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一千一百三十九章 松林盗内情

陈太忠来见狐后,当然要有所准备。

他准备的礼物,就是阴气石,因为他知道,这个东西对狐族,是非常有用的。

不过他准备的储物袋里,一级阴气石有两块,二级的四块,三级的六块……以此类推,六级的阴气石有十二块。

筹备礼物的过程,多少要背着点狐族,不过也不用太过忌惮——包红包而已,被人看见也不算多大的事情。

他将阴气石全都挑出来,放进一个储物袋里,又选一个储物袋,将要送的阴气石放进去。

不过非常糟糕的是,他拿来献礼的储物袋,选错了,选成了前者。

没办法,他要表示出涵养,总不能送礼之前再检查一遍——他连收了什么都不知道。

咱不是狐族这种不开化的种族,是人族呢。

此刻他脸上要做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,心里却是真的在哀嚎——我的阴气石啊。

死要面子活受罪,说的就是这种心态。

不过狐后是真的很开心,她想一想之后,赧然发话,“我的见面礼有点薄了。”

“总是准尊的一番心意,”陈太忠打肿脸充胖子,表示自己并不在意,小辈嘛,能计较什么呢?

“我岂能占你这小辈便宜?”得,狐后当长辈还当上瘾了,“这样,浩然宗有处秘地,我狐族是知晓的,你既然身为浩然宗门人,我支持你夺了它。”

“浩然宗……秘地?”陈太忠的眉头一皱,这五个字,已经令他不能计较自己浩然宗的身份了,“准尊此言,能说得明白一点吗?”

“一处上好灵地罢了,”狐后淡淡地回答,“惜乎在人族深处,否则我狐族早就夺了来,此番也不过是借花献佛,你无须在意。”

我在意得很,陈太忠心里暗暗回一句,脸上却是不动声色,“长者赐,不敢辞……准尊有那里的地图吗?”

他想起了董明远说的玉仙修炼之所,然后又想起,自己悟真了,却还没有仔细看玉简里的地图——那是玉仙的神识才能打开的。

事实上,他潜意识里认为,那灵地的主人,就是飞燕仙子的师尊智丰,既然董明远是智丰转世,他就不屑去查看那个地图。

现在听到狐族说,有一块浩然宗的灵地,而且是狐族巅峰大妖口中的“上好灵地”,那么他当然要收回来——不管怎么说,他都是浩然宗的第十四任宗主。

他只是心里希望,没有跟董明远撞车,否则面对本宗的转世前辈,他也有点下不了手。

“那处地方煞是诡异,”狐后看着他,慢悠悠地发话,“在积州巨松城附近,我还是派个帮手,为你带路好了。”

“巨松城?”陈太忠听得眉头一皱,这地方他可是很熟悉的。

狐后也发现他有些心神不定了,于是饶有兴致地看着他,“我知你曾经在那里隐居,莫非对此灵地,你也有所耳闻?”

“耳闻倒是没有,”陈太忠缓缓摇头,他听说过的是智丰的秘地,不过他不打算说出来,否则万一两边说的不是一个地方,岂不是会给董明远带去麻烦?

不过他猛地想到一种可能,脸色又一沉,“准尊可曾听说过松林盗?”

“你想的不错,”狐后微微颔首,“一开始的松林盗,确实是为了守住这个灵地,才诛杀了不少凡夫俗子……不过近几百年的松林盗,似乎是你人族内部的斗争,假借其名罢了。”

最后几句话,说得陈太忠有点不好意思,人族的内斗,被狐族看了笑话去,他身为人族的一份子,脸上也没什么光彩。

不过他也没愧疚多久,因为他很快又意识到了一个问题,“区区松林盗,准尊也知道得这么清楚,还说得非常肯定……这个?”

狐后淡淡地看他一眼,“因为松林盗就是毁在本后手中的,如若不然,我何以能确定那处灵地?只不过那里距离横断山太远,又是浩然宗传承,否则我早就夺了去。”

如此惊天的辛秘,她说得却是轻描淡写。

陈太忠却是听得目瞪口呆,他真没想到,还有这么一个说法,好半天之后,他才干笑一声,“原来准尊也曾在人族游历。”

“半是游历,半是寻觅,”狐后轻描淡写地回答,“积州一地,原本就是气修重地,我族一向认为,那里会有灵地,已然搜索过了绝大部分地方,我能查明,并非侥幸。”

陈太忠沉默了差不多十几息,消化掉了这条信息,才笑着发话,“那准尊将此地赠我,岂不是无法向族中交待?”

“我找到灵地,本来是要寻机将灵地摄走,”狐后悻悻地回答,“哪知地方已经被浩然宗所占,浩然气修的封镇手段,哪里那么好破解?既是夜长梦多,我就放弃了,想着回头拿这个因果,结一段善缘。”

摄走灵地的手段,不是她这种巅峰大妖使得出来的,狐族要出动真仙才行。

但是狐王出马,动静就大了,很容易被人族真仙发现,若是能悄然无声地摄走灵地也算,偏偏这灵地被浩然宗使了手段,封镇了起来。

且不说狐王能不能破了浩然宗的封镇,只说涉及浩然宗的东西,就没谁敢不管不顾地强夺了去,而且既然不能悄无声息地弄走,一旦动手,必然会惊动人族。

人族地盘上的灵地,被兽族摄走……东莽的真仙可以组团去买豆腐撞死了。

狐后这个人情给得绝对不小,但是陈太忠心里的纠结也可想而知,他有八成的把握,狐后说的灵地,就是智丰所掌握的灵地。

不要吧,那是不可能的,可接受吧……其实哥们儿也知道那地方在哪儿啊。

不管怎么说,既知那是浩然宗的灵地,陈太忠是一定要收回的,董明远虽然是名义上的主人,但是其身为宗中弟子,将宗里的灵地据为己有,这一点很令人不耻。

陈某人是没有门派概念的主儿,但是受了浩然宗好处,也要努力回报浩然派,待浩然派升门之后,他储物袋里的大多数资源,还是要放入宗门大库的。

所谓传承,其实还涉及了因果,若风黄界全是只顾自己修行,丝毫不顾考虑宗门和家族后代的修者,哪里还会有这么多人修炼?

欠下的因果,都是要还的,还不了必然会影响到自身的进境。

陈太忠在狐族地盘上做客三天,然后被礼送出横断山脉,其间他偷偷检查一下收的礼物,原来是大量的地磁元气石,礼物不算贵重,关键是量大,可见狐后也是有心人。

跟他们三人一起出来的,还有一名老年女性狐族,也是高阶大妖。

这大妖化形化得十分彻底,乍一看就是邻居大妈那种感觉,个子不高干瘦干瘦的,但是举手投足之间,动作相当敏捷,是那种还能发挥余热的大妈——跳广场舞绝对没问题。

她的话不多,狐后称她为二祖姑,陈太忠不知道该怎么叫,就称呼二长老,她也认可。

出了横断山脉,第一站就是涯山城,想当初陈太忠在这里混迹过不短的时日。

不过现在,都已经是过去时了,一直相伴的易萱也上了九重天,陈真人心里微微泛起点涟漪,但那也只是一瞬间的感受,下一刻,他放出一艘灵舟,“走吧。”

灵舟穿空,迅疾地向积州飞去,速度奇快。

飞了没多久,就有修者上前盘查,陈太忠连面都不露,直接将气势放了出去,“陈太忠回东莽办事,蝼蚁滚开!”

要说陈太忠这个名字,最好使的地方不是在西疆,而是在东莽,一来他是东莽走出去的人物,横空出世名动整个风黄,惊才绝艳光芒四射,算是一等一的风云人物,是东莽的骄傲。

其次就是,陈某人并未在东莽待多久,成就天仙之后就离开了,目前是在西疆活动,东莽对他自然也就没多少敌意,能抬手的时候,自然会抬手,省得引起他不高兴。

相较而言,西疆就苦逼很多了,西疆的官府和宗门,谁不知道陈太忠难惹?但是难惹也得惹啊,否则岂不是任由他在西疆肆虐了吗?

若陈太忠是在东莽发展,西疆绝对也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——无非是片刻的嚣张而已。

说来说去,东莽的各大势力,跟陈太忠没有切身的利益冲突,也就懒得多事。

巡查的修者发现对方一点不买帐,继续笔直地飞行,有心拦一下,却是没胆子,于是对自己说:这可是大名鼎鼎的陈太忠,我回去汇报就行了,省得惹祸上身。

没过多久,整个东莽就传遍了:陈太忠从西疆回来了。

陈真人的灵舟并不怎么停留,一路笔直地飞向晨风堡,途中经过几个城市的时候,距离城市极近,甚至都进入了守城弩炮的攻击范围。

没有哪个城市尝试攻击一炮,甚至连警告都没有——谁吃撑到了,去惹这个疯子?

抵达晨风堡的时候,堡主温曾亮率诸多修者,远出城外百里相迎。

温城主在晨风堡的名声并不好,冷酷残暴狠辣,打击异己毫不手软,名字可止小儿夜啼,但就是这么个人,无视皇族秘密下达的封杀令,公然出城迎接陈太忠。

原因很简单,他登仙于浩然派闻道谷,凭空多了七百年寿数,凶徒也有报恩之心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