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一千一百二十九章 收心

九年前,祁鸿识打着交易的旗号,来此处晋了一阶,升至高阶天仙,随后去了幽冥界。

但是南忘留并没有第一时间回来,而是又在幽冥界待了三年,把相关的事情一一交待清楚,又帮大长老稳定了局势,才匆匆赶回。

她回来之后,也低调得很,等闲不肯出面见人——其实浩然弟子都相当低调,轻易不招惹是非。

不过要说浩然派不怎么引人注目,那可就大错特错了,这几年关于浩然派要升门的消息,传得甚嚣尘上,而真意宗时不时就有大批物资押解到浩然派——那是陈真人帮浩然派挣来的。

说起此事来,陈太忠都是相当得意的,幸亏他当初决定,跟鉴宝阁合作,委托他们代为收取他在赌斗中收获的权益。

为此,他付出了百分之二十的管理费,不过这效果也是奇佳,哪怕他不得不出走西雪高原,在鉴宝阁的监督下,真意宗还得将浩然派所得派发过来。

有这大批资源的支撑,浩然派的处境只会越来越好,暂时低调一点也无碍大局。

不过,想让其他势力认为,浩然派没有什么野心,这就难多了——你们现下的低调,是在憋着劲儿晋阶吧?

非常遗憾的是,这些势力虽然看明白了这一点,却不能做出什么反应。

因为现在的风黄界,发财的门路实在太多了,幽冥界那么多待开发的地方,不久的将来,又有污魂界,这些能发横财的地方,哪里去不得?何必来啃浩然派这硬骨头?

此为其一。

其二便是,各大势力在两场位面战争中,也折损了不少人手,在攫取和消化财富的同时,也很有必要养精蓄锐,须知每一场位面战争过后,各个势力之间都面临着洗牌的局面。

浩然派既然没表现出扩张的势头,旁人吃多了,去来招惹这蛰伏的凶兽?

当然,浩然派所获得的财富,也是颇令人垂涎的,但是眼下风黄界的真仙们,不是在捕捉和炼化污魂界,就是另有事情做,没谁能抽得出身来。

对上陈太忠,真仙不出,谁敢说自己赢得了?

所以,虽然大家都在猜,浩然派打算升门,派中弟子自己也知道,自家要升门,但是偏偏地,来浩然派找事的人极少,几乎可以说没有。

浩然派山门附近,呈现出一种诡异的安定,没什么人动手打架,但是各色来历不明的修者,却是极多。

用吴能生的话来说就是:他们都指望别人先出手,自家跟在后面捡便宜——因为所有人都知道,想要斗败陈太忠,需要花费巨大的代价,到时候就算赢了,胜利的成本也太高。

那么,聪明人当然要考虑,如何付出最小的成本,获得最大的收益。

要说吴能生此人,也奇葩得紧,不但博览群书,智谋也不差,对于自家师尊被灭,他没有多少抱怨,反倒是对陈太忠有点感恩戴德——因为陈真人给了他几滴九幽阴水。

他得的是天蜈传承,蜈蚣此物最喜阴湿,走的是至阴的路子。

此前言笑梦一刀将他斩为两段,他一路恢复得煞是辛苦,后来又要被抽取精血,陈太忠因为自身混沌混元真炁的缘故,有点兔死狐悲的感受:你想要修为尽复,甚至更进一步,需要些什么补品?

九幽阴水当然是最好的!吴能生想也不想地回答:陈真人此去幽冥界,不知道是否有所斩获?

结果,陈太忠还真的给他九幽阴水了,虽然只是一滴,他用了足足三个月,才炼化此物。

九幽阴水用来淬炼兵器,和用来提升修为,速度是截然不同的,陈太忠炼化小灰钟,用的九幽阴水以万滴计,因为那淬炼的过程,是对于本命法宝而言。

淬炼自身,用九幽阴水,就跟皇甫院主登仙一样,对肉体是莫大的考验和折磨。

更别说吴能生只是中阶天仙,肉体相对脆弱,承受九幽阴水真的是很痛苦。

不过一滴九幽阴水下去,吴能生对陈太忠就有点感激涕零了:就算是元元老祖很重视我,也没舍得拿九幽阴水这种等级的宝物,来帮我炼体啊。

陈太忠不屑接受这种莫名其妙的感谢,他很明确地表示:我要你尽快恢复,是要利用你的精血,帮派中弟子治疗伤残。

我知道啊,吴能生对此要求,显得相当地淡定:我就是这样的运气,不过……我若能悟真,就能帮玉仙治疗伤残了,你要不要考虑一下?

他这话也就是随口一问,须知修为到了玉仙,修补肢体伤残的手段就多了很多,并不是特别在意一些特殊的精血了——当然,这样的精血,有总比没有好。

陈太忠想一想之后,给出了一个答案:哦,既然是这样,你还是悟真的好。

从得到这个答案的时候起,吴能生发现了一件事:陈太忠的心,远比别人想像的要大!

不过这对他来说,并不是什么坏事,天仙寿数为一千年,玉仙寿数则为两千载,他若能悟真,就可以考虑证真,若是真的证真了,那就真的可以考虑……彻底激发天蜈血脉了。

所以此后,他对陈太忠的要求,是相当地配合——精血什么的,你说我就给,而且浓粹的程度绝对不是问题。

不过有一点:你若是希望我能继续有大用,九幽阴水什么的,要多给我一点。

陈太忠对此并无不可,因为……这精血确实帮了他不少忙,为很多浩然弟子弥补了残肢。

这些弥补残肢的弟子,大多是在位面大战中受的伤,全是灵仙,按说天仙修为的天蜈传承,为他们弥补残肢,有点可惜了,但是陈真人并不这么认为。

所谓百战铁军就是这样,弟子们都是灵仙,或者资质也不是很高,未必都能登仙,但是在战火中成长起来的弟子,比那些温室中培养出的弟子,要强出太多太多。

那一份杀气和血勇,根本不是修炼出来的,必须要经过鲜血的洗礼,才能培养起来。

至于这些弟子接受了天蜈精血,也未必能登仙,这也不是多大的事情——舍得为浩然派贡献出性命的弟子,宗门必不负他。

登仙不登仙的,倒是在其次了。

吴能生贡献出不少的精血,但是在陈太忠的关注下,他有足够的精血滋补,再加上九幽阴水这大杀器,他来西雪高原不久,竟然晋阶了。

这事委实有点令人啼笑皆非。

送弟子前来弥补残躯,还是在南忘留回风黄界之后,她回归的时候,带了不少残肢的弟子回来,说是回了宗门要妥善安置。

风黄界有断肢再生的丸药,比较贵重,不过以浩然派现在的身家,买上一些也不算难。

但是非常糟糕的是,两场位面大战下来,风黄界的伤残者实在太多了,这丸药的价格,自然也就要水涨船高。

南忘留不愿意失信于人,她也觉得,这些身有伤残的弟子,更可能是宗门的中流砥柱,于是就跟陈太忠联系了一下。

恰好,陈太忠把吴能生带了回来,两边算是一拍即合。

南忘留对于利用这天蜈精血,真的是半点愧疚都没有,以她的认知,若是捉到这么一个人,肯定是抓回派里圈禁起来,就像地球界的活熊抽胆一样,用的时候就抽一点——熊胆嘛,可不就是让人用来抽取的?

其实这不仅仅是她的认知,风黄界的修者,都是这么个思维——左右不过是个蛊修,非主流,抽完精血又何妨?

但是陈太忠又不同,他不是同情,而是觉得事情不能这么做——吴能生虽然是蛊修,又是天蜈传承,可终究是人族,也没犯什么大错,何至于此?

这就是他跟风黄界土著修者的差别,他觉得此人就算有所异处,是大家都要争夺的,但总要讲个道理。

但是在风黄界的修者眼中,你有天蜈传承,这便是原罪了,更糟糕的是,你是蛊修,没有强大势力的撑腰,这就是不赦之罪了,不欺负你欺负谁?

正经是陈太忠这种想法,是属于不通世事的。

闲话少说,南忘留虽然少在浩然派露面,但是时不时地就要来西雪高原走一趟,将身体残缺的弟子送过来,接受救治,同时也能带来一点外界的消息。

陈太忠很不想打断纯良的欣喜,其实他看到麒麟草开花,心里也是没由来的许多感触:记得绿萝裙,处处怜芳草,而今……这芳草开花了。

那业以转生的绿萝裙,是否灵仙了呢?

她那一处的芳草,是否如我眼前的麒麟草一般,开得如此地火红和灿烂呢?

但是南忘留既然来了,他就要将心中的这些小资情怀,放到一边:先看看发生了什么。

南忘留此来,又是打着人族行商的旗号来的,并且接受猛犸修者的保护。

她一向如此惯了,总觉得这么做算低调,但是很多猛犸修者看向她的眼神,都有点无奈:我们都知道,你是浩然派的二长老了,如此撇清,有意思吗?

不过她这次来,除了带了两个伤残的弟子,也是真的有点其他事情,要跟陈太忠说的,“幽冥界的集市那里,有点不稳当了……咱们需要支援一下了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