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一千一百二十一章 高门大户

何明伟看着前方巨大的门楼,深吸一口气,暗暗地告诫自己,“镇定,镇定。”

但是无论如何,他也无法镇定下来,眼前门楼上“西静伯府”四个大字,直刺得他双眼生疼,一股热血,在胸中不住地涌动着。

西静伯府,乃是西留公第九嫡孙的府邸,嫡长子的第九嫡子。

风黄界律,公爵府可自封三个伯爵,经皇家批准即可,能得到三个伯爵之一的封爵,这第九嫡孙在公爵府的地位,可见一斑。

另两个伯爵府,是上上一任西留公封下的,这个伯爵府,却是这一任西留公夺了旧西静伯的封爵,封给了第九嫡孙。

这是非常非常难得的重视,虽然西留公其他的后代,在公爵府待着,说起权势来,还要高过小小的伯爵府,但是西静伯府,终究是自成一脉了,有自己的小天地。

但是何明伟很难对其生出敬畏之心,他心里更多的是仇恨和愤懑,因为正是这个西静伯,将他的母亲从街上抓走了。

他的母亲,是西静伯的庶出女儿,幼年时在城中走失,伯爵府为此处死了六个人。

对西静伯这样的高门来说,庶出的女儿真不算什么,甚至赶不上府中一个管家的女儿,不过终究是公爵血脉,一旦有失,必然要有人用性命弥补过失。

但是伯爵府能做的,也就是这么多了,他们不会再去大张旗鼓地寻找这个庶出的女儿——惩戒是为了维护伯爵府的威严,跟女孩儿本人并没有太大的关系。

同理,在伯爵府发现,庶出的女儿还活着,并且嫁人生子之后,他们毫不犹豫地将人捉了回来,打算杀死玷污了公爵府血脉的人。

这也跟女孩儿本人无关,只是为了维护伯爵府的威严。

所幸的是,他们要在祭祖时,才完成这一仪式。

何明伟深吸一口气,缓缓向高大的门楼走去:父亲、母亲、弟弟妹妹……我来了!

“闲人止步,”一个高阶灵仙站在门口,皱着眉头不耐烦地发话。

很明显,他的自我感觉非常不错,眼见来人是步行而至,衣着也不算华丽,他当然就要为伯爵府阻挡宵小之辈,哪怕何明伟距离他起码还有两丈多。

他下巴一扬,傲慢中带着一丝杀气,“看清楚这是哪儿了吗?滚远一点!”

蝼蚁,你是在跟我说话?何明伟很想这么说一声,他在灵仙的时候,非常羡慕天仙们能这么说话,不过他也非常相信,有一天,自己能说出同样的话。

不过此番前来,他是为了拯救家人,不想跟西静伯结怨太深,同时,为了派中的升门大计,他已经成为了陈真人的门下行走,不好随便声张,此刻也不宜争这点闲气。

尤其重要的是,他登仙不久,还没养出天仙的脾气来。

于是他深吸一口气,淡淡地发话,“我来寻何家钟离氏,你速去通报做得了主的人。”

“小子,这里可没有什么何家钟离氏,”那高阶灵仙狞笑一声,抬腿冲着他踢来,“滚开……咦,你竟然敢躲?”

何明伟身子一侧,就让开了这一脚,一时间只觉得热血上头,“你竟然动手?”

“动手?老子还要动刀呢,”那高阶灵仙大怒,抬手就掣出了腰袢的短刀——身为伯爵府的门卫,他的刀就明晃晃地挂在那里,不是没有储物袋,而是要显出伯爵府的威严。

然而,握刀的手还未发力,他就是一怔,然后狞笑了起来,“何家钟离氏……原来是那失洁女子,你是那贱女人的什么人?”

何明伟之母,是西静伯的庶女,按说也是血脉高贵,但是她已经被别人“玷污”了,玷污她血脉的人都得死,但是她也不会有什么好下场。

她具体会受到什么样的待遇,没谁能确定,但是毫无疑问,被玷污的庶女,门卫都不需要对她有多尊重。

何明伟闻言却是大怒,这小小灵仙,不但给他当老子,还侮辱了他的母亲,一时间他再也按捺不住心头的火气,也顾不得此前所想的“和为贵”策略了。

他身子一晃,不见作势,就冲到了那灵仙面前,抬手就是两记阴阳耳光,直接打碎了对方的满嘴牙,然后飞起一脚,将人踹向了大门,“蝼蚁,不敬上位者,你是想死?”

嗵地一声大响,这灵仙重重地撞到了大门上,直震得大门都颤了两颤。

“天……天仙上人?”另一名守卫登时就呆住了。

被踹飞的灵仙摔了一个七荤八素,好半天才爬起来,张嘴喷出一口血,走风漏气大喊,“天仙就怎么了?戊十二你敢坐视我挨打?”

天仙对上灵仙,自然是极牛的,但是这灵仙若是公爵府的护卫,那就两说了。

西静伯虽然是伯爵,按说府中只该有几个天仙,但是谁让他受大公待见呢?

西留公派了不少人过来帮忙,否则小小的伯爵府,不可能有两名高阶灵仙来看门。

“我自会汇报,”那戊十二白他一眼,又看向何明伟,冷着脸发话,“阁下何人,竟然敢在伯爵府门口打人?如不交待清楚,只怕你来得去不得!”

“我来找何家钟离氏,”何明伟淡淡地看他一眼,“速去通报,我是何人,凭你还不配问。”

“无非是那贱女人寻来的帮手,”受伤的高阶灵仙狞笑着,他两腮红肿口中淌血,看起来有点疯癫,“敢对公爵府护卫动手,你死定了!哈哈!”

“混蛋!”何明伟再想息事宁人,也不能一而再再而三地容忍一个小灵仙的挑衅,他身子一闪,抖手就是一拳打了过去,“屡次冒犯上位者……死吧!”

虽然只是一记拳法,却是气修的秘传,一拳既出,气势已源源不断地涌向对方。

一拳足以断生死,拿刀都挡不住。

就在此刻,一面白色的小盾突兀地出现在那灵仙面前,何明伟一拳正正地砸在小盾上。

砰地一声闷响,小盾抖了两下,毫发无损,何明伟则是收起拳头,一脸阴霾地看向一名中年男人,“我找何家钟离氏。”

“哦,”中年男人点点头,他的气质超群,举手投足之间,都有说不出的雍容。

不过他的话,就很难听了,“近十年来,敢在西静伯府门口揽事的,你是第一人……留下名字来。”

“何明伟,”何明伟淡淡地回答,然后反问一句,“你是何人?”

“本人是伯爵府西席,偶然路过,”中年男人漫不经心地回答,“你可是那何兴昌请来的人?”

何兴昌是何明伟的伯父,何家的家主,二百五十岁的五级灵仙,本来是该颐养天年的,却被西静伯府捉了来。

何兴昌成名已久,本是何家唯一的灵仙,后来他帮弟弟何兴盛张罗娶了一名女子,不久之后,何兴盛夫妇双双成就灵仙,所以两百余人的何家,倒是出了三名灵仙。

不过何兴盛夫妇较为低调,倒是何兴昌喜好交际,何家三灵仙,在小城里也算得上一股战斗力,交好了一些小势力。

何明伟摇摇头,沉着脸发话,“钟离氏是我的母亲,你们捉了她来,还捉我父亲全族,为人儿女,自然是要来讨个说法。”

“哦?”中年男人明显地意外了,上下打量一下对方,心说何家竟然出了一个天仙?

想一想那昔年走失的钟离氏的年纪,他心里越发地有点感慨了,这唤作何明伟的家伙,应该是不到二百岁,竟然已经是天仙二级,还算有点前途。

前文说过,一般修者登仙,也就是二百二十岁之前,过了这个年纪,就算勉力登仙,前景也就是那么回事了。

像何明伟这样,不到两百岁就是二级天仙的,潜力就要大一些了,不过也仅仅是大一些,何家底蕴太差,成长不起来的天才,不叫天才。

像言笑梦和乔任女,都是近三百岁才登仙的,但是她们遇到了陈太忠,拥有了各种功法,也获得了财力支持,所以三百岁左右,就晋阶天仙四级,前景显然更好一点。

不过这中年男人也不欲多事,于是冲对方微微颔首,“那你跟我来。”

他是中阶天仙,自然不会把一个初阶天仙放在眼里。

何明伟大踏步地进入伯爵府,看也不看那两名灵仙守卫。

伯爵府的院子极大,两人足足走了一炷香的功夫,才来到了一处很开阔的庭院中。

才走入庭院,周边就涌来几个护卫,前方出现一个中年微胖的男人,冲着中年男子点点头,“有劳西席了,门外捣乱的,便是这厮吗?”

中年男人轻哼一声,并不回答。

“我不是来捣乱的,”何明伟闻言,沉声发话,“只是来迎亲的,顺便讨还点公道……敢问阁下高姓大名,做得了主吗?”

“混蛋”,“大胆,”周围的护卫纷纷地呵斥了起来,“竟敢冲大管家无礼?”

大管家?那不过是伯爵府的一条狗罢了,何明伟心里暗哼一声,上下打量大管家一眼,“我是否捣乱,轮不到你做主说话,换个姓钟离的来。”

“呵呵,”那大管家轻笑一声,满脸的不怀好意,“你就是那何家的孽种?不用找他人了,我就姓钟离。”

中年男子轻哼一声,“此人是气修,大管家莫要走了眼。”

“气修?哈哈,”大管家闻言大笑了起来,“原来是气修,真真地吓人,不会还是浩然派的吧?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