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一千一百二十二章 傲慢伯爵

面对大管家的嘲讽,何明伟微微颔首,“本人浩然派弟子……大管家果然慧眼如炬。”

大管家的笑声,就像脖子猛地被人掐住一般,戛然而止。

不过下一刻,他回过神来,又是一声冷哼,“浩然派的气修,何时多了一名姓何的天仙?我却从不知晓?”

“我浩然派行事,何须向你解释?”何明伟傲然地回答,“既然你姓钟离,那么释放我父母的事情,你能做主?”

“我从未听说过,要释放你父母,你父亲一族,是必须族诛的,”大管家狞笑一声,抬手一摆,“既然你送上门来,那你也不要走了。”

他本人也是二级天仙,旁边的几名护卫虽然只是高阶灵仙,但是进退有据,站的位置也相当巧妙,显然修有合击之术,甚至可能是战阵。

大管家一声令下,四名灵仙就冲了上来,看走位正是四象阵的阵势。

何明伟自打来到伯爵府门口,就被人不住地挑衅,根本没人认真听他说话。

眼见四名灵仙扑过来,他真是再也按捺不住,一个缩地成寸使出,已经到了一名灵仙的面前,抬手一拳打出。

经历过位面大战之后,他对于应付战阵也有心得,战阵最可怕的还是气势,面对战阵,若没有绝对碾压的实力,最好不要尝试逃脱,当面击溃才是正理。

一旦尝试逃跑,在气势上输了,那接下来就只能任人宰割了。

他这一拳气势雄浑,对方就算接得下,也要吃些暗亏。

“砰”地一声大响,那灵仙果然接下了这一拳,他是用长刀接下的,借着战阵的气势,他一刀斩出,竟然没破了对方的拳头,反倒令自家胸中气血翻涌。

“果然是气修,”这厮极为悍勇,发现对方是气修之后,不退反进,又是一刀斩出。

眨眼之间,五个人就战成了一团。

何明伟的表现,煞是惊艳,四个高阶灵仙组成的四象阵,按说困住一个初阶天仙不成问题,但是他赤手空拳就接下了战阵,并没有掣出兵器,一副游刃有余的样子。

大管家的脸色,越来越难看,对方以一双肉拳,硬挡兵器的攻击,身体其他部分的防御也超强,拥有这样变态肉体和战力的,除了气修,更能有何人?

确认了对方是气修,他少不得就想起了“浩然派”三字,于是眼睛一眯,暗哼一声,悄悄地祭出一柄玉尺,猛地向何明伟背心打去。

就在他自以为得计之时,何明伟脸色一黑,手中蓦地多出一把刀来,长啸一声,狠狠地斩向那玉尺,“老匹夫,你欺我太甚。”

泥人也有土性,何上人有心息事宁人,对方不但战阵围困,外面居然还有天仙偷袭,实实在在地是可忍孰不可忍。

他一刀斩开攻来的玉尺,同时挡下了战阵的攻击——无欲一式,最利群战。

接下这一记偷袭之后,他更不答话,长刀一卷,就反攻了出去,“当真视我浩然派弟子为无物?老匹夫你找死!”

何明伟一旦掣出刀来叫了真,大阵的压力陡然增大,就算加上大管家的偷袭,也是堪堪地抵得住而已,想要再拿下这年轻的天仙上人,那是断无可能了。

大管家接了几招,着急了,扭头看向那中年人,“西席就坐看这狂徒在府中放肆?”

西席先生袖着双手,漠然地看着场中的打斗,听到这话,他淡淡地回答,“既知我是西席,阁下就该知道,你还无权指使我做什么。”

大管家直气得鼻孔生烟,但是他也知道,西席敢这么说话,是因为人家有这么说话的资格,他也确实无权指使西席先生做什么,更别说参与这样的战斗了。

但是伯爵府内,竟然战斗许久都拿不下一名初阶天仙,他也脸上无光,尤其这动手的命令,还是他下的。

不管怎么说,已经做出了决定,就必须坚持下去,尤其是对方的攻势越来越猛,他眼看就抵挡不住了,说不得出声哀求,“西席先生,你若肯出手相帮,我欠你一份人情。”

“哼,”那西席先生冷哼一声,“多欺少不够,还要大欺小吗?”

他冲某个方向淡淡地看了一眼,“我倒是能允诺,他若伤了你,定然插翅难逃!”

“插翅难逃?”何明伟闻言,大笑一声,刀势猛地一变,不再是那千万片的雪花,而是仿佛化作了一柄长枪,笔直地指向了阵外的大管家。

这一刀,仿佛聚集了他浑身的怒气,轻易地斩开了四象阵,刀锋直指大管家。

大管家跟何明伟修为相当,但是被这一刀的刀势锁定,一时间竟然生出一种“天下之大,竟无处藏身”的感觉来。

就在此刻,不远处传来一声轻咦,“这刀法,倒也有趣。”

大管家挡在面前的玉尺,砰地一声化作了粉末,然而下一刻,看似无处躲藏的他,猛地消失不见了。

几乎在同一时刻,何明伟手上的长刀,也随着玉尺的粉碎,化作了一堆碎屑。

师尊说得不错,果真是坑刀的刀法,何上人心里苦笑一声,又掣出一柄长刀来,刀尖斜斜地下指,胸口微微地起伏着。

这一招似是而非的无回刀意,将他体内的灵气耗费了大半。

战阵经他这么一冲,一名灵仙当场就喷出一口血来,见他停下来换刀,整个战阵再次卷了过来,将他裹在其中。

何明伟却也不着急,一柄长刀随意地抵挡着,却斜眼看向天空。

远处天空中虚停着一人,一身红衫面如傅粉,却是个八级天仙,而那刚才好悬被击杀的大管家,也被他卷起在空中。

“好一记刀法,”红衫天仙双手轻拍一下,“护卫退下。”

围攻的战阵登时一滞,四名灵仙举手施礼,然后默不作声地退下。

何明伟身子一晃,也凌空飞起,不成想上空一股奇大的力道压下,他才一升空,就不得不再次落了下来,脸色也微微一黑,“阵法!”

红衫天仙缓缓降落在地,上下打量他两眼,轻哼一声,“何明伟?”

何明伟已经报过名了,倒不稀奇对方如何知道自己,他冷着脸发问,“阁下何人?”

他的心情真的极为糟糕,尤其是刚才,他想凌空飞起,却受了阵法的制约,反倒是对方一出场,就居高临下,夺了他不少的锐气。

从气势上讲,对方占了压倒性的先机,何明伟是气修出身,对此最为敏感,所以才会沉下脸来——自己给宗门失分了。

“呵呵,我是何人?”这天仙笑了起来,他的一身红裳,配以那雪白的面庞,以及那诡异的笑容,带给人说不出的别扭,“敢来我伯爵府闹事,竟然不知道我是谁?”

“钟离思惑!”何明伟眼睛一眯,阴森森地发话,“我母亲呢?”

“我本以为你会称我一声外公,”红衫天仙面无表情地发话,“虽然你知道,我是不会认你的……不过,你不试一试,又怎么知道呢?”

“何明伟,现年一百七十六岁,十一岁被带上浩然派,身具阴阳和合加大五行属性,蹉跎于七级灵仙,闻道谷顿悟晋九级灵仙,”他继续面无表情地发话。

说到这里,他才微微挤出一个笑容来,“我本以为,你过些日子才能登仙,不过现在看来,却是小看了你一身的顶级资质……我说的这些,可对?”

“我没兴趣跟你废话,也没兴趣认一个想杀我父亲全家的外公,”何明伟淡淡地回答,“你没想到我登仙,但是现在,我来了……放出我全家人,我转身就走,此事就当没有发生过。”

“呵呵,”钟离思惑再次轻笑了起来,他上下打量对方一眼,饶有兴致地发问,“我挺好奇的,在我的伯爵府邸内,你凭什么敢跟我这么说话?”

“凭我是浩然派弟子,”何明伟波澜不惊地回答,“凭你抓了我全家人……说句实话,我本来不想搞成这样,但是你的人辱我父母,身为人子,不得不如此。”

“呵,浩然派,”钟离思惑不以为然地轻蔑一笑,转头看向那中年男子,“西席可否代为出手,拿下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?”

“阴阳和合大五行?”西席先生的眼睛,微微地一眯,冲着何明伟一招手,“来,小子,使出你那得意的一刀,让我看看,若我满意,放你一马也不打紧。”

何明伟摸出一把回气丸,塞进嘴里,站在那里回起气来,嘴里却也没消停,“敢对这一招不满的,都已经死了……你很幸运,没有对着我师尊说这样的话。”

“你的师尊?”西席先生眼睛又一眯。

“这小畜生拜言笑梦为师,”钟离思惑在一边淡淡地发话,“嘿,浩然双娇……好大的名头。”

西席先生袖着手,淡淡地发话,“浩然派近来好大的名头,不过找上西留公府,却是你们最大的失策……有些人,是你们惹不得的。”

何明伟缓缓地抬起眼皮,一字一句地发话,“有些事,却是不能忍的,看刀!”

一言既出,他手中的长刀狂野地攻出,雪亮的刀光卷向了对方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