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一千一百二十六章 有杂音

西静伯迟疑一下,又将大印收起,冷冷地发话,“若不是今天府中死人太多,本伯就直接杀了你……有些主意,是不能乱出的,明白吗?”

“多谢爵爷,”那天仙恭恭敬敬地一拱手,“我也只是想为爵爷出气,并无它意。”

“就算传出去,又能如何?”西静伯长叹一声,意兴索然地发话,“浩然派有意称门,已经是公开的秘密了,这时候谁挡在他们前面,都是不死不休的仇人……让真意宗头疼去吧。”

何明伟驾驶着灵舟,在何家故地不远处降下来,他久未回家,亲人又大难不死,自有一番交际和应酬。

陈太忠和浩然双娇没兴趣跟他搅在一起,在距离他们十来里的地方扎营下来。

何家之人很感激浩然派三名高人,想上前道谢,却被何明伟拦住了——他们出手,是看在我的面子上,你们上前,反可能引起师尊和真人的不快,就免了吧。

明伟我既然受此大恩,以后也当以宗门为重,以报师恩,族中的事情,几位长辈安排即可,若非遭遇灭族大事,莫要来寻我——当然,若是宗门弟子启衅,只管来找我好了。

话是这么说的,但是何明伟还是为族中留下了十颗破障丹,以提携后进。

三天之后,有西静伯府中人,持了一些土地契约来寻何家人,何明伟这才告辞走了。

除了解决掉了何家的恩怨,陈太忠他们此行,也并非一无所获——他们将那西席先生带走了。

那西席姓吴,名唤能生,名字虽然不好听,但却是有一桩异处,自愈能力极强。

此人被言笑梦一刀斩为两段,当时居然是求放过自己,而且后来也不曾死掉,正因为这样,陈太忠才在走的时候,将此人也带上了。

不但如此,在回来的途中,此人在有吃有喝的情况下,下半身竟然又逐渐地愈合,并且长了出来。

原来此人少时有奇遇,得了天蜈传承,修出了天蜈之身,只要不被斩掉头颅,就可以复活再生。

这种异象,被蛊修偶然发现,须知天蜈本就是蛊修所向往的至高蛊种之一,于是被蛊修带回,交给了元元老祖——就是那个被麒麟臂一掌拍死的家伙。

元元老祖看护他看护得极紧,跟宝贝一样,随时带在身边,不过吴能生总觉得,老祖似乎对他有点不好的企图。

但是就算有如此感觉,他也无力反抗,而他的天蜈之身不但能自愈,精血也能帮助其他修者自愈,更是蛊修慑服其他蛊种的无上珍品——其实就是个阶位压制。

所以他在蛊修里,待得是相当不开心,虽然他自身也是蛊修,但是只须修习本命蛊即可,无须再去收伏大量的蛊虫。

他将大量的时间,都用在了阅读玉简上面,见识极为广博,此前风黄界受污魂界进攻,蛊修所在之地是重灾区,无数蛊修神魂受到攻击,被自家所养的蛊虫反噬。

元元老祖带着他逃到了西留公的地盘,被西留公征用,后来他广博的见识被发现,又被西静伯府聘为了西席,待位面战争结束,元元老祖也经常来伯爵府逗留。

这就是吴能生的经历,他身为蛊修,但是对蛊修并无好感,而他也知道,自家的愈合能力被浩然派看到了眼中,如果不想被搜魂,还是乖乖地说实话的好。

陈太忠一听就乐了,天蜈之身,这纯粹是给浩然派升门送来了一个郎中,有此人的精血,真的不用担心很多伤害了——喂喂,作者你这么开金手指,好不好啊?

再问一问,他才知道,合着这吴能生到现在为止,尚不足四百岁,“时不时地被抽取精血,你竟然能升到中阶天仙,果然是……不凡!”

陈太忠这个感慨,是有原因的,因为他有跟吴能生相似的属性——混元童子功的混沌混元真炁。

混沌混元真炁,是帮气修洗涤根骨、提升资质的无上利器,但是真炁这个东西,用一点少一点,修炼十分不易,也会严重影响自身晋阶。

如果能有别的选择的话,他不会随便地使用混沌混元真炁。

而吴能生的精血,显然也属于类似的宝物。

吴能生对自己的前途,看得倒是很淡——他倒是想不看淡,关键是没那能力不是?

于是他认命了,毕竟是博览群书的人,看得很开,“凡不凡的,就不用说了,陈真人能让我安享千年寿数,我就知足了。”

精血在这里摆着,随便抽吧,千年寿数就是天仙,我也不指望悟真了。

陈太忠看纯良一眼,“天蜈也是上界异种,你有什么建议?”

“上界异种多了,”纯良很不屑地表示,天蜈的称呼里带着一个“天”字,当是跟天狐一个级别的,但是天狐再往上走还有路,天蜈……真是没听说过,“等我回翡翠谷查验一下。”

回翡翠谷的途中,又遇到点小麻烦,无锋门有三名弟子,在浩然派的地盘上失踪了,门中的本命精血牌碎了,显然是遭致了不测。

无锋门派人来调查,有些不利的证据,就指向了浩然派。

浩然派觉得,这事儿我实在太冤枉了,我约束弟子很紧的——而且浩然派的地盘,本来就是官府划出来的,在这地盘上活动的,可不仅仅是我浩然弟子。

无锋门的掌门董耀璋也清楚这一点,但是弟子失踪,哪里能不过问?说不得派几个人过来,细细调查此事——总不能让别人说,我怕了你浩然派。

这就是一团糊糊事儿,其实浩然派和无锋门都猜到了,此事肯定有内情,幕后黑手的目的,很可能就是想挑拨两家斗起来。

但是……猜到了没用啊,不叫真的话,就弱了自家的威风。

人在江湖,就有这样的身不由己,很多麻烦会不找自来,有时候明知道是陷阱,也不得不捏着鼻子跳进去。

所幸的是,无锋门也想到了此处的敏感,所以特地将楚惜刀派了过来,现在的楚长老已经是八级天仙巅峰,随时能冲进九级的。

这样的晋阶速度,比之陈太忠是有所不如——其实没人愿意跟这个变态比,不过八级巅峰的小刀君,不但跟浩然宗有些纠葛,战力也可以硬扛初阶玉仙,不怕什么意外。

陈太忠遭遇到此事,跟小刀君短暂地会晤了一下,双方都认定,这是一场意外,并不会影响到浩然派和无锋门的传统友谊,那么接下来,就是慢慢地查真凶了。

这起意外,被双方的相互理解,默默地压了下来。

但是浩然双娇心里,十分地不开心,乔任女更是公然地叫嚣,“不要让老娘查出是谁干的,要不然这事没完。”

言笑梦的态度,倒没那么极端,但也是忧心忡忡,“升门的事,八字不见一撇,倒是有这许多牛鬼蛇神跳出来……这种背后的算计,实在令人太恶心了。”

“虱子多了,也就不咬人了,”陈太忠微笑着表示,他遇到的类似事情,实在太多了,早就习惯了,“有些事计较不过来,把自己的事做好,就是对那些小人最大的回应。”

乔任女并不赞同他的观点,“我一想到某些人在背后暗暗得意,心里就特别恶心。”

“不遭人妒是庸才,”陈太忠的神经,有时候是很粗大的,他把这理解为自信心,“只会玩这种鬼蜮伎俩的,何必怕他们?认真你就输了。”

于是这件事,就暂时压制下去了,待他回到西雪高原,去翡翠谷看一看麒麟草的长势,又再度出来的时候,猛犸大妖找上了门,“陈真人,咱们这个集市,什么时候开?”

“我倒是不着急,”陈太忠淡淡地表示,他这不是装逼,而是真的不着急,陈某人从来没有想过,要在猛犸这些地方赚多少钱,他只是想自己的生活不那么孤寂无趣便是了。

此前划出了集市区,猛犸的兴趣不大,他就懒得坚持了,现在猛犸找上门来,他也没觉得,有什么理由,能让他坚持开这个集市。

所以他很是兴趣寥寥,“我的人还在幽冥界以命博富贵,回来的人也不多,你真想搞起来的话,要做好前期准备工作,筹备好货源。”

他说的话,猛犸大妖一句都没听进去,反倒是幽怨地看着他,“陈真人你真的打算……把集市开到狐族的横断山脉吗?”

“你得有多大的脑袋,才能开出这么大的脑洞?”陈太忠是真的无语了,“我只是觉得,现在开集市有点匆忙,你的积淀不太够……我跟狐族没有任何约定,明白吗?”

“那你为何不答应开集市?”猛犸的脑瓜一根筋,老话真是说死了,“我都已经准备好了。”

“那就开吧,”陈太忠也懒得理它,这种事儿计较不过来的,“记住了,人族修者,都是我罩的,你敢胡来,我扒了你的皮……想必大尊也不会计较。”

“但是人族修者胡乱开价,会导致集市的混乱,”猛犸大妖很认真地讨论这个问题,“我当然要惩治,才能体现出集市的权威。”

“哪有完全不混乱的集市?”陈太忠淡淡地看着它,“至于说集市的权威,等集市热闹起来再说吧,我不得不告诉你……你想得太多了!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