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一千一百四十九章 两败俱伤

后面出现的虎修,明显是在追前方的天仙,它的速度奇快,一个瞬间加速就拦在了对方前方,二话不说就放出一条钢鞭,狠狠打去。

人族是名剑修,也是战力超强的,只不过飞行速度不够快,双方登时战做了一团。

“呼,还好,”有人长出一口气,“战场不在咱家领地内。”

天仙打架凡人遭殃,伯爵府的领地宽约六十里,长约百余里,再加上旁边一座小山,就是全部了。

既然不在伯爵的领地,大家就安心地看打架,遗憾的是离得比较远,看得不分明。

不过也没人好奇出去观看,眼下正值非常时期,又是两个天仙战斗,谁也怕伤着自己。

两个天仙战了约莫半个时辰,眼见虎修越战越猛,有人叹口气,“兽族真是霸道啊,在人族的地盘,也敢如此放肆。”

话音未落,人族剑修的剑上爆出一团光芒,双方猛烈地撞在了一起,亮起一团巨大的光芒,不多时,光芒消散,两名天仙不见了踪迹。

“同归于尽了?”高阶灵仙的老妪眼中一亮。

其他人闻言,相互扫来扫去,目光中充满了跃跃欲试。

“我去探一下,”一名中阶灵仙一抬手,就放出了一艘灵舟,“五十七弟,借两个铁卫用一下,可成?”

余飞翎脸上抽动一下,“再看看吧。”

“再看,东西就要被人拿走了,”中阶灵仙也是伯爵之子,他冷哼一声,“富贵险中求,你当别人会因为两人落入咱家领地,就放弃冒险吗?”

那两名天仙战了一段时间,战场落到了那座小山上,正是伯爵府领地。

小山之后的群山,其实也是伯爵府的地盘,不过那是可以买卖的地方,是鹰武伯府买来的,将来也能卖出去。

领地则不同,是皇族的恩赐,是伯爵府的口粮所在,不是不能卖,但是想要卖出,手续相当复杂。

“老婆子愿意陪九少走一趟,”那鸡皮鹤发的老妪又发话了,她桀桀地笑着,“若有收获,当然会上交族中。”

能上交族中才是见鬼,余飞翎心里太清楚了,九哥和老妪都是世子阵营的人,真要贪墨一点东西,谁还能跟他们叫真不成?

“果真有人来了,”有人冲着远处一指,一个小黑点正在飞来,显然也是发现这里有大战,想来拣点便宜。

“你们守好城堡,公羊前辈跟我走一趟,”余飞翎果断地发话,旁人都不怕死敢出城,他还不出城的话,就未免太没有担当了,不是个未来伯爵该有的样子。

而且两名天仙同归于尽,他俩的储物袋……真的是惹人垂涎啊。

事实上,光说那虎修的一具尸体,也是惹人垂涎的,那是天仙级别的兽修啊,虎鞭、虎骨、虎皮加上一身精血……值得一搏。

他不是没有想到陈太忠的威胁,但是他都打算开会,商谈降城堡的警戒等级了,所以这戒备之心虽然有,却是少得可怜。

他一招手,也摸出一艘灵舟来,瞬间登上七八个人,灵舟划破长空而去。

而他的身后,又跟了一艘灵舟来,却是他九哥的灵舟——传说中的天仙两败俱伤,就在眼前,谁不知道捡便宜?

然而,他们还是慢了一点点,那个黑点比他们快一些降落,也是一艘灵舟,要命的是,灵舟旁边跟了一个人,是凌空飞行的,居然又是一名天仙。

不过这名天仙的目标,不在他们身上,因为又有一名天仙破空而至,那人嘴里高喊着,“亭山派办事,旁人速速退去!”

“我呸,”这名天仙冷哼一声,面现桀骜之色,“这里是北域,中州小派,滚远一点,要不然让你来得去不得。”

“这里是我鹰武伯府领地,”九公子走出灵舟,大声发话,“你们擅自闯入,真是不知道死活!”

“你……”余飞翎狠狠地瞪自己的九哥一眼,我怎么能有你这么愚蠢的兄长?

他的想法是:咱们既然已经看了一场两败俱伤,再看一场又有何妨?

那两边都有天仙,你却偏要着急跳出来,这是找死吗?

“鹰武伯府?”那两边闻言齐齐一愣,那亭山派的天仙先发话了,“鹰武伯府也得讲规矩,那剑修偷了本派的至宝,你们还是莫要过问的好。”

“笑话,”另一名天仙冷哼一声,抬手一剑斩了过去,绝对地出其不意,“敢污蔑我族中供奉……纳命来!”

亭山派弟子长笑一声,掣出一杆大枪同对方战做一处。

九公子见状,才要再说话,感觉到一道目光狠狠瞪来,侧头一看,正是自家的五十七弟。

一时间他大怒,心说你居然敢不分长幼如此瞪我,父亲不过令你暂摄族中事务,莫非你以为自己已经袭爵了不成?

不过也亏得这么一瞪,他才反应过来,那两边打起来了,自己干等着岂不就挺好?

打斗的双方都是有些根脚,所以不太在意伯爵府的威名,这种情况下,伯爵府连个天仙都没有,主动出击真的是找虐。

打斗的双方战得异常凶狠,不到盏茶的功夫,都已经服食了不少回气丸,随着一声猛烈的撞击,空中的两人猛地倒飞了出去,一人面色惨白,一人口角带血。

“敢惦记我派宝物,你该死!”亭山派弟子抬手一抹嘴角,不着痕迹地塞了一颗丸药入口,“阁下可敢报上姓名?”

“拉倒吧,都是来捡便宜的,”面色惨白的剑修抬手吞服一颗丹药,然后阴阴一笑,“别装了,亭山派从不以枪法出名。”

这话并没有引起在场修者的吃惊,事情本该这样,什么本派至宝,什么族中供奉,都是扯淡,不过是为了能正大光明地抢夺宝物。

那亭山派弟子摸出一根焰火,在手上晃一下,咬牙切齿地发话,“我派中长老就在左近,不知你信也不信?”

“切,你那长老有没有是两说,我族中灵舟更近,”剑修一边运气疗伤,一边不屑地撇一撇嘴,“灭仙弩的滋味,阁下可是想尝一尝?”

他旁边确实是一艘灵舟,不过刚才双方战斗之际,灵舟只是缓缓落下,并没有介入战斗。

“是艘灵舟就有灭仙弩吗?”亭山派天仙冷笑一声,一抖长枪,就要再次出手。

“且慢!”那剑修见状,大喊一声,“你我厮杀也就罢了……阁下愿意被人捡了便宜?”

亭山派天仙本来是不打算听对方讲话的,闻言却登时一怔,目光扫向了不远处的伯爵府中人。

似乎是对伯爵府有点忌惮,他犹豫一下发话,“我无意冒伯爵府……两具尸身与我,我就此撤走。”

“宗派弟子果真傻得可以,”那剑修放声大笑,“莫非你没有看出,这伯爵府遭遇了事情?否则的话,早有天仙上人来援了。”

“我们走,”余飞翎脸一沉,登时做出了决定,“两位自行去取各家宝物。”

他不得不走,对方有杀自己一方灭口之意——谁要他们摆出一副捡便宜的模样呢?

反正一旦离开,这两名天仙还要恶战,到最后会发生别的什么……也未可知。

“哪里走?”剑修当头一剑就斩了过去。

亭山派天仙愣了一愣,也是一抖长枪就扎了过来,“竟敢捡我亭山弟子的便宜?”

“阁下就别冒充亭山派了,”那剑修一剑就斩杀了一名低阶灵仙,嘴里放声大笑,“速速灭杀这群蝼蚁,你我各凭手段再战……这两艘灵舟也算赌注。”

这画风转变得太快,伯爵府中人原本是坐山观虎斗,哪曾想瞬间就变成了被两边夹击?

“结阵!!!”余飞翎大吼一声,心里痛骂族中这些人——怎么这么呆笨呢?

伯爵府的修者,经历过的战事不少,眨眼就结成了防护大阵,是修者中最常见的圆形防御阵,算不得战阵,但是防御很有效。

他们一共来了二十八人,六人一组,组成三个圆形防御阵,三个防御阵又组成了一个等边三角形的样式,其余人站在阵中,还有人在操控灵舟。

不过细细一看,能看出来那圆形防御阵中,有些不规则的突出——显然这是有人习过战阵之法,现在引领普通阵势,效果会更好。

可见不光是左相有不臣之心,连血沙侯麾下的鹰武伯,也打着一些不该打的脑筋。

但是这些防御阵,终究是不靠气势取胜,没有战阵的根本,所以就算被人看到,也不能说鹰武伯罪当族诛。

防御阵在走位,九公子同时也在大骂,“早干什么去了!狗屁的执掌能力!”

他是真火了,并不是想通过指桑骂槐达到什么目的,在他看来,刚才观战的时候,你余飞翎怎么想不起列阵来?

余飞翎这次不干了,也大声反驳,“我让你列阵你会听吗?反倒平白提醒别人!”

其他人嘿然不语,大家都知道,以九公子的脾气,还真的做得出这种事,等于提前提醒对方两名天仙:我们害怕被你们灭口。

正经是现在,那两名天仙也受了伤,反观伯爵府,虽然没有天仙,但是人多势众,军队上出来的,并不怕对付高阶修者——毕竟是以多打少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