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一千一百三十四章 沉金杉

黄叶花如何绊住后面的追兵不提,反正它现身之后,后面的追兵就变得步履维艰。

陈太忠身怀天眼,略略回头便知详情,于是沉声发话,“我是无意中路过此处,树精当吸食天地间精华成就真身,拦我……竟是有话说?”

他有点怀疑这树精的动机。

陈太忠想问题,爱往宽里想,不擅长深钻——严格说,也不是不擅长,而是他只有兴趣往自己感兴趣的方面深钻。

所以他怀疑这树精,是别有想法:你拦我完全没必要的嘛。

那黄叶花却是不以为意,而是微微颔首,“恳请真人赐下名号。”

“你都知道我是真人了,”陈太忠哼一声,他自觉自己的掩饰功夫做得还不错,此刻真的是很受打击,“我是何人,难道你不知情?”

“我真是不知情,”黄叶花的脸上,泛起一丝红晕,那种拟人的感觉,很强烈。

言笑梦冷哼一声,登时抽出刀来,“你敢再胡乱学我,信不信我一刀斩下去?”

“好吧,我不学了,”那黄叶花倒也识趣,登时回复了原本的面目,依旧是一朵虚悬在空中的黄花,“敢问真人……修习的可是雷法?”

“雷法?”陈太忠听得沉吟了起来,心说哥们儿是气修,又不是雷修。

“我从真人身上,感受到了雷法的气息,”那黄叶花再次出声,可能是情绪激动,它甚至有点气息不稳,“真人可否助我?”

“助你?”陈太忠的眉头一皱,心说我凭什么助你?

吴能生的嘴巴张一张,似乎要说些什么,最终还是没有出声。

“我化形劫已近,却是不想化形,”那黄叶花快速地发话,“恳请真人以雷法击之……必有以报。”

“不想化形?”陈太忠愕然地张大了嘴巴,心里有点奇怪,还有不想化形的精怪?

吴能生闻言,却是长叹一生,“果然是沉金杉,没想到风黄界还存有这般上古异种……你就不怕我们取了你的本体去?”

沉金杉?陈太忠听到这三个字,登时恍然大悟。

精怪的化形劫,跟兽族的化形又不一样,不一定是玉仙就能化形的,像五行精灵之属,须得到了高阶玉仙甚至真仙的境地,才能完成化形。

对面这黄叶花所展现出的修为,绝对已经是玉仙境界了,但是树精化形本就极难,没化形却也正常。

然而,能化形却不想化形的,真的是太少见了,不过……沉金杉或者会是例外。

沉金杉是上古异种,身为树木,却兼具金属性,是实打实的树中异类,须知五行之中,金是克木的。

这沉金杉兼具两种属性,还是相克的,对人族和兽族来说,都是难得的炼器材料,兽族不善炼器,但是将其取来做兵器,也兼具木之坚韧和金之锋利,非常顺手。

正是因为如此,沉金杉这异种,在风黄界几近绝迹,只有在一些大势力的属地中,还有一些人为培养出来的,但是年岁尚短,也不堪大用。

沉金杉质地奇硬,生长缓慢,起码要千年才能成材,想像眼前这位生出神智成就玉仙,起码也要生长万载。

能熬到接近化形的地步,怕不有数万载的修为了。

沉金杉为何不想化形,陈太忠不是很清楚,但是对方要求以雷法击之,他却知道缘故。

雷法击打,对于别的树木,这或者是灭顶之灾——比如说槐树,但是对沉金杉,却能淬炼其体内的庚金之气,对于以后的修炼,也有莫大的好处。

但是……在化形之后,你也可以这么做的吧?现在说什么不想化形?

就在这时,吴能生又开口发问,“可是担心被虎族发现?”

黄叶花默然,良久才轻喟一声,“正是!我目前已经是高阶玉仙,一旦被虎族发现,定要取我体内的庚金之气,那虎王极为贪婪,伤我子孙无数。”

沉金杉在意庚金之气,虎族同样在意,这矛盾是天生的,是无法调和的。

所以它想的是,“真人以雷法击我,可以帮我淬炼身躯,也能帮我压制修为,推后化形劫的到来,待我证真之后再化形,就不怕那个混蛋虎王了。”

吴能生再次发问,“你不怕我们拿了你的本体走?雷击之后的沉金杉,价值惊人。”

万年雷击木尚且是难得的宝物,就更别说被雷击过的万载沉金杉了,雷击之后,庚金属性益显,用来炼制战器,起码也是灵宝级别的,温养万载,没准可达真器。

“你却是不懂了,”黄叶花毫不犹豫地回答,“真人身上有木属性亲和之念,想必知道树精的情况,区区小天仙,莫要卖弄见识。”

陈太忠嘿然不语,他想到了那棵话唠樟树修,又想到了黄枫树精,没想到它们在自己身上,竟然有亲和之念,“小吴,我以雷法击之,它无须显出本体。”

树精之能,煞是惊人,通过发达的根系,能将意念瞬间传递到万里之外,想必传递雷击,也不是问题。

“真人果然知晓,”黄叶花欣慰地发话,“无尽之海的雷电本来就少,我又不欲被虎王知晓,淬体的雷电有所欠缺,幸遇真人。”

无尽北海水气湿重雷电不多,虽然它是树精,可管控的范围极大,但攒不到太多的雷电,现在它真是开心极了,“恳请真人出手。”

“奇怪了,我为何要出手?”陈太忠的眉头微微一皱,不悦地发话,他觉得这沉金杉,脑瓜有点问题,“我欠你的?还是你拿得住我?”

黄叶花登时语塞,好半天才回答,“真人身上有树木亲和之念。”

“我自跟其他树精亲和,关你何事?”陈太忠毫不客气地发问,“你操控树木袭击我们的时候,不见你这般客气。”

“啧,”黄叶花沉吟一下,果断地回答,“那时尚未发现真人的异常,请真人体谅。”

“体谅?多少人族毁在你手里,你要我体谅?”陈太忠冷笑一声,“你敢如此提要求,莫非是觉得自己脸大?”

“这世道原本如此,”黄叶花理所当然地回答,“多少树木毁在了人族手中,可不也是这般?你踏入我的地盘,当然要被我袭击。”

陈太忠又冷笑一声,“被你袭击的人里,没准就有雷修,你这是自己葬送自己的前程,不用抱怨其他。”

“真人之下的雷修,葬送也就葬送了,”黄叶花的声音波澜不惊,“那点雷电,起不到多少淬炼的效果,反倒要暴露我的存在……我划得来吗?”

在它看来,也只有真人之上的雷修,才值得它赌一把——毕竟它也是高阶玉仙了,小小的天仙雷修,真的是杯水车薪无助于事的。

然而,它也意识到了对方的不爽,于是又补充说两句,“真人若是不喜,我此后当不再袭击人族,但是这里终是无尽之海,人族还是慎入的好。”

这次,轮到陈太忠默然了,对方袭击人族的行为,令他颇为不爽,但是对方的解释,却也不是完全没理,尤其是对方答应了,以后不再袭击人族。

不过他还是有点不高兴,就不想发什么雷法,想一想之后,他抬眼望天,解除了气罩。

细碎的雨丝自天而降,密密地打在他的脸上,带来点点清凉,逐渐化作一大片,而随着气罩的解除,那清新的空气,也是扑鼻而来,令人心神迷醉。

此刻的山林,是一片的寂静,言笑梦和吴能生也都不言语。

良久,他才一抬手,抹掉脸上的雨水,随手一甩,“你此前的行为,颇令我不悦,想要我帮你……先拿点诚意出来。”

陈某人不是个在意好处的主儿,但是别人令他不爽了,也别指望他能痛快地做点什么——你的解释虽然合理,但终究是有点牵强,拿点好处出来吧。

黄叶花沉默一阵,不多时,山林中滚出一根硕大的木头,丈许粗,十余丈长,“此是我掉落的枝干,三万载雷击沉金杉,当是此前的赔罪了。”

吴能生的眼睛一下就亮了,呼吸也急促了起来,仿佛有人在拉风箱一般,呼哧呼哧的。

此前说过,万载雷击木就很难得了,三万载的雷击沉金杉,简直是宝物中的宝物。

而且此物……实在太过巨大了。

树木这东西,越大越难得,尤其是这沉金杉生长的速度,是出奇地慢,丈许粗的枝干,最少也要生长万年以上,甚至可能是三五万年。

而这“枝干”,竟然是三万载之前被雷击的,也就是说这棵沉金杉生长到现在,起码有那么五六万年了。

沉金杉拿出的这东西,比雷之本源要差上许多,但是换数百滴九幽阴水,却是绰绰有余——事实上这东西没有什么可比性,因为这极可能是风黄界唯一的一根。

如此看来,树精的诚意,倒也算十足了。

陈太忠虽然少跟人交易,这礼物的份量,他还是知道的,见状微微颔首,“好吧,这可只是定金,记住你说的话,以后不对人族下手。”

“我们树精的承诺,比人族要可靠的多,”黄叶花傲然回答,接着,空中的花朵猛地涨到两尺大小,“恭请真人雷法……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