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一千一百四十五章 允为护法

风黄界的护法,并不限定一门。

前文说过,护法和宗门是休戚与共的,但是同时,护法不能干涉宗门事务。

这么看来,做护法比较亏,对宗门只有义务没有权力,事实上也确实如此。

细说起来,护法这种职位,本身就带了一种超然性质,须知宗门最早的护法,大多是封爵的公侯。

这种局面,在风黄界现行体制中,感觉很不可思议,但事实的真相就是如此,曾经很多门派的延续,要靠当地封爵的力量来维护。

到了现在,公侯世家担当护法的不多了,大多是称号或者封号家族,不过可以确定的是,依旧有公侯还在担当着宗派护法。

也正是因为这个缘故,一个宗门可以有不止一个护法,一个修者也可能充当不止一个宗门的护法。

打个比方说,一个侯爵出任了两个称门宗派的护法,那就意味着他要在这两门遭遇传承危机的时候,出手相帮——都在他的承诺范围之内。

当然,这两门如果相互之间发生冲突,他可以选择调停,也可以束手坐视。

别的不说,只说南荒第二任镇南公,就曾经担当了玉衢宗下面两个下门的护法,那时他还仅仅是玉仙,后来才成就真仙。

他对两个下门的传承负责,那两个下门就大力支持他夺取爵位,然后他还真的成功了。

不过,只有第二任镇南公出任了宗门护法,此后的几任镇南公,都没有再做门派的护法——护法这因果,一般不会算到下一代,除非上一代有未了之事。

所以说这护法护卫的是传承,并不是只能护卫一门。

当然,现在这种嫌自己事儿少的修者,已经不多了,但是陈太忠的建议,真的符合章法。

董明远虽然现在是玉屏门的护法,但是他完全可以将浩然派的护法兼起来,反正两者一在东莽一在西疆,谁都不挨着谁,玉屏门也没理由反对。

董真人数次转世,对这些规矩也都是门儿清,闻言先是微微一怔,然后很痛快地点点头,“宗主的话,正合我心意,不过现在只能行护法之实,正护法之名,还要等浩然派正式升门。”

称派宗门不能有护法,这是规矩,不过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,变通一下即可,先宣布一下对浩然派的赏识,遇到事出手相帮也就是了。

“董护法不愧是宗中前辈,”陈太忠也没有想到,对方竟然这么痛快地答应了。

“本该如此,”董明远心中块垒尽去,闻言也笑了起来,“陈真人诺出必践,扬浩然威名于异位面,不堕本宗名头,我心甚慰。”

合着他答应护法,还有这么一层原因,“浩然宗从未缺席过任何一次位面战争”,这是他上一次说的,并且要求蓝翔改名——哪怕这只是一个小小的下派。

在他看来,位面战争中,绝对不能缺了浩然二字!

陈太忠不但改名了,还在异位面打出了偌大的名头,虽然他的战力,还不能主宰战局,但是一个小小的初阶玉仙,还是后期才晋阶的——谁还能比他做得更好?

陈太忠闻言也笑了,他是个虚荣心极强的主儿,而此刻夸奖他的,是曾经的真仙,浩然宗的前辈大能,他真是别提有多受用了。

于是他笑着发话,“那么,董护法自然能使用门中灵地,你也无须客气。”

董明远却还是摇摇头,坚决地回答,“护法不须受宗门馈赠。”

护法是不领宗门供奉的,有时候还要倒贴,这也是常态了。

“迂腐!”陈太忠闻言脸一沉,厉喝一声,“浩然派正值升门的关键时刻……”

“陈真人要帮忙吗?”二长老身子一晃,化虹而至,警惕地看着董明远。

她在远处待着,一直观察着这里,看到两人由剑拔弩张变为有说有笑,心里忍不住一揪:陈太忠这傻小子,不是被人忽悠了吧?

她对陈太忠的事迹知道得不少,但是对其处事风格知之不详,只冲着在灵地外,此人敢断然对着石头输出灵气,她心里就有了直观的认知:这家伙比较莽撞。

而且,她也挺想知道,这俩人在说什么,眼见陈真人出声呵斥,她想也不想就冲了过来。

陈太忠的话还没说完,就被打断了,不过董明远身为转世大能,哪里还不知道他想说什么,闻言整肃一下面孔,抬手一拱,正色发话,“既是如此,明远敢不从命?”

狐族二长老狐疑地看一看二人,“没事了?”

“没事了!”陈太忠点点头,笑着回答,“我延请董真人为浩然门护法,他应允了。”

这消息早晚要说出去,反正狐后一脉,也不是外人,相信不会随便乱说。

浩然派不是还没有升门吗?二长老心头的疑问一掠而过。

不过她终究是活得够久,很快就想清了内中关窍,于是笑着点点头,“恭喜……咝,你是董明远?”

她隐世已久,并不识得董明远,但是此人的名号,她却是听说过的,虽然是小字辈,可是实在太过特殊了,不足两百岁的巅峰天仙,大家公认的转世大能。

“正是明远,”董明远点点头,又是一拱手,“还未请教阁下大名。”

“我的名字,就不说了,”狐族二长老一摆手,“倒是没想到,浩然宗的根基如此之深,随便就能撞到转世大能……你俩刚才,是在商量怎么对付我吗?”

谁说兽族都没脑子?老奸巨猾这个词,可不是凭空捏造出来的。

“对付你,何须商量?”董明远轻笑一声,他虽然只是区区的初阶玉仙,但终究有曾经大能的傲气,对方气势不凡,那他只会更傲。

“陈真人若肯放手不管,只我一人,也叫你来得去不得……不知道你信也不信?”

狐族二长老是真的不相信,能被狐后叫一声二祖姑,她当然有自己的底气。

不过转世大能这四个字,也着实有些骇人,没想到眼前就有这么一个——活的!

所以她只是笑一笑,也不出口争辩。

“好了,”陈太忠打断他俩暗暗对峙的气势,“此事已经告毕,一点小心意……赠与你。”

他摸出一个小瓶,递了过去——人家带路一场,又挺关心他的安危,给点小报酬,也是应该的。

二长老本有心推辞,心说我好歹也是巅峰玉仙,还稀罕你的小恩小惠?

不过下一刻,她推出的手停在空中,然后将玉瓶抓在手中,眉开眼笑地发话,“谢了。”

“九幽阴水?”董明远倒吸一口凉气,虽然东西被封在瓶中,他还是感觉到了,果然不愧转世大能,“宗……陈真人,九幽阴水此物,太贵重了一点吧?”

陈太忠闻言就笑,很有点意味深长的样子,“二长老自当得起此物。”

二长老也不玩虚的,直接打开玉瓶探看一下,发现约莫有十余滴,于是微微一笑,“难得了,这东西我分到了不少,但也是不嫌多的……你放心,一旦离开,我定会守口如瓶。”

要不说狐族聪明呢?真是这样,她非常清楚,自己带路并不值得这许多,陈太忠送出这么一份厚礼,就是想要她帮着瞒下灵地里发生的事情。

她不可能对狐后隐瞒——这个是没得商量的,但是嘴巴紧一紧,别往外说,就在于她愿意不愿意了,陈太忠给的是封口费。

她原本就不太可能泄露狐后的事,现在得了好处,自然更不可能泄露了。

送她离开之后,董明远带着陈太忠来到一处洼地,一抬手,凭空收起五面阵旗。

空无一处的地面,登时多出了一块丈许大小的玉石,上面有阴阳鱼图案,董真人沉声发话,“宗主,将令牌插入中心即可。”

陈太忠也不担心他玩花样,一抖手,宗主令就飞了出去,正中阴阳鱼的圆心。

圆心处本来平平无奇,宗主令落下,那里却蓦地多出了一个凹槽,恰恰地将宗主令镶嵌在其中。

紧接着,整个灵地似乎都抖了两抖,不过又似乎没怎么动作,仿佛是幻觉一般。

董明远眼睛微眯,显然是在体察情况,好一阵之后长出口气,“果然有修补的功效。”

“嗯,”陈太忠点点头,他现在的感知能力,也不是吹的,自是能发现整个灵地,都发生了一点说不出的变化,不过这种感觉很微妙,能感知到,却无法明言。

“宗主若是初次来此地,当有意外之喜,”董明远出声发话,“就像初入浩然宗石窟一般,能对修为有极大的提升。”

不愧是曾经的浩然宗大能,知道石窟提升修为的功效,这种知识,对于浩然宗人是常识,但是不可能落在纸面上,而外人……打死都想不到。

这就是所谓的信息封锁,只不过,陈太忠这次站到了知情者的一方。

当然,他并不想假装自己知道,那样固然能让他显得不那么好糊弄,但是除此之外,也没有什么别的好处,于是他点点头,“还有这样的功效?”

“口口相传而已,”董明远果然不疑有他,笑着回答,“宗主你是下界飞升上来的,不知道也是正常的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