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一千一百三十一章 入北海

陈太忠拿定了主意,恰好浩然双娇也在西雪高原待得烦了,想要出去走一走。

不过他可不想带着她俩上路,说这里还需要人照看,你们俩须得留下来。

乔任女和言笑梦哪里肯答应?两人纠缠了好几天,最后乔任女说,要不就别带言笑梦了,她的徒儿何明伟也在此,她师徒二人配合默契,正好协力看守禁区。

言上人闻言大怒,好悬跟她翻脸,说我只带过何上人有数的几年,现在何上人已经登仙,不日将成为浩然派的七长老,也不用再提什么师徒了,你说我二人“默契”,指的是什么?

说白了,双娇的心思,全被某人勾去了,言上人也愿意看护自己的徒儿,但是徒儿是男修,也算出师了,她绝不想让陈真人误会他俩的关系。

亏得是南忘留没走,还震慑得住她俩,最后南长老拍板,吴能生跟着陈真人离开,若是非要再走一个的话,就是言笑梦,乔任女你胡说八道太上瘾了。

乔任女闻言,登时傻眼,但是南长老是她的恩师,虽然她现在也出师了,但是却不敢跟曾经的师尊顶嘴。

她光想着,这是恩师对自己嘴快的惩罚,却不知南忘留还考虑了一桩因果——若是双娇齐齐离开,凭一个二级天仙何明伟,未必能在看守禁区的同时,看得住吴能生。

而现在这样的分派,显然更加合理。

纯良听说陈太忠要离开,登时大怒,“宝草好不容易开花了,你就要离开?我说,你最少还得帮我种一茬宝草吧?”

陈太忠笑着回答,“宝草结果,怎么也要三四年,有这时间,我早就回来了……我还打算叫你跟我一起去复仇呢。”

“你想都不要想,”纯良断然拒绝,“我定要看护这宝草结果,这关系到我未来的幸福生活。”

陈太忠听它这么说,心里生出点微微的失望,有纯良在,他的报仇方案会更易实现。

不过陈某人也不习惯求人,哪怕是对上自己的战斗伙伴,所以他一转头,径自找猛犸去了,以安排自己离开之后的事项。

三天之后,陈太忠带着吴能生和言笑梦,离开了暂时居住的地方。

他们是和南忘留三人一起走的,一路将南长老送到浩然派,希冀能碰上那些偷袭者。

陈太忠的希望落空了,小概率事件真的很少发生,浩然派的地盘没有糜烂到那种程度。

他将手里的物资又给了南长老一部分,自己带着言笑梦和吴能生飘然离开。

一走长途,就觉察出吴能生的好处了,此人博闻强记,天文地理无所不知,行到任意一处,都能说出大段的典故和轶事来。

怪不得能被西静伯聘去做西席,陈太忠自问是博览群书的了,却也心甘情愿地承认——哥们儿还真赶不上这个书虫。

三人并不着急赶路,一路游山玩水,直到两个月后,才抵达了无尽北海。

一路上,倒也不是没有遇到不开眼的家伙,不过根本不用陈太忠和言笑梦出面,吴能生就直接搞定了。

他拿着西留公府的一面牌子,也说不清是什么路数,反正拦路的人见到这牌子就放行了——此刻位面战争已过,拦路检查的,不是官府就是家族,很少有宗门弟子。

对于这些势力而言,西留公算是西疆的土皇帝,谁敢招惹?

一路波澜不惊地来到了无尽北海,正值天降小雨,陈太忠抬头看看天,发现这雨不是一时半会儿能止住的,于是一摆手,“好了,就在这里休息片刻。”

无尽北海不是海,而是延绵不尽的林海,这林海之中,有丘陵还有湖泊沼泽,一年中倒有大半年是被水气笼罩着,称之为海倒也不算奇怪。

虎族是无尽北海中的霸主,不过也有一些其他兽族,在里面有不小的势力。

言笑梦一身青衣,头戴小帽面戴纱巾,说不清是小厮还是侍女,她手脚麻利地撑起了雨棚,又取出香茗,为陈真人冲茶。

吴能生也换了一副面孔,虽然还是面白无须的书生模样,可是眉眼间略作改动,别人根本看不出,这就是西静伯府曾经的西席。

若说陈太忠和言笑梦像是世家公子和侍女,吴能生就是十足的账房先生模样。

三人在雨中坐了四五个时辰,眼看天色将黑,言笑梦又取出锅灶做饭。

一般而言,修者到了天仙地步,就无须进食了,不过口腹之欲是与生俱来的,陈太忠和言笑梦还是比较享受这个。

至于吴能生,他有天蜈传承,虽然吸食天地灵气即可,但是蜈蚣此物最喜精血,吃不到新鲜精血,有点食物填饱肚子,也好过空腹吸食灵气。

饭菜不多时就做好了,菜是沿路买到的荒兽肉,饭是陈太忠灵谷,那份清香透过锅子,穿过重重的雨雾,飘出了极远极远。

“好香,”远处传来一声赞叹,紧接着,一行十余人走了过来。

十余人中有四名天仙,其他都是灵仙,人人都撑着气罩,不让雨水沾身。

打头的天仙嗅到饭香,心里正高兴,又发现前面有一块不小的空地,登时长出一口气,“好了,便是在这里扎营吧。”

一边说,他一边大喇喇地走向了雨棚下的三人,“你们三个……”

吴能生不等他说完,身子一晃,就来到了他面前,沉声发话,“长点眼睛,我要是你,说话之前,就先注意一下尊卑。”

那汉子登时就倒吸一口凉气,他上下打量了对方两眼,“中阶天仙?”

他是打前站的,虽然战力不俗,但也不过才是个初阶天仙,眼见对方出来打招呼的都是中阶天仙,忍不住心里一沉:我去,好大的谱儿!

吴能生袖着手,一如他在西静伯府的做派,也不撑起气罩,任由细碎的小雨撒上肩头,他淡淡地发话,“郊外相遇,当远出一里,此地不够宽阔,我家公子体察旅人之苦,不欲强求,但阁下也须好自为之。”

郊外相遇远出一里,是风黄界势力之间约定俗成的东西,是一种礼数。

身份不够的修者,没谁计较这个,而身份足够的修者,一里的距离,跟相邻也没区别。

不要说天仙了,就是初阶灵仙,隔着里许杀人,也是等闲。

但是无论如何,这本身代表了一种尊重,一种善意。

吴能生的话说得有章法,也有底蕴,这一行十余人见状,也只能尽量地远离他们,在百丈之外搭起两个简易帐篷来歇息,同时埋锅造饭。

身为天仙,还在意口腹之欲的,多半都不差灵石,用地球界的话说就是,比较讲究生活质量。

不过,正是因为比较讲究生活质量,一名天仙嗅了嗅空中传来的饭香,径直走向陈太忠三人,待到距离雨棚两丈远左右的地方,抬手一拱,“好香的灵谷。”

此人眉清目秀,声音清脆悦耳,一听就可以断定出来,此人定然是女扮男装。

“阁下留步,”言笑梦一个闪身,就挡在了此人面前,她的步法,比之吴能生还要精妙一些,“粗茶淡饭,阁下谬赞了。”

简单的行动,淡淡的两句话,就将不欢迎的态度展露无遗。

“小侍女你也太谨慎了吧?”来人捂嘴轻笑,“且报于你家公子得知,我有事相商。”

言笑梦还没来得及回答,陈太忠的声音就在她的背后响起,“站在那里说吧,我听得见。”

来人眼珠转一下,笑着发问,“敢问公子,来无尽北海,想要猎点什么?”

他们所处的地盘,已经进入了北海的边缘地段,所以两方虽然有不少天仙,却没人敢在空中飞行,那种后果不是什么人都能承受得起的。

陈太忠很牛叉了吧?跟猛犸大尊的关系也好,但若不是有纯良,他在西雪高原飞行,少不得也要被猛犸捉了去,狠狠收拾一番。

天仙的身份,进入无尽海这么深,显然所图非小,所以来人问:你们想猎什么?

“随便走走就是了,”陈太忠很随意地回答,他不知道对方的来头,就不想多事——虽然他也不怕事。

“这话我却是不信的,”来人笑了起来,“我无意过问其中财货,只是相见即是有缘,想要相助阁下一二。”

“这可要谢谢了,”陈太忠干笑一声,“不过我确实是随便走走。”

来人捂嘴轻笑,虽然是女扮男装,也颇令人心动,“看来不拿出几分真章,你终究是信我不过……阁下可知天蝎?”

“咦?”陈太忠听得轻咦一声,“天蝎这走私的组织……也活动到无尽之海了?”

他对天蝎,还是很有点印象的,想当初他在横断山脉,就遇到过这帮人。

“公子果然是同道中人,”来人微微一笑,竖起个大拇指来,“是想去北域吗?”

“确实有这个想法,”陈太忠点点头。

“我跟天蝎有联系,”来人一拍胸脯,“你若信得过我,咱一起去找他们,看我面子,怎么也给你争取个优惠价。”

“免了,”陈太忠一摆手,淡淡地发话,“我差那点优惠价吗?”

来人的眼中,直接亮起了小星星,“那公子你如何过林海?”

“就直接走过去,”陈太忠波澜不惊地回答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