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一千一百四十六章 暗度陈仓

言笑梦和吴能生最近待得有点无聊,不管是谁,在墓园里待上两个月,都不会没反应——无聊还是轻的。

不过他们也不敢离开,因为陈真人要他们在这里等着。

“这糟糕的天气,”言笑梦气呼呼地嘟囔一句,她是待在阳伞下的,不过看着阳伞外绵密的雨丝,她的心情也相当地潮湿,“第七十六天了,这雨倒是下了五十多天。”

“我倒是觉得还不错,”吴能生笑着扭一扭脖子,他得的天蜈传承,最是喜欢阴湿,而且经过这一段时间接触,他发现浩然派的弟子,其实都比较好打交道,不像跟元元老祖在一起,不小心说错话,就有掉脑袋的危险。

他惬意地回答,“耐心等一等,陈真人就快回来了。”

“我又没得天蜈传承,”言笑梦没好气地回答,“你舒服了,不代表别人好受。”

“启禀两位上人,伏海侯府再次求见,”一个守卫自远处走来,大声地发话。

“都告诉他不见了,”言笑梦闻言冷哼一声,“陈真人闭关中,错非伏海侯本人和世子,我们一概不见。”

“小小天仙,还真要做陈真人的主?”远处传来一声大响,两条人影出现在雨雾中。

来的是一个中阶真人,和一个高阶天仙,中阶真人面色阴冷,有如这灰蒙蒙的天空一般,“劝你两人识做一些,浩然派想要升门,不能太过目中无人……且去禀报!”

言笑梦一看恼了……合着你真敢强闯墓园?

她站起身来,冷笑一声,“你可知强闯墓园,是什么罪过?”

“我自有要事,跟陈太忠说,”中阶玉仙淡淡地发话,“你做的了主吗?做不了主就让开,信不信我杀了你,陈太忠也无可奈何?”

言笑梦微微一笑,“这个,我还真是不信,要不……你试一下?”

“我也不信,”就在这时,空中传来一声轻笑,“不是笑话你……且杀她试一试?”

来的中阶玉仙先是一愣,然后脸色一变,大声发话,“陈真人,我伏海侯府有要事相报,总为阁下的仆从所阻,我……我们真的没恶意。”

“万恶淫为首,论行不论心,论心世上无完人,”空中的声音发话,“你有无恶意,关我屁事,我只看到,你在威胁我的人。”

“可我伏海侯府,跟陈真人交情匪浅……”来人还要继续狡辩。

“除了伏海侯本人和听涛世子,侯府其他人跟我没交情,”陈太忠从空中现出身来,大手一挥,“马上滚蛋,要不然莫怪我无情。”

“陈真人你……”来的中阶真人也看到了他,苦笑一声发话,“阁下可是还要往北域一行?据我们了解得知,北域那里已经准备好了手段,正要……”

“滚!”陈太忠大嘴一张,一道白光吐出,直接将人击出了墓园的范围,倒地不起。

北域血沙侯府做好了准备,这原本就在他意料之中,对方竟然敢仗着这么一点消息,就对自己身边的人呼来喝去,甚至威胁出手打杀,是他绝对不能容忍的。

区区的一个侯爵府罢了,也敢如此胆上生毛?大公府的玉仙,他说打杀也就打杀了。

总算是对方只是开口威吓,他才没有起杀心。

不过出言无状,还强行进入王艳艳的墓园,不略加薄惩怎行?

将中阶玉仙击出墓园之后,他一侧头,冷冷地看向那高阶天仙,也不言语。

高阶天仙见状,二话不说身形暴退,竟然直接退出了墓园。

出了墓园之后,他先探看一下玉仙的伤情,又摸出一颗丸药,喂对方服下,才抬起头看向园中,高声发话,“陈真人,我等本为报信而来,阁下何必出此辣手?”

“滚蛋,不滚我就宰了你!”陈太忠的声音,远远地传来,“不过是个中阶真人,知道我闭关,还敢强闯,不惩戒一番,别人还道我怕了你小小侯爵府!”

高阶天仙闻言,也不敢多话,卷起受伤的玉仙,仓皇遁去,心里却将某些人骂了个半死:混蛋,谁说陈太忠最注意自身安危了?

随着陈真人的知名度暴涨,大家也对他往昔的事情做了一些深度发掘,其中就有人认为:别看陈太忠胆大妄为凶名在外,但是骨子里还是比较怕死的。

别的不说,只看他的女仆王艳艳就知道,陈真人虽然为她一怒灭掉了巧器门,但是王艳艳死的时候,他也在场,并没有愤而拼命。

而且,他也不是第一次丢下王艳艳逃命了,只要事态不利,他就先行逃命。

所以有些人就认为,陈太忠比较怕死。

陈太忠若是知道了这种分析,他绝对会气得吐血:哥们儿不是怕死,只是不想无辜送命罢了。

在他的修炼生涯中,他确实逃跑过不止一两次,可那真是无奈之举:九死一生他敢拼,十死无生怎么拼?

伏海侯府探得了一些北域的布置,以为足以打动陈太忠,才会如此无理,不成想陈太忠根本不听他们的消息,直接将人打了出去。

陈真人一记神通,直接将伏海侯府的玉仙击伤!这消息很快就在东莽不胫而走,前来求见的修者越发地多了。

但是墓园守卫直接挡驾,说陈真人闭关中,谁也不见,这一次,就没人敢再冒失了。

直到两月之后,守卫才传来消息——陈真人忽然不见了。

这守卫绝对是故意的,但是有伏海侯府的例子在先,谁也不敢对守卫怎么样——人家这么做,肯定是得了陈真人的授意,谁想找茬,须得考虑陈真人的反应。

事实上,陈太忠回来的当天,惩治了伏海侯府修者之后,就带着两人离开了。

这一次,他是比较低调地来到横断山脉,经狐族的护送,很轻易地翻越山脉,又低调穿过中州,来到了无尽北海。

守卫说陈真人消失的时候,陈太忠正打算为沉金杉锻体。

就像吴能生说的那样,沉金杉果然是防备着陈真人,他们三人的东莽一行,并没有用了半年,但这次见面,它又拿出了五十颗树精灵果。

陈太忠又用了一个月的时间,为沉金杉雷霆锻体,并约定回转的时候再来。

而树精这次也很干脆,直接将他们三人送到了虎族所控制的纵深之地。

陈太忠的身体再次出现了些暗伤,不过他懒得再专门休养了,而是大摇大摆地直接赶路。

自然也有虎修前来拦截,言笑梦再次报出“陈太忠真人借道”的名头。

虎族却是很认这一套——严格来说,是他们遇到的第一只虎修,就很有眼色,听说是陈真人路过,主动护送了他们一程,以防本族中有小辈不开眼,自取死路。

一边护送,它一边将消息报于族中大妖。

所以大多数人族修者视作畏途的无尽北海,陈太忠三人竟然轻轻松松地穿过。

穿过林海之后,陈真人的暗伤也休养得差不多了,三人又选个隐秘之处,休整了十余天,然后开始了第一场报复行动。

报复是针对着鹰武伯去的,鹰武伯爵是血沙侯忠实的手下,认了血沙侯当干爹,由于有郑家的照顾,军功也显赫,得以封爵。

现在的鹰武伯是第二任了,在军中任职,比第一任更紧贴血沙侯,简直到了唯马首是瞻的地步,血沙侯若是造反,别人不敢说,鹰武伯肯定要跟着反的。

前一阵的位面大战中,鹰武伯又立下一些军功,目前据说是在家休息。

目标是有了,不过想要报复,还须摸清情况,三人分作两拨,前去打探,陈太忠自己是一拨,言笑梦和吴能生一拨。

要说陈真人的隐身术,也是他的招牌术法了,打听消息十分便捷,但是真要说打听消息的效果,还得是言笑梦这边的两人。

吴能生扮作一个书生,言笑梦蒙面做他的侍女,两人在周遭走一趟,就获得了不少线索。

大部分的功劳,还是来自于吴能生,他虽然有天蜈传承,不怎么修习蛊术,但他终究是蛊修,也养得一些蛊虫。

这些蛊虫用于战斗,没什么太大的威力,可是用来控制一些低阶修者,效果却是极佳,既可以迷惑心神,也能令人痛不欲生。

陈太忠打探了一番,得到一个令他极为苦恼的消息:鹰武伯最近是在府中,但不在家族的府邸,而是住在城中的别府。

这一点颇令他恼火,他想要混入城中,是很不容易的,陈某人目前虽然不在通缉榜上,但是他的气息,想必是被列入城市门禁信息中了,一旦入城就瞒不过人。

就算他仗着身法和修为,尽量低调地进入城里,在城中想要诛杀伯爵府一家,也是对官府势力的挑战——没准又要被通缉了。

很显然,鹰武伯也知道,散修之怒下一步要做的,就是来北域找郑家的麻烦,而他身为血沙侯麾下的大将兼亲信,被陈太忠盯上是很正常的。

所以他才一改常态,不住在城外府邸,而是住在城内。

陈太忠正一筹莫展之际,吴能生回来了,他身后的蒙面侍女,从一人变成了两人,其中一个的肩头,还趴着一只白色的小猪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