拔除暗桩。

伯爵府的周围,其实暗桩很多的,鹰武伯的领地距离百德城,差不多有三百里,族人八千多,附庸近两万,都算伯爵府的眼线。

若是鹰武伯将防御重点放在本府中,陈太忠等人根本不可能在两百里内打听到任何消息,哪怕是有什么人失踪,伯爵府也会第一时间得到消息。

这是优势,但是同时,伯爵府是挡不住陈太忠的,所以鹰武伯府的重要人物,不得不全部迁入城内,也是自废了大部分眼线。

现在的这场战斗,伯爵府始终没有人尝试逃跑,那是因为他们知道,逃跑不但会面临严重的惩罚,而且也未必跑得了。

对于消息传递,他们却并不担心,虽然三方因为种种忌惮,没有一方升空作战,太远的地方看不到,但这里是伯爵府的领地,还愁没人递话?

纯良一开始不出手,就是等他们传话,确认对方天仙已然尽数出城,那就可以弄死这些家伙了,以免陈太忠出手报复的消息,被传出去。

其实在余飞翎尚未出伯爵府的时候,城中就得到了消息,有两名天仙在领地内争斗。

接下来,就是源源不断的消息传了过去,甚至打交道的过程都很详细。

看到己方一句话,逼得两名天仙大开杀戒,鹰武伯忍不住长叹一声,“还是……太幼稚啊,慢慢地磨一阵,消耗他们的体力不好吗?”

“你磨得了,但是飞翎需要两名天仙的战利品,”老鹰武伯冷哼一声,“那孩子本来就没有多少修炼资源,如此美事,换给我也忍不住。”

“无非两名上人而已,”鹰武伯讪讪地发话。

“一只虎修就足够了,而且……现在是四名上人的战利品了,”老鹰武伯登时站了起来,“好了,不想去的别去,我是要去的。”

对于来自陈太忠的威胁,大家都知道,但是他说的没错……现在是四名上人的战利品了。

陈太忠会凑巧在这个时候来吗?太不可能了,连严守伯爵府的余飞翎都有懈怠之心,这一群人,在城里憋得也够久了。

大家都认为不可能,而且此次发生在伯爵领地内的事,虽然看起来蹊跷,但是此后的发展经过,证明这只是一起突发事件——所有人的表现都合情合理。

再加上老伯爵要出去救人,那谁还敢不跟着?为了保险起见,伯爵府还约了一名族外的天仙前往。

这天仙也是提前打过招呼的,贪图伯爵府重利,所以一叫就到,根本没有任何耽搁,五名天仙加一队战兵,就杀气腾腾地出城,奔向伯爵领地——三百里地,该转瞬即到才是。

然而,才出城不到一百里,一片无人的荒野上,猛地响起一声钟声,低沉而悠远。

所有人都扛不住这钟声,直接从空中跌落了下来,只有老鹰武伯身为高阶天仙,跌落在地之后,还有几分神智残存,“这是……”

空中出现一个影影绰绰的身影,似乎是挥了一下手,“收割了。”

两个蒙面女子从空中蓦地出现,直接下手宰杀出来的修者,一刀一个不带半点含糊。

“浩然双娇,呵呵,”老鹰武伯苦笑一声,终于明白,自己家族,此次栽得不算冤枉,“阁下便是陈真人吗?”

人影渐渐地实化,一个年轻男子虚浮在空中,背着双手淡淡地发话,“你若识相,说出郑家的布置,我饶你一族性命。”

老鹰武伯深吸一口气,缓缓地发话,“可否饶了飞翎一命?”

陈太忠笑着点点头,“我饶他一命,自是无妨,区区蝼蚁,不看在我眼里……散修之怒一诺,你当相信。”

“那我真有消息奉上,”老鹰武伯知道自己是肉在砧板上,是死是活要看别人心情,所以很干脆地认栽——族中就算天仙尽失,有飞翎在,五十年内登仙,爵位还保得住。

这也是风黄界的规矩,本来是族中无天仙,就该削去伯爵的爵位,但是下面的伯爵们闹得太凶,不得已给出了延缓五十年的期限。

其实这期限,也未必安了什么好心,五十年内登仙,该家族不知道要付出多少的资源,就算有人勉强登仙,势力也绝对大不如前,不过不管怎么说,这也是官府的善政。

老鹰武伯也知道,五十年指望余飞翎登仙,难度不算大也不算小,但是到了这个时候,还由得他计较吗?有一丝希望就不错了。

不过他终是活了八百多岁的人,虽然摔得七荤八素了,思维却还缜密,“我说的饶他一命,是不得废去他的修为,不得加以禁锢。”

“呵呵,”陈太忠冷笑一声,不屑地发话,“禁锢他的修为?凭他……也配?”

老鹰武伯也知道散修之怒的口碑,闻言心中一块石头落地,也不求对方发誓什么的——他生恐惹恼了眼前的这厮,他将自己所知道的,原原本本地道出。

说到最后,他眼睛一闭,眼泪自眼角不住地滚滚而出,“我说完了,麻烦真人给个痛快……记得您的承诺。”

“痛快,我当然是要给你的,”陈太忠笑了起来,笑容异常地灿烂,“承诺我也记得,不过,你家门口那个剑修,却是被你诛了族的……我不能强迫他不报仇。”

“你!”老鹰武伯怒视着他,一口鲜血喷了出来,“你怎能如此?”

“我最喜欢做的是,就看到别人干不掉我,又无可奈何的样子,”陈太忠接着笑,露出了白生生的一口牙齿,连后槽牙都看得到,“人家要报仇,关我什么事?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