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一千一百四十一章 故人未必温情

温曾亮这话看似两不想帮,还捧了星砂南郭家一把,但是事实上,他是有点嫉妒了。

南郭身为封号家族,肯定是有底蕴的,否则也不会有数名玉仙和两位数的天仙。

可温城主自己,却是在浩然派登仙的,闻道谷或者不算太厉害,但是加上电影,助人登仙的概率很高,他认为南郭家在这点上很有些不如。

所以他看到对方得了一块玉符,恨不得从嗓子眼里伸出一只手,将玉符抢了去——我温家也有登仙苗子呢,此物收入族中,是后辈莫大的机缘。

当然,陈太忠赠与的对象是封号家族,打死温曾亮,他也不敢胡乱打主意。

南郭俊杰听他说话古怪,少不得侧头看他一眼,不过也没多想,只是淡淡地回答,“我族中确实有手段,但这是南特的机缘……真人不去青石城走一趟?”

陈太忠端起酒杯一饮而尽,斜睥他一眼,“南特那厮的臭脾气,我清楚得很,不过……他不来看我也就算了,还指着我去就他不成?”

说到这里,他晒然一笑,不无自嘲地发话,“想当初,可是他一手把我撵出青石的。”

这话说得南郭俊杰吓了一跳,忙不迭地起身行礼,“南特不懂事,我在这里代他向真人赔不是了,还请真人……”

“坐下吧,”陈太忠一摆手,不见作势,南郭俊杰就被压回了座位上,他意兴索然地发话,“故人是越来越少了,我若计较,还送他登仙的机缘?”

南郭俊杰却是被他这一手下了一大跳,愣了好一阵,才讪讪一笑,“真人的掌控,越来越精妙了……可惜南特太任性,要不我就将他捉了来见你。”

“不用,”陈太忠摇摇头,“家族子弟中,似此真性情……已然不多了,且由他去。”

南郭俊杰笑着点点头,收起了玉符,“那这玉符,我一定代真人送到。”

“未必一定要他用,”莫名其妙地,陈太忠想起了庾无颜持有的无锋门解恩令,他并不确定,南特会不会前往浩然派,“给南希用也可以。”

“南希……”听到这两个字,南郭俊杰的脸色有点奇怪,“她倒也晋阶灵仙了。”

“南希被一个女修打伤了,”南郭易勇的嘴巴极快,“不过南特说,那女修是你的朋友,他也不打算追究。”

女修朋友?陈太忠听得一皱眉,“是谁?”

“我也不清楚,”南郭易勇一摊手,“南特不说,不过那女修跟卖给你刀法的男孩儿在一起,对了,那男孩儿也灵仙了,在南特手下当差。”

“呵呵,是拔刀,”陈太忠笑了起来,“她跟王艳艳很熟。”

南郭易勇的嘴巴撇一下,是啊,所以南特不能跟她计较,那男孩儿似乎也认识王艳艳。

陈太忠想一想,觉得有点手尾还是要处理一下,“你通知江川,前来见我。”

第二天中午,江川就赶了过来,跟他同行的正是拔刀。

许久不见,拔刀还是一副草莽气息,见了陈太忠一抬手,大喇喇地施个礼,“见过真人,是否可以带我闯荡了?”

“你觉得,我合适带你这么个灵仙闯荡?”陈太忠白她一眼,既然见了故人,他也有些欣喜,于是又拿出一块玉符来,“待灵仙巅峰之际,去东莽浩然派闻道谷寻个机缘。”

温曾亮的眼角忍不住抽动一下:这玉符给得也太过……随便了吧?

“谢陈真人,”拔刀笑眯眯地收起了玉符,她虽然草莽气息极浓,但也知道这块玉符有多么珍贵,“不枉我常来给艳艳姐扫墓……她若是不陨落,想必也该登仙了吧?”

登仙……这谁说得准?陈太忠的嘴角抽动一下,不过拔刀都已经灵仙了,王艳艳若是活着……算,哥们儿想那么多干什么?“你常来扫墓?”

“嗯,”拔刀点点头,“伶仃上人也常来。”

“宁伶仃?”陈太忠一时大奇,“你还认识她?”

“五年前她还来过,”拔刀愕然地看着他,“她说浩然派遭遇了事情,要去东莽助你,真人你没有听她说起吗?”

她好像很排斥王艳艳的吧?陈太忠觉得自己的头有点大,“去了东莽?”

“宁伶仃进了宗产,”就在这时,一个声音幽幽地响起,却是言笑梦出声发话,“跟韦晓笙一同看护山门,两人以姐妹相称。”

“这家伙……唉,”陈太忠轻喟一声,觉得心里有点乱糟糟的。

下一刻,他将这番纠结抛开,扭头看向江川,“你卖给我的刀法,哪里来的?”

江川现在也是灵仙了,昔年的倔强小男孩,已然是风度翩翩的年轻灵仙,他恭敬地一拱手,“启禀真人,是江家祖上传下来的。”

他很清楚,自己卖出的刀法,是何等逆天的东西。

陈太忠凭此刀法,竟然打败了拥有大雄之罩的五行阵,消息传来,他听得也忍不住心旌摇曳:这刀法若是没有卖掉,出风头的岂不是我?

当然他也知道,这刀法凭他自己微薄的实力,是保不住的,但是,当时保不住,晋阶灵仙之后……没准就能保住了吧?

反正他的心情很复杂,既感激陈太忠当时的豪爽,又忍不住要生出懊悔的念头。

“祖上传下来的?”陈太忠冷哼一声,“若真是那样,你当是我气修一脉了……你修的可是气修功法?我建议你还是说实话的好,这对我来说很重要。”

然而这江川也有股子拧劲儿,“当时我卖你买,我没觉得卖得便宜了,你也没说要问根脚,真人现在追究……委实有点莫名其妙。”

“嘿,”陈太忠气得笑了,你没觉得卖得便宜了?你没这么觉得,现在就不会这么说!

他也确实承认,自己捡漏了,是来到风黄界之后,捡到的最大的漏,不过正像江川所说,一个愿打一个愿挨,啥也不用说。

他问这一句,是想要验证狐后的一句话:积州是气修重地。

既是重地,好东西肯定少不了,除了灵地之外,这刀法也是其中之一。

甚或者,他此前所得的通天塔、诛邪网……再加上燎原枪法,没准也跟气修有关。

当然了,那个青铜圆环,必然是跟气修有关的,这个无须多言。

所以他想知道,发现无名刀法的地方,是不是还有别的东西。

不过这江川既然是这种态度,他也就懒得多说了:反正我一直没有亏欠过你。

所以他微微颔首,“既然这样,你们走吧。”

他相信自己若是下点狠手,或者直接搜魂,可以得到更多的消息,不过……何必呢?

搁给别人,估计毫不犹豫地就干出这种事了,但是陈太忠一向是个很骄傲的人:没有你给我提供消息,我照样要提升自己,没有你的消息,我气修照样发展壮大!

言笑梦见状,忍不住冷哼一声,看向拔刀的眼神,也有点不悦——真人才给你一个登仙的机缘,你和你的同伴,就是这样回报的?

拔刀见状,忙不迭地发话,“江川,你能经历种种磨难活下来,也是多亏了陈真人的照拂,你这是怎么说话?”

江川沉着脸,并不回答。

“速速离开,”言笑梦绷着脸一摆手,不耐烦地发话,“若不是看真人面子,直接拿了你来搜魂,本是气修的东西,我们倒没资格问了?”

江川脸上没什么表情,后退两步之后,深深地鞠一个躬,然后一转身,头也不回地走向墓园外。

温曾亮见状,也忍不住轻哼一声,“好不晓事的小子,陈真人你当初得了刀法,就该弃之不管,他早就死在别人的搜魂之下了。”

对于陈太忠买刀法一事,现在东莽不少人都知情了,不过当大家搞清楚内里的时候,陈上人的刀法已经名动天下,而江川明显是没什么家世的孤魂野鬼,想必得不到刀法的精髓。

再加上他还是跟陈太忠有渊源的,为了防范巧器门的旧事重演,其他的势力才放过了他。

甚至不少人知道,陈太忠曾经专门回转,救过江川一次。

所以温城主觉得,陈真人简直太好说话了,若搁给是他温某人,早就不客气了。

他猛然间发现,散修之怒……似乎并没有传说中的那么心狠手辣。

陈太忠云淡风轻地摇摇头,也不说话。

“我去追他回来,”拔刀身子一纵,就要向远处跑去。

就在此刻,江川猛地一转身,电射而回,来到陈太忠的面前,面无表情地发话,“那玉简乃是先祖得自于黑莽林,只得了这一块。”

说完之后他再次转身,不管不顾地跑了。

温曾亮脸一沉,阴森森地发话,“混蛋小子,竟敢如此挑衅……真人,我去捉他回来,定然从他嘴里掏出具体的地点。”

江川是不是有意挑衅,这很难说,更可能是他想通了,没必要将陈真人得罪死了,所以才回来交待一句,以表示诚意。

但是这样的行径,搁在温城主眼里,却是无法忍受的,你一而再地在诸多上人和真人面前放肆,说来就来说走就走,真当我们是摆设?

看问题的角度不同,感受自然也不同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