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一千一百四十二章 灵地乍现

陈太忠最终还是制止了温曾亮的行动,因为他觉得没必要。

不管江川的先人跟气修有什么纠葛,他都不想再追究了,过去的事就过去了。

至于江家可能还得了别的东西……他认为这个可能性不大。

真有的话,江家的后人也不会落魄到这般田地,所以他没兴趣对江川出手。

骨子里,陈太忠是个极为骄傲的人,该他得的东西,他不会轻易放弃,但是同时,他不会为一些可能的利益,就做出什么不讲究的事。

所以他无意对付江川,倒是拔刀离开的时候,跟他保证,说要痛骂江川一顿,然后拉着他来找真人赔罪。

“没那必要,”陈太忠很干脆地表示,“他和我的境界只会越拉越远,说实话,这次若不是回了晨风堡,我都未必能想起这个人来。”

“我帮您问一问,他祖上是在黑莽林何处得到刀法玉简的,”拔刀心里想的,跟温城主竟然极其相似——她认为江川可能是有意不说。

“如无必要,我是不会再去黑莽林了,”陈太忠淡淡地发话,“哦,对了,记得跟南特说一声,以后我也可能不回青石城了。”

后一句话,他是在胡说,事实上他在晨风堡待这么久,为的就是悄悄潜回青石城,查找一下老龟的下落——事涉仙器胚胎,他哪里敢声张?

又在墓园待了一天之后,陈太忠告诉温曾亮,说我在此处偶有所感,想要借地闭关一段时间,接下来的日子中,谁想来墓园的,你帮我挡驾了吧。

温城主倒是不疑有他,在他看来,陈真人的主仆之情确实极深,堂堂一个玉仙,来给一个小灵仙凭吊,实在是太难得了。

所以他没口子地答应了,保证不让任何修者闯入墓园。

当然,有些修者想要强闯,根本不是他能拦得住的,他要做的,就是对来者发出警告。

敢不顾警告,强闯陈真人闭关之处的……数遍风黄界也没几人。

当天晚上,陈太忠就隐身离开了,留下言笑梦、吴能生和狐族二长老,三人大眼瞪小眼。

五天之后,他回来了,情绪不是很好——那老龟还是找不到。

这五天时间里,他跑遍了整个青石,也没找到一只烈焰龟,须知悟真之后,他的神识强度又有了大幅提升,刻意搜寻之下,基本不可能有东西能瞒过他的感知。

到了后来,他甚至将那一道残魂都拎了出来,要它帮助搜查,却还是一无所获。

正经是回来的途中,他又路过了洄水,看到一处被削平的山头,他就想到了昔日藏在这里的洄水密库。

密库已经被董明远收走了,不过想到这是智丰建的密库,而隔河相望的晨风堡,就毗邻巨松城,他心里越发地有所明悟了:智丰在这里建密库,想必也是为了出入灵地方便。

反正既然找不到老龟,他就执行此行的最后一项任务:去巨松城寻找灵地。

言笑梦和吴能生留在了墓园,看守陈太忠布下的障目阵,狐族二长老则是跟着他离开。

留守的二人相当地不满意,不过没办法,他们可阻挡不了陈真人。

二长老虽然老迈了,但是她隐身藏匿的功夫,并不比陈太忠差多少,狐族本来就是狡诈而善于变化,在这点上,人族都要自叹不如。

他俩一前一后,趁着夜色进入了巨松城地界,然后二长老摸出个圆盘,里面封禁的似乎是水银之类的重金属液体。

她手持圆盘,脚步轻盈地疾走,不带有任何响声,甚至连身影都看不清楚。

陈太忠紧随其后,也暗暗咋舌,换个修为差一点的,真不一定能跟上这高阶狐妖。

不过他的注意力,并没有完全放在二长老身上,他猜得到,她手中所持的圆盘,应该是个用于定位的东西,那么他自然也要分心,将周围的景物,牢牢地记住。

光是记景物还不够,他深深地记得,笋岭的小洞府,就是因为沧海桑田,连门口的樟树都成精跑掉了,以至于后人想要寻找,累吐血也找不到。

所以他还准备了三个小神识,打算投放出去,以标志坐标。

他现在对小神识的感知范围,已经达到了五百里,不过那是没有太大的遮挡的情况下,而这巨松城数万里林海,也难说里面有没有什么阻碍神识的东西。

就在他投放出第二个神识之后,又走一炷香的工夫,面前的狐族二长老停下了脚步,低着来回走动了起来。

“要找什么?”陈太忠沉声发问。

“嗯,”二长老心不在焉地哼一声,又寻找一阵,才伸出枯瘦的手掌,冲着一处地面轻轻一拍。

“嗖”的一声轻响,地表下一件物事蹿了出来,她的手轻轻一招,将那物事吸在手中。

赫然又是一个圆盘,跟她手里拿的一模一样。

“西行三百步,有石如蛙,”二长老嘴里轻声念着,分辨一下方向,快速西行了三百步,灌木丛中零星散布着几块大小不一的石块。

一块深入地下的大石头上,有一块磨盘大小的突起,看起来有点像……壁虎。

“就是这一块了,”二长老长出一口气,发出一声轻笑。

“这个……”陈太忠迟疑一下,还是问了一句,“你认为这石头像蛙?”

“狐后的想象力比较……与众不同,”二长老干笑一声,“反正只有这一块比较像。”

“好吧,”陈太忠四下看一看,确实没有更有形态的石头了,“然后呢?”

“然后就是暴力破解,”二长老冲着他一摊双手,“狐后当初是输出大量灵气到这块石头上,那时她就已经是高阶玉仙了。”

怎么感觉怪怪的?陈太忠抬眼看一下四周,只看到无穷无尽的树木,耳中听到的是阵阵松涛作响,这深更半夜的……

“由我来吗?”

“我来的话,会面对大量的禁制攻击,”二长老一摊双手,“上次就是这样。”

“那么,就是我来吧,”陈太忠走上前,抬手按上那块“蛙状”石头,全力运转混元童子功,并且将灵气通过手掌,源源不断地输入到石头上。

三糖儿这个朋友倒是不错,二长老看着他,心里暗暗地盘算,虽然有点傻里傻气,容易被人坑害,但也是真性情,说出手就出手,并不拖泥带水。

也不知道这家伙在浩然宗是什么地位,能不能配得上三糖儿——三糖儿的母族已经很高贵了,父族更是九重天的天狐……

陈太忠一出手,就发现有点不妥,那块石头就像遇了水的海绵一样,才跟他的灵气一接触,就生出了源源不断的吸力。

这个……不会有问题吧?他心里的弦猛地一绷,脸上却不动声色,甚至歪过头来,好奇地打量这块石头。

石头的吸力,一点一点地在加强,没有丝毫停滞的意思。

陈太忠已经暗暗地做好了准备,甚至已经用神识选好了几颗回气丸和一颗树精灵果。

然后,他眼中的那块石头,就慢慢地蠕动了起来。

这是……幻觉?他暗暗一咬舌头,没道理啊,狐族不可能坑害我的啊。

下一刻,空中幻化出两个大字,“莫言”。

莫言……蛙,陈太忠侧头看二长老一眼,咧嘴一笑,是不是还有诺贝尔奖?

二长老后退两步,一摊双手,小心地发话,“既是上好灵地,阁下小心,记得你和三糖儿的九重天之约。”

陈太忠才要不顾“莫言”二字,开口说话,猛地空中又出现一行小字,“不泄真元,混沌混元真炁……长虹口贯之!”

他灵机一动,一口混沌混元真炁重重喷出,正中手下的石头。

一道无色的灵气闪过,整个地面都抖动了起来,空中蓦地出现一道门户。

“就是这个了,”二长老惊喜地叫了起来,“果然不愧浩然宗气修,狐后用了三天三夜才打开门户,你进自家倒是方便得紧。”

陈太忠想也不想,直接一脚就迈了进去,狐族二长老也不客气,身子一蹿就跟进去。

陈太忠只觉得眼前一黑,再亮起的时候,眼前已然是一片丘陵,也不知光源自何处来,整个灵地亮堂堂的。

一眼望去,这灵地怕不有千里方圆,吸一口气,却是比通天塔内的灵气还要充裕数倍,这样浓密的灵气,别说玉仙了,怕是真仙都可以在此修炼!

“好地方!”陈太忠陶醉地深吸一口气,然后不动声色地掣出了长刀——若是狐族别有用心的话,就别怪哥们儿对你这狐族二长老下手了。

然而下一刻,他的眼睛一眯,愕然地发话,“果然是你!”

十余外的一处山丘上,有一个削平了的平台,有一人正在其上打坐,大约是感受到了这里的灵气波动,侧头望了过来。

不是董明远,又是何人?

董明远发现有人迹出现,身子一动,闪电一边蹿了过来,“贼子受死……呃,是你?”

他现在已然是三级玉仙,气息有点不稳,不知是被人打断了修炼的缘故,还是在冲击中阶玉仙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