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一千一百四十三章 幸与不幸

对董明远而言,这处地方的秘密,是泄露不得的,发现有人闯入,他第一反应就是将来人擒下,问明原委之后,将人诛杀以除后患。

但是当他发现,来人是陈太忠,登时就傻眼了,而且在同一时刻,他发现对方的身边,竟然还有一名高阶玉仙。

于是他一个急停,身子虚浮在空中,冷笑一声发话,“原来你也会不问自取。”

陈太忠长出一口气,在这里遭遇董明远,是他的不幸,也是他的幸运。

他刚才在怀疑,这里是不是狐族设的一个圈套,既然董明远在,证明不是圈套,这是他的幸运,他不用去得罪狐族了。

但同时不幸的是,对上董明远这浩然宗前辈转世,他总不是很理直气壮。

不过对方的质问,反倒令他放下心来,于是他冷笑一声,“这本是浩然宗的灵地,哪里来的不问自取?倒是董明远你非浩然宗弟子……何德何能敢占我灵地?”

“你……不是?”董明远脸上的肌肉,剧烈地抽搐了起来,眼神也不住地变幻着,甚至他的身体,都在不住地颤抖。

良久,他才叹口气,“原来你不是通过飞燕那地图来的。”

明人不说暗话,两人的修为和战力相当,扯那些没用的,实在没意思,而董明远身为智丰的转世,当然知道自己给飞燕留了什么样的地图。

前文说过,他原本是浩然宗弟子,但是因为无人接应转世,没有再转回浩然宗,修的也不是气修。

待他悟真之后,开启了宿慧,再后悔也晚了,不过他希望能再见到昔日的师兄弟,做不成同门,重新相见一下,也算是了解了上一世的因果。

若是可以的话,他希望这一世过后,还能再回浩然宗——撇开那份感情不提,只说他身为宗中弟子,也非常清楚,浩然宗比其他宗门强大太多了。

但是浩然宗又是出奇地难找,于是他来到宗中这块玉仙修炼的灵地,想要撞到同门师兄弟。

然而,他等了数百年,迟迟没有等来上一世的同宗。

然后他就想到,自己转世之时,宗中竟然没有护持,于是一个念头,就出现在他脑海:宗里……不会是出事了吧?

有了这个想法,他就直接进入灵地,因为他这一世不是浩然宗弟子,所以采用的方法,跟狐后一样,强行破开灵地。

当然,他的修为并不比狐后高深,但是他有上一世的记忆,知道这灵地何处为薄弱环节,强破灵地不算多难的事。

破开灵地之后,他就在里面修炼,直到这时,他也没有强占这块灵地的意思。

他想的是等着昔日的师兄弟来了,他要解释一下——我好歹也是浩然弟子转世,转世时你们不护持我,现在又联系不上,借这块灵地修炼一下,这点曾经的情面,还是有的吧?

然而,从他进入灵地之后,再无浩然宗的弟子进来,到得后来,他终于确定,浩然宗出事了,这块灵地应该是无主的了。

这块值得狐王出手摄取的灵地,董明远不可能不动心,所以他索性就将其视为自己的私有财产了,更是暗中培养了一帮人,令他们以松林盗的面目出现,务使灵地不为外人发现。

松林盗滥杀无辜的事情,倒不算他主动授意的,浩然宗的气修,一向较为注意体谅父老,他虽然是转世之身,多少还是受到了点影响。

但是他强调这里要保密,也不说保什么密,下面人胡乱揣测他的心意,动手狠辣,他也懒得去纠正——因为风黄界一向如此,高阶修者眼里,低阶修者都是蝼蚁,就别说普通人了。

能保证他将来用得上这块灵地,比什么都重要。

松林盗毁在狐后手里的事情,他并不知情,他也不知道,这里被狐后发现了——当时他再度转世,却尚未开启宿慧。

这一世悟真之后,他发现陈太忠手里拿着浩然宗回气丸的时候,真的是大吃了一惊,不过当时种种情绪夹杂在一起,他的心思很乱,只是他掩饰得很好就是了。

不可否认的是,若没有易萱和纯良在一旁跟着,他有很大可能对陈太忠出手——哪怕是对浩然宗负责,他也有必要将此人监管起来。

当陈太忠问起那块灵地的时候,他毫不犹豫地拒绝透露消息,那真是在极其矛盾的心理下,做出的反应。

现在被陈太忠找上门了,还被点出这本是浩然宗的灵地,他的心神再度失守,心里下意识地想到:这块灵地,莫非宗中有记载?

一时间,董明远的脸上青红白紫变幻个不停,有心动手吧,对方不但已经晋阶二级玉仙,身后还有一名高阶玉仙。

身为气修转世,他最是明白气修战斗力的可怕,不过他每次转世,想转气修都转不成,不得不说,这是极大的遗憾。

正是因为明白,所以他估计,哪怕自己开启了宿慧,战斗力要远强于普通的初阶玉仙,但是想拿下陈太忠,估计希望也不是很大。

更别说对方还相伴着一个高阶玉仙。

想了好一阵,他才叹口气,“按宗中规矩,此灵地经我多世维护,已经是我的私产了。”

狐族二长老闻言,也忍不住心中惊骇:我去,眼前这位,竟然是一名转世大能?

而且听起来……还转了不止一次世?

董明远的措辞,其实也是有章可循的,差不多每个称宗门派甚至是称门宗派,都有这样的规定,宗派里失落的东西,被门下弟子寻回,当重奖之。

很多门派中失落的宝器、灵宝,一旦被弟子找回,都是这样处置的——当然,这弟子得有保得住宝物的实力,若是灵仙寻回灵宝,门派里只能另行赏赐了。

董明远说的就是这个意思:这块地方我看护好几世了,保证它没有被其他势力夺走,没有功劳也有苦劳。

就算宗中灵地不能赐给个人,我也应当拥有相当长时间的使用权。

陈太忠对这个规矩不是很清楚,他虽然博览群书,但是对门派管理方面的知识,他一直兴趣缺缺,听到对方的话之后,他冷笑一声,“你转世之后,修过气修吗?”

董明远不能回答这个问题,他若是修过气修,别说这块灵地了,浩然宗第十四任宗主的位子也跑不了,还有宗门秘藏石窟——那都是他的。

“不是浩然宗弟子,你凭什么看守灵地?”陈太忠见他哑口无言,少不得冷笑一声,“我浩然宗灵地,你已经沾了几世的光,现在竟然想据为己有?”

“我断没有要据为己有的念头,”董明远闻言,大声叫起屈来,凭良心说,据为己有的想法,他是有的,但那只是在潜意识里,他对浩然宗,终究还是有感情的,知道这么做不对。

不过浩然宗尽灭,目前的十四任宗主只是天仙,由不得他生出这种感觉来,总之……他的心情极为矛盾。

眼见陈太忠已然悟真,身后又有强力帮手,他就将自己做的事说出来,“如果我对浩然宗没有感情,至于费心费力地培养出飞燕来吗?”

飞燕仙子可是巅峰玉仙,只差一步证真,惜乎陨落于位面大战中。

他培养飞燕,也是想为浩然宗崛起而打基础,所以说,他这个人本身是很矛盾的。

狐族二长老闻言,眼中出现一丝怜悯:转世大能听起来很骇人,但是若没有人接引的话,很多都会陷入眼前这位的矛盾心理中。

前世和今生,孰轻孰重……真的是一个问题——开启宿慧的转世大能,必须是悟真之后,谁能令他们看淡今生的种种?

陈太忠却是对这样的理由嗤之以鼻,他高声喝问,“那纵容松林盗行凶,屠戮无辜黎庶,也是为浩然宗好了?我浩然宗何时出现了这种凶徒?无非是私心使然。”

董明远愈发地不能答了,他将灵地据为己有的心思,并不是这一世才生出来的,而松林盗的做法,也是他默认的——毕竟大家都是这么做的。

呆滞了好一阵,他才猛地一个激灵,目中露出了凶光,不过下一刻,那凶光却又被茫然所代替。

陈太忠冷冷地看着他,也不说话,这件事情,原本是颇令他头疼的,但是眼下既然当面锣对面鼓地飙上了,也容不得他退缩。

所以他要看一看,对方还有什么措辞。

良久,董明远才从失神中醒来,他苦笑一声,抬手一拱,“那此事该如何处置,还请十四……还请陈真人示下。”

他还是存了亡命一搏的心思,没有谁能对这么大的诱惑无动于衷。

不过,就在叫明对方的身份之时,他猛地反应了过来,对方那个高阶玉仙,未必知道陈太忠的真正身份,所以他硬生生地改口了。

董某人可以占浩然宗的便宜,但那高阶真人是外人的话,他不会令浩然宗的宗主陷入险境。

陈太忠对这种小算计一向愚钝,但是这一次,却是有若神助一般,明确地感受到了董明远的意图,于是他心里有些许的慰藉:做得不错,我身边这位,还真是狐族的准证。

念及此前董明远的种种,他也不想过分打击对方,“你守护有功,可以继续在此修炼。”

董明远听得此言,先是一怔,然后狠狠一跺脚,将脚下的山峰踩塌半边,头也不回地电射而去,状若疯狂,嘴里还高声地叫着。

“我明白了!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