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一千一百二十三章 双娇齐至

西席先生手腕一抖,亮出两支黑黢黢的判官笔,迎了上来,一阵叮叮响声传来,清音袅袅不绝于耳,到最后竟然连成了一片。

人影闪动,那西席先生却已经侧身冲出七八丈,然后缓缓转身,胸口急速地起伏着,“好刀法,半吊子的无回刀意,竟然差点扛不住。”

何明伟并不答话,摸出一把回气丸塞进嘴里,再次耷拉下眼皮,嘴角却泛起一丝不屑的微笑,“还要再看一遍吗?”

“西席要看你的刀法,是你的造化,”钟离思惑冷哼一声,“念你修行不易,在本伯爵府为奴三百载,我可放你父族一马……不过他们死罪可免,活罪难逃。”

“你想奴役我浩然派弟子?”何明伟闻言,放声大笑了起来,“你可知自己在说什么?”

“区区浩然派,公爵府还不看在眼里,”钟离思惑淡淡地回答,此刻他不说伯爵府了,伯爵府怕是接不下这个梁子,但是公爵府,却是没问题的。

对公爵府来说,浩然派值得忌惮的,只有陈太忠一人,眼下陈太忠没有跟了来,区区一个二级天仙,他们怎么也拿下来来了。

至于将来陈太忠找上门,那是另一回事了——只要没吃了眼前亏,自有西留公出头。

“哦,现在不说伯爵府了?”何明伟的嘴角,露出一丝不屑的笑意,“我还是那句话,乖乖放了我父亲出来,此事我就当没发生过。”

“既然如此不知死活,那就不要怪我狠辣了,”钟离思惑一抬手,一枚大印自天而降,狠狠地砸向了对方,“西留公府的威严,不容玷污!”

他才祭出这方大印,何明伟手腕一翻,一柄蓝色的小伞迎了上去,他初登仙,手边尚未有趁手的宝器,这把小伞,是他师尊得意之物,借给他防身。

小伞和大印猛地撞击一下,何明伟身子倒退两步,脸色刷地白了许多,他想也不想,直接激发出了青气燃天。

看到对方头顶冒起一股笔直的青气,西静伯当然知道这是什么,他一抬手,将大印收回,缓缓地发话,“再给你最后一个机会……为奴,还是被斩首?”

“只有死的浩然弟子,没有为奴的浩然罪人,”何明伟手执长刀,对着那西静伯就冲了过去,雪亮的刀光一闪,“辱我浩然派者……杀!”

西静伯掣出一根玉锏,挡了几下,身子向后飘去,“活擒下此人……我要拷问他刀法!”

他虽是大公嫡孙,修为终究浅了一点,实战经验也稍微差了一点,八级天仙,竟然被初阶天仙打了一个措手不及,一时间他大怒。

气修虽然是战力强悍,可越阶杀敌,但是想要越两阶,还是很不容易的,尤其是何明伟初登天仙,手段、战器和宝器,都有略略的不足。

不过饶是如此,西静伯也不想再跟对方斗下去,对他来说,能擒下对方即可,若是亲身对敌,不但有危险,也有失身份。

旁边一干人等闻言,齐齐扑了上去,不仅是战阵重新卷了过来,大管家和西席先生也加入了战团。

何明伟见状,心里就凉了一半,知道自己怕是走不脱了,但越是如此,他越不会退缩,想着既然已经不能幸免,索性就杀个大点的人物泄愤。

于是他无视冲着自己斩来的各种兵器和宝器,一柄长刀直指那西席先生,雪亮的刀光砍瓜切菜一般地斩了过去。

众人的兵刃触及他的身体,却被他体表上柔和的白光弹出,一时间,有人惊叫了起来,“护符?”

言笑梦是真的偏爱这个弟子,将陈太忠给她的护符都借给了他,不过陈真人的护符是锁定双方精血的,在她身上能起八成作用的话,借给外人,了不得只能起三分功效。

可饶是如此,玉仙的护符也不是这些杂鱼能破防的,那西席先生被何明伟追着砍杀,攻击对方的手段全部无效,只能硬顶着这一轮刀光。

他手中的两支判官笔,发出了哀鸣,显然有些不堪重负了。

何明伟放声大笑着,“你不是要看我的刀法吗?爷就让你看个痛快!死吧!”

那西席先生有苦说不出,想要转身逃跑,可不但气机被锁定,对方的步法,也颇令他头痛。

“小辈猖狂,”就在此刻,一声闷哼响起,何明伟的身子如受重锤,猛地一滞。

就这么一滞的功夫,众人的战器宝器,已经不要命地砸了过来。

“要活的!”西静伯大喊一声,“我要他的刀法!”

“要他的刀法,何不来问我?”就在此刻,空中传来一声娇斥,一道白光电一般射来,狠狠地斩向了西静伯,“大欺小,多欺少,不要脸!”

钟离思惑一时间吓得魂飞魄散,大印直接挡在了前方,也不想就叫了起来,“来人啊,有刺客!”

与此同时,白光和大印重重地撞在了一起,大印登时发出了哀鸣,倒射而回。

白光也为之一滞,显出一个白衫女子,通体洁白,面蒙白纱。

她手中长刀一抬,遥指钟离思惑,“你敢更不要脸一点吗?”

“阁……阁下何人?”西静伯的脸色变得煞白,对方虽然只是一个四级天仙,但是给他的感觉,却是能取了自己性命的主儿。

“既然敢欺负我徒儿,还问我是谁?”蒙面女修冷笑一声,“你对我派刀法很感兴趣?”

“是言笑梦……你不是二级天仙吗?”西静伯的脸色为之一变,不过他还是有点不明白:我的伯爵府,怎能被外人轻易地进入?

“老娘愿意是几级,就是几级,关你屁事!”言笑梦对外人,从来都是火爆脾气,然后她扫一眼四周,冷哼一声,“送死的越来越多了啊。”

西静伯一声“有刺客”,府中修者纷纷赶了过来,这光天化日之下的伯爵府,竟然有刺客来袭,这还了得?

看到来者渐众,其中不乏天仙,西静伯的情绪,慢慢地恢复了正常,“浩然双娇大名鼎鼎……来的恐怕不止是你言上人吧?”

“哎呀笑梦,你的话怎么这么多呢?”就在此刻,空中又传来一声娇斥,又一个白衫女子凭空出现,依旧是白纱蒙面。

她冷哼一声,四下扫一眼,“几只小蝼蚁,杀了不就完了?咱俩比一比……谁杀的天仙上人多,你看如何?”

浩然双娇齐至!西静伯艰涩地咽一口唾沫:你俩不是已经失踪了吗?

以前的蓝翔双娇,现在叫浩然双娇,在整个西疆的名声也不小。

虽然比之惊才绝艳的小刀君,她俩还颇有不如,但是两人都是在大限来临之际登仙,在同污魂作战时,也展示出了极强的战力,并且辣手无情。

没错,就是辣手无情,她俩杀污魂,也杀人族——起码有三名人族修者,因为不尊号令影响战斗,被她俩斩杀,其中还有一个天仙。

若知道会引来浩然双娇,他肯定要考虑一下行事方式,尤其是,他真的没想到,浩然双娇已经双双晋阶中阶天仙。

不过现在,说什么都晚了,他知道情势紧张,忍不住大喊一声,“元真人!”

他这一嗓子,却是徒劳的,大家静待良久,没有发现丝毫真人出现的迹象。

言笑梦冷哼一声,侧头看向那西席,“就是你……觉得我的刀法不好?”

“我只是想看一看,”西席先生的脸也白了,脸上的从容再也不见,他抬手一拱,苦笑着发话,“并无对言上人有半点不敬之心。”

“围攻我徒儿,大欺小多欺少,也不算不敬?”言笑梦发问。

她的表情,都藏在了面纱后,声音也是淡淡的。

但是西席先生却是感受到了对方浓浓的杀机,只能苦笑着回答,“上有所命,不得不从。”

“那我徒儿让你去死,你怎么不去死呢?”言笑梦的声音,依旧没什么起伏。

西席先生只觉得一股奇大的杀机降临,根本顾不得辩解,转身就跑,“这是误会!”

“莫走,我有刀法让你看!”言笑梦轻笑一声,身子电射而出,只一刀,就将那西席先生斩为了两段,“这才是真正的无回刀意……看懂了吗?”

“言上人……我真的错了,”西席先生半截身子倒在地上,双手还抓着肠子往肚里塞,他呲牙咧嘴地发话,“不知者不罪,饶我这一遭可好?”

“贱婢!”此刻,一声大吼传来,一道人影扑向言笑梦,“去死!”

这声音,正是压得何明伟一滞的声音。

“老货你找死,”就在这时,空中又是一道声音传来,然后一张大网自天而降,“怎么,不做缩头乌龟了?”

那人影被大网网个结结实实,大家这才看到,里面是一个皮肤黝黑的精瘦老人。

他一边不住地挣动着,一边恶狠狠地望向天空,“陈太忠……暗箭伤人,不算好汉。”

陈太忠也来了?西静伯只吓得魂飞魄散,抬眼向空中望去。

别看他口口声声不把浩然派放在眼里,那是他觉得陈太忠不可能前来,待他把事情搞定,姓陈的再来,事情已然是这样了。

到时候有西留公出马,陈太忠再有天大的本事,也只能坐下来慢慢地商谈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