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一千一百一十九章 忘形的兽人

兽人、鹏族和猛犸,是西雪高原上的三大势力,相互之间的关系,绝对称不上友善。

不过竞争之中,也有交流和合作,三家若各自为战的话,西雪高原早就被人族占领了。

兽人此来看电影,也是如此,它们满足了猛犸的要求,百倍的票价不说,来的数量也不多,大部分都占据了好位置。

要说这兽人,跟其他兽族是不同的,它们自认更接近人族,因为它们的文明发展不低,不但有战士、术士、刺客、弓箭手等分工,更是已经全面进入了奴隶制社会。

猛犸甲可能奴役猛犸乙吗?这不现实,但是在兽人那里却是常态。

全面的奴隶制社会,就导致了财富分配的高度集中。

就像在幽冥界的时候,别人买陈太忠的灵谷,是为了果腹——或者说享受口腹之欲,但是兽人买灵谷,却是为了酿酒!

下层的兽人饥肠辘辘,而上层的兽人却买来粮食酿酒,而且还是“陈太忠灵谷”这种灵气极为充沛的粮食。

关于社会制度且不去谈,兽人这种不顾下面人死活的花钱习惯,导致它们来看电影的时候,也是如此——有好位置的票,为什么要买普通票?

高层兽人追求的就是享受,花灵石的时候,也很给人一种暴发户的感觉。

看到兽人们毫不犹豫地甩出大把灵石,猛犸大妖的嘴都快笑歪了。

虎修、狼修、龟修在旁边冷冷地看着,“哼,一群暴发户,等它们发现,效果没那么好的时候……真期待看到它们的表情啊。”

不过这么想的兽修,注定是要失望了。

兽人们虽然花灵石大手大脚,令人瞠目,但是……它们的晋阶概率,也令人骇然。

看电影的第一天,就有两名兽人晋阶,第二天是五人,第三天是一人,第四天又是三人,要知道兽人来看电影的,总共也才一千余名。

这样接连不断的晋阶,吓坏了猛犸,也吓坏了其他的兽修,要知道,猛犸一族在兽修里,是看电影晋阶最多的,最有效率的。

可是放映电影的第一天,两万余名猛犸,也才有五只晋阶,兽人一千名,就有两名晋阶……换成两万兽人的话,晋阶的岂不是要有四十名?

偶尔一天可能不算什么,这世界总是充满了各种意外,两名兽人晋阶,数字也有点单薄,如果两个都是蓄势已久,眼下不过是水到渠成,那说明不了什么问题。

最有说服力的,是后面几天的数字,第二天五名兽人晋阶,搁给两万只猛犸,那就是得有一百只晋阶了,第三天少一点,但是第四天搁给猛犸,又是六十只晋阶。

这一切说明,兽人的晋阶,不是偶然的。

狼妖最先撑不住了,希望兽人能离开那些好位置,去普通席看电影,看能不能晋阶。

兽人断然拒绝了这个建议——我兽人有钱,就是要在这好位置,你说那些地方,我们看不上!

相较鉴宝阁“有钱任性”的形象,兽人不是真的有钱,这一点大家都知道,但是兽人的高层任性起来,比鉴宝阁都任性。

兽人连着看了十来天电影,突破的修者都近五十了,而且都是在好位置突破的,其他兽修见状,再也按捺不住,纷纷开始回到那些好位置。

猛犸大妖见状,果断做出决定——取消抽奖。

它这么做好不好,那是外界的评价,但是只从取消抽奖这个现象上讲,说明好位置不愁卖了。

但是紧接着,非常坑人……坑兽的现象出现了,其他兽修的晋阶,还是很不理想,而兽人晋阶的速度,却没有受到太大的影响。

当然,兽人晋阶的速度也放慢了一些,但那是因为很多积累到一定程度的兽人,已经完成了晋阶,有潜力的兽人,已经少了很多。

可饶是如此,它们的晋阶速度,依旧令其他兽修眼红,于是它们再次找上了猛犸大妖。

猛犸大妖心里也烦着呢,心说我费心费力地搞这个电影场,本是为了造福同族,顺便赚点小钱,可眼下看来,反倒像是给兽人提供了专门的晋阶场所。

别的兽修找了过来,它正好跟大家一起,去找陈真人,表示一下对事态发展的不解。

陈太忠很不耐烦地给出了答案,“我早就说了,看电影能晋阶,主要针对的是人族修者,用在兽修身上,肯定不会好,至于说兽人……它们跟人族更接近一点,效果当然会好一点。”

这个事实,兽修们其实都有所猜测了,眼下明确了答案之后,大家登时聒噪了起来,一致要求猛犸降低兽人进场的名额。

其实就算它们不要求,猛犸大妖都打算这么做了,开什么玩笑?任由兽人这么晋阶下去的话,以后猛犸一族都要看兽人的眼色了。

兽人一族最近很风光,它们奇迹一般的晋阶概率,召来了大批前来取经的兽修。

风黄界有句老话,叫“别去碰失常的兽人”,这话的意思是指,不在正常状态下的兽人,做事是非常夸张且没有章法的。

愤怒的兽人,会无惧生死;得意洋洋的兽人,会令人想忍不住揍它们一顿。

兽人现在成了大家关注的焦点,它们早就有点忘乎所以了。

对于前来取经的兽族,它们通常会先冷嘲热讽一顿,然后告诉对方:晋阶的秘法我们有,但这是我族的不传之秘,真不能告诉你们啊。

本族秘传不能告知外族,这话是对的,但是兽人的这个态度,让很多兽族恶心到了,兽修们也没几个脾气好的,少不得乒乒乓乓乱战一场。

这些天跟兽人打架的兽修,海了去啦,亏得这里是猛犸的主场,弹压得力,才没有酿出更大的事端。

兽人们也不吸取教训——老话说死了,失常的兽人碰不得,它们依旧是洋洋得意地显摆着,并且随时准备迎接战斗。

这种情况下,猛犸猛地宣布最新规定,兽人们登时就傻眼了:千倍票价,一百名额……笨象你是在侮辱我们兽人吗?

不等猛犸正式回复,其他兽族就先欢呼起来了:早该这么做了。

猛犸大妖的回答,依旧是那六字经典:爱看看,不看滚!

兽人在最风光的时候被泼了一瓢冷水,恼羞成怒之下就想发作:猛犸的主场又如何?兽人和猛犸斗了上万年,不差多这一仗。

最好是打赢这一仗的同时,顺便把电影也抢走,以后你们求我们来,我们都不来了!

然而非常遗憾的是,理想很丰满,现实很骨感,兽人这边才有动作,不单单是猛犸迎了上来,连狼修虎修都不怀好意地围了过来。

兽人这些天的作为,实在是太不遭人待见了,兽修们早就憋了一肚子的气,眼见身为地主的猛犸出面了,马上就响应了起来:想找事吗?

兽人就算再狂妄,也没狂妄到敢同时迎战猛犸、虎族、狼族和龟族,于是它们悻悻地表示:你们别幸灾乐祸,类似的事儿,早晚会轮到你们身上。

兽族却不以为意,经过这段时间的了解,它们也清楚了几个族群晋阶的概率,大致是相当的,猛犸晋阶的多一点,主要是猛犸一族看电影的基数大。

正经是兽人晋阶的概率高得吓人,这是大家都不能接受的,兽人既去,它们也不信猛犸敢把其他兽族都得罪了。

猛犸大妖也真的没打算那么做,不管怎么说,己方族群晋阶的数量多,花的费用少,捎带照顾一下其他兽族,也是应有之意。

因为兽族还有共同的对手——人族,只关心自己的族群,是不行的。

事实上,猛犸也有点担心,自己若是不分享给其他兽族,可能遭致其他兽族的共同围攻。

这跟谋算什么的关系不大,纯粹是兽族多少年总结下来的生存法则——如果没有强大到能跟所有对手为敌,那最好就不要吃独食。

失常的兽人,又做出了一个令人惊讶的举动——在气愤之下,它们全部撤走了,放下话说,无非是个破电影,以后请我们来看,我们都不来了。

兽人的反应,令诸多兽族颇感意外,虎妖甚至不屑地表示,“它们别是以为,咱们会掳了兽人来,盘问晋阶之术吧?”

众多大妖闻言哈哈大笑,都说虎妖一向勇猛豪放,这次也学会揣摩人心了。

它们认为,这应该就是兽人撤走的真相,心里不由得鄙视对方的浅薄——陈真人都说了,你们晋阶快,不过是跟人族思路比较近罢了。

在众多大妖的眼中,陈真人的话是不容置疑的,在人族中,陈太忠都以善于传道而闻名,是绝对的权威,兽族有什么资格置疑他?

解决了上座率和兽人的问题,猛犸大妖终于想起来:除了电影场,似乎还可以搞一个集市来的?

现在它已经尝到了做生意的甜头,于是兴冲冲地来找陈太忠。

陈太忠却是没空跟它谈这个事,“你来得正好,我最近要出去一趟,我的禁区那里,你帮着看一下,不要让人进去。”

“你不是要一直在这里吗?”猛犸大妖愕然了。

陈太忠叹口气,心说浩然派的七长老去公爵府找场子,我总得去撑个腰啊……


阅读www.yuedu.info