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一千一百三十二章 口角

陈太忠回答得很坦然,走私的渠道,以前是他想要找都找不到的,但是现在,他真的不需要了。

可是女扮男装的天仙十分不明白,于是发问,“你觉得自己……走得过去?”

“呵呵,他要图优惠的话,就直接走传送了,”不待陈太忠出声,言笑梦就淡淡地回答。

她这话真不是吹牛,因为陈太忠身上有跨域行走的通行临牌。

好吧,因为皇族的施压,通行令牌可能不太好用了,但是白凤鸣亲口说过,陈真人你若是想前往北域,我定然会为你提供方便。

事实上,在幽冥界的时候,北域的官府都对陈太忠表示过,将来你若找血沙侯报仇,跨域的事情不用你考虑。

想起当年为了前往西疆,他不得不借助易萱的关系,走兽族的传送,而且还要各种的保密,再想一想现在,他要跨域,却是想怎么走就怎么走。

甚至当初苦求不得的走私门路,也主动出现在了他的面前。

往日的一幕幕,陈太忠还记得清清楚楚,有若发生在昨日一般,感受到这中间的巨大变化,他也忍不住感慨,哥们儿飞升到风黄界,还不足两百年啊。

当然,这样的变化看起来是突然,其实是必然的,他的身份不同了,最关键是修为不同了,其他的,当然也就不同了。

不过饶是有这诸多的选择,陈太忠还是选择了一条最不同的路:他要穿行无尽北海,从虎族控制的区域直接穿过去。

他从心里抗拒跟官府的配合,这不仅仅是因为他想撇清关系,而是他也信不过官府。

堂堂的皇族保护神,巅峰玄仙的白燕舞,都可以理直气壮地诬陷他杀了马王爵,浑然不顾他才是受害者,而且正是因为他吐出了关键字,才令上界发现蹊跷,并解除了人族的隐患。

这样的大功,不赏也就罢了,反倒遭此诬陷,谁人能不寒心?

跟这样的势力合作,他必须要考虑,对方很可能在谈妥合作的下一刻,就转身将他出卖了——这真的不是开玩笑。

至于说出卖给谁?可能性很多,甚至可能出卖给左相的势力——这种可能性还极大。

听起来有点天方夜谭是吧?但真的不奇怪。

原因很简单,左相是皇族的眼中钉不假,可是陈太忠在皇族眼里,也不是什么好鸟。

现在的血沙侯府,有起码三名玉仙,若不是没有高阶玉仙,这战力几可媲美一个公爵府了。

但是没有人认为,这样的实力,能顶得住陈太忠的报复。

没错,陈太忠是孤家寡人,但正是因为如此,这厮绝对不会跟侯爵府正面作战。

从陈太忠以往的经历中就可以看出,这厮是不怕事的,不但不怕事,甚至可以说是胆大包天,再大的恩怨也敢接下来。

但是从战术上讲,这家伙却是从来不喜欢硬撑场面,从青石城开始,就是打得过的打,打不过的就跑,然后躲起来抽冷子暗算。

这样的敌手,真的会令所有人头疼。

而血沙侯府虽然有三名玉仙,但是哪一名拉出来,都不会是陈太忠的对手,甚至三人加起来,后果都很难预料——起码陈太忠想跑的话,这三名玉仙,十有八九留不下对方。

而尤为糟糕的是,血沙侯郑家虽然人多势众,不怕正面作战,但是同时也带来了一个短板——家大业大,需要看顾的地方太多。

对上陈太忠,这短板就成了致命的弊端,血沙侯除非放弃所有的财富和产业,退守侯爵府,否则就等着陈太忠一一攻破吧。

这不是猜测,以大家对陈某人的人了解,能确定他绝对会这么做,不这么做的他,也就不是陈太忠了。

但是血沙侯会放弃一切,退守侯爵府吗?显然不可能,若是真能做到这一点,郑家这全族的性命,留不留都无所谓了——名声都臭了,左相也不会再看得上他了,他还活个什么劲儿?

而且就算郑家全部退守侯爵府,也不可能永远躲在侯府里,总是有人要外出的,而一旦外出,陈太忠的机会就来了……

基于以上的种种认识,没有谁认为,陈太忠会输掉这一场复仇——在没有外力的干预下,只要沉得住气,别踏进陷阱,胜利只可能属于他。

按说能打击左相的势力,皇族应该可以满意了,但是要搞清楚,陈太忠的存在,对官府来说也不是什么好事。

说句功利的话,能逼得双方同归于尽,才是更好的,如此一来,没准还能多坑几个左相一方的战斗力。

陈太忠对于这个因果,认知不是特别清楚,但是他有一种感觉,接受了皇族的好意的话,不但有点耻辱,似乎也会有点隐患。

他不想接受皇族的好意,也不怎么想利用真意宗的通行令牌,所以索性决定,直接穿过兽族的区域好了。

言笑梦不欲多说,只解释了这么一句,但是对方那女扮男装的天仙颇不以为然,她发出一声轻笑,“穿越无尽北海,呵呵……就凭你们三个?”

吴能生闻言,冷冷一哼,“阁下若无事,可以休息去了,信不信在你,我们没义务、也没兴趣向你解释。”

这女天仙闻言大怒,娥眉一竖,“我本是好意……你竟敢跟我如此说话?”

“敢跟我家公子这么说话的,也不多,”吴能生淡淡地发话,“你现在还能站得好好的说话,得感谢我家公子……他最近脾气变得好了不少。”

女天仙闻言,越发地不服气了,她嘴巴微动,就要斥责这不懂尊卑的账房先生。

不过就在此刻,言笑梦轻笑一声,“这位妹妹,我家公子,最近喜爱上了倚红偎翠,你若继续纠缠,他少不得就要将你留下,好生怜惜一番了。”

“你、你……你怎么敢?”女天仙气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,抬手指着她,不过下一刻,她终究没说什么,而是一转身离开了。

言笑梦看着她的背影,轻哼一声,“公子看上你,是你的福分,不知道好歹……”

“咳咳,嗯?”陈太忠清一清嗓子,发出一声轻哼,心里也是异常地不满:言笑梦你这么埋汰我,是觉得我脾气好?

“公子,此女烟视媚行,行进间却又虎步凤翅,当是难得的名器,”言笑梦不急不缓地回答,“可惜婢子无能,没有探出对方是何底细。”

两支队伍离得实在似乎太近了,虽然天上下着小雨,但是细碎的雨声,并不能挡住她清脆的声音。

她这话是在婉转地解释:我方才那么说,不是要诋毁陈真人,而是想逼得对方自曝身份。

不知道陈太忠听懂了没有,反正他是没说什么。

倒是另一边的修者听到这话,纷纷震怒,“这小女娃娃,你在说什么?”

更有甚至,直接按着兵器站了起来,怒视着这里,随时打算动手的样子。

陈太忠一方的三人,却是没什么反应,除了言笑梦,其他两人甚至都没有看向这边的兴趣,他俩展示出的,是赤裸裸的无视。

“算了,”那女扮男装的天仙哼一声,轻声发话。

她并不认为,己方肯定打不过对方,但是对方所展示出的气势,显然也不是白给的。

在无尽北海之畔,这样的雨夜中,能不要起冲突,还是不要起冲突好了。

“不要让咱们在中州看到他们,”一名天仙还是有点不服气,他大声地发话,显然有挑衅的意思。

吴能生眉头一扬,微微一侧头,看陈太忠一眼,发现其脸上没什么表情,于是轻哼一声,也不再理会。

接下来的夜里,并没有发生什么事情,一晚上非常平静,不过实情是不是这样,那只有双方自己心里清楚了。

天蒙蒙亮的时候,雨停了,言笑梦开始做早饭,对方基本上也是这节奏。

不过,就在吃完早饭,打算动身的时候,天又下起雨来。

陈太忠不耐烦地看一眼天空,很随意地一摆手,“不等了,咱们走。”

其实对修者来说,冒雨赶路是常态,灵仙就能撑得起气罩,更别说天仙了。

他们三人昨天歇下来,避雨只是个小因素,更大的原因是,他们走了这一路,想要在进入无尽北海之前,稍稍歇息和整顿一下。

现在雨下个不停,也没有终止的意思,陈太忠就不想再等了,而且身边这十几名人族修者,也真是有点烦人。

然而,见到他们三人拔营起身,那边的修者低声商量一下,也迅速地收起营帐,脚跟脚地坠了上来。

吴能生见状大怒,也不待陈太忠吩咐,一转身迎向对方,厉声发话,“你们这是要做什么?真想赌我们不敢下手吗?”

“我们对赌博可不感兴趣,”一名高阶天仙狞笑着回答,“这路你走得,我们就走不得?真是奇哉怪也,你是打算冒犯我这上位者吗?”

随着天色渐明,他已经看清了对方三人,那公子哥的修为,他感受不出来,当是收敛了气息的缘故,而公子哥的两名伴当,都也是中阶天仙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