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一千一百二十八章 怀璧其罪

白凤鸣的话一点不假,地磁元气石这种东西,也只有皇族能拥有最大的份额。

不管怎么说,风黄界的实际统治者是官府,高端资源上,宗门或者可以跟官府争一争,但是那些大宗稀缺资源上,储备量最高的,只肯可能是官府。

尤其是地磁元气石这种能增强战阵威力的,宗门想争都不敢多争。

官府统治本位面的基石,就是各种战阵,哪个实力争得多了,官府少不得就要上门询问了——你家储藏这么多地磁元气石,是想干什么?

如果不想惹麻烦的话,最好还是乖乖地交出来为好。

所以白凤鸣此来,应该是存了用大量地磁元气石,交易雷之本源的想法——地磁元气石这东西,也只有气修拿上,威胁不是那么太大。

事实上,官府的地磁元气石,是可以拿来交易九幽阴水的,不过皇族里老古板很多,认为区区九幽阴水,官府的需求量不大,正经是地磁元气石是立身根本,不容有失。

失了根本,赚再多的灵石,有意义吗?

但是雷之本源则不同了,一瓯雷之本源,基本上可以保证一个准证证真,真仙这种顶级的战斗力,官府从来不会嫌多。

不过陈太忠不为所动,他淡淡地摇摇头,“没必要,换其他的天才地宝也行,地磁元气石……纯良不感兴趣,我浩然派也用不了那么多。”

你这是装的吧?白凤鸣很难不这么想,“小麒麟不感兴趣,岂不是正该你拿回去用?”

陈太忠白他一眼,“我看起来有那么傻吗?”

“什么?”白凤鸣完全没有想到,对方会还这么一句话回来,“你的意思是?”

陈太忠很无奈地翻一翻眼皮,“这雷之本源,是要拍卖的吧?”

白凤鸣越发地不理解了,“当然要拍卖,你说的话,我都听得明白,但是你到底要说什么?”

“既然是拍卖,皇族撒出大量的地磁元气石,”陈太忠哼一声,脸色不是很好看,“你觉得别人会猜不到,是谁提供的雷之本源吗?”

白凤鸣登时恍然大悟,“但是,皇族也不可能仅仅只出地磁元气石,还有别的东西,否则小麒麟不会答应的。”

哼!陈太忠冷冷一哼,“我担心的就是,外人以为其他宝物,也落到了浩然派。”

白凤鸣嘿然不语,这么来说的话,问题还真是很严重。

陈太忠也不跟他多绕弯子,“浩然派出了雷之本源,换回大量的天才地宝……这个消息一旦传出去,怕是真仙都要来找碴了,我浩然派还有宁日吗?”

“倒不如随便换点天才地宝,纯良得一些,我得一些,人呐……切忌贪心不足。”

陈太忠说的这些话,也是半真半假,他不想暴露雷之本源的物主,有些东西,他扛得住不代表浩然派扛得住,反正只要交易过来足够的天才地宝,将来慢慢地换地磁元气石,也是可以的。

白凤鸣却是彻底地蒙了——照你这么说,我这趟岂不是白来了?

这一刻,他真的很想采取一些什么暴力手段,直接将雷之本源的物主干掉,也就省去了很多烦恼——这种事鉴宝阁不常做,但是真的做过。

不过想一想,跟一对神兽夫妇作对,实在有点太作死了,于是他只能勉力一笑,“其实近二十年,你不用担心有真仙会找上浩然派……真仙之下,你又有什么可担心的?”

“二十年?”陈太忠讶异地看他一眼,这数字是怎么回事?

“将污魂界捕捉过来,化为小世界,起码还得二十年,”鉴宝阁的人,真不是白给的,随便一张嘴,都是各种别人打听不到的秘密。

当然,白凤鸣认可,陈太忠是有资格知道这些秘密的人,“这二十年里,你可以不用在意很多东西……比如说去北域解决个人恩怨。”

陈太忠沉默了,好半天之后才问一句,“任我跨域?”

白凤鸣微微一笑,“明人不说暗话,我们很希望你能打击左相的势力。”

把我当刀用,很爽吗?陈太忠听到这话,心里真的是很不高兴。

陈某人的性子,一向是比较犯拧,找血沙侯的麻烦,一直就是他议事日程上的事,不过该怎么找,找到什么样的程度,他有自己的规划。

仇要报,这个毫无疑问,陈太忠从来是不肯吃亏的性子,但是不能落入别人的节奏。

事实上,他想的就是,要晋阶中阶真人之后,才去找血沙侯,眼下白凤鸣表示,皇族会坐视他报仇,反倒令他生出了逆反之心——你不允许,我就不报仇了吗?

真别太把自己当回事,若是有能力,哥们儿还想找燕舞仙子说道说道呢。

所以他冷笑一声,“左相势力什么的,我不懂,还是先拍卖了雷之本源吧。”

这就是明确地拒绝了皇族递来的橄榄枝,不过这种恩赐性质的橄榄枝,不要也罢。

咦?白凤鸣讶然地看他一眼,这可是他此来最大的底牌了——大家都知道,陈太忠有多么睚眦必报,能令其报女仆之仇,此人想必会很积极参与的。

还是小看了这家伙的桀骜不驯啊,白准证将他的心理也摸得一清二楚,“陈真人是否还在记恨燕舞燕子?”

“我怎会有那种胆子?”陈太忠闻言哈哈大笑,不过仔细看的话,当看得出他眼中没有半分笑意,“再说了,燕舞仙子做了什么事,需要我记恨?”

当然是仙子要你背锅一事!白真人见他绝口不提,心知这梁子也不是一天两天能化解得了,只得转移话题,“未知小麒麟……那位纯良,是否找到了新的雷之本源?”

“它现在的心思,全在麒麟草上,”陈太忠并不正面回答,“找到没有,我也不清楚,先把这块雷之本源拍卖好再说。”

白凤鸣一听就知道了,陈太忠的意思是,先别管有没有雷之本源,这次合作得不太愉快的话,就没有以后了——哪怕这以后的合作,原本就比较飘渺。

白真人并不想跟陈太忠弄得太僵,将这段关系维系下去,更符合鉴宝阁的利益,所以在见到这里开设的集市之后,鉴宝阁有意在这里派驻一个鉴定师,希望集市能许可。

猛犸对此是相当欢迎的,不过当它知道鉴宝阁的要求之后,脸有点黑了,“不负责鉴定内容,只管鉴定价格?”

“没错,”白凤鸣傲然回答,“我鉴宝阁的知识,不会传给兽修,本阁成立之初,就定下了这章程,本真人自然也不可能破例。”

猛犸大妖气得耳朵上的青筋直跳,“你如此逞口舌之利,信不信我杀了你?”

“不信!”白凤鸣还真是一副好胆子,“首先你不是我的对手,其次,我坚持阁中规矩,并无不妥,谁若敢大欺小,真当我鉴宝阁的真仙是摆设?”

“你……”猛犸气得咬牙切齿,却偏偏无可奈何,鉴宝阁的规矩,它是知道的,而且鉴宝阁敢如此有恃无恐,自是因为身后有强大的靠山。

万一惹出燕舞仙子来,猛犸大尊都要头疼。

它真不想答应对方的要求,这种明显的歧视,真的是太欺负人……欺负猛犸了,但是它在盘算了半天之后,不得不硬着头皮答应下来。

原因无他,集市太需要这么个鉴宝的人才了,而且鉴宝阁的公道,也是相当有口碑的,为了集市的发展,猛犸大妖也只能忍了。

于是鉴宝阁的鉴定师,在十余天之后抵达,一行两人。

这两人不但为物品估价,也收各种物资,收得还十分高调,一点都不怕别人知道他们身家丰厚。

而有了鉴宝阁的人在,人族和兽族之间,也确实少了许多纷争。

日子就这么一天天过去,浩然派的三大天仙,真人客卿,悄悄地隐居此处,虽然知道这事的人不算少,但是四人等闲不会出了西雪高原,嚼谷此事的人也不多。

大多数人,还只当这里是陈真人另开的集市,纷纷说此人不见容于宗门和官府,只能在兽族贫瘠之地起栖身,果然是一辈子散修的命。

正经是虎族和狼族见这集市日益兴旺,也想有样学样地搞起来,怎奈它们的夹袋里没有这样的人物——不是每一个人族,都能像陈太忠一样,被兽族信赖的。

而能被兽族信赖的人族,又没有陈真人的实力,维护不起这个局面。

既有实力、又能被兽族信赖的也有,但是他们却没有陈太忠的号召力。

陈真人在幽冥界的集市,被无数行商看在了眼中,不但有规矩,也有担当,在行商中的口碑,是一等一的,换个人还真没他这号召力。

狼族尝试着搞了一下,虎族后来也有尝试,都没将集市搞起来,反倒弄出了不小的笑话,一时间再没兽修琢磨此事。

这两族的失败,反倒是让猛犸这里的集市,名声越发地响亮了。

这一日,麒麟草终于开出了第一朵花,纯良喜得一个劲儿地跳,“宝草终于开花了,不过看结果……还要数年时间。”

陈太忠看着众多含苞欲放的花骨朵,一时间有点恍惚,才待思索些什么,只觉得身子猛地一震,拿出一块同心牌来看一眼,“原来是南忘留到了……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