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一千一百三十章 静水起微澜

不稳当吗?陈太忠沉吟一下。

搁在刚来风黄界时的他,听到这话,可能有点烦躁,不过现在他真的是习惯了,修者的世界,从来都是不平静的。

他离开幽冥界二十余年了,集市里居然没生出大乱子,已经是太出乎他的意料了——那个位面的修者,也太给他面子了。

事实上,说起来并不仅仅是他个人的面子,董毅在集市上经营出的人脉,也很重要,别看他只是一个小灵仙,能够动用的力量,是极其强大的。

不过糟糕的是,董毅已经于三年前回来了,身为初阶灵仙,他在幽冥界待得实在太久了,再这么折腾下去,真是半点登仙的希望都没有了。

事实上,他也没了登仙的念头,可是在幽冥界赚了大笔的灵石,他完全可以回来养老了,顺便再娶上十来个女修,让董家开枝散叶,成就董氏家族,他的人生就没什么遗憾了。

董毅要回来,集市还必须有人管,这时就有人自告奋勇,表示要接集市的摊子。

此人名唤计可乘,初阶天仙,也是靠着浩然派吃饭的,而且他本来就管理过集市。

此前他甚至想利用陈太忠的通行令牌,做一些跨域的走私买卖,不过因为陈太忠看不上,而且所行的事都比较敏感,最终未能如愿。

这次位面大战,计可乘是留在了风黄界,待战争结束之后,他也去幽冥界淘金。

不过他去得晚了许多,又没什么势力,游荡经年之后,还是来到了董毅的集市,为这个小灵仙打杂,同时也跟人组队出去接任务。

董毅和计可乘是在风黄界就认识的,计上人跟南忘留也是素识,所以在董毅流露出想回家的情绪之后,计可乘第一时间就去公关南长老,希望能拿下这个集市的管理权。

要说起来,这个集市的管理权,浩然派是没资格置喙的,虽然这集市离得驻地极近,但从来都不归浩然派管辖,只能说名义上是归陈太忠所有,实际上归董毅管理。

但是这个集市,对浩然派也极为重要,集市和驻地互为犄角,相当于是守望相助,集市的管理者是谁,关系到双方的配合问题。

说来说去,还是某人做惯了撒手掌柜,才导致这种尴尬局面的出现——集市是没名分的。

不过南忘留居中一说项,董毅就同意了——在他看来,自己这番局面,也是靠陈真人和浩然派的支持,才打出来的,更别说他跟计可乘不但是素识,也都是靠着浩然派找饭辙的。

于是他约定,无偿转让给计可乘五十年,五十年后董家若有后人成长起来,还要拿回这个集市,到时计上人须得配合。

计可乘当然允诺了,他也没打算在幽冥界这种恶劣的环境里待够三百年,捞一票就走人才是正道。

再加上有南忘留的背书,集市的所有权转让得波澜不惊。

从计可乘接手到现在,已经三年了,然而计可乘虽然是天仙上人,可他对集市的管理,并不比董毅高明,甚至还略有不如,因为他没有得到过陈真人切身的支持。

前一阵,集市里冒出了一些问题,首先是有些外来的修者闹事,接下来就是一些经营户不服管理,气象大不如前。

所幸的是,浩然派及时出手相助,尤其是大长老祁鸿识已然是高阶天仙,他一改往日韬光养晦的行为,出面强力镇压。

对浩然派来说,这个犄角丢不得,它不但能带给浩然派驻地极大的安全感,很多时候,派里还能借用这些修者,去争夺一些利益。

幽冥界里,最风光的称派宗门,当属浩然派——没有之一,他们不但能牢牢守住自家的基本盘,还能时不时地出去抢一些矿藏,收一点保护费。

而此刻,陈太忠已经离开了幽冥界,做到这些,靠的不仅仅是他的余威,还有这些集市上修者的支持。

一般的称派宗门,就是五个天仙,还不能全放到幽冥界,但是浩然派的驻地加上集市,最少的时候也有六个天仙能随意调动。

现在集市不稳,意味着浩然派的财源要受损,南忘留特地前来告知陈太忠。

集市出问题,只是一方面,还有一方面就是:浩然派的地盘里,行迹诡异的人明显增多,袭击事件也多了不少。

前一阵,真意宗中阶玉仙纪守穷的嫡孙办事路过这里,忽然遭遇不明身份者的袭击,跟几年前无锋门弟子被袭,如出一辙。

所幸的是,纪真人给了嫡孙护身玉符,以及其他一些保命的东西,得以坚持到救兵到来,而偷袭者见没有什么机会逃跑,竟然果断地自爆。

纪真人派了人来调查此事,浩然派难辞其咎。

总算还好,纪守穷晋阶,就是在浩然派看电影之后,尤其他是卡了多年的三级玉仙晋阶四级,领了浩然派好大的人情。

所以他也没有为难浩然派,只是托人转达一句:从今以后,浩然派就是多事之秋了,此事我不计较,但是一段时间内,浩然派也别要我了结什么因果。

陈太忠听得很明白,“也就是说,咱们升门之前,不要指望这老儿报恩?”

借地晋阶这因果,肯定是要还的,要不然会影响自身的进境,但是一段时间内不了因果,却也无碍,欠下的要还,但是无关早晚。

“听他的语气,是觉得咱们升门,事情会很多,”南忘留叹口气。

“缩在家里,事情就找不上门吗?”陈太忠不以为然地微微一笑,“那是懦夫的想法,说吧,需要我做点什么?”

南忘留就最喜欢他这种迎难直上的气概,旁人听到麻烦多,恨不得就躲了,省得影响自身修炼,也只有那些有大气魄的人,才会显得如此淡然。

看着他浅浅的微笑,她一时竟然有些痴了,听到后面的问话,才忙不迭地回答,“此事……我和毛执掌、五长老也没有商量出眉目,总是要真人你定夺。”

陈太忠嘿然不语,好半天才轻喟一声,“不是一定要我去幽冥界吧?”

南忘留愣了一愣,才缓缓摇头,“具体情况,真人自行考量,总之现在就是……山雨欲来风满楼,终须拿出个章程来。”

陈太忠迟疑片刻,若有所思地点点头,“二十年之期,也快到了啊。”

南忘留听得就是一怔,“什么二十年之期?”

“真仙捕捉小世界的期限,”陈太忠也不欲多说。

但是南忘留一听就懂了,她眉头一扬,“你的意思是说……真仙们快要能腾出手了?”

她非常明白真仙腾出手的重要性,那意味着陈太忠必须越发地蛰伏,浩然派再遇到什么事情,也不好随便打陈真人的旗号了。

“嗯,”陈太忠点点头,“我也该狠狠出击一下了,好震慑宵小。”

这因果关系,南忘留一听就知道,她想一想之后发问,“那目标是?”

“北域,”陈太忠淡淡地吐出两个字。

南忘留闻言,先是微微一怔,然后双掌一击,“此策大妙!”

终究是做过执掌的,她的脑瓜很快,眼下虽然幽冥界的集市和浩然派山门都出现了问题,但是根子还是在于,陈太忠的名号,已经不那么响亮了。

陈真人若是对这两处下手,费时费力不说,首尾也不好呼应,有“头痛医头脚痛医脚”的感觉,正经是选择血沙侯下手,是一步妙招,这意味着他实力提高之后,重出江湖了。

陈太忠跟郑家的恩怨,整个风黄界皆知,而他一直没对郑家下杀手,也是实力不济的一种体现,此刻他前去报仇,不但能重新吸引别人的主要,更能展示出霹雳辣手。

说白了,就是一举两得的手段,行的是报仇之举,同时能达到敲山震虎的目的——若是有谁觉得我陈某人的刀不快了,那么……麻烦来看看北域。

此举并不针对出问题的两个地方,却能极好地化解两个地方的危机,同时可以化被动为主动,不存在被别人牵着鼻子走的感觉。

陈真人报仇之后,如果这两个地方还有人执迷不悟的话,他再使什么雷霆手段,都是可以的,哪怕偷袭都正常——不是没有警告过你们,是你们不知道珍惜。

所以南忘留对陈太忠的计划大加赞赏,她感受到了其中的妙处。

“大妙也谈不上,”陈太忠面无表情地回答,“若有三分奈何,我还真不想这么快就出手。”

原本他是想中阶玉仙之后,才前往北域报仇的,而且白凤鸣不加掩饰地表示,皇族想利用他对付左相,这更令他生出一丝不快来。

甚至他都想过了,大不了在翡翠谷多待个百八十年,等晋阶高阶玉仙了,再去报仇不完,那时真的不用太在意真仙了,就算对上白燕舞,他也有了几分逃生的可能。

不过幽冥界集市和浩然派山门处发生的事情,让他不得不将这计划提前。

跟南忘留想的一样,陈太忠不是一个喜欢“头痛医头脚痛医脚”的人,他更喜欢简单粗暴地处理问题。

若是这两处的修者不知好歹,看不出眉高眼低,他也不介意转过身来整顿这两处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