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一千一百三十五章 万年树精

“树精的承诺?”陈太忠冷笑一声。

他承认人族里奸猾之辈很多,但是精怪中也不全是实在的,大哥别说二哥。

他所遇到的黄枫精怪,就曾经围杀过槐树精,那两者原本也是约定,互相不伤害的。

不过眼下他是在跟沉金杉完成交易,所以也懒得多说,嘴巴一张,一道亮光重重地打向了空中的黄叶花,“接着!”

这一道束气成雷,用掉他差不多两成灵气,不过此刻他体内的两成灵气,比巅峰天仙时的全力一击,还要强出两三倍——毕竟玉仙修炼,主要就是提升体内的灵气。

那黄叶花受此一击,登时破碎,化作无数片碎片,飘然落下,但是尚未挨到地面,就纷纷消弭在细碎的小雨中了。

三人等了盏茶工夫,没收到沉金杉任何的信息,吴能生狐疑地看一眼陈真人,“它死了?”

陈太忠摇摇头,“不可能,我留手了。”

又等了差不多盏茶时间,空气中一阵扭曲,一朵黄叶花凭空幻化了出来,从模糊到清晰,然后渐渐凝成了有若实物一般的存在。

“嗯~”黄叶花发出一声轻哼,语带颤音,竟然是异常陶醉的口气,“太舒服了,多久没有这种感觉了……还能再强一点吗?”

“先别说能不能,”陈太忠哼一声,“这样的神通,你还需要多少下,就可以满足?”

“怎么也要……数百下吧,”黄叶花理所当然地回答,“亏得这还是气修的雷法,除了正宗雷修,也就是你们气修的雷法厉害了。”

“数百下,你开玩笑的吧?”陈太忠的脸登时就黑了下来,这一击用了他体内的两成灵气,单论量的话,已经超过一颗浩然宗的回气丸了。

数百颗浩然宗回气丸的价值,那得多少钱?若是不服用回气丸,他每击出四记束气成雷,就要花十余日将养和回复。

撇开通天塔内耗费的灵气不算,一记束气成雷,大约要用掉他三天时间,数百下……他岂不是要在无尽北海中待好几年?

“我有灵气果与你,”沉金杉知道对方在想什么,旁边灌木丛一响,一颗拳大的晶莹剔透的果实,被树叶托了起来。

“这是……树精灵果?”吴能生再次叫了起来。

不怪他如此失态,实在是今天见到的东西,太令他震撼了。

树精灵果在风黄界,也是几近于传说中的东西了,因为它实在是……太神奇了。

大部分的树精,拥有极其悠长的寿命,关于这一点,就连兽族中最为长寿龟族也得自愧不如,而同时,树精通过茂盛的枝叶以及异常发达的根系,占据极为广袤的空间。

独木成林这种事,在风黄界实在是太常见了。

占的空间大了,接触的灵气就多,而树精虽然晋阶慢,却又是那么地长寿。

那么,在它们漫长的修炼生涯中,大部分时候不怎么缺乏灵气——若是真的置身于那种灵气匮乏的绝地,那也只能怪它们生错了地方。

大部分时候,树精是不缺乏灵气的,但也总会遇到一些例外情况,比如说被山火烧了,被雷劈了,或者是……它们晋阶的时候,也是需要海量灵气的。

一般情况下,树精晋阶,不会快速从空中汲取灵气,灵气波动的异象,很容易引起别的修者的注意,而更糟糕的是……树精是不能移动的,一旦被发现,后果就极为严重。

若是生活在林海之中,树精魂魄有一定的概率逃跑,但是它跑得了,本体是跑不了的,一旦本体受损,对树精的修为也能造成极大的影响。

所以在漫长的修炼生涯中,树精就会抽出时间来,打造一些树精灵果,事实上这东西叫做灵果,却绝对不是果实,只是浓缩到不能再浓缩的灵气团。

一旦遇到不好的事,树精必须靠外力滋补自身的时候,它们打造的灵果,就派上了用场,一来可以避免被人发现,二来也能快速地回复灵气。

树精灵果凝结不易,非常耗时耗力,但是谁让树精们活得足够久呢?它们实在太闲得慌了,而收集灵气凝结灵果,又是一件有意义的事,那么为什么不做?

不过老话说得好,“象以齿焚身,蚌以珠剖体”,树精能凝结灵果,自然会被其他修者打上主意——这东西就是超大号的回气丸,战斗中用得上,渡劫时也用得上。

树精凝结出的灵果,一般没什么属性,但是树精本是木属性,木主生机和通贯,基本上毫无副作用,简直是最顶级的回气丸。

所以到现在,大家只知道树精灵果,能见到灵果的几乎没有,得了灵果的也不会声张。

大多数的树精,更是拒绝凝结灵果——当然,也许它们凝结了,但是人家打死都不交出来,各种手段无用,旁人也只能认为它们没有凝结。

陈太忠当然也知道这东西,他一抬手,将那灵果卷了过来,有意思的是,那托着灵果的树叶,竟然舍不得丢开它,硬生生被他拽了几片树叶下来。

若不是有那沉金杉的示意,怕是这些小树丛打死都舍不得交出这东西。

陈太忠拿到手中,先感受一下,然后用天眼上下打量两遍,然后才轻哼一声,“这东西的灵气,也不过够我使用五次束气成雷……莫非你有很多?”

“啊?五次啊,那太好了,”黄叶花对这个答案并不沮丧,反倒是有点兴奋,“我还以为只够三次呢……你还真是实在人。”

陈太忠的脸,登时就拉了下来:尼玛,我倒忘了,神通所使用灵气的多寡,外人看不穿。

神通确实存在这个问题,等级、娴熟程度不同的神通,外人很难真正判断使用者付出的灵气,大多时候,是根据神通造成的后果,综合考量一下,再除以一个小于一的系数,得出一个大致的判断。

不过陈太忠习惯讲究做事,这树精能很痛快地拿出灵果,他也不屑为这点小事算计对方,可是当他听对方夸奖自己“实在”的时候,还是忍不住拉下脸来——实在这词是夸人吗?

“哈,”言笑梦见他一副糗大的样子,忍不住笑出了声,紧接着她轻咳一声,绷起脸来,“我家公子是讲究人,哪里会欺瞒你?公子问你话呢!”

“委实……不多!”黄叶花迟疑一下,给出这么个回答来,“我予你五十颗,你放一百六十次神通即可,剩下的都算我的谢意,这就是我最初的想法,三五一百六。”

陈太忠的嘴角抽动一下,“教你数学的是谁?”

“啊?”黄叶花明显地愣住了,“真人说的话,我不太懂,什么叫‘叫我输血’?”

“三五一百五,”言笑梦忍不住又出声,“前辈你也是高阶真人了,不会数数?”

“哦啊,”黄叶花微微颤抖一下,然后旁边的几棵灌木开始落叶,接着一片片的树叶飞起……

须臾,它轻哼一声,“果然三五一百五……人族真聪明。”

吴能生一抬手,狠狠地一拍自己的额头,他觉得自己有点崩溃了——这样的高阶真人?

“那这样好了,”黄叶花马上做出了决定,“五十颗灵气果,一百五十次神通,真人若是觉得划算,尽快再来一趟,我再弄一些出来……两百年可好?”

“两百年……尽快?”陈太忠死活不能把这俩词归并到一块。

“哦,忘了人族寿数短,”黄叶花也发觉问题的所在了,“那就一百五十年好了。”

“我没那么长的时间操心这事,”陈太忠的眉头一皱,“告诉我一句话,半年行不行?”

他此次的复仇行动,想的也就是半年,了不得一年,当然,血沙侯若是想玩幺蛾子,十年他也陪得起,不过总体来说,半年期限比较好……你等我是你的事,我绝对不会等你。

“半年足够了,”吴能生冷哼一声,他博览群书,心思也玲珑,“公子,它有足够的灵气果,只是不想一下拿出来,惹得咱们觊觎……这是数万载的沉金杉树精。”

“半年,真的不行,”黄叶花干咳一声,“怎么也得……一年,公子何不前往东莽一行?”

“东莽?”陈太忠的眉头一皱,“此话何意?”

“你身上有那老龟气息,”黄叶花哼一声,“现下已然悟真,也该去看老龟了。”

陈太忠闻言,一抬手就封闭了吴能生的感知,然后淡淡地发话,“你最好说得明白一点,否则我不介意用强。”

黄叶花倒也不以为意,而是微微地侧向言笑梦,“那么……此女?”

陈太忠咂巴一下嘴巴,有气无力地回答,“这是……我的女人,你大可以直说。”

令他放心的,其实是言笑梦浩然派修者的身份,她对本派忠心耿耿,而且,蓝翔本就是浩然宗的苗裔,真的是自家人。

不过这些因果说来太长,涉及的隐秘也多,他懒得多解释,直接用“我的女人”来代替。

言笑梦闻言,脸上却是陡然泛起一丝酡红,不过她的表情,都藏在面纱之后了。

饶是如此,她全身的每一块肌肉,甚至每一个细胞,都在欢呼雀跃着:他承认了……他承认我是他的女人了!

她是如此地欣喜,以至于忍不住跺一跺脚,待看到他转头看来,她轻咳一声,“这个……有些泥粘在鞋子上了。”

“既然不是外人,我就直说了,”黄叶花缓缓发话,“老龟将仙器胚胎,送于你了吧?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