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一千一百三十七章 强闯横断山

何谓气修根基?现下风黄界的气修根基,当是大名鼎鼎的浩然宗。

没错,陈太忠带言笑梦和吴能生来的地方,正是浩然宗石窟所在地——迷魂岭。

他将那二人安置到不远处,自己却是隐匿了身形,悄悄往岭上走一遭。

迷魂岭也被污魂蹂躏得不轻,不但被污染了很多地面,还坍塌了不少的溶洞,陈太忠上得岭来,正好看到有修者在处理污染的地面,同时给洞口重新下禁制。

这些年过去了,禁制还没下完?他心里好奇,少不得竖起耳朵听一听。

原来污魂退去之后,学校并没有着急安排修补禁制,污魂所污的东西,不是随便什么修者都能清理的,所以他们第一时间,是安排教师清理溶洞内的污染。

这就是很麻烦的事情,再加上幽冥界初定,学校的师生大部分都被派出去,帮官府维护秩序去了。

去幽冥界发财的事情,轮不到学校,但是因为很多修者去了幽冥界淘金,不少地方的治安出现了问题,学校派出师生赚这点小钱,还是没有问题的。

要不说位面战争一旦胜利,对那个位面的影响极大,连带着很多人都会受益。

陈太忠听明白了因果,也就放下那份好奇,开始专心感受,自己留下的小神识。

用了一天半的时间,他感受到了神识所处的方位,晋阶玉仙,对他的帮助还是很大的,若现在还是天仙,恐怕他还是感知不到。

不过,虽然感知到了神识,他却无法寻到正确的路径,迷魂岭这三个字,可不是白叫的。

当然,他可以凭蛮力破开,但是那样一来,浩然宗的藏宝石窟就要大白于天下了,而且眼下山上的落宁分校新东方,本也是浩然宗苗裔。

他悄悄潜进溶洞,用了三天时间,终于确定了一点……他不可能在短期内找到正确的路!

不管怎么说,神识尚在就好,他收起心思,悄悄地回转。

接下来,就要前往东莽了,陈太忠依旧是带着人,直接进入了横断山脉。

跟上一次相比,现在的横断山脉,看守不是很紧,显然不少兽修也是前往幽冥界淘金去了。

兽修不太看得上没有血食的位面,不过横断山脉三大族却是例外,蛟族和狐族都具备将阴气转换为灵气的能力,大批的人族修者聘用它们,充当聚灵阵的转换枢纽。

而猿族聪慧,比较擅长学习,对开矿也很用心,虽然它们开出的矿,对人族卖不起价钱,但是猿族不着急——价钱实在不合适的话,带回族里储存也不错。

不管人族抢了再多的资源回风黄界,早晚是越用越少,到时候它们再拿东西出来卖,没准就可以卖个不错的价钱。

见猿族这般行事,它的老冤家狐族,也是有模有样地学了起来。

所以幽冥界开采资源,兽族中,数横断山脉这三族收获最大。

然而,虽然横断山脉的看守松了,陈太忠依旧烦恼不已,因为不懂事的小家伙们多了。

大量的兽修和大妖去了幽冥界,很多时候,都是灵兽在完成巡山任务。

这些小家伙非但不能口吐人言,很多连灵智都比较懵懂,见了人族直接上前拦截,还有些二愣子甚至直接动手。

区区的灵兽,也不知道从哪儿来的胆子,竟然跟对天仙上人甚至玉仙真人动手。

陈太忠三人当然不惧,抬手就揍是常态,手下没个轻重的时候,就直接打杀了,但是这种欺负小盆友的事儿,做多了也实在没有什么成就感。

不过,随着三人越来越往山内走,逐渐地,就有兽修出来拦路,禁止他们前行。

遇上这种情况,言笑梦也不会退缩,直接报出名号来:散修之怒陈太忠要借道去东莽。

这个回答,可是把猿族气得不轻,见过狂的,还真没见过这么狂的,你们难道不知道,这百万里横断山脉,是我兽族的地盘?

人兽和谐是风黄界共识,吴能生冷冷地回答,我们为何不能借路?

这话有点勉强,但也是实情,千万年来,人族和兽族的关系一直就是分分合合,变化无常,可以为本方利益杀得尸横遍野,也可以摈除成见,共御外侮。

想当初易萱被奇巧门的人困住,若不是有狐王血裔的身份牌,直接就会被当做奸细处死,至不济也要捉回去细细拷问。

而当幽冥界的威胁出现的时候,人兽双方果断化解前嫌,强调和谐的同时,抱团远征和守卫本位面。

正是因为如此,鹏族在飞云城不远处杀人,人族官府也不好干涉,最后还是陈太忠和飞云楚家出面,狠狠地打击了对方的气焰。

而现在陈太忠出现在横断山脉中,同样也是这个道理,幽冥界虽然平定,但终究是有潜在威胁,人兽双方并没有解除合作,反倒是合作开发幽冥界。

这种情况下,兽族进人族的地盘,人族进兽族的地盘,都是被许可的。

不过区区三个人族,最高修为不过是初阶真人,就敢闯横断山脉,实在也太过狂妄了——须知他们若是被兽族寻衅杀了,根本没地方讲理。

但是拦路的猿修还真不敢动手,现在陈太忠的名头如日中天,俨然有真仙之下第一人的名头,而且他出身东莽,是东莽修者的骄傲,正是东莽一域热议的话题。

不敢动手是真的,但是这个耻辱,猿修也不能忍受,从来只有兽族在人族大摇大摆横行的份儿,何时轮到人族在兽族地盘横行了?

所以它退而求其次,要追究他们随便出手的事情。

对此,言笑梦也有话说,你下面的小家伙太不懂事,不敬上位者,我们出手惩戒一番,没控制好力度,那也是它倒霉,怨不得别人。

不敬上位者这个罪名,在人族和兽族里,都很严重,兽族里除了修为,血统上不敬上位者,也是可以处死的罪名。

但是人族和兽族遇到一起,敬不敬上位者,就不是多要紧的事了,只要能扛住上位者的惩罚,回到族里,反倒会很有面子的事儿。

吃亏一方,也不会要求对方惩治凶手——反正提了要求也不会有人理,真的丢不起那人。

所以说来说去,还是要比拳头大。

拦路的兽修……也只能接受这样的解释了,但是它指出:那些后辈有的都尚未开化,你们也下得去手?

既知尚未开化,就不要放出来嘛,言笑梦的嘴皮子,其实是相当便给的:你们放它们出来找死,也要怪到我们身上?

说来说去,最终的结果只有一个,猿修一拱手:那就请上人赐教,倒要看看散修之怒手下的天仙,是何等的不俗。

既然被称作猿修,它也仅仅是天仙级别,所以它拿话扣住对方:这是天仙之间的切磋,陈真人你若是出手,便是大欺小了。

它担心陈太忠出手,不过言笑梦答应得却是爽快:切磋当然没问题,只要你不多欺少,陈真人绝对不会大欺小。

言长老晋阶中阶天仙,对自家的战力还是很自信,而她的自信也不是虚妄的,事实证明,没有任何的中阶猿修,能打得过她。

一开始猿族还很克制,只派中阶猿修来跟她对打,但是眼见屡战屡败,就有点急了。

事情在一次意外之后被激化,一名猿修堪堪落败,它的两个兄弟齐齐扑了上来,登时将言笑梦打得头晕眼花——这兄弟三个属于“怒猿”血统,脾气不太好,容易血气上头。

陈太忠一刀出去,直接斩掉了三兄弟的头颅,将它们的尸身都收了起来,只淡淡地说了一句话,“当我是死人?”

猿族挂不住了,下一次出战的,就是高阶猿修,务求败言笑梦——反正都是天仙范畴,也不算多么大欺小。

然而气修的战力,还真不是盖的,言笑梦力战高阶猿修,也丝毫不落下风,往往就战而胜之,其他高阶猿修想挑战,陈太忠就会出面,不许它们车轮战。

当然,她偶然也有失手的时候,比如说遇到会使毒药的猿修。

然而每当她有生命危险的时候,陈太忠又会出手,将猿修的杀招拦下——行了,你确实比她厉害,起码毒玩得好,这一场我们认输。

就有猿修不忿地指出,我们天仙之间的战斗,陈真人你这么插手,不合规矩。

不过是切磋而已!陈太忠总是这么待理不待理地回答,莫非你还想着杀人?

猿族还真是想杀了言笑梦,但是说不出口不是?只能暗暗咬牙:行,算你狠!

言笑梦一介女流,经历大大小小二十余次战斗,身上也多了七八处伤口,三人竟然是硬生生地闯过了猿族控制的地盘。

事实上,前来观看的猿妖都不少,但是没有哪个猿妖敢下场挑战——一旦发出挑战,它们的对手就不是言笑梦,而是散修之怒了。

跟陈太忠作战?还是省省吧,兽族被人族视为野蛮和不开化,但是修到大妖程度的兽修,又有几个能简单了?

更别说猿族这个种族,是以聪慧见长的,不是猛犸那种缺弦儿的,也不是鹏族那种脑容量小的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