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一千一百四十章 故地重游

温城主看得很开,剩下的寿命,都是陈真人给的,官府下的是秘密封杀令,既然不是通缉令,他一个小小的城主,违背了也就违背了,反正已然是天仙上人,官府能把他怎么样?

陈太忠却是一如既往的狂妄,灵舟只是稍稍地减速,“我去扫墓,温城主带路便是。”

言语中,根本不把那些等待的修者放在眼里。

但是偏偏地,那些修者连腹诽的胆子都没有,陈真人现在的修为,已经是他们必须仰望再仰望的了,若说陈真人的战力,他们连仰望的资格都没有,只有“听说”的份儿。

真仙之下第一人,一路途径两个称门宗派,直接飞过,别说登记了,灵舟都不带停一下,偏偏那两个宗门,连派人打招呼的胆子都没有。

温曾亮也不计较自己被呼来喝去,反倒是一副荣耀的样子,孤身飞在前方,为灵舟做前导。

王艳艳的墓地,看护得还算不错,没有污魂污染的情况,但是墓园里草木,却有些不成体统,以前移植来的大树,都不见了踪迹。

虽然也有一些新栽的树木,胸径也算粗壮,但是枝叶稀少,枝干上还有被砍伐的痕迹,显然是才移植来不久。

陈太忠看了几眼,沉声发问,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

温曾亮忙不迭地解释,原来其实污魂也攻击到了这里,来势汹汹,而晨风堡太小,收容不下太多黎庶,于是就有人想到了“义民王艳艳”的墓园。

这个墓园,温城主一向很看重,尤其是在他登仙之后,就更看重了,防护手段做得也不错,所以大家提议,这里做个临时收容所——王艳艳既是义民,当不会计较。

温城主觉得这也是好事,一来能替王艳艳博取名声,二来将难民收容在这里,他就有理由加派更多的人手防守,不虞别人随便指责,也省得墓园陷落了。

难民聚集的地方,难免有些物资匮乏,所以那些大树就不见了。

污魂攻击了这里两次,见比较难啃,就改变策略,墓园得以保全。

陈太忠听了这些解释,也没啥话可说,“嗯,我上一炷香,还要逗留几日。”

他此来上香,只是一个幌子,在他看来,自己跟王艳艳的主仆情分已尽,他不但帮她报了仇,也为她设立了凭吊之处,偶尔来上一炷香,表示没忘记她,真的是太讲究了。

如果可以选择的话,他宁愿去庾无颜的墓地上一炷香,他欠老庾的更多。

怎奈庾无颜的墓里,埋的是真身,被人发现就不好了,老庾活着的时候,也是狷介之人,愤世嫉俗得紧,想必不会在意这些形式上的东西。

陈太忠祭拜上香,言笑梦和吴能生张罗着忙前忙后,也都各自上了一炷香。

狐二长老没有动,就站在那里看着——她是积年大妖,不可能做这种掉价的事。

摆上供果上香完毕,言笑梦撑起阳伞,服侍陈太忠坐下,同时烧水冲茶。

就在这时,阴沉沉的天空,又下起了细碎的小雨。

温城主看着他们忙前忙后,自己只有下手帮着打杂的份儿,都没胆子问这几个人是谁。

以他的眼力,勉强能看得出那蒙面的侍女是中阶天仙,而那书卷气极浓的男人,还有那个老妇人,他根本看不出是何修为。

他只能暗暗地感慨,终究是真人了,这排场也不一样了,我辈修者,该当如是!

待陈太忠坐下喝茶,邀他也来一杯的时候,温城主小心地坐下,却是只坐了半个屁股。

他笑嘻嘻地发话,“每当真人前来扫墓,总能逢到天降小雨,似乎冥冥之中,整个位面在为义民王艳艳垂泪。”

狐族二长老闻言,忍不住扯动一下:好歹是天仙呢,有点体统成不?

陈太忠也知道他在拍马屁,但是马屁这个东西就是这样,只要拍得应景,拍得熨帖,肉麻一点真不是问题,精准才是关键。

他就没觉得有多肉麻,只是轻喟一声,“记得绿萝裙,处处怜芳草,她本……就喜欢下雨,我看墓园之外,有些无关人?”

“有些人猜到了真人主仆情深,会来这里,”温曾亮小心翼翼地回答,“我都没放他们进来,其中有南郭、南宫和伏海侯。”

“南宫……”陈太忠沉吟一下,方始想起来这是何典故,“酒伯南宫?”

“正是,”温堡主笑着点点头,“据说南宫酒伯,也同王艳艳相识。”

羊头人自然是知道王艳艳的,陈太忠很清楚,“来的是何人?”

温城主沉吟一下,“来的是酒伯的大管家,南宫家终是封爵的。”

封爵的,那就是要看官府的脸色了,陈太忠也明白这话,而且南宫家现任伯爵,并不是羊头人,羊头人是上一任伯爵。

想到这里,他就没了见人的兴趣,“待我离开,允他上香。”

“谨遵真人谕令,”温城主恭恭敬敬地回答,这又是一记马屁,风黄界里,只有真仙才能有谕令,称之为仙谕,不过高阶玉仙都被叫做准证了,这也僭越也是无伤大雅的。

“南郭家是谁来了?”陈太忠又出声发问。

“南郭俊杰,”温城主小声地回答,星砂南郭可不是酒伯,那是好几个玉仙的封号家族,如果不论军中势力,实力犹在伏海侯之上,他将人阻在外面,也是很辛苦的。

所以他回答得很小心,“他已然来了三天,倒是很感激真人。”

陈太忠微微颔首,“允他现在进来上香……呵呵,南郭家倒是聪明。”

南郭家真的聪明,虽然没有来玉仙,却是将跟陈太忠打过交道的南郭俊杰派了过来,既避了嫌,陈真人也不好拒绝。

不仅是南郭俊杰来了,南郭易勇也来了,两人冒雨进来,恭恭敬敬地上了香。

南郭易勇一转身,就待跟陈太忠说话,不料南郭俊杰一扯他,冲着陈太忠努一努嘴。

南郭易勇侧头看去,却发现陈真人双眼微眯,茫然地看着细碎的雨丝,不知道在想什么。

“我想打个招呼,不行吗?”他以极低的声音发问。

已然上香了,咱南郭家态度就算端正了!南郭俊杰狠狠地瞪他一眼,低声发问,“人家是真人,你是什么东西?”

南郭易勇委屈地看他一眼,“叔你怎么骂人呢?”

“我还想揍你呢,”南郭俊杰嘴唇微动,用微弱的气流发话,“早知道不带你来。”

就在这时,温城主又发话了,“伏海侯家来的是玉仙供奉。”

陈太忠很干脆地摇头,“不见,想上香等我走了。”

他跟伏海侯的交情,全系在侯爵世子身上,在他想来,除了伏海侯本人前来,就只有林听涛,才值得他见一面,其他的……算什么东西?

南郭易勇闻言,嘴角微微扯动一下,却是不敢再埋怨族叔了,合着陈真人连伏海侯家的玉仙供奉都敢挡驾?

表面看起来,封号家族和侯爵,地位是相当的,南郭家的玉仙多,比一般的侯爵府还要强一点,但是不管怎么说,封号家族相较侯爵,总是少了一张爵位的护身符。

直到这个时候,南郭易勇才想起陈真人在幽冥界的风光。

终究是回了风黄界二十年,很多东西慢慢地就淡忘了,这也怪不得他——要不然陈太忠为什么会出来刷存在感呢?

温城主闻言,也是一阵头疼:哎呀我去,玉仙供奉的账,你都不卖?

不过他终是拎得清轻重的主儿,心说我已经投靠了陈真人,就不能三心二意,而且我紧抱陈真人大腿的话,想必伏海侯也不敢随便迁怒于我。

所以他又微微一颔首,“谨遵真人谕令。”

陈太忠想一想,又问一句,“还有些谁?”

“还有……这可是多了,”温堡主苦恼地挠一挠头,“巨松城姜家?”

姜家吗?陈太忠浮想联翩,脑中没由来地多出了一个柔弱女子的形象——弃儿本该是姜家下一任家主,却被清阳宗的天演真人任姒榭收做了关门弟子。

而天演真人的某个弟子,对他却是无礼得紧。

总之,他不欠姜家什么,真要细细计较,姜家可能还欠他多一点。

所以他摇摇头,并没有说话,不过温城主却是看明白了:这只有灵仙的小家族,根本也就不值得陈真人出声。

天色渐黑,雨依旧未停,温城主着人整治了酒菜,供奉到坟头一些,然后请陈真人享用。

南郭俊杰叔侄也被留饭了,酒席间又说起南特,才得知他已然晋阶高阶灵仙,不过他的年纪有点大了,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登仙。

陈太忠想一想,递了一块玉符给南郭俊杰,“持此符箓,可去浩然派闻道谷寻个登仙机缘,算我对故人的一份心思。”

南郭易勇闻言眼睛一亮,“可以去两人吗?”

他可也是灵仙,虽然距离登仙还早,去见识一下也是不错的,再说了,就算他不能跟着去,族中的其他灵仙也可以跟着去不是?

“休得胡言,”南郭俊杰狠狠地瞪他一眼,“这是南特跟真人的交情,要你多嘴?”

温堡主闻言,笑着出声,“闻道谷确实是好地方,不过星砂南郭,也有你家的底蕴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