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一千一百二十章 纯良暴起

何明伟自登仙之日起,就无时不刻地想尽快回去解救家人。

对宗门弟子而言,既然身入宗门,尘世间的因果,就该了断了。

这是宗门对弟子的基本要求,身入宗门还总想着家族,很容易滋生出弊端。

但是生而为人,想要做到太上忘情是很难的,宗门对此也有人性化的一面,那就是家族遭遇灭顶之灾的时候,允许弟子以个人名义出面。

何明伟想尽快回去,但是他也必须做好谈不拢时,大打出手的准备。

所以着急赶过去是不行的,他必须将一些天仙的手段使用纯熟了,否则修为到了天仙,战斗技巧跟不上,不但贻笑大方,也会影响族人的命运。

他耐着性子,在禁区里修炼了起来,在言长老的监督下,刻苦地习练了四个月,他觉得不能再等了。

西留公府给出的时间,还有半年,在这半年中,他们要将所有何家的子弟都捉回来,待祭祖之日,为公爵府清理血脉。

在这段时间内,何家人的安全是可以得到保障的,但是想到自己的父母和族人在受苦,何明伟觉得无法再等下去了。

言笑梦见徒儿一番孝心,也不好劝他,反倒是挺欣赏他勇于任事的态度,于是找到陈太忠,希望他能暗中看顾一番。

陈太忠做保姆已经做得腻了,但是言笑梦算是他半个女人,她出口相求,他不好拒绝,更别说他也挺欣赏何明伟——这小子不但资质极好,关键时候也舍得对自己狠。

而且修者有孝心,这真的不算坏事,他愿意为这样的事出手。

不过他想要离开,也不是那么容易的,首先就是要做好纯良的工作——宝草种到一半走人,这算怎么回事?

纯良当然不肯答应,待听说这弟子是要去救双亲和族人,它才勉强同意,可见就算神兽,也是相当看重孝道的。

做好小麒麟的工作,陈太忠还得安排看管禁区的事。

结果言笑梦和乔任女一致表示,都要跟他同行,就连纯良都说:我得跟着你前去,以防你小子半路跑了不回来,然后……谁来给我种宝草?

这理由其实很扯淡,小麒麟就是想跟着他出去闯荡、玩耍一番。

陈太忠正挠头呢,恰好猛犸大妖找过来,他就只能托付此地之主照顾了。

猛犸一听,很是有点遗憾,“那你快点回来,我还等着跟你商量集市的事儿……你既然跟我猛犸一族做生意,就别再找狐族了。”

它想尽快敲定此事,陈太忠和狐族的关系好,那是众所周知的。

猛犸一族原本是比较蒙昧的,但是从放电影一事上,它们敏锐地发现了垄断的好处。

这电影场若是开在狼族或者虎族之地,猛犸想去看电影提升,也得花费百倍的票价,更要命的是,数额上也会受到限制。

照这个例子推算下来,集市一开,肯定也会带来垄断的效益,念及此处,猛犸当然不希望他再跟别人合作——哪怕是狐族也不行。

“狐族……”陈太忠沉吟一下,微微颔首,“此事以后再说,现在我答应不了你什么。”

猛犸也不敢强迫他,只能悻悻地表示,我去安排看守禁区的事宜,你稍等。

不多时,它又匆匆回转,不但带来了几只天仙修为的猛犸修者,脸上还露出一丝怪异之色,“陈真人,有獠王使者前来,勒令我交出电影设备,否则将起兵来犯。”

原来兽人离开之后,心里异常不平衡,回去之后汇报了西雪獠王。

此刻的西雪獠王,也在帮忙捕捉污魂界,不过它未尽全力,只能算半个真仙。

要说起来,獠王本不够资格参与捕捉小世界,兽人在风黄界,是一支没有强大阵营的势力,若不是獠王是真仙,兽人早就沦落到跟蛊修一般,成为非主流了。

可就算这样,捕捉小世界的事情,其他势力也不想让它参与。

兽人参与得少,将来分得的利益就少——两场位面大战,兽人都参与了,小世界肯定有它们的一份儿,但是没有捕捉,份额自然会减少。

关键时刻,坐镇幽冥界的鹏尊发话了:那我也没办法参与捕捉,要不这样,你们换个人来镇守幽冥界吧。

幽冥界的战争是胜利了,但是冥族和阴族还有六七名真仙健在,偌大的幽冥界,只有两名风黄界的真仙镇守,已经太少了,再少就太容易出乱子了。

风黄界这边一听,这鹏族情绪没办法安抚啊,而且其他兽族真仙,肯定是支持鹏王的诉求的——兽族多一份,人族就少一份。

所以人族势力索性把西雪獠王也拉进来,既然要多一份势力,那不如再多一份,獠人势力强了,固然是对人族有威胁,但是毗邻的鹏族肯定也不好受。

獠王参与了捕捉污魂界,不过因为只算它半份,它也无须出尽全力,所以尚有闲心,处理一些族中事务。

当它听说,猛犸电影场放的电影,不但好看,还能有效地提高同族的修为,毫不犹豫地一摆手,“传我仙谕,让猛犸交出来,不交就抢。”

獠王并不怎么害怕猛犸大尊,单打独斗它或者不是对手,但是獠人擅长集体作战,若是有术士为自己加持状态,它还真不怕跟猛犸妖王大战一场。

现在猛犸大尊的心思,全放在捕捉小世界上,根本顾不得关心下面,等到它得空了,獠人早把电影抢回去了,倒不信堂堂大尊会为这点小事,跟兽人开战。

猛犸遇到的困境,其实远不止如此——虎族和狼族的态度,忽然也暧昧了起来,说大家可以坐下来好好商量一下。

很久之后,猛犸才知道,兽人派使者找过虎族和狼族了,说电影抢到我们那里,你们大可以派本族修者来看,我们的门票,定然是一视同仁的,不像猛犸一般财迷,不给大家晋阶的机会。

兽人做出这样的承诺,应该是可信的,但是必须指出的是,将电影抢了去,收益最大的肯定是兽人——相较它们奇高的晋阶概率,将门票收得低一点,那又算多大点事?

反正虎族和狼族看电影,晋阶概率也就是那么回事,根本对兽人构不成威胁。

虎族和狼族这是瞅到了便宜,不占白不占,不过事实证明,这些态度暧昧的外族兽修,也并不希望兽人真的将电影抢走。

崛起的兽人,不光是会对猛犸和鹏族造成威胁,也会威胁其他兽族。

所以它们想的是,先让獠人和猛犸拼一场,待到紧要关头,它们若能从猛犸那里得到相同条件,再一起夹攻兽人。

若是猛犸真不开窍,它们也不介意坐视,反正这便宜能占一点是一点,兽人就算将电影抢走,崛起的过程中照样会受到打击,能不能真正崛起,还是两说。

反正兽人势大,最先受到威胁的,肯定是鹏族、猛犸和人族,威胁到虎族和狼族,那都是以后的事,以后的事情,谁又说得清楚呢?

猛犸大妖不知道这些家伙因何变化,反正它觉得不对劲,就来找陈太忠——电影可是你的,你说我该不该交出去?

陈太忠最烦被人当作棋子了,可是这件事,也关系到他的面子,更别说他还想靠着跟猛犸大尊的友情,继续在这里待下去。

于是他侧头看纯良一眼,“区区獠人,也敢抢咱们,你去处理一下?”

纯良斜睥猛犸大妖一眼,“你起码要给我杀死一只玉仙修为的獠人,尸身留给我……做得到不?”

小麒麟一向懒惰得很,没好处的事情,它是不干的,它对猛犸的观感,也并不比对兽人强多少。

“没问题,”猛犸大妖点点头,“你说杀哪只,咱们就杀哪只。”

三日后,在猛犸和兽人的谈判中,一只小白猪暴起发难,击杀谈判正使——一只中阶玉仙修为的狼人,当众直接将其头部吞咽了下去,场面不忍直视。

吞咽完毕,它说了一句话,“我是翡翠谷少谷主,獠王都是我父母放了一马的,区区中阶玉仙,也敢抢我的生意,什么东西!”

即将暴起的兽人,因为它这句话,硬生生地把火气压了下去,忙不迭回报獠王。

据说西雪獠王闻听此讯之后,失手杀死了它身边最受宠信的蛇姬。

外族兽修闻言,也纷纷地抛开了暧昧的立场,一个个赞扬说,猛犸一族处理此事,有理有据有节,兽人是自取其辱。

一个陈太忠,已经相当令人头疼了,麒麟幼兽又公开支持猛犸,这让那些心怀叵测的兽修,彻底断绝了觊觎电影场的念头。

事实上,对于大多数兽修来说,通过看电影晋阶,也只是一种聊胜于无的手段,首先获得看电影的名额,就要费些周折,其次观看电影,要花费不菲的钱财,这也是一笔负担。

有这个精力和财力,寻求别的途径晋阶,也不是难事。

抢不到手,那就无须太多的关注了。

处理完此事,陈太忠索性又在西雪高原晃荡了两天,造成他在这里的假象,何明伟已经出发了三天了,他也不怕脚力跟不上。

皇族既然不准他公然露面,万事还是低调一点的好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