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一千一百四十七章 伯爵府秘闻

陈太忠见到小白猪,登时就是一喜,然后脸又一沉,“你俩怎么来了?”

乔任女乖巧得很,马上出卖了小麒麟,“是纯良要来的,我只是护送。”

陈太忠斜睥小白猪一眼,“你不是不来吗?”

“这种大事,我怎么能不来呢?”纯良义正言辞地回答,“我特地关闭了翡翠谷,衔尾直追,鬼知道你们跑到哪里了,在这里等了足足半年。”

在翡翠谷的时候,陈太忠就规划过如何报仇,大致倾向就是先剪除血沙侯的羽翼,杀痛几家之后,血沙侯的势力应该就会产生分化。

而不管怎么说,鹰武伯都算得上血沙侯的嫡系,又是军中任职,是最好的打击目标。

纯良和乔任女也深知这一点,他俩来到北域之后,也不乱跑,就盯准了鹰武伯,甚至在城外租住了一套房子,专心等陈太忠前来。

吴能生发现他俩,也是巧合,竟然是两边走得极近,纯良发现了言笑梦的气息,带着乔任女赶过来,而言笑梦看到这只白色小猪,自然就一切都明白了。

陈太忠听到这里,心中颇有点怀疑,少不得看纯良一眼,“你这家伙是又缺血食了吧?”

“你这么想我,那可大错特错了,”纯良冷哼一声,抬起前蹄,抹一下嘴角,“血食算什么?我是心系你的安危,咱们是战斗伙伴……血食再重要,比得上我的宝草吗?”

陈太忠狐疑地看它一眼,“忽悠,接着忽悠!”

其他三人并不做声,大家相处也不是一天两天了,知道这家伙最是喜欢口腹之欲。

“你这……”纯良抬起小蹄子,很无语地指一指他,“说好的伙伴之间的信任呢?”

“你这家伙以往的劣迹太多了,”陈太忠轻哼一声,却也懒得跟它计较,而是看向了言笑梦,“有什么收获没有?”

“伯爵府一共四名天仙,其中一人领一战阵,九名灵仙战兵,”言上人轻声汇报,“每天会有一名上人在城门口巡查。”

这个消息不是他们打探出来的,而是乔任女提供的,她和纯良在这里待了半年,虽然极为低调,探知这些也不难。

照纯良的意思,他俩其实可以将巡查的天仙杀死,不过乔上人认为不妥,杀死一名天仙不难,但如此一来,铁定会引起鹰武伯的高度注意。

以纯良这种独特的造型,只要鹰武伯下大工夫去查,不可能不暴露。

要说以他俩的实力,暴露了也不怕,就算打不过,逃是绝对没有问题的。

但是乔任女认为,先动手的话,会暴露陈真人的战略意图,所以不如等着,静待他来了之后,再做计较。

纯良是个惫懒性子,在小事情上一旦拿了主意,就不会更改,但是遇上大事,它还真没什么主见——除非是它非常明确后果的事情。

它从善如流,乔任女也深居简出,目前应该是没有暴露——纯良的感知能力,可也是大妖的级别。

不过,就算他们来了接近半年,也不如吴能生走一趟获得的消息多。

吴上人打听消息很有一套,他先收买几个小孩,了解附近“最厉害的人”有哪些,尤其是那些靠着厉害就能挣灵石的。

说来说去,他是想了解本地混混们的情况,再打听出一些没根脚的混混,将他们悄悄地掳走,盘问出更大的混混,以及城内各种杂七杂八的事情。

尤其是遇到了乔任女之后,又了解到了两个消息灵通的主儿。

用蛊术盘问就是这点好,对方稀里糊涂地说出实情,自身却尚且不知,问完之后就可以放走,不像是搜魂术,问完人就傻掉了。

吴能生也遇到了两个感觉不太对的,直接打晕了带走,然后给对方下蛊,逼问口供。

他得到的消息很驳杂,不过可以确定的是,鹰武伯府表面上只是收敛了起来,但事实上,却是通过各种手段在监视四周——他们甚至强迫本地的几大混混,帮伯爵府留意各种陌生人。

一般而言,地方豪强并不将那些混混看在眼里,董毅若不是抱上了陈太忠的大腿,早就被清湖城的家族势力欺负得苦不堪言了。

像鹰武伯这种有封爵的家族,又在军中任职,等闲连眼角都扫不到混混。

这次伯爵府也是着急了,才想起这一招——城狐社鼠们的修为虽然不怎么样,但是身在底层,眼皮子驳杂,消息最为灵通。

用了这些人,就无须使用家族中人了,不但效率高了,族人们遭遇风险的可能性,也大大降低。

不过鹰武伯府强势惯了,不可能跟混混们好言商量,直接就是高压政策。

我不管你们怎么想的,事儿必须得给我办到,堂伯爵府能找你们帮忙,是你们的荣幸!

当然,伯爵府不可能白用人,也是要出灵石的,提供了有用情报的话,府中也不吝赏赐。

有人得了差事,兴高采烈地办事去了,但是真正有点血性的混混,就是假巴意思地虚张声势,并不用心去做——你求我还是这副德性,爷还真不愿意伺候!

有些混混很希望立功,能借此攀附上伯爵府的大腿,就最好了,这也不能怪他们痴心妄想,就是地球界那句话了:人没有梦想,跟咸鱼有什么区别?

但是真正明白事理的混混,反倒是清楚:咱本来就是咸鱼,有没有梦想都扯淡。

眼下鹰武伯府用得着你,所以撒出点散碎灵石,等事情过了,还想攀大腿?做梦去吧!

伯爵府总共就那么些资源,自己族人都不够用,还会提携你这外人?

因为不少混混出工不出力,所以吴能生很轻松地收获了不少情报。

这家伙仅仅当个精血提供者,还真是屈才了,陈太忠看着他,心里颇有点感叹:蛊修其实也不是一无是处,韦晓笙长于炼丹,而吴能生显然有刺探情报的天才。

想了一阵之后,他出声发问,“吴上人有什么好的建议?”

吴能生沉吟一下回答,“若不能将百德城屠尽,最好还是不要在城内动手。”

我倒忘了,蛊修也非常狠辣无情,陈太忠听到这话,嘴角扯动一下,蛊修屠城,历史上发生的不要太多——严格来说,屠城不算太多,屠村真是数不胜数。

因为蛊修有大杀器——蛊虫,铺天盖地的蛊虫放过去,能剩下的也就只有有数的修者了,屠城当然不难。

不过,百德城的黎庶何辜?陈太忠侧头看一眼双娇,“你俩有什么建议?”

乔任女主动发话,“最好能把鹰武伯调出城外,杀起来就轻松多了。”

“调他出城,怕是很难吧?”言笑梦提出了异议,“你有好方法?”

“办法总是人想出来的,”乔任女很不负责地回答,她一向心直口快惯了,想到什么说什么。

言笑梦白她一眼,“我道你有腹案了呢。”

乔任女哪里是个肯吃亏的?眉头一扬就待还击——反正两百多年的姐妹,也打惯嘴仗了。

“等等,”吴能生猛地出声,他眉头紧皱,一字一句地发话,“我想……或者可以利用伯爵世子和五十七子的关系,做点文章。”

伯爵世子是嫡长子,一百五十多岁的八级巅峰灵仙,登仙的可能性不小,其母也是鹰武伯的正室,早早就被立为世子。

鹰武伯的第五十七子名飞翎,是侧室所出,其母在伯爵面前也算得宠,而最关键的是,他年仅一百三十多岁,已然踏入了八级灵仙,虽然未臻达巅峰,但是也相差不远了。

在大家的眼里,余飞翎的这个八级灵仙,比嫡长子余飞宇的八级灵仙靠谱多了,虽然同是伯爵之子,嫡长子所拥有的潜在优势太过巨大,修炼上的投入,完全不成比例。

至于二人差了二十多岁,在灵仙阶段,这也是不小的差距了,以余飞翎的修炼速度来看,他完全可以在余飞宇这个年纪达到九级灵仙。

那么余下的,就是登仙了。

风黄界很重家族概念,也重个人修为,没有嫡长子继承家业一说——修为最高的,才能更好地维护家族,才能领导家族更上一层楼。

所以余飞翎的母亲强烈要求,修炼资源也向自己的儿子倾斜。

她遭遇了三重阻力,其中两重来自伯爵正室和世子,第三重则是来自于伯爵本人。

鹰武伯儿子太多,他也无法一一地疼爱,对于这个世子,他寄托了很大希望,接触得也就多,所以他表示:资源倾斜可以,但是余飞翎不得同世子争爵,除非世子未能登仙。

这个决定不算特别偏颇,其他家族这样的例子也不少,接手族长的,不一定是兄弟中修为最高、潜力最大的,实力最强的可以躲在幕后专心修炼,以期为家族提供更高的战力保障。

这就叫“兄弟齐心,其利断金”。

不过这个例子套在伯爵府上,不太合用,须知伯爵不光是族长,还是封爵,有领地,更有军中职位和军权,甚至可以悄悄地搞点战兵护卫。

要让余飞翎放弃争夺爵位,完全不可能,他宁可不接受资源的倾斜,也要争一争。

所幸的是,也有人支持第五十七子——第一任鹰武伯没死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