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一千一百二十五章 善后

听到何明伟的置疑,西静伯无言以对——人家说的全在点上,他怎么回答?

一片寂静中,乔任女出声了,“喂喂,何上人你到底什么意思,咱浩然派行事,哪里需要这么婆婆妈妈?”

何明伟收回思绪,抬手一指那大管家,咬牙切齿地发话,“老狗,我誓杀你!”

大管家脸上没什么表情,就当没听到一般。

“想杀就去杀了他,”言笑梦哼一声,明显有点不高兴了,“还等什么?”

“可是……可是弟子的父亲,”何明伟指一指那衣衫褴褛之人。

“切,”言笑梦不屑地哼一声,“只管去杀就是,有陈真人在……容得了他动一动?”

莫非……陈真人会掌控神通?何明伟眼珠转一下,然后心一横,试探着迈一步。

果不其然,那面目可憎的大管家,竟然没有任何的反应。

错了,还是有反应的——那厮的眼中,冒出了浓浓的惊恐之色。

何明伟心里登时大定,身子猛地前蹿,雪亮的长刀一闪,一颗头颅登时跌落在地。

而大管家手上的尖刀,依旧是紧紧地贴着那衣衫褴褛之人的脖颈,没有一丝一毫的晃动。

“多谢陈真人,”何明伟身子一转,有若鹰隼一般回旋了回来,他冲着虚空中一拱手,“弟子没齿难忘。”

下一刻,他就抱着那衣衫褴褛的人,热泪滚滚而下,“父亲,孩儿不孝,来得晚了。”

“你……你已身属宗门,”衣衫褴褛之人靠在他身上,有气无力地翕张着嘴巴,低声发话,“能来,便是极好的……你,你的母亲……”

何明伟狠狠咬一下下唇,扭头冷冷地看西静伯一眼,一字一句地发问,“我娘亲何在?”

“你娘亲,”钟离思惑艰涩地咽一口唾沫,“你娘亲我也还你,连你父系族人……统统还你,我只问你一句,此事可否就此作罢?”

“嘿,我来的时候,求的就是这个啊,”何明伟无限唏嘘地叹口气。

不管怎么说,眼前这红衫男人,也是他的外公,他扭头看一眼言笑梦,“师尊……”

言上人知道他的心意,很随意地一摆手,“今天我们是跟着你来的,你做主,但是辱及浩然派的,必须惩戒。”

“谢师尊,”何明伟深施一礼,又冲虚空一拱手,“谢陈真人。”

接下来的事情,就很简单了,何明伟一家人全都被放了出来,其中很有一些人,身上伤痕累累,显然是吃了不小的苦头。

此事跟西静伯没什么关系,这些人都是要在祭祖仪式上被斩杀的,伯爵府不会任人虐待他们致死,但是疏于看管也是真的。

那么就有一些守卫,以虐待他们为乐趣,若不是限于“不得同人犯苟且”的规矩,估计还有不少女性,会惨遭蹂躏。

现在,既然何明伟来救人了,大家自是有仇报仇有恨解恨。

大管家已然身死,但是何明伟要求诛杀其全家,还有那个在门口冒犯他父母的灵仙,也被处死,并且诛其全家。

他这一趟西静伯府之行,虽然念在对方是外祖父的份上,放过了一些事,但是也将整个伯爵府杀得人头滚滚,死的人超过了两百之数。

没有人对此感觉到不忍,须知何家老小上下,足有五百余口,那两百多人不死,死的就是这五百多人了。

唯一稍微有点夸张的,就是此次伯爵府,竟然折了两名天仙,还有一名玉仙供奉死亡,外加一名半死的天仙。

何明伟并没有对伯爵府提出宝库的要求,乔任女对此,还有些微的不满,不过言笑梦既然不说什么,她也不好开口多说。

在一行人离开之际,何明伟淡淡地看钟离思惑一眼,“我家人还会回原来的地方居住。”

“只管回去好了,”西静伯有气无力地回答,他心里深知,此番若不是这个便宜外孙做主,恐怕整个西静伯府都要不保了,宝库被抢不说,死的人也不会只限于这一点。

这种血亲复仇,就算西留公将来会出手,能找回多少面子,也是难说。

一时间,他都有点愤恨那自作主张动手的大管家了,此人虽然身死,家人也陪葬了,他还是暗暗下定决心,等这帮恶客离开,将大管家提携起来的人,全部发落了。

耳听得何明伟发话,他当然要表示,此事就此作罢,“何家的土地财产,我自会发还,你无须挂念。”

伯爵府出手拿人,不光是将人捉了来,何家的一应财产,也会被收走,能带走的直接带走,带不走的就地发卖——堂堂西静伯府,其实看不上这点小东西,只是顺手为之罢了。

但是现在,要将何家人再放回去,伯爵府必须将此前发卖的东西收回来,若是做不到这一点,惹得何明伟再次翻脸,那就太划不来了。

不需要便宜外孙提醒,西静伯自己就想到了。

至于说再买回来的时候,中间可能会有点牵扯,这份纠葛,当然也是伯爵府一力承担。

何明伟见他回答得乖巧,忍不住轻叹一口气:若不是你一意孤行,事情又何至于此?

他侧头看一眼白纱蒙面的言笑梦,“师尊可还有什么吩咐?”

言上人冷哼一声,“若是别人问起,你为何将何家放回呢?”

钟离思惑想一想,乖乖地回答,“其实这是一场误会,何兴盛之妻,并非我钟离家之女,只是长得像了一点,既然捉错,当然要放还。”

他这么说,心中还是有点怨气的,因为他并不肯将那个庶出的女儿认回去。

当然,这可以说是公爵府的傲慢,绝对不愿意跟小门小户搭上边,但是同时必须指出,这小小何家,出了一名惊才绝艳的后辈子弟。

如果真的尽释前嫌的话,伯爵府肯定不介意认这么一门亲事,诚然,风黄界是和注重血统的,可这里也是非常讲究实力的地方,而很明显的是,何明伟的前途不可限量。

然而,此番何明伟大闹伯爵府,诛杀了这么多修者,钟离思惑只要有点血性,就不会再认这一门亲事——报仇的想法,他不敢有,但是两家不再来往,是必须的。

堂堂西留公的子孙,也没有送脸上门被人抽的习惯。

何明伟对他的反应并不在意,有了在浩然派的经历,他还真不把西静伯府放在眼里,就算西留公府,跟陈真人相比,又能强到哪里?

若是老西留公不在了,现在的西留公,还真比不上陈真人,更别说陈真人飞升不足两百载,已经有了偌大的局面,将来没准会证真——可能性还很大。

所以,既然是相看两厌,倒不如不来往了。

不过言笑梦似乎有点想法,她又冷冷地问一句,“捉错了就送回去……以往你西静伯府,做事竟然这么讲道理?”

以往当然不会这么讲道理!钟离思惑心里很明白这一点,西静伯府一直高高在上,哪怕是做错了事,将人放走也就是了,道歉什么的绝对没有,更别说帮对方赎回家产了。

不过这言笑梦这么问,是出于什么目的呢?他略略想一想,大致猜出了一些,于是沉声回答,“我们对外解释,肯定是有高人过问,帮何家说项了,具体是谁,我们不会泄露的。”

听到这句话,何明伟才明白过来,感激地叫一声,“多谢师尊。”

若没有言上人这个吩咐,何家虽然能平安回去,但是将卖出的东西收回,肯定要招致一些得利势力的不满,西静伯又不肯认这一门亲事,自然也就不会出手相帮。

现在伯爵府帮着杜撰出一个“高人”来,定然会打消很多贪婪的念头——能令伯爵府买面子的高人,肯定是那些小势力不可能力敌的。

言笑梦却不理他,而是斜睥钟离思惑一眼,“那这个高人,给伯爵府造成什么损失了吗?”

“损失……”西静伯沉吟一下,干脆地摇摇头,“没有任何损失,我们也不会将高人的信息泄露出去,言上人你大可放心,须知消息传出去,我伯爵府脸上也不好看。”

言笑梦默默地盯了他足有十几息,方始缓缓点头,“我想,你不会希望我们再来了。”

说完之后,她转身走到一边,何明伟放出一只灵舟,将族人全部请进去之后,驾驶着灵舟,大喇喇地离开了。

等这一行人走得不见了踪迹,西静伯才狠狠一跺脚,整个院子的土地裂为无数块,亭台楼阁也轰然倒地,扬起了漫天的浮尘。

良久,浮尘慢慢地降落下来,一名中阶天仙低声发话,“伯爵大人,看那言笑梦的意思,是很不希望别人知道她们还活着。”

“嗯?”钟离思惑缓缓地转过头来,一双眼睛毫无表情地盯着他,“你想说什么?”

这是怎样可怕的眼神啊,这天仙的心头猛地一抖,支支吾吾地发话,“若是想报复……”

“蠢货!”钟离思惑沉着脸一抬手,那一方大印已经掣在他手中。

中阶天仙吓得浑身直抖,却是不敢有任何的举动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