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一千一百四十四章 去心障

搞什么飞机?陈太忠见状,如影随形地追了过去,“且慢!”

但是董明远是何许人?那是转世不止一次的大能,速度快得惊人。

眨眼之间,他就抵达了灵地边界,眼看就要破界而出。

所幸的是,陈太忠的万里闲庭不是等闲,轻轻松松地堵在对方前方,一张大网兜头罩下,“说明白再走也不迟。”

“这是……万里闲庭?”董明远的眼光,自是旁人不能比的,见状眼睛瞪得老大,然后倒吸一口凉气,“咝,这张网……我艹!”

陈太忠一抬手,就将裹在网中的转世大能拎到了眼前,似笑非笑地发话,“真人你先说,明白了些什么……这么着急离开,有点诚意不足啊。”

他没发现的是,身后的狐族二长老见到大网,眼睛也是猛地一亮,然后倒吸一口凉气。

董明远身入网中,却没有挣动,略略地皱一皱眉,才看向二长老,“陈真人,此为何人?”

“无关的人,”陈太忠淡淡地回答,并不在意二长老的反应。

他知道身后的狐妖,是积年的巅峰大妖,相当可怕,但是相较眼前的董明远,他更忌惮的是后者,至于前者,真敢捣乱的话,他不介意让对方明白,什么叫做上古气修!

“请她回避,”董明远淡淡地吐出四个字来,是斩钉截铁的语气,“我浩然宗的事情,还轮不到别人来旁听……他们不配。”

狐族二长老闻言大怒,什么叫“他们不配”?

不过她终是老得都快陨落的大妖了,虽然是兽族,活到这个岁数的,也不是等闲之辈,于是她并不着恼,而是问一句,“陈真人怎么讲?”

“你且退去吧,”陈太忠毫不犹豫地说出了这句话,“我还有事要处理。”

“浩然宗果然好霸道,”二长老冷哼一声,直接退去,她不知浩然宗近况,只知道这个气修宗门,不是狐族能硬扛的——风黄界所有兽族加在一起,也敌不过巅峰时期的浩然宗。

她直接退出了百里之外,而陈太忠在同时,撑起了气罩。

陈太忠见状,微微颔首,侧头看向董明远,“想必你也看得出来,我不想为难你,但是,你最好先把话说清楚,比如说……明白了什么?”

董明远将这一切看在眼里,知道自己说的话不会被人听到,这才苦笑一声,“我终于知道,为何不能证真,而要苦苦地接连转世了。”

陈太忠的眉头一皱,这个回答,有点出乎他的意料。

不过很快地,他就猜到了答案,当然,他还是要问一句,“哦,那是为什么呢?”

“因为浩然宗的因果,因为这块灵地的因果,”董明远身在诛邪网内,脸上的肌肉不住地痉挛着,显示出他内心是相当地不平静。

但是偏偏地,他的语气平稳,没有什么波折,反倒是有些言语不能表达的哀伤在里面,“我若能弃掉这块灵地,割舍掉不该割舍的东西,或者……就会直升九重天了呢。”

说到这里,他重重地叹口气,“有牵挂,所以心神不稳,有因果,念识不定……似此情况,如何能证真?”

说到这里,他嘴角露出一丝浓浓的苦笑。

说实话,他是真的明白了,所谓的顿悟便是如此,自己想,怎么想都想不通,但是偶然的一件事情,却是能让他豁然开朗。

董明远对浩然宗有欠缺吗?他自己或者认为没有,甚至可以认为,浩然宗没有对他的转世做接引,是不好的,也是不对的。

但是他内心深处,却隐隐有种感觉:我已然不是气修了,却要占用浩然宗的灵地,这个道理上……是不是有点说不通啊?

也就是说,无须外界说的因果循环,只说拷问内心,他就过不了这一关。

有这么大的纰漏,他如何能证真?

此前他身在局中,看不到这一点,但是陈太忠这么一折腾,他若是还看不到的话,也真的就枉为转世大能了——这都还没牵涉到因果呢。

相较他的顿悟,一块灵地的得失,真的就无足轻重了,所以他认栽了。

事实上,他现在考虑的,根本不是认栽时候的面子问题,此刻他的心中,是无尽的懊恼:我若是能早意识到这一点,何至于转世这许多回?

“哦?”陈太忠闻言微微一怔,不过只是一瞬间,他就了解了对方的心理——问题就在那里摆着,意识到问题或者不是很容易,但是别人已经提出来了,理解这问题,还真的不难。

不过说良心话,这个回答也很令陈太忠吃惊,他还真没想到,董明远给出了这么一个极为坦诚的答案。

想一想之后,他微微颔首,“能这么说,也不枉我留给你一个修炼的名额。”

“无颜领这个名额,”董明远现在,似乎又找回了那个曾经的浩然宗弟子身份,他赧然回答,“宗中既然收回此地,我离去便是,这个许多年在此地修炼……于心有愧。”

“宗中弟子不在此处修炼,你暂时借用,却是无妨的,”陈太忠就是这个臭毛病,对方识做,他就不会狠下心肠,而且他原本对于是否收回“智丰的灵地”,就有些纠结。

终究是宗中的前辈大能啊。

“不须如此,”董明远摇摇头,幽幽地叹口气,“既然是我证真的心障,当舍弃。”

陈太忠见他执意如此,也不好强求,想一想之后发话,“无论如何,你看护这里有功,我允你董家三个浩然门内门弟子的名额。”

“谢陈真人,”董明远一听精神了,他原本就浩然宗就有难以割舍之情,数次转世,并没有让这份情谊变得更淡,反倒是眼见浩然宗有浴火重生之势,这份情绪反倒更浓烈了。

而且经过这次顿悟,他越发地明白了,不光占了浩然宗的灵地是心障,举一反三,他对浩然宗的不舍之情,十有八九也会成为心障。

族中能有弟子进入浩然门修行,助浩然宗重新崛起,那么,他的这点心障也将尽去,了却心愿的同时,修行路上再无阻碍,果然是天大的好事。

他抬眼一看,发现那高阶玉仙离得远出了百里,于是低声传音,“此灵地有残破之嫌,我也不知是何缘故,大抵是我强行进入,另开门户所致,请宗主用宗主令补全,以防有失。”

其实强行进入灵地的,不止有他,还有狐后,不过这一点,却是他不知道的。

宗主令可补全灵地?陈太忠倒是第一次听到这说法,然而他看一眼远处的狐族二长老,轻咳一声,“此事容图后议,我先将客人送走再说。”

“此灵地事关重大,”董明远一听说,那个高阶玉仙竟然是“客人”,登时着急了,“不容有失,还请宗主先行出手,你我合力留客!”

说是留客,就是要将人……起码也是羁縻数百年。

“无须紧张,”陈太忠摇摇头,对方虽然是狐族,但终究是狐后拿出来做人情的事,不可能有失,“她若是敢胡来,我自有法度。”

下一刻,他讶然地看一眼董明远,“你……为何要我先出手。”

“我……”董明远嘴巴抽动一下,沮丧地发话,“我不是气修,无法修习万里闲庭。”

这万里闲庭,乃是九重天的术法,不知为何被浩然宗得了,董明远的前世智丰怕自己忘却术法,将此术藏于洄水密库,才被陈太忠所得。

身为术法的所有者,却不能习得术法,所以说董真人的失落,真的是全方位的。

“哦,”陈太忠从他的语气中,就能感受到浓浓的怅然,不过此情此景,他还能说什么?

倒是董明远心思尽去,思维也灵动了许多,忍不住出声发问,“浩然派已然升门成功?”

他虽在东莽,但是对浩然派还是相当操心的,而浩然派打算升门,西疆的普通修者不甚清楚,可在上层修者中不是秘密,他当然也知道。

“升门不过早晚的事,现在已经八名天仙,”陈太忠微微一笑,对一个称派宗门来说,八名天仙是少了点,但是十几名天仙,就能撑得起一个较弱的称门宗派了。

而且气修的战力,又岂是同阶修者能比的?

更别说,陈某人麾下,还有三名天仙行走,而宁伶仃也不声不响地去了浩然派山门。

现在只等再发现好的苗子,或者自行登仙,或者通过混沌混元真炁洗练之后登仙,反正五十年内,浩然派两位数的天仙是可期的。

严格来说,浩然派现在的瓶颈,是高阶灵仙不够多,然而位面之战前,浩然派大开山门,搜罗了大批优秀弟子,这个断档会很快地补上。

只要有足够的高阶灵仙,天仙的涌出,必然是滔滔不绝,而一旦晋阶天仙,地磁元气石就用得上了,有这个辅助,天仙的晋阶速度,都会极快地提升。

这么看来,升门真不是问题,尤其是眼下得了这块灵地,将来玉仙的晋阶都有保障了。

所虑的,无非是挨过最近的百八十年,这是浩然派崛起最关键的时候。

此刻,或许还需要多找一点助力才好,陈太忠侧头,看向董明远,“董真人既然心有所憾,不知可愿做浩然派的护法?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