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一千一百三十六章 得图

神马?陈太忠听到这话,登时就石化了,“你说……仙器胚胎?”

“是啊,”黄叶花理所当然地回答,“老龟替气修看护气运,虽然有点老糊涂,但是此界气修已然凋敝,你年纪轻轻,竟然成就真人,它不可能放过你的。”

陈太忠嘿然无语,好半天才问一句,“那仙器胚胎,是个什么样子?”

“仙器胚胎,我哪里会知道是什么样子?”黄叶花很干脆地回答,“或者也并无一定形状,这谁说得准?”

陈太忠一抬手,抹去面孔上的雨滴,顺手又甩一下,想了一想之后,他再度发问,“你可知我从未去过东莽?”

“好叫阁下得知,”那黄叶花轻笑一声,“我虽然受困于本体,但也遮蔽万里方圆,修成束气成雷神通的玉仙气修,除了散修之怒还能有谁?你飞升之地,可不就是在东莽?”

被一棵树精嘲笑了!陈太忠觉得面子上非常挂不住。

不过再多的不甘,终挡不住那份好奇,他干咳一声,“老龟手上,真的有仙器胚胎?”

合着哥们儿得到的那个青铜圆环,不是真器元胎,而是仙器胚胎?

“当然有了,”黄叶花轻哼一声,不以为然地回答,“要不然,你以为前不久晓天宗的阴阳殿主叛宗逃向东莽,所为何事?”

晓天宗阴阳殿主的叛逃,陈太忠是知情的,据南忘留讲,那是风黄界气修最后一个玉仙,不过,“你说是前不久?”

“这个是记不得了,反正不到千年,”黄叶花大喇喇地回答,“我们树族跟人族的时间感受,不尽相同,莫要抠这些字眼,有碍沟通。”

陈太忠嘿然不语,好半天才侧头看言笑梦一眼:你怎么不说话?

哪曾想,言上人双目直视前方,眼神中满是骇然和迷惘,显然是被吓到了。

想一想也能理解,在风黄界,气修想要求个真器元胎都不可得,某人竟然直接拿到了仙器胚胎——听到这话,自制力差点的,恐怕现在就崩溃了。

既然得不到她的提醒,陈太忠也只能硬着头皮孤军作战了,“老龟是什么修为?”

在他印象中,那老龟只是烈焰龟,荒兽九级,连灵兽都不是。

“我哪里知道?”黄叶花淡淡地回答,“反正敢硬抢的,都死了。”

哥们儿好像就是硬抢的,陈太忠再次汗颜,“是青石城外的那只老龟?”

“青石……或者吧,”黄叶花努力地想了想,终究是不太有把握,“反正就是那一块,龟麟双吉,是气修信赖的根本。”

陈太忠再一次汗颜,“龟麟双吉……麒麟吗?”

“当然是麒麟,还能有别的不成?”黄叶花说到这里,难得地情绪激动了起来,“其实麒麟那神兽,只是蠢物……不过是会喷火罢了,有什么呢?还是老龟靠得住。”

幸亏纯良没跟来,陈太忠……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。

不过在他想来,木属性的沉金杉,对火属性的麒麟有抱怨,是很正常的,正经是他想知道,那老龟到底是个什么物种,又是何等的修为和战力。

他整理一下思绪,方始缓缓发话,“你知道的隐秘颇多啊。”

黄叶花难得地谦虚一下,“无他,活得久一点而已,本体大了一点。”

陈太忠无语,良久才说一句,“我此来本是为了去北域……为何一定要去东莽呢?”

“我当然知道你要去北域,”黄叶花淡淡地回答,“不过我观你二级玉仙已经到了巅峰,随时可以突破,为何不往东莽一行,看是否有那个机缘?”

陈太忠沉吟一下又问,“若是仙器胚胎在手,老龟也帮不了别的忙了吧?”

“这是你气修家事,我怎么可能得知?”黄叶花回答得理直气壮,“只是个善意的提醒。”

“那还是算了吧,”陈太忠哭笑不得地摇摇头,心说这沉金杉的脑子还真是有点不爽利,不过看在对方告知自己仙器胚胎的份上,他也懒得计较。

“我还是要先去北域,因为我要杀个侯爵,必须在真仙们捕获污魂界之前完成。”

“捕获之后还有炼化,起码还得再有十年,”黄叶花老神在在地回答,“我是听虎族说的……虎王十年内不会出关。”

这样吗?陈太忠心神一动,如此倒也不是不能考虑,“你有送我去东莽的路子?”

“将你送至中州,毫无问题,”黄叶花回答道,“赶路交给我,你正好借此机会,用雷法为我淬炼身体。”

一个月之后,陈太忠三人出现在中州。

在这一个月中,他以每天五记束气成雷的频率,为沉金杉淬炼身体,而树精也遵守诺言,向他支付了五十颗同样大小的灵气果,并且将三人转移到了无尽北海的中南沿。

陈太忠只测试性地使用了一颗灵果,然后就将剩余灵果收了起来——这玩意儿真的是好东西,一颗灵果就能恢复全部的灵气,抵得上十来颗浩然宗的回气丸。

灵果恢复灵气的速度稍微慢一点——只慢一点点,但是效果极好,根本不是浩然宗那虎狼药丸能媲美的。

陈太忠用了一颗就舍不得用了,拿出自己的回气丸来替代,沉金杉看在眼里,也不去管他——一般来说,树修都是有点孤僻,没有干预别的修者的习惯。

陈真人使用了差不多五百颗浩然宗的回气丸,不过对他来说,这是非常划得来的交换。

至于说回气丸对身体会造成一些暗伤,对二级玉仙而言,伤势就极为轻微了,尤其是他每天才服用十来颗,频率不算快,也有大把时间去修复伤势。

此刻站在无尽北海的边缘,他感受一下体内的情况,发现一个月积累下暗伤,也没有多少,若是在通天塔内,大约也是十来八天,就能痊愈了。

不过此刻使用通天塔,实在有点不合适,身边有外人不说,中州还残留有通天塔的残片。

那么,也只能在路上休养了!

拿定主意之后,他将言笑梦和吴能生裹起,直接向南方飞去。

他的身影尚未消失,不远处十几人电射而至,有人揉一揉眼睛,“我是不是眼花了,怎么看到前面那人,像是月前失去踪迹的西留公府暗卫?”

“正是他们,”想到月前追丢对手,女天仙就是一阵牙疼,她咬牙切齿地发话,“算,咱们尚有正事要办……去个人盯上他们即可。”

他们陷在无尽北海之后,想方设法地回到西疆,路上又再次有人受伤,虽然没有死亡,可终究是折了锐气,令人恼怒不已。

此次他们通过兽族的传送阵,悄悄地回转中州,才要走出无尽北海,猛地看到陈太忠三人,心中的怨气可想而知。

他们却是忘了,事情的起因,其实不在对方身上。

陈太忠飞出不远,就觉得身后有异,他已经是二级天仙巅峰的人了,天仙的追踪,哪里瞒得过他?

于是他选个镇子附近,降落到地面,裹着两人,连续两个万里闲庭,登时将追踪的人甩脱了。

既然来了中州,那也不能白来,有些事情可以顺道办了。

三人接下来昼伏夜出,很快就来到了晓天宗附近。

言笑梦去找付莜竹,三天之后回转,手里拿着一块玉简。

事情办得非常顺利,付天仙正在百花宫的别院里,见到蒙面的言笑梦,听说是替东易名要东西来的,也没有多问,就给出了玉简,并且告诫她:这是一幅原理图,你最好别看。

陈太忠简直有点不敢相信,此事是如此地易办,他已经习惯了在办事时遭遇各种意外:这次竟然没有意外?

他打开原理图看了,上面说得像模像样,起码是看不出任何的不对头——通天塔塔基能造就子午阴阳谷,发挥这么大的作用,除了经高人炼制之外,还是因为使用了阵法。

陈某人的阵法造诣极其普通,但是不管怎么说,他也有“半瓶子晃荡”的水准,他看不出来,应该就是没有大问题了。

为了保险起见,他还特地停留了三天,远远地又绕着子午阴阳谷转了一圈,跟那玉简上的原理图相互印证一下,并没有什么冲突之处。

陈太忠找不到不正常的现象,心说既然如此顺利,带着吴能生和言笑梦走一趟迷魂岭吧。

照旧是昼伏夜行,那两位也习惯了他的做事风格,并不多问。

不过吴能生心里,还是有点不舒服,他在无尽北海的时候,被陈真人封闭了感知,醒来的时候,却已经到了无尽海的边缘。

虽然他也明白,自己对浩然派而言,还是个外人,有些秘密不该与闻,受到这样的待遇是正常的,但是一封闭感知就是一个月,心里还是相当地不平衡。

这次去晓天宗,他依旧不知道言笑梦做了什么,接下来,他更是不知道,陈真人带着自己跑来跑去,是为了什么。

所以在抵达一处群山之际,他终于忍受不住了,“陈真人,咱不是要去北域的吗?为何在中州转来转去?”

陈太忠的脑子里正在想别的事,闻言想也不想地回答,“关系到气修根基,你别问了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