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一千一百三十八章 拿错了

事实上,猿族不敢挑战,也跟陈太忠的名声有关。

若是遇上那些注重切磋的人族修者,了不得也就是输了一场,有什么不敢挑战的?但是陈某人不但强势,而且凶残,这厮一出手,真的敢往死里打。

由此可见,有个恶名头,有时候并不是坏事。

不过猿妖不出手,也是出于爱护面子,待陈太忠过境之后,它们对下面的小家伙解释说:人族借道,是规则允许的,大家切磋一下,也是让他们明白,道不是随便借的,仅此而已。

反正只是天仙之间切磋,你们不看族中这么多大妖,都没出手?

至于说我们怕了陈太忠?那真是开玩笑,他若是敢飞过去,且看我们会不会收拾他。

他为啥不敢飞?因为他惹不起咱猿族!

这话还是很有效果的,很多不明真相的猿族,就认为本族讲道理,不愿意跟人族一般见识,毕竟还是在新一轮人兽和谐期不是?

这样的说辞,有利于猿族内部的团结,不会令它们妄自菲薄。

接着传来的蛟族的消息,更令猿族确定了这一点。

蛟族对陈太忠没什么成见,不过族中却有奇葩,蛟族三太子身为高阶大妖,手段非凡,是蛟族出名的后起之秀,寄托了族人的希望。

它受不了陈太忠“真仙之下第一人”的称呼,在他们进入蛟族的地盘之后,直接出来挑战陈真人,并且放言欢迎其他兽族旁观。

怎奈,想来旁观的兽族“寥寥无几”——对这四个字,猿族非常不认可。

既然如此,蛟族为了三太子能跟陈真人专心切磋,选了一个隐秘的场所。

至于说切磋的结果,双方大战十日十夜,最终精疲力竭,以平手论,蛟族三太子有言——这里是我的主场,有些手段不便使出,否则就失去了切磋的公平。

换句话说就是,它若想败陈太忠,也不是难事,只是不屑为之。

不过猿族发现,十余日后,陈太忠就出现在了狐族的地盘,而蛟族三太子却是失踪了十余年,然后才又现身。

以三太子的解释说,它是闭关去了,至于说这十余年没有寸进,倒也是正常,蛟族原本也是以寿数见长的兽族,十来年真不算什么。

总之,陈太忠一行,又很轻松地突破了蛟族的地盘,来到了狐族属地。

狐族对陈真人,当然是不一样,三公主是去了九重天,但那是去了上界,因天狐血脉直入九重天,是狐王的骄傲,也是整个狐族的骄傲。

三公主对散修之怒的情意,在狐族也是众所周知。

别的不说,只说这个电影,在浩然派掀起了滔天的反应,惹得东莽的修者都去西疆观看,但是……最开始播放电影的地方是哪里?是在狐谷!

现在狐谷的片源已尽,都是在播放一些老片子,但是受益于浩然派电影的风潮,这里的观影人数一直不少,不过狐王看得紧,外来修者一向管束得很严,所以没有大兴。

不过狐族聪慧且浪漫,没有片源,看老片子怀旧也不错,还有狐族也开始设计剧本,用留影石拍摄出来,博族人一笑。

而这诸多的剧本中,就有好几个本子,说的是三公主和散修之怒的人兽恋情。

这些剧本参考了《倩女幽魂》《白娘子传奇》《田螺姑娘》之类的桥段,不过为尊者讳,美女往往被叫做“糖儿”,人族男修往往被唤作“陈风笑”——取笑风尘之意。

这种情况下,陈太忠进入狐族的地盘,当然不会受到什么刁难,而且一进狐族的地盘,他竟然受到了超规格接待——整整六只狐族大妖在等着。

只是六只大妖,不全是高阶的,陈太忠自问打不过也跑得了,不过听到“狐后有请”四个字的时候,他还是有点头皮发炸——传说中的巅峰大妖?

但是见了狐后之后,他并没有多少气势上受压制的感觉,狐后一身宫装,仪态大方做派雍容,真正的花信美少妇,比之易萱也不遑多让。

不过狐后提出的问题,却是令他有点头疼,她一张嘴就是,“想必三糖儿跟真人说过,九幽阴水对狐族的重要性。”

若是别人提及易萱也还罢了,偏偏是她,陈太忠感觉非常棘手。

须知易萱流落人族社会,被狐族找回来之后,最疼她的就是她的外祖母。

若不是狐后的支持,她会始终游离在狐族的主流之外——虽然最后她也没有融入狐族主流,但当时她有外祖母维护,是不怎么受气的。

陈太忠想一想,还是决定正面拒绝对方,当然,他不会拒绝得太不客气,“好叫准尊得知,我气修浩然一脉,也是需要九幽阴水,来凝炼本命法宝的。”

“准尊?”狐后听得微微一笑,“你们人族还真会创造新词……这个称呼我喜欢。”

一边说,她一边扫一眼周围的狐族大妖,“你们……可以退下了。”

众大妖齐齐退下之后,狐后才又发问,“浩然派只有你一人悟真,何来那么多玉仙,莫非你说的是浩然宗?”

易萱都跟她外婆说了点什么啊,陈太忠沉吟一下,缓缓发话,“准尊有所不知,浩然派已然准备升门,早晚是会有玉仙的。”

至于浩然宗什么的,他直接略过不提,就当没有听到了。

“升门……倒也是,”狐后沉吟一下,微微点一下臻首,珠簪上的晶莹流苏也晃了两晃,“你得了浩然宗战阵登仙之法,又有大量的地磁元气石,浩然派升门,早晚的事。”

咱不提浩然宗成不成?陈太忠心里暗暗地吐槽,脸上却没有什么表情,“所以九幽阴水一事,只能抱歉了,我已然将易萱的那一份,送达了狐族,并无半点克扣。”

“易萱……三糖儿的人族名字吗?”狐后的脸上,掠过一丝恍惚,不过她很快就调整好了心态,“那九幽阴水一事,先搁置好了,我看你在西雪高原搞的集市不错,有没有兴趣在横断山脉也搞一个?”

“这个嘛……”陈太忠又沉吟一下,方才缓缓回答,“我因受白燕舞驱逐,不得不在翡翠谷栖身,做那集市也不为赚钱,只是报答猛犸大尊的收容之情。”

狐后轻喟一声,“你若肯来横断山脉,狐族一样庇护得你周全,猛犸妖王,能强过……强过三糖儿的外公不成?”

陈太忠嘿然不语,良久才回答一句,“横断山脉并无翡翠谷。”

就算狐王跟猛犸王战力相当,他栖身的翡翠谷,可是神兽麒麟的私家宅院。

“嘿,”狐后轻哼一声,她的要求再度被拒绝,心里有点不高兴,但也不得不承认,这是狐族无论如何都拿不出的条件。

想到这里,她有点意兴索然,然后一拍手,“来人,礼物奉上。”

一只女性中阶狐妖走过来,递上了一个储物袋。

狐后下巴微微一扬,淡淡地发话,“既是初次见面,你是小辈……我这长辈自有见面礼。”

陈太忠是个不肯后人的主儿,并不把权威放在眼中,不过他跟易萱以朋友论交,狐后硬是要大他一头,他也没办法拒绝,正是所谓的“长者赐,不敢辞”。

他接过储物袋,并不用神识去查看,而是也摸出一个储物袋,递给那中阶狐妖,微微一笑,“初次来访,一点小心意……奉送准尊。”

那狐妖接了储物袋,却是直接拿神识一扫,登时怔住了,“这许多……阴气石?”

你们狐族的礼仪,还真是差点,陈太忠心里暗哼,脸上却不动声色,“易萱曾说,她自人族返回,多得外祖母照顾,此番我前来拜会,自当多亲近才是。”

看得出来,狐后很喜欢“多亲近”三个字,她微微一笑,“既是小辈心意,也就无须多说了……你收好便是,休得人前无礼。”

她也觉得,自家的身边人,当着客人探看礼物,有点不成体统。

小辈?陈太忠的嘴角微微抖动一下,得,我给点见面礼,你就心安理得地升级为长辈了?

不过这样的事情,却是计较不来的,反正易萱离开了,他也没打算跟狐族有多深的交往。

然而,那中阶狐妖还真是不怎么懂礼数,她喜不滋滋地发话,“启禀娘娘,这见面礼委实丰厚,低阶阴气石不提,只说一级阴气石,就有一、二、三、四……六块之多。”

狐后闻言大喜,其实对狐族而言,阴气石和九幽阴水的功效,是差不多的,当然,九幽阴水肯定是更好一点,不过真能批量消耗九幽阴水的狐族,怎么也得是高阶大妖。

事实上,一级阴气石,都够狐族高阶大妖使用了——毕竟是得自高阶玉仙的阴族和冥族。

这份见面礼,委实不薄,她微微颔首,“陈真人有心了,本后多谢。”

陈太忠嘴角抖动一下,勉力挤出一个笑容,“好说,准尊谬赞了,既然来见您,自是要有足够的心意。”

然而,话是这么说的,他的心里却是在滴血:泥煤啊,拿错储物袋了!

储物袋多了,就是这点不好……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